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44012906 於 2018-1-2 16:48 編輯

《夜飛鵲·河橋送人處》是北宋詞人周邦彥的詞作。這首詞先追憶昔日送別情景,再寫別宴散場,匆匆分離。
詞中所詠別情還參雜著政治上的不得志。先是對個人的身世沉浮哀嘆,而又變為對民眾苦難的關心,
但卻愛莫能助,因為自己馬上就要離家了。這首詠別詞雖也有依戀之情,已完全脫去淚沾衣襟的模式,表現出一種欲罷不忍的躇躊和沉重的思慮。情感厚重,結構渾成,寄託深遠。(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周邦彥《夜飛鵲》·別情

河橋送人處,涼夜何其。
斜月遠墮餘輝,銅盤燭淚已流盡,霏霏涼露沾衣。
相將散離會,探風前津鼓,樹杪參旗。
花驄會意,縱揚鞭,亦自行遲。
迢遞路回清野,人語漸無聞,空帶愁歸
何意重經前地,遺鈿不見,斜徑都迷。
兔葵燕麥,向斜陽、影與人齊。
但徘徊班草,欷歔酹酒,極望天西。

人情  稍縱即逝

遙鳥聲  泯然無際
變花早迎冬  褪色。
  向前開闊反躊躇
頭莫名  戀戀
澈湖水映顏  平靜
地消閒  孤孑行。

與人之間該填滿  或留白?
裡繞悲喜  捉弄著
漸忘了感覺  真實
關彼此  曾經相待
問瞬即  絕!

蕩的四周  慣常合理
點滄桑味  唯美
犯濫  總不足成災
咎在理性  現實框架。

TOP

這首詞寫離別之情。上片感嘆人生飄忽不定,四處游蕩,頗有無可奈何之意。
下片述說朋友間思念之情,深沉含蓄而無通常所見的凄切悲哀之語,別有一番
意境。(資料來源:海博學習網)

北宋•查荎《透碧宵》

艤蘭舟,十分端是載離愁。
練波送遠,屏山遮斷,此去難留。
相從爭奈,心期久要,屢更霜秋。
嘆人生、杳似萍浮。
又翻成輕別,都將深恨,付與東流。
想斜陽影裏,寒煙明處,雙槳去悠悠。
愛渚梅、幽香動。須采掇、倩纖柔。
豔歌粲發,誰傳餘韻,來說仙遊。
念故人,留此遐洲。
但春風老後,秋月圓時,獨倚西樓

寥夜胡思

願一生安平  最普通的難題。
  鳥兒歡彩默送黑白
無由吹卻萬物感受  同步。
的代價  慢慢失去
果  在乎的人承擔。

  美麗與哀愁共體
  催化情感悲喜
的定義是聚  或散?
候到了  明白。

我  無奈的瀟灑
窗輕嘆虛度  分秒倒。
西風有時  竟冷無日
臺空蕩依舊  覆塵。

TOP

《八聲甘州·記玉關踏雪事清游》是南宋詞人張炎的作品。全詞先悲後壯,先友情而後國恨,慣穿始終的,是一股蕩氣回腸的“詞氣”。使讀者極能滲透到作者的感情世界之中。寫身世飄萍和國事之悲感哀婉動人,令人如聞斷雁驚風,哀猿啼月。(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張炎《八聲甘州》·辛卯歲,沈堯道同余北歸,各處杭、越。
逾歲,堯道來問寂寞,語笑數日。又復別去。賦此曲,並寄趙學舟。

記玉關踏雪事清游,寒氣脆貂裘。
傍枯林古道,長河飲馬,此意悠悠。
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
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
載取白雲歸去,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
折蘆花贈遠,零落一身秋。
向尋常、野橋流水,待招來,不是舊沙鷗。
空懷感,有斜陽處,卻怕登樓。

心聲

直醒著的心  跳動失常
卡在情感行間  過往今生
法說  又該說什麼!
目不難  轉念難
在異地卻框在  熟悉。

日美  因餘暉未盡
枯萎  願同花葬。
會男女  相吸也相斥
在其中凌駕  快樂。

TOP

《齊天樂·蟬》是由宋末元初詞人王沂孫所做婉約詞。全詩借詠秋蟬托物寄意,
表達國破家亡、末路窮途的無限哀思。開始由蟬的形像聯想到宮女形像,由
宮婦含恨而死,屍體化為蟬長年攀樹悲鳴的傳說,為全章籠罩悲劇氣氛。
(資料來源:百度)

宋•王沂孫《齊天樂》·蟬
一襟餘恨宮魂斷,年年翠陰庭樹。
乍咽涼柯,還移暗葉,重把離愁深訴。
西窗過雨。怪瑤佩流空,玉箏調柱。
鏡暗妝殘,為誰嬌鬢尚如許。
銅仙鉛淚似洗,嘆攜盤去遠,難貯零露。
病翼驚秋,枯形閱世,消得斜陽幾度
餘音更苦。甚獨抱清高,頓成淒楚。
謾想薰風,柳絲千萬縷。

一步步走下去

態於夜  犯無常
翼呵護仍不敵  內寒
人的意志力得用  人前。

氣  緩緩吞噬大地光彩
枝殘葉隨風濤  滄滄
單影隻浪蕩  罄身淒涼。
歷無數經年  生活驅使
間總總磨練  成熟撐持。

失的感覺  從何再起?
到平靜表象  蒙蔽內心
睨周遭  誰都不是!
出  溫暖給予  始終。

番波折  人與人
歲月間自然  懂得。

TOP

《玉京秋·煙水闊》是南宋詞人周密的作品。此詞抒寫客中秋思,應是宋亡前客居臨安時作。上片從秋容、秋聲、秋色幾個方面繪出一幅高遠而蕭瑟的圖景,襯托作者獨客京華及相思離別的幽怨心情。下片感慨情人疏隔、前事消歇,“怨歌長、瓊壺敲缺”句又不僅限於寄託離愁別恨,也隱含著長年沉淪下僚,郁郁不得志的喟嘆。結尾畫出側耳細聽遠處蕭聲悲咽,舉頭凝望朦朧淡月的主人公的幽獨形像,淒寂情狀不言自見。全詞以描寫結合抒情,呈現出一幅凄清的秋景圖,有力的襯托作者內心的愁情,喚醒詞人的沉思,來表現遊子的孤寂,語言清麗精工,風格高秀婉雅。(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周密《玉京秋》·長安獨客,又見西風,素月丹楓,淒然其為秋也,
因調夾鐘羽一解。
煙水闊。高林弄殘照,晚蜩淒切。
碧砧度韻,銀床飄葉。
衣濕桐陰露冷,采涼花,時賦秋雪。
嘆輕別,一襟幽事,砌蛩能說
客思吟商還怯。怨歌長、瓊壺暗缺。
翠扇恩疏,紅衣香褪,翻成消歇。
玉骨西風,恨最恨、閒卻新涼時節。
楚簫咽,誰倚西樓淡月。

到底意難平!

  呼出長氣  喜悅或感傷?
聲細語對待  因著愛
後分秒多出了  思念。

字字寫下記憶  過往
曲款款  終沒歲月。
明之間存在  灰色地帶
情在其中  難斷!

末因劇而生  人為
兒求偶而鳴  自然
否評比優劣? 奈何總是
者無心  聽者有意。

TOP

《風入松·一春長費買花錢》是南宋俞國寶的詞作。詞記述西湖盛景。上片寫遊湖的興致與西湖美景。西湖路上,車馬紛繁。“紅杏香中”,笙歌處處。點染了綠楊紅杏,歌舞連綿的西湖風光。下片寫湖上天氣晴和,春光明媚。暖風十里,遊人如織。釵光鬢影,花壓鬢雲。結句“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運思新巧,情韻無限。通篇旖旎和婉,風雅秀麗。(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俞國寶《風入松》

一春長費買花錢,日日醉湖邊。
玉驄慣識西湖路,驕嘶過、沽酒樓前。
紅杏香中簫鼓,綠楊影裡鞦韆。
暖風十里麗人天,花壓鬢雲偏。
畫船載取春歸去,餘情付、湖水湖煙
明日重扶殘醉,來尋陌上花鈿。

心潮

裡的人兒於夢中  清晰
無舵而行  一種放逐
著多情與時俱進  易傷
個平衡感受  難!

  視覺復彩  心呢?
咎人、事  無補
了又返  屢屢  因不捨。

暉  是落日留

出的背後  也是。

中的生態  不羨天
面照映彼此  全然擁抱。
起漣漪  風搔動  隨心收
裊裊  炊食為愛  靜守候。

TOP

《賀新郎·睡起流鶯語》是宋代詞人葉夢得創作的一首詞。這是一首懷人之詞,
是作者早期作品。詞的上片寫主人公初夏午睡後醒來,天暖尋扇,見扇上所畫
之美人而產生對意中人的深深的思念;下片寫遙望江上,煙雨迷濛,伊人歸舟
卻渺無蹤影的悵嘆。這首詞借暮春景色抒發悵恨失意的無限相思、青春虛擲的
無限感慨,寫景清新明快,詞風婉麗,抒情深婉,情深意長。(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葉夢得《賀新郎》

睡起流鶯語,掩蒼苔、房櫳向晚,亂紅無數。
吹盡殘花無人見,惟有垂楊自舞
漸暖靄、初回輕暑,寶扇重尋明月影,暗塵侵、上有乘鸞女。
驚舊恨,遽如許。
江南夢斷橫江渚,浪黏天、葡萄漲綠,半空煙雨。
無限樓前滄波意,誰采蘋花寄取?
但悵望、蘭舟容與,萬裡雲帆何時到?
送孤鴻、目斷千山阻。
誰為我,唱金縷?

感悟

著冷風醒腦  病態  自虐
力生活總是  無力意外
身在世打拚  殘存  感恩。

開美麗  花謝孤淒
法事事如意  體惜。
懂得一切  心自在
好惡周遭  厚愛。

利是圖當今
為也要有德
念身邊人、事  終福報。

墨之道  各有學習
信得要  自立
出人生色彩  勻稱足已。

TOP

這是一首閨怨題材的佳作。是宋詞人李重元《憶王孫》春夏秋冬四首詞中第一首。寫少婦的春閨憶遠情懷。眼前的萋萋芳草,令人聯想到沿著這春草古道遠去的親人。高樓獨處,杜宇哀鳴,特別是黃昏時候,叫人情何以堪。在深閉的朱門大院中,雨打梨花不僅是孤寂的花木象徵,而且就是思婦的化身。它所營造的淒苦氣氛和擬人技法,令人哀感無端。(資料來源:台灣WORD)

宋•李甲(一作李重元)《憶王孫》·春詞

萋萋芳草憶王孫,柳外樓高空斷魂,杜宇聲聲不忍聞。
欲黃昏,雨打梨花深閉門

自忖

待閒適  日日  金錢奴
髮垂鬢彼此  笑看
暗的日光燈  中產階級飽嚐。

  來去自如  羨卻厭!
卡模式生存  稀鬆平常。
雲漫空  賞美興嘆  忘寒
謝依依  憐愛  盼重開。

沉的夜溫柔  加倍  
上眼  調息  心解放  
外的風雨隨宜 不計好樣。

TOP

這首詞是寫深閨女子暮春時節,懷人念遠、寂寞惆悵的相思之情。作者用曲折頓挫的筆法,把執著的思念,表達得深刻細膩、生動傳神。它的風格,在辛詞中是別具一格的。這是一首具有政治內涵的詞作,乃詞人假托一個女子敘說傷春和懷念親人的苦愁,寄寓對祖國長期分裂的悲痛。《蓼園詞選》雲:“此必有所托,而借閨怨以抒其志乎!”(資料來源:漢語網)

宋•辛棄疾《祝英臺近》·晚春

寶釵分,桃葉渡,煙柳暗南浦。
怕上層樓,十日九風雨
斷腸片片飛紅,都無人管,更誰勸、啼鶯聲住?
鬢邊覷,試把花卜歸期,才簪又重數。
羅帳燈昏,哽咽夢中語:是他春帶愁來,春歸何處?
卻不解、帶將愁去。

相對多數

事的人沉默寡言  逃避卻安逸
下之間一道牆  自信與自卑翻轉
層人生關卡  抉擇不斷
  爬得越高  越寒。

全十美目標  企圖
日忙碌習慣  應付
歎的心情  奈何! 殘身僅僅。

來  可有可無  順受
起  可否說不  等候。

TOP

《曲玉管·隴首雲飛》是宋代詞人柳永的作品,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寫兩地相思的羈旅別愁詞。上闋寫居者高樓凝望、懷念遠人之愁思。高丘上白雲飄飛為伊人所見景,此景暗隱遊子飄泊的匆匆行色。
“煙波滿目”的迷茫,亦是所望不見之失望心緒的外化。中闋寫遊子在旅途對京都居者的思念。下闋
“暗想當初”承上闋“思悠悠”,是行人的憶念及“雨恨雲愁”的心理活動,“阻追游”以下是思婦的內心感觸
和無可奈何的行動。全詞以寫景抒情為脈絡,步步深入,結構有序,內容豐富。(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柳永《曲玉管》

隴首雲飛,江邊日晚,煙波滿目憑闌久
一望關河蕭索,千裡清秋,忍凝眸?
杳杳神京,盈盈仙子,別來錦字終難偶。
斷雁無憑,冉冉飛下汀洲,思悠悠。
暗想當初,有多少、幽歡佳會;豈知聚散難期,翻成雨恨雲愁。
阻追游。每登山臨水,惹起平生心事,一場消黯,
永日無言,卻下層樓。

必然模式

鳥解吟詩  似是而非
尾狼狽屢屢  社會暗潮難防。
  變幻晴雨為常  順受
過險峻逐一  又見重山。

郎才盡  最終  誰能幸免?
做邊學習  堪過足矣。
夜擔著  生活啊! 人生
霞淒美  動心者歎賞。

  吸吐間  快感或愁煩?  
波碌碌分秒  苦樂拌飯
滿身歷練全然  青春換
送夕陽  含笑融洩滄桑!

著信念立足  在世
單失力職場  退守再發
慣牢成人前  適可止。

TOP

《秋霽·江水蒼蒼》是南宋詞人史達祖在開禧北伐失敗後,被流放江漢時期所作。寫目見秋景所引起的歸思和對身世的感傷,下片寫深夜聽秋聲,心生流放異鄉的惶恐和無法形容的孤寂,寄寓貶謫生涯的淒苦。前後闋各有側重,一是空間遠隔,一是時間消逝,把鬱積在心中的家園之恨,身世之感寫的沉鬱而精工。全詞筆力清峭勁健,風格沉鬱蒼涼。(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史達祖《秋霽》

江水蒼蒼,望倦柳愁荷,共感秋色。
廢閣先涼,古簾空暮,雁程最嫌風力。
故園信息,愛渠入眼南山碧
念上國,誰是、膾鱸江漢未歸客。
還又歲晚,瘦骨臨風,夜聞秋聲,吹動岑寂。
露蛩悲,青燈冷屋,翻書愁上鬢毛白。
年少俊游渾斷得,但可憐處,無奈苒苒魂驚,采香南浦,剪梅煙驛。

當今你我

事的進展  變數累累
內花草一無所知  安身大地。
念仰賴成功  加冠
燈後  心的正負能量  未來關鍵。

  甜蜜夾雜苦澀  絕味
輩道盡不及  自個兒親嚐。
世務實  在在順勢走
高手低逐漸  違背良知。

風溫暖  久而久之忘寒
不轉路轉  苟且偷生
空下你我  自卑也自負。

TOP

《杏花天影·綠絲低拂鴛鴦浦》是南宋詞人姜夔創作的思念舊日情人的詞。上闋由“桃葉”而觸動思念遠人的愁思,“待去”寫出欲去未去的躊躇。下闋向戀人表白身不由己的隱痛。文筆細膩,深情動人。(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姜夔《杏花天影》-丙午之冬,發沔口。丁未正月二日,道金陵。北望淮楚,風日清淑,小舟掛席,容與波上。

綠絲低拂鴛鴦浦。想桃葉、當時喚渡。
又將愁眼與春風,待去;倚蘭橈,更少駐。
金陵路、鶯吟燕舞。
算潮水、知人最苦
滿汀芳草不成歸,日暮;更移舟,向甚處?

莫名其妙

不得什麼工作  日日賣命扛著
流推動時尚  心卻受制情感
能平靜入海  圓滿。

書達禮行事不敵  財大氣粗
懂得謙卑多少  自保。
後的贏家  時刻是輸家
了一生也就過了  一生。

TOP

這是王沂孫一首著名的詠物,詠龍涎香的長調。借詠龍涎香以寄託遺民亡國之痛。它吟詠的是龍涎香,因所詠對象具神話色彩,故此詞遣辭造境以神話的奇幻情調出之。上闋從采香、制香到焚香,層層推進、逐層展開。下闋回憶當年春夜焚香飲酒,如今卻不再有如此雅興,昭示出對故國的思念。詞意潛隱,寄慨甚深,低回婉轉,悵惘無窮。(資料來源:小故事網)

宋•王沂孫《天香》·詠龍涎香

孤嶠蟠煙,層濤蛻月,驪宮夜采鉛水。
訊遠槎風,夢深薇露,化作斷魂心字。
紅瓷候火,還乍識、冰環玉指。
一縷縈簾翠影,依稀海天雲氣。
幾回殢嬌半醉。剪春燈、夜寒花碎。
更好故溪飛雪,小窗深閉。
荀令如今頓老,總忘卻、樽前舊風味。
漫惜餘薰,空篝素被

一個人

筆於夜  凌亂卻療癒
情過重總是  自討苦吃
瀝散桌  求醉!
蒸達全身  心蕩神迷。

掉了感覺失溫  彼此
燈幽幽遶魂  夢牽依稀。
放輕輕不知覺  破曉間
褥清冷收拾  獨自。

TOP

《憶少年·別歷下》,北宋晁補之的詞,這是一首傷別之作,寫作者離開歷下城時的感受,在依依不捨中感嘆世事無常,年華易逝。詞的上片,起筆疊用三個“無”字,前三句寫盡行蹤飄零,宦途輾轉。“南山”二句繼寫送故人時的無限依戀。詞的下片,“罨畫’句讚歷下林泉景勝。“算重來”以下,設想今後變遷,不勝感慨。
(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晁補之《憶少年》·別歷下

無窮官柳,無情畫舸,無根行客。
南山尚相送,只高城人隔
罨畫園林溪紺碧,重算來、盡成陳跡。
劉郎鬢如此,況桃花顏色。

翻然憬悟

風徐徐拂面  微甜心動
頭晨曦冉冉  光暈迷眼遊蹤
且戀枕  歡夢盡情  
愛軟語猶在耳  溫存靡靡
別依依  當鬧鈴反響  醒。  

管旁人流言  忽視彼此真誠
傲的決定賠掉  情感
市裡的拔群  要不得低頭
最終被受困  人  都是
著自我設限平行  交集難!

TOP

好厲害的文筆*-* (看不懂
是說有讀甚麼作者的書才能練成這樣嗎
摩爾: 金色答答ღ

TOP

好厲害的文筆*-* (看不懂
是說有讀甚麼作者的書才能練成這樣嗎
38781016 發表於 2018-5-7 22:21

厲害就該讓大大看得懂。見諒了!


妙筆生花


閱讀興趣多年有,

持續練寫務必要。

用心體會周遭事,

妙筆生花自然到。

TOP

《浪淘沙慢·曉陰重》由周邦彥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傷春念情的詞作。全詞三闋,上闋追憶當年時令節候及折柳惜別的情事。前者則是後者的烘托。“拂面垂楊”與“紅淚玉手”,細節傳神,足見當年印像之深。“念漢浦”以下三句抒言信斷絕之憾。中闋寫別後情思。在流動的情緒中,濃化別離的傷感。無可奈何的淒涼,令人嘆惜。“憑斷雲留取”,最先使人哀嘆。下闋寫去則去也,可“怨歌”,永唱。雖“怨”,卻不“恨”伊,只有“恨春”不給機會。以景結情,留下悵遠、空闊的情韻,使人回味無窮。(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周邦彥《浪淘沙慢》

曉陰重,霜凋岸草,霧隱城堞。
南陌脂車待發,東門帳飲乍闋。
正拂面、垂楊堪攬結;掩紅淚、玉手親折。
念漢浦、離鴻去何許?經時信音絕。
情切,望中地遠天闊。
向露冷風清,無人處,耿耿寒漏咽。
嗟萬事難忘,唯是輕別
翠尊未竭,憑斷雲、留取西樓殘月。
羅帶光消紋衾疊,連環解、舊香頓歇;
怨歌永、瓊壺敲盡缺。
恨春去、不與人期,弄夜色、空餘滿地梨花雪。

傻子

乎!心借文字出  氣
般無奈僅僅如此  發洩
情莫名產生芥蒂  彼此間
確切關鍵點  至今
不掉就只能深藏  無解。

一不比泛眾珍貴  可笑的情感
什麼信念  在意堅持!
聲、吶喊都用盡  傻子認真
了  所有努力  多餘。

TOP

《瑞鶴仙·溼雲黏雁影》是宋代詞人陸叡的作品,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懷人詞。上闋寫作者舊地重遊,但伊人卻早已不在,“生怕”二字,藏有許多難言深情。下闋寫她乘鸞而來,似乎時時能聽到佩環叮咚。詞人孤獨地折枝梅花呆呆地凝視,大約伊人已逝,化作梅花了。惆悵、孤獨、寂寞、淒涼之情,在此時噴薄而出,詞意達到高潮,餘韻悠遠。(資料來源:百度)

宋•陸叡《瑞鶴仙》

溼雲黏雁影,望征路愁迷,離緒難整。
千金買光景,但疏鐘催曉,亂鴉啼暝
花悰暗省,許多情,相逢夢境。
便行雲、都不歸來,也合寄將音信。
孤迥,盟鸞心在,跨鶴程高,後期無準。
情絲待剪,翻惹得、舊時恨。
怕天教何處,參差雙燕,還染殘朱剩粉。
對菱花、與說相思,看誰瘦損?

念念   不忘

般難捨的情愛  一再上演
錢多半能理性收拾  殘局。
賣關係  你情我願
要求對方退讓  自我膨脹。
色能調和是因萬物  順行。

願你好
離後  無聲的祝福。
  規範作息利器
促思緒回常  安分應世
陽升起  日子再度。

了方寸  自知卻隱藏
雀不聞沉沉  掛肚牽腸  
痕  是傷或倦  心累!
色裡  星子離去  早已。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