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文章】依萊文x琳奈兒-我也想耍賴 0825極短更

本帖最後由 36390057 於 2017-8-25 19:40 編輯

哈囉民那桑~這裡是尤寧~>U<我又來了XD祝大家光棍節快樂(#
嘛這篇文基本上是腦洞啦......針對萬聖節玫杜莎的劇情所衍生的同人文~
CP......嘿嘿嘿......標題就有了www依琳大好www
至於是不是甜嘛......不清楚,總之應該不虐吧(汗)酸的成份比較多(?)
大家看的時候才不會有壓力(歪理#
希望大家能帶著輕鬆愉快的心情食用本文喔OUO(以上是舊話了)

這次把樓刪掉重蓋,最近打算把這篇文翻修+趕快寫完,然後去準備學測⋯⋯
謝謝之前留言的大大們,我真的,拖太久了(掩面)
從最後面開始放文,一樓作為傳送門


鏈結:
〈一〉〈二〉〈三〉〈四〉〈五〉
花版第一癡漢

我被萌啦ˊ///艸///ˋ
兩人都不坦率說~
該如何是好阿www

/文筆很好.題材吸引人
總而言之就是好看啦~ ((#
鵺。不想面對  

TOP

回復 2# 34921443

謝謝喜歡唷OuO/文筆好什麼的 誠惶誠恐啊啊啊(汗)
我的文就是滿滿的俗言俗語罷了qwq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寫的好棒!好喜歡這種微清新戀愛短文!
希望有別人的♡♡♡♡♡♡(琳X拉X黑之類的ww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無法坦率說出自己心意的伊琳!
尤寧有把這種心境描寫出來,
好糾結RRR!!
想快點看到這對如何突破這種困境!!!!

TOP

寫的好棒!好喜歡這種微清新戀愛短文!
希望有別人的♡♡♡♡♡♡(琳X拉X黑之類的ww ...
38025176 發表於 2015-11-11 19:23


謝謝殤喔ww
是說......拉是誰qwq??(#

無法坦率說出自己心意的伊琳!
尤寧有把這種心境描寫出來,
好糾結RRR!!
想快點看到這對如何突破這種困境!!! ...
37030353 發表於 2015-11-11 19:31


其實後來覺得只分上下兩篇有點太少 囧應該至少分成上中下ww
我也很想快點看到自己把捅出的簍子收拾好(面黑)XD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回復 6# 36390057


   好像是拉爾使者~?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我把依琳誤會成依爾和琳恩了ˊ;_;ˋ
菡萏是花名(?)
菟蕬子是筆名這樣:3

TOP

回復  36390057


   好像是拉爾使者~?
38025176 發表於 2015-11-11 23:19


咦不是依爾使者嗎qwq

   
我把依琳誤會成依爾和琳恩了ˊ;_;ˋ
24723169 發表於 2015-11-12 16:58


阿喔喔對不起qwq我把標題寫清楚點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回復 9# 36390057


   對喔!咱都忘了~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阿喔喔對不起qwq我把標題寫清楚點
36390057 發表於 2015-11-12 11:14


沒關係XD
只是覺得小花存在著兩個依琳也滿強的XDDD
菡萏是花名(?)
菟蕬子是筆名這樣:3

TOP

好期待接下來會怎樣>/////<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傻孩子!你面前的琳奈兒就是依萊文的伴兒呀!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好期待接下來會怎樣>/////
38025176 發表於 2015-11-13 20:18



謝謝唷wwww敬請期待(#

傻孩子!你面前的琳奈兒就是依萊文的伴兒呀!
37022681 發表於 2015-11-13 23:16


是啊XD只能說他們兩個互動實在太壓抑了啊啊啊
花版第一癡漢

TOP

蓋恩和誰比較搭呢?難道勇氣國都是基?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回復 17# 37022681

蓋恩目前還不知道,不過日後說不定官方會出ˊ ˋ勇氣國沒有都是基吧XDDD......吧?
至少老約翰應該不是ouo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回復 18# 36390057

老約翰可能是和普普拉?【嚇.....普普拉的三個女兒又是咋回事?】
要不跟人魚?【嚇嚇......】
不要告訴我他跟風沙之王的老婆私通了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本帖最後由 36390057 於 2015-11-15 23:03 編輯

回復 19# 37022681

天啊我無法直視老約翰了囧普普拉、人魚、風婆(?)什麼的太高能了XDD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好看好看好看♡♡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回復 21# 38025176

謝謝^^其實我的文沒什麼人在看qwq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尤寧,咫尺天涯上葉子報了哦~恭喜恭喜
話說琳奈兒唱情歌時被依萊文聽見了,複雜的小八卦心情~~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回復 25# 37022681

謝謝小霞XD當初收到官方短消說想刊上那篇文說真的蠻意外的(汗
心裡有點忐忑(汗
依琳大法好~~~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坐等更新~~~~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默默的帶上墨鏡) 等更新
依琳每次都讓我眼睛受創
甜甜的照耀FFF團OvO<3
祈君寒假結束前都在放飛自我
逢甲大學CWTT19!參上!

TOP

來買墨鏡!!!
買一送一!!!
不想被他們秀恩愛而閃瞎眼的人必買!!!
戴一副還遠遠不夠!!!
買多幾副確保安全!!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回復 28# 38025176
回復 29# 34528206
回復 30# 37022681

感謝大大們支持Orz不過這篇文最近有些卡卡的我需要時間好好再思考~可能會延到本周周末才更新qwq
真的非常謝謝 也要跟你們說聲抱歉>//////<
我會趕快努力產文的!!!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加油哦!!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好文章值得等待OvO<3
祈君寒假結束前都在放飛自我
逢甲大學CWTT19!參上!

TOP

不著急悠著點~
慢不要緊,最重要是吃飽喝足~~
【到底有什麼關聯啊?!】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慢慢來吧~~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讓人臉紅心跳阿~~~
不夠看啊,好期待下一篇-///-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琳奈兒春心萌發,不,是復發了喵~~~
很想說一句~玫杜莎你給我滾!別做電燈泡!!
我叫獨行霞,小名小霞XD
愛看少女漫畫的懶癌晚期

TOP

回復 36# 38025176
回復 37# 37022681

感謝支持qwq最近這篇文真的卡到無法想像qaq又要再拖一周了qaq窩對不起妳們啊qaq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哦哦哦!有種要進入回憶線的感覺(←亂說的
帖子忘記改名囉~已經第八章了^  ^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回復 40# 38025176

喔喔謝謝提醒!!!已改ouo回憶線......不可以www不可以再扯回憶線了(抱頭)
這樣會無限延伸的啊www(淚
希望十篇之內能完結(目死
花版第一癡漢

TOP

我只是亂說的啦~ww
加油!!
™№  殤 X 殤™ﺴ
即使我是如此笨拙  還是全力以赴喜歡你

TOP

〈一〉




「隱秘而果決,處事雷厲風行。」




「依萊文,我以古靈名義命你——」




琳奈兒注意到,本來就已經有些憔悴的他,最近精神似乎變得更差了。


「這是皇子的命令,我必須執行。」不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總是這麼說。




這天,琳奈兒又到古靈謎門去探班,「嗚嗚⋯⋯」熟悉的哭叫聲漸漸淡入,愈發刺耳。


今天還是一樣,正常發揮?


毫不意外,一從古靈仙地內部出來,琳奈兒就看到因為牙疼在地上打滾的玫杜莎。


「嘎啊啊啊!嗚嗚嗚!」任性的吼聲夾雜著淒切的哭聲,玫杜莎黑色的小瓣緊緊按著臉頰,琳奈兒迅速側身以閃過幾道她四處亂發的魔法流,


感覺周圍比上次又再多了不少被石化的草木。


「嗚嗚嗚嗚嗚!」一旁淡定歇息的依萊文靜靜閉著眼,與煎熬的玫杜莎似乎不在同一個時空。


「嗚嗚嗚!好餓!」每次牙疼發作她就喊餓,嚷著只要吃糖,牙齒就不會疼了,見鬼。


這個磨人的小花精肚子餓了偏偏什麼都不吃,就想吃糖。可是一吃再吃,蛀牙只是愈來愈嚴重,玫杜莎每天在地上打滾哭鬧的頻率也愈來愈高。第一次在甜果林看到玫杜莎時,依萊文已經幫她拔了一次牙——總不能因為牙疼乾脆把剩下的牙齒一起拔光。


依萊文有守門的本職,現在又得兼任保父照看她,更是嚴重壓縮了本來就不多的休息時間。他每每閉目養神不出幾分鐘,小傢伙的牙痛警報就又開始響了。


「……」雖然在經歷了幾個晚上的洗禮過後,依萊文已經能把大部分的哭鬧聲自動當成背景音效忽略——可長時間受到警報轟炸也不是辦法。


他默默睜開雙眼,無奈地看了眼玫杜莎後,便撐地站起,


眼神隨意一放,便瞄到了左手提著籃子,在魔法門入口呆呆站著的琳奈兒。「唔⋯⋯」


「歌劇院的事情忙完了?」


依萊文突然出現在自己身旁,


琳奈兒有些被嚇著,愣了一下。


「啊,是啊。你吃過了嗎?」她盡量保持鎮定,緩緩側身,「還沒。」「這樣啊、那你先吃一點吧……等等。」她定神,看見了依萊文木然的雙眼下滲著黑眼圈、而且各吊著一層眼袋。「……辛苦了,你這幾天沒怎麼好好休息吧?我去幫你帶點養神的茶如何?」「⋯⋯好,謝謝,麻煩了。」


依萊文本來話就不多,又老是面無表情,琳奈兒不知道該再接什麼話下去了,「那,我現在就去拿,待會就來。這些東西你先吃吧,裡面是漿果跟露珠,還有一些奶油鬆糕。」「謝謝妳。」


將籃子遞給依萊文後,她準備往外飛,「⋯⋯琳奈兒,」這時依萊文又叫住了她。「如果妳方便的話,能幫我帶幾朵冰雪花過來嗎?」



琳奈兒手心捧著幾朵晶藍色的冰雪花,這些花朵晶瑩剔透、閃閃發光,摸起來又冰又涼,她好奇依萊文究竟要用這些花朵來做什麼。


股股沁涼自掌心透入,優雅地親吻肌膚與血肉,似乎能夠實實在在地化開疼痛與焦慮。


啊,原來。玫杜莎牙在疼呢。


還是快送去給依萊文吧,別忘了茶。她嘀咕著。


回到古靈謎門後,琳奈兒分別將熱茶和冰雪花交給依萊文。「謝謝。」他先將熱茶放在一旁,拿出手帕將冰雪花包了起來,稍微揉了幾下,再喃喃唸上幾句咒語。


「玫杜莎。」


他走到玫杜莎面前,琳奈兒都出去好一陣子了,玫杜莎居然還在地上打滾沒有起來。一聽到依萊文呼喚的聲音,她便興高采烈的撲了上去,「糖糖!糖糖!」整個身體幾乎都要爬到了依萊文的腰上,玫杜莎急著去揭他的手掌,想扒開手帕,「這不是糖果。」


「嗚……」她馬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隨後轉身躍下就想走開。


依萊文小小嘆了口氣,「等一等,妳先過來,牙齒不痛了就給妳吃糖。」「真的嗎?」「嗯。」玫杜莎又回身,蹦蹦跳跳地躍進他的懷裡,「糖糖!」


琳奈兒看到這景象好生羨慕。


原來這就是列入管束的花精靈過的生活嗎?也太快樂了!


依萊文抱著玫杜莎,將用手帕裹起來的幾朵冰雪花實實敷在她的臉頰上,「唔唔,冰冰。」「別動,至少要敷個十分鐘。」「好啦……」


「⋯⋯」


琳奈兒低下頭,壓了壓帽緣。


「我……下次再來找你吧,先回去了。」


說完,便匆匆轉身飛進古靈謎門裡。


「咦?」當依萊文反應過來時,她已經穿過魔法門了,


「琳奈兒……」


玫杜莎在心裡偷笑了幾下。


啊,大人就是這麼不坦率,她想。


青春時期的少年和少女總是有驚人的勇氣與熱情,然而琳奈兒和依萊文早就過了那個年紀。

花版第一癡漢

TOP

本帖最後由 36390057 於 2017-8-10 22:05 編輯

〈二〉

                        

「我到底在想什麼……居然吃一隻花精靈的醋……」


白天和依萊文也沒多說什麼話就跑了回來,還真是⋯⋯


琳奈兒無力地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雙眼透出疲憊且空虛的神色——不久後她開始發呆。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而後牆上的時鐘開始報時,「咚、咚、咚……」總共十二下。


原來已經這麼晚了⋯⋯唉,先別管那個了,明天還要工作。


她這麼想著,慢慢闔眼。


忽然,腦海裡響起了熟悉的聲音。「琳琳。」


「!」她驀然睜眼,雙唇因為驚訝而微開。


「啊……對、對不起。」想起了那個少年急忙摀住自己嘴巴的樣子,「口誤,別在意。」眼神浮了開來,那時他臉上還帶著些許紅暈。


怎麼會突然想到以前的事……


琳奈兒不禁鬱悶起來。她將身體往右側翻,抱緊了被褥,把臉深深的埋了進去,幾綹鮮紅的髮被擋在枕外,散開。「你不知道,就算是口誤我也能開心這麼長一段時間……我真的好想再多聽幾次。」「或許我還寧願你這樣叫我。」


而後琳奈兒一整晚都沉浸在回憶裡,沒有入眠——因為無法入眠。




過了兩天。


玫杜莎今天難得少喊了好多次牙疼,反常的從三分鐘一次變成三百分鐘一次。拜玫杜莎所賜,現在依萊文打盹打得可香了。


不巧的是,琳奈兒居然現在來訪。


「……」依萊文正靠著樹幹睡著了,手上還握緊了法杖,身旁散落幾張彩色的糖果紙。


他睡了。一開始有些失落,但她隨即釋懷似的微微笑,「辛苦了,好好休息。」不願驚動他,輕輕將籃子放在他身邊,琳奈兒安靜地在他面前坐下。過了這麼多年,她終於得以再次細細端詳他的面容。


平常相處時,實在很少有這樣的時候。


看著看著,琳奈兒得出了「即使年近而立依然帥氣」的結論,雖然現在的他只有比上次還要更深的黑眼圈。


等等,年近而立……


她又開始鬱悶了。


依萊文、依萊文都已經年近而立了!我到底要這樣等到什麼時候?


反覆問著自己,持續苦惱。


這時,她感覺到自己的裙擺正被輕輕拉著,「……唔?」她回頭,發現玫杜莎正笑嘻嘻的面對著她,嘴角揚起的弧度不知為何讓人背脊發涼。「嘿嘿嘿,依萊文很帥唷!對吧!」玫杜莎湊近她小聲說道,


「是啊……呃不,什、什麼?」琳奈兒有些錯愕的看著玫杜莎,「唉呀呀,我知道啦,別裝了,嘻嘻嘻。」


然後玫杜莎飛到了離依萊文有段距離的地方,招了招手示意琳奈兒也過來,


琳奈兒半信半疑地起身,怕吵醒依萊文而輕手輕腳地走過去,


「依萊文是好人喔!」玫杜莎軟軟甜甜的聲音傳入琳奈兒的耳,「我知道。」而她很冷靜。


玫杜莎沒想到琳奈兒回答得這麼無趣,本以為會很好玩的——她頓時不知道該接什麼下文,


「妳想說什麼?」琳奈兒稍顯冷漠的看著玫杜莎。


金色的雙瞳看上去十分凜然,臉上的銀色假面又讓她添了幾分距離感,語氣實在不甚親切。「依萊文是好人,所、所以,我、我想……想幫他。」那眼神銳利得讓人可畏,原本活潑多話的玫杜莎,現在也調皮不起來,說話開始結巴,


「幫他?他發生什麼事了嗎?」琳奈兒聽了她的話後,心裡開始著急,即便外表看上去還是冷然。


「我、我要幫他找個伴。」


「……」


「然後呢?」


「我,我覺得、妳很適合⋯⋯」


琳奈兒先是僵了三秒,


「嗚嗚!」然後鬧彆扭似地捏了玫杜莎的臉頰,「⋯⋯妳什麼意思?」


其實她臉紅了,幸好臉上的粉底沒有出賣她。「嗚嗚,痛痛,阿姨放開我啊。」「妳叫我什麼?」「啊啊!對不起,大姐姐!放開我好不好,嗚嗚!」


玫杜莎,妳叫得太大聲了。


好不容易能睡得好一點,最後還是在嘈雜中醒來。依萊文皺起眉頭,伸出手揉揉眼睛,「唉,又餓了是不是……」他嘀咕著,然後打了呵欠,睜開眼睛就看到琳奈兒和玫杜莎在遠處不知道在「爭執」些什麼。


「奇怪了,她們在幹什麼?」


「好嘛我不會告訴依萊文妳剛剛在偷看他啦琳奈兒姐姐妳不要再捏了啦——」


依萊文慢慢起身往她們兩個那兒飛,


「……記住妳說的話。」琳奈兒鬆手,玫杜莎無辜地搓揉自己被掐紅的臉,然後她們有志一同的轉頭——而依萊文就站在旁邊。


「妳們剛剛在說什麼?」依萊文不解,


琳奈兒這回可完全是語塞了。


不會吧!全被聽到了?


臉頰燙得不得了,「有什麼事情不能告訴我?」依萊文疑道。


「呃?」聽他這樣一說,似乎是沒有聽清楚?


「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只是在聊一些,女孩子的話題!」玫杜莎搶下了話,邊乾笑邊捧著自己紅腫的雙頰揉啊揉,「……這樣啊,琳奈兒,能麻煩妳顧一下玫杜莎嗎?」「啊,可、可以啊。」琳奈兒愣愣點頭,「不好意思,我現在要去辦點事,很快就會回來。」


而後琳奈兒看著依萊文向外飛去的背影,再看向玫杜莎,默默鬆了口氣。這小傢伙,樣子看上去傻里傻氣,明明蛀牙了卻又整天吵著吃糖,想不到居然還會圓謊。



其實依萊文聽到了,聽得很清楚。


他現在正飛向勇氣古堡,準備和西蒙王子報告玫杜莎這幾天的情況。




「依萊文啊,你稍等一下,我去和隊長報告,待會他帶你進去。」



「依萊文,這段日子辛苦你了,感謝你對拉貝爾大陸的付出。」


「不會,對於庫庫魯皇子的命令,我在所不辭。」


「……」這樣的回覆讓西蒙頓時有些無語,「西蒙王子,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得告辭了,我不能離開古靈謎門太久。」


「嗯,在那之前,我有話想和你說。」


「?」


依萊文佇足而立,等待著西蒙的下文。「有時候壓抑自己的感情,並非是為對方著想。相信我,我有經驗。」


西蒙說完後,依萊文垂下眼簾,若有所思。


彼此都沉默了一會。


「……謝謝你的忠告,西蒙王子,我會好好想想。」依萊文回神,向西蒙點頭致意後,便飛回古靈仙地。


西蒙慢慢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殿下,您對凱爾特騎士說過一模一樣的話呢。」從頭到尾都在旁邊守候著的蓋恩說道,「他們兩個,早該修成正果了。我們這些外人看了這麼久,也為他們著急啊,能推一把就推一把囉。」西蒙笑道,「殿下除了治理國務,原來也身兼紅娘啊。」


「哈哈,下一個就是蓋恩你囉,我想想,平常和你……」西蒙歪頭做思考狀,「殿、殿下,請不要開這種玩笑!」

花版第一癡漢

TOP

〈三〉


老實說,琳奈兒一開始對玫杜莎並沒有什麼好感——脾氣差歸差,她可不是小心眼的人,


她只是不希望依萊文太勞累。


之後,依萊文疲倦的眼神告訴她,自己擔心的事情果然發生了,從而對玫杜莎便抱持「調皮任性的小鬼」這種印象。


可現在這隻偎在自己懷裡,心滿意足吃著甜點的花精靈,竟開始讓她心生憐愛。


她發現,這個孩子其實就跟庫庫魯一樣,本性不壞,就是任性、愛玩了點,其實有時候還讓人覺得挺窩心的。


似乎慢慢也能了解,依萊文為何對玫杜莎如此寬容。


更何況……玫杜莎還想撮合自己和依萊文,這讓她十分驚訝——正確來說是驚喜。


「嚼嚼嚼,」「這個杯糕好香!是姐姐自己做的嗎?」「嗯。」



自此之後,琳奈兒便更常來陪玫杜莎,有時也帶上庫庫魯和芬妮一起,看到孩子們有說有笑的,心裡也踏實了許多。


雖然說是玫瑰妍妍,惡德花園培育的產物,但她不太一樣。琳奈兒想。


「琳奈兒姐姐,妳和依萊文是怎麼認識的?」「也沒什麼特別的,以前古靈仙族的族人都生活在一塊,我們從小就是鄰居。」


「嘿嘿,所以,是青梅竹馬囉?」「……算是吧。」



依萊文這幾天比較輕鬆了,因為琳奈兒也來替他照顧玫杜莎,因此有了多餘空閒的時間。


這些時間,除了用來補眠,他也開始反覆思量西蒙那天說過的話。


「壓抑自己的感情……嗎?」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樣表達,直接把這種事情說出來總讓他覺得哪裡不對。其實也不只一個人和他提過這方面的事,愛德文也暗示過他。只是自己真的不清楚,該怎麼樣表達情分才是最好的。


萬聖節馬上就要到了,花仙們都忙著準備舉辦派對和園遊會,拉貝爾大陸上充滿歡樂的氣息,還有南瓜。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


「依萊文!人家想去看萬聖節準備!人家想要好多好多糖糖!」玫杜莎又開始黏到他身上撒嬌,「唔……等等,我在想事情。」依萊文反射性地皺起眉頭,沒有人喜歡突然被打擾。玫杜莎並沒有聽到這句話,還是自顧自地大聲嚷嚷。「人家也想去逛園遊會和派對!和依萊文還有琳奈兒姐姐一起!」「唉,我說了妳先等等……咦?」


和琳奈兒一起……?


依萊文的思緒暫停了那麼一秒。


「……依萊文——?」眼前依萊文的表情,她從來沒有見過。玫杜莎歪了歪頭,用黑色的小瓣戳了幾下他的臉頰,「……」


一起嗎?


不知道上一次一起出門逛慶典,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傍晚,琳奈兒正在整理一套套新進的戲服,這時芬妮邊嘆氣邊搥著自己肩膀飛了進來,然後又打了個大呵欠,「呼啊——」「嗯?」琳奈兒回頭,「芬妮,妳回來啦。」


「怎麼了?妳今天好像特別累。」她放下手邊的衣服,去几上倒了杯茶遞給芬妮,「謝謝,」芬妮先是對著杯口吹了會氣,然後疲憊地笑了笑,「唉,每年萬聖節庫庫魯他都充滿幹勁,最近玩得特別兇,到處拉著我跑,明明離慶典正式開幕還有好幾天呢。」「是嗎,累了就趕緊去休息吧。」語畢,琳奈兒又轉向那堆衣服。


「琳奈兒,要過節了,妳不打算給自己休個假嗎?」芬妮捧著熱茶坐在一旁,而琳奈兒只是慢條斯理地整理,並沒有答覆。「……」


芬妮靜靜望著琳奈兒背過去的身影,然後啜一口茶,「琳奈兒,妳還記得妳說過的嗎?這裡的每一套衣服,都有著自己的故事。」


琳奈兒微微頓了一下,然後繼續手邊的動作。「嗯。」


「呵呵,妳剛剛想到什麼了嗎?」芬妮笑著問,


「沒什麼,只是妳突然提起這個,讓我挺訝異的。」「唔,真可惜,我還以為有什麼有趣的事呢。」


琳奈兒看向芬妮,又遲疑了一會。這小孩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八卦了?


噢,不是的。詛咒讓琳奈兒一時忘記,芬妮早就不是個小孩子了。「……所以妳想說什麼?」「也沒什麼,只是看到妳在整理衣服,突然想到而已。」「話說,琳奈兒妳自從開張夢幻美衣店之後,就一直帶著那張假面呢。」芬妮稍稍將身子挪往椅子上靠著,「……」得到的是再一次的沉默。


其實很多人都猜測過關於那張假面的意涵,包括芬妮。她也曾因為好奇試探過琳奈兒,不過沒有一次得到答案,往往都是琳奈兒返以絕對的沉默。


突然提這個也不過是隨口說說罷了,她並不抱任何期待。


驀地,琳奈兒竟然緩緩哼起歌來——只有曲調,沒有歌詞。


芬妮呆住了,


這還真是意料之外。她閉上眼睛,細細感受琳奈兒隱藏在歌聲裡的情緒。


「唔。」總覺得好像有些耳熟,芬妮嘗試努力去回憶。


啊,印象中這似乎是首情歌,歌詞是什麼倒忘了。


並不同於以往在歌劇院聽到的那般哀怨幽閉,相反地,居然讓人感覺到綿長而細密的柔情。自她喉間徐徐漫出的旋律,沒有華麗的顫音與錦繡花腔,只有自然湧現的真情。


芬妮聽得入神,嘴角不自覺的緩緩上揚,表現出十分享受的樣子。


漸漸地,聲音從柔情又轉變為熱情。


芬妮不禁有些糊塗了。這樣的歌聲、這樣的心緒,真的是自己和大家所認識的琳奈兒嗎?


雖然這樣子其實並沒什麼不好。


「……這是,唱給他聽的嗎?」待琳奈兒停止後,芬妮小心翼翼地問,


「就算是,他應該也沒法聽見。」琳奈兒輕道。


「叮鈴!叮鈴、叮鈴!」



門鈴響起,兩人一同望了過去。

花版第一癡漢

TOP

什麼更新了!?!?
留名準備重新看!!!

TOP

回復 39# 21276535

是芮芮qqqqqq
OK的,這文當玩笑作品看看就好了Orzzz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四〉
                        

「琳奈兒姐姐!嘻嘻!」「叮鈴叮鈴、叮鈴!」


玫杜莎大叫著琳奈兒的名字,使勁搖著門口懸掛的鈴鐺,而後一雙大手將她抱了下來,「別搖那麼大力,會壞的。」「⋯⋯是玫杜莎?」琳奈兒再次放下衣服,起身走向門口,


轉下門把,「怎麼了嗎?」


「!」


琳奈兒吃驚地看著抱著玫杜莎的依萊文,「⋯⋯不好意思,玫杜莎吵著要來,有打擾到妳嗎?」「不,沒有。」她心裡有些忐忑,有些驚喜,「唔,別在這乾站著,進來坐坐吧。」「謝謝。」


依萊文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這讓她有些失望。


我唱的歌……沒有被你聽到嗎?


「嗯?依萊文和玫杜莎啊,真是稀客。」芬妮對他們微笑了下,「芬妮——」玫杜莎立馬從依萊文的懷裡飛了出來,小臉直往芬妮身上蹭。「我們一起玩吧!」「哈哈……」芬妮很是無奈。不要了吧,我已經被庫庫魯給折騰一整天了。她在心裡嘆道。


「玫杜莎,妳不是來邀請琳奈兒的嗎?」依萊文說,「啊啊,差點忘記了。」玫杜莎吐吐舌頭。「琳奈兒姐姐,我們明天一起去逛園遊會好不好?」


「明天?」「嗯嗯,明天!」


琳奈兒糾結地看向那一大堆尚未整理好的衣服,那些戲服每件都需要大把大把的工夫去保養,得花上不少時間。芬妮看到她露出那樣的表情,沒有任何遲疑便開了口,「衣服我來幫妳弄吧,妳就好好休個假,去外面放鬆下。」「⋯⋯可是這樣太麻煩妳了。」


「依萊文也會去喔!」玫杜莎又露出了那個讓人背脊發涼的笑。


光是這句話就足以讓琳奈兒動搖了。


依萊文沒有說話,他靜靜看著琳奈兒——看起來是靜靜的。


妳會去嗎?


「哎呀,沒關係的,之前妳不也幫我顧好幾次傢俱店了嘛。」現在芬妮寧願待在室內整理衣服,也不想和庫庫魯一起在外面飛上飛下。雖然好玩,但真是累煞人。「況且,和『依萊文』一起出去的機會可是少之又少啊!」她又刻意將加重語氣在那三個字上,


「芬妮。」琳奈兒瞇起眼,斜斜看著她,示意她不要再說下去。


芬妮識相地住嘴。反正琳奈兒八成會答應的,她想。


「那明天什麼時候?要在哪裡?」




「……」


結果,自己居然穿得跟平常一模一樣。


兩小時前。


「這件?不行,看起來太幼稚了,穿起來一定難看。還是這件?不行,太暴露了,是去園遊會,不是脫衣酒吧!呃呃……」煩躁地自言自語,手上的衣服抓一件、換一件,始終拿不定主意。眼看約定的時間就要到了,琳奈兒這會兒可是少有的著急——畢竟那麼久沒跟他出去了。


距離上一次兩人一起逛慶典已經約莫是十年前的事了,在他們都還是少年和少女的時候。


滴答滴答,時鐘不停走著。


自己最後還是壓線了,風塵僕僕地飛來美麗湖東,幸好沒有遲到。「呼……」琳奈兒趕緊用雙手速速整理被風颳得一翹一翹的頭髮,依萊文和玫杜莎還沒到——不,只是琳奈兒沒看見他們兩個。


小瓣兒點點肩膀。「嗯?」琳奈兒回頭,「姐姐好!」玫杜莎正喜孜孜的揮舞著她的小瓣,「嗯,下午好,依萊文呢?」「我不知道,但他說馬上就會回來了!」


隨即玫杜莎突然發現什麼似的,下巴掉了下來,指著琳奈兒的臉,「琳奈兒姐姐,妳的妝掉了!」


「什,什麼!」


下意識地往腰間一摸,「怎麼辦,我忘了帶化妝包……」然後驚慌地往湖面看去——接著玫杜莎開始竊笑。


「我只不過離開一下下,玫杜莎,妳怎麼老是這樣調皮。」依萊文走過來,大手拎起玫杜莎。「呃……」琳奈兒見依萊文來了,便用手掩著臉,「她胡說的,妳不要在意。」依萊文再走近她,「……妳今天很漂亮。」


「謝謝⋯⋯」本來玫杜莎的行為有些惹惱了自己,不過聽到依萊文這樣說,心中的不滿馬上煙消雲散。


「好了,我們走吧。」「好。」「嗯嗯!依萊文,我要玩那個!」


邊走,邊看著依萊文的側臉,不禁讓人想起好久以前,新年慶典的時候。還記得那是個熱鬧的夜晚,那時自己還不過是一個青澀的女孩子,那時他也如現今這般的木訥沉默,那時兩個人肩並肩的走。


而現在也是如此相似,只是多了玫杜莎的笑鬧聲。


但是,進到園區之後小傢伙過於興奮,到處奔跑。依萊文無法放心,只得一直跟在玫杜莎後頭。肩併著肩悠閒散步的狀態並沒有持續多久,隨後就變成琳奈兒追著依萊文,依萊文追著梅杜莎跑的情景。


好不容易跑到一處南瓜燈堆,玫杜莎才飛進去抱著南瓜打滾、玩耍,這才得以讓兩個大人停下腳步。


「⋯⋯」本以為會更加順利的,沒想到變成這種情況。琳奈兒拍拍裙擺,整理帽子,長時間待在夢幻美衣店和歌劇院的她鮮少像這樣奔走,呼吸稍稍變快了些。


她再走近依萊文,依萊文看著南瓜堆裡的玫杜莎,釋然笑著,似乎忘了琳奈兒也在。


心底微微失落與不悅,「⋯⋯依萊文,」「嗯?」「私自帶著被軟禁的對象出來,這不像你。」琳奈兒有些不耐地道。


話一出口,她馬上就後悔了。


她不知道依萊文會不會生氣。「⋯⋯我也不清楚為什麼,只是覺得,她並不需要提防,她沒有那麼邪惡。」伊萊文卻只是回以微笑,還有難得溫柔的話語。


「⋯⋯」


是啊,


是啊,自己怎麼就不知道呢?


依萊文並不是為了和自己一起出來,才離開古靈謎門的。他是為了玫杜莎,是因為玫杜莎說要自己一起來,依萊文才帶著她前來邀請。是啊,本來就只是一廂情願,他連我有點不耐煩的語氣都讀不出來。


「是⋯⋯她確實不是壞孩子。」琳奈兒淡淡地說道。

花版第一癡漢

TOP

這玫杜莎比本傳的可愛!快唱歌!(等等你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當劇情崩壞卻無人在意時,該作品實已死亡。

TOP

好溫馨 好細膩 好傳神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TOP

這、這個枚杜莎我可以!!!!!!!!!!!!!!!(!?!?!?!?!?!?

TOP

回復 42# 49988502

梅杜莎唱歌唱歌!!!咦有嗎我覺得本傳就長這樣啊???(問題發言)

回復 43# 35993118


感謝大大留言!但接下來一篇的更新應該會讓您失望Orzzzzzz

回復 44# 21276535

yeeeee芮芮你在可以什麼WWWWWW
花版第一癡漢

TOP

〈五〉

「那我們,一起去挑包糖給她吧。」




「嘻嘻⋯⋯」「修羅修羅⋯⋯」


玫杜莎正開懷地玩著南瓜。兩個不懷好意的身影這時挨了過來。


「唔?」


「喔呀,我當這是誰呢!原來是那個小怪物!」修修羅上前推了她一下,「你這個被惡德遺棄的小怪物,在這裡倒過的滋潤!還有心情過萬聖節啊?」玫瑰妍妍瞇起眼咯咯笑著。刻薄的言語,毫無保留地直直刺入玫杜莎的心底。


玫杜莎不願去看眼前這兩隻花精靈,轉身想逃離他們惡意的嘲弄,沒多回任何一句話。


「你這種異類,到哪裡都會被嫌棄的!」修修羅大笑著,重重地羞辱她的怯懦。


「⋯⋯!」


被嫌棄⋯⋯


腦海中驀然閃過兩道殷紅的血痕,玫杜莎突覺頭痛欲裂,


「⋯⋯不!」


她一邊大哭,一邊疾飛,逃離美麗湖畔。


「玫杜莎!」


依萊文和琳奈兒先前去攤位上給她買了一包糖,回來卻正好撞見她倉皇地逃開的背影。哭聲迅速地遠去,與她小小的身軀一同消失。


兩人本想立刻追上,定眼看去,卻發現兩隻來自惡德花園的花精靈,還留在原地,「你們到底什麼目的!你們對玫杜莎做了什麼!」依萊文怒目而視,呼喝震聲貫耳,抬手提起法杖擋住正要開溜的他們,


「哼嗯⋯⋯」兩隻花精靈卻化作黑影,消失在兩人面前。




「你們都好討厭!」


「全都給我消失!」


「啊啊啊啊啊啊——」淒厲的尖叫聲自甜果林穿出,劃開了慶典前就已盈滿的喜樂。




「玫杜莎,妳在做什麼!」


兩人急忙趕到甜果林,見三具石像直直立在眼前,不是建築物、花草樹木,是花仙——而他們的臉上寫滿了驚慌失措。聽到依萊文叫喚的聲音,玫杜莎欣然回頭,「依萊文,他們都死了!都死了!」


她興奮地跳上跳下,像個小孩正跟父母親分享自己親手完成的藝術品,笑靨無邪。


琳奈兒看見語塞的依萊文不可置信的眼神,


卻又看見他,決絕地施下禁錮的咒術,將玫杜莎囚入魔法牢籠。




事情鬧大了,整片大陸都知曉了。




「我決定將玫杜莎遣返回惡德花園。」西蒙王子嚴正地道。「可是⋯⋯」「依萊文,如果當時它石化的是庫庫魯,是琳奈兒,你會是什麼感覺?」「每一個子民的生命都是珍貴的。」


「我⋯⋯」




「⋯⋯如果要將它交給小丑,就由我來吧。」




「依萊文,怕怕⋯⋯」玫杜莎不敢看向小丑,身子縮到依萊文腳後,黑色小瓣攥著他的靴子。她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天都沒和她好好說話的依萊文,將她從地牢中帶出來玩耍之後,要來到薄暮山谷。


這是命令,我必須執行——腦海中不斷迴盪這樣的聲音。


這是命令。不得違抗。


依萊文深吸口氣,不再遲疑,輕輕拎起她的後頸,將她放在小丑面前。


沒有再多看玫杜莎一眼,「她是你的了。」


什麼⋯⋯?


不要、不要!


「真是明智的選擇。喏,解除石化詛咒的方法就在裡面。」小丑笑著將羊皮卷軸遞過去,同時手心聚集魔法,變出了一條牽繩,牢牢拴住玫杜莎的頸。


「依萊文,依萊文!」玫杜莎絕望地大喊,想飛身追上他,脖子卻立刻傳來勒痛,「唔!」「依萊文!不要!依萊文!」玫杜莎近乎要扯開了嗓子,眼淚被逼得決堤。而小丑只是微笑,抓著牽繩的手再施加了些許力道拉住她,


而那人頭也不回。

花版第一癡漢

TOP

好食好食!
文字描寫好細膩~
通篇文章頗具張力,很容易感染(動)人呢~
非常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另外,學測加油!

TOP

文章好好次!! 好喜歡這對(//艸//
期待更新//
米米號 : 21932521
平時出沒於巴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