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小說】月兒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8-14 10:47 編輯

一一1
      奇牙從小小的石洞中竄出頭來,左右環顧,眼見安全才跳了出來,伸手逝去眼角的淚,緩步向前行,小精靈的步伐沒有猶豫,雖然從來不知是為了什麼,但她知道要跑,去哪?
一一
      在泰坦星域這裡的精靈遠比其它星系來的強大,紛爭也來得更多,也或許是因為有著許許多多的邪惡潛伏著,摩拳擦掌的等待,時機到來時絕不放過,面對這些,力量不夠的精靈只能深感無奈,即使英雄在多也是不夠的,更何況也完全沒有一個願意挺身而出,保護弱小的人,正義無法在此地伸張,精靈早已認命。而阿迪瑪斯星是泰坦星域中少數富有且和平的星球,阿迪瑪斯王歷代來都是賢明能幹也十分強大,他們掌握著光系力量的奧秘,被譽為光之子,即使如此也是歷經一次次的戰爭,無數的談判後,才勉強換來一個脆弱的和平,但「安全?」奇牙看著王城的大門,的確是銅牆鐵壁、固若金湯,但對那些惡魔來說,只不過是個笑話,奇牙搖搖頭輕輕嘆一口氣。
      奇牙沒有走進城,她想要平靜,厭惡人群,痛苦總是來自人,精靈只要見到就她會十分害怕,明明奇牙什麼都沒做,去總是被當成怪物趕走,他們會對她丟石頭,口中還不停地辱罵和羞辱她,在眾精靈眼裡,她是不祥,惡魔的化身,明明根本沒道理,但奇牙並不怨恨,她還以為人人都是如此,還以為是自己的錯,所以她只忍受,從不還手,即使她有能力,她證明過,那是一次的失手。她真的善良,願意去幫助任何人,這是泰坦星域少有的特質,害了奇牙,也救了奇牙,引路人就是看中了這一點,才給了她三樣禮物。
      在城外不遠的小村落裡,有熱鬧的市集,還有笑聲,以及更多更多美好,對奇牙如此的陌生,雖然身為異鄉客,步落其中,卻也沒有受到半點注意,對她來說可是歡天喜地,一旦被發現下場都是很淒慘,她背上、腿上和臉上的瘀青可都還痛著,不被注意才是好,數日以來第一次能這般安心,奇牙心想:「引路人沒有騙我,還他幫助我,他是英雄嗎?他總是躲躲藏藏的,又是為了什麼?」她順手從袍子取出了一個小小的指南針。
      奇牙開始出神的想著過去平靜的生活,但腳下卻並沒有停,她行如鬼魅,無聲無息,加上身上披著的白色的斗篷,擁有能分散注意的魔法,讓她總能悄悄的來,悄悄的走,很快得離開小鎮,不知怎樣地,無心下莫名其妙走到了一座大湖泊,奇牙終於回過神來,掌中一個小小的指南針原本發著微弱光,現在已經暗了下來,先退去了所有顏色,成了一個黑漆漆的小石子,一陣風吹過,化做塵埃飛走了,只剩下白袍了,看來引路人的祝福到此結束。
      一棟破爛又矮小的木屋佇立湖畔,看到門沒鎖,奇牙就走了進去,裡頭凌亂不堪,看來應該沒有人居住,倒是好事一件,因為奇牙好睏好睏,雖然現在是正中午,但奇牙自小作息都和常人相反,也好幾天沒睡了,她隨便找了一個較乾淨的角落,倒頭馬上昏睡過去。奇牙原本是獨自在一個小小的祕境裡生活多年,情非得已她才四處流浪,一路上因為不懂的人情世故,吃了許多苦頭,以前她還以為世界像童話故事,總有幸福結局,因為有王子和英雄,可是在真正的世界是如此,不過那又會有多糟?一直以來孤單寂寞才是折磨,她受夠了,這,這未免太絕望。
一一
      腳步聲,輕盈敏捷,朝著奇牙走來,雖然她是在睡夢中,但馬上就清醒,迅速向後一跳,背碰到牆,眼見沒了退路,奇牙用一個光球攻向敵人,「光之盾」對方驚慌的展開屏障,奇牙的攻擊輕輕一碰就化掉了,對方一聲:「疑?」,她本來就無意傷人,轉身跳出窗外正要跑時,腳下一陣無力,頭暈目眩,頓時完全搞不清楚天南地北,坐倒在地上,害怕地望向緩步走來的精靈。
      橘色的小精靈茫然失措、慌慌張張看著奇牙,完全是不知所措,他靠近奇牙,伸手要扶起她時,奇牙卻緊張得閉上眼,眼角泛著害怕的眼淚,小精靈搔搔頭實在很錯愕,不好意思的柔聲說: 「抱歉,嚇著你了,有受傷嗎?別害怕,你可以相信我啦!我叫米咔,你可以叫我小米。」
      奇牙聽他這麼說,大為驚奇,雖然有所懷疑,她還是慢慢睜開眼,這精靈和她年齡相仿,是個年輕英俊的阿迪瑪斯男孩,他比奇牙高了一點,舉手投足中顯然是身手敏捷,迷人的眼裡閃耀王室氣質,卻也蘊含著平易近人的溫柔,他的語氣好溫和,是善意的,奇牙幾乎沒聽過別人這麼跟她說話,她的腦子亂成一團,突然之前沒注意到的,多日以來的飢餓和疲倦,如浪潮般湧了上來,「咕嚕~」一聲,奇牙瞬間臉紅,低下頭瞧著地板,害羞地看著地上。      
      米咔見狀便問:「先進屋裡如何?我記得櫃子裡還有些食物。」
一一
     奇牙根本不在乎吃進嘴裡的東西是什麼,已經餓昏頭的她,一次次的把桌面一掃而空,米咔在一旁自顧自的說著一個個阿迪馬斯英雄的故事,奇牙完全沒在聽,米咔看見奇牙驚人的食量時,也忍不住自嘆著。
     又吞下一塊蛋糕後,奇牙才發現只有自己在吃,便不好意思起來,她用眼角偷喵了米咔一眼,滿懷感激的說:「謝謝。」
     米咔一驚,他現在才看清楚奇牙斗篷下的臉,奇牙一見他訝異的表情,就轉過頭避開了米咔的眼神,心想:「原來還是一樣,但要怎麼報答她?唉!算了,大家不都是只希望我離開?」
     奇牙很失望的說:「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別擔心,我這就走。」米咔的腦袋一片空白,只是呆呆的看著失落的奇牙走出門。
     米咔很小聲地喃喃自語:「好美,啊!我在想什麼?為什麼那雙眼這麼不快樂?」
    「疑?人呢?」
     奇牙深吸一口氣,自言自語:「我是黑夜的精靈,憑什麼去尋求光明?我是惡魔,為什麼會害怕?我是奇牙,但我......我是誰?」


     這東西卡在我腦海,奇蹟先鋒寫不出來啦!還好也都沒人看,但剛好路過的話,拜託,給點意見,一個人寫有點孤單呀,我常常到寫一半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了,實在需要點提醒,雖然沒天賦,但就是想做,嘻嘻。

是新的文呢!!!
我很久沒上來了,我以為這個版已經廢了⋯⋯⋯⋯

寫得不錯喔,想寫多少章?
話說我以前也寫過小說(慘不忍睹的文筆),之後就沒有在續寫了⋯⋯
要加油喔!!

(話說我是老玩家,退賽很久了,知道米卡,不知道奇牙
夜星Ruby

I'm sick of the atrociousness of time

TOP

回復 2# 20389229
多謝啦!總算有人理我了(感動),但我的難道就不是慘不忍睹嗎?只不過我真的很任性,硬要寫就是了

TOP

回復 3# 29807450


    你的文筆比我那時的成熟多了,讀回以前的文真的好尷尬 ))

我之前棄文就是因為太少人回,所以我懂的,我閱後即回
夜星Ruby

I'm sick of the atrociousness of time

TOP

現在在這創作也不容易呢,也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加油啊!
3.14,
勞克蒙德之監獄瘋雲再啟動
他們的故事
瘋雲再起

TOP

回復 5# 23443924
謝謝,只要有一個人願意我也就滿意了,想不到還有第二個,我可要加把勁了。其實沒人看我搞不好還偷偷覺得僥倖,小弟我生性懦弱,把這三流不到的作品放上來,也是鼓足了勇氣,嘻嘻

TOP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6-20 13:18 編輯

一一2
一一
     奇牙轉第十五次對米咔大喊:「走開!」   
     米咔也倔強的第十五次回:「不要,除非你先聽......等等啊!」奇牙走沒幾步就停了下來,吃驚眨眨眼,前面的一大湖看起很熟悉,還有旁邊的木屋,如此破爛,世間上不可能還有第二間一模一樣了。  
     米咔解釋:「這裡被施了魔法,任誰都不能任意進出的,等等,話說回來,你是怎麼進來的?」
     奇牙困惑中起了戒心,反問米咔:「你呢?怎麼一個人在這?」
     米咔笑嘻嘻,得意洋洋:「現在肯聽我說吧?」
     奇牙問:「所以?」
     而米咔竟回:「其實我也不知道欸!」
     奇牙不可置信的瞪著他,米咔只是笑說:「別擔心啦!過幾天就有人來看我了,那時候你就能出去啦!」
     奇牙說:「那現在沒有辦法嗎?這一定有誤會,我不能再待在這了。」
     米咔說:「誤會?算了,但辦法是有的,我有一個小祕密,答應我不能說出去喔!」
     奇牙點點頭:「嗯,只要能離開就好。」
     米咔頓了一會,稍稍想了一下,神祕兮兮的說:「那你先幫我個忙,我就帶你出去。」         
     剛剛奇牙白吃了別人這麼多東西,心裡好生過意不去,雖然想盡早離開,不過竟然是幫助自己的人需要,奇牙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好吧。」
     米咔說:「你不能反悔喔。」
    「嗯。」
    「那笑一下行不行?」
    「笑?」奇牙不解,而且這可為難了,要怎麼笑?上次笑是什麼時候,奇牙可完全沒印像。
     米咔伸出食指把嘴角往上推:「就是笑呀!」
     奇牙試著把嘴角往上揚,有點彆扭,可終究是內心並無愉悅、歡喜,這樣是要怎麼笑呢?奇牙面露難色說:「我不會。」
     米咔相當錯愕:「不會?不行啊!怎麼可以!?」
一一
     米咔還是帶著奇牙去找他發現的秘密入口,「嗯,對,要找一下。」米咔笑嘻嘻的說。
     奇牙無奈地問:「你這樣還能一個人生活?」
     米咔無奈地笑笑,他在這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奇牙著急起來:「能不能快一點?要是,要是他們找到我,你也會很危險的。」      
     米咔問:「是誰呀?不過要是有人在找你,他們可為難啦!」
     奇牙突然很感興趣:「真的?為什麼?」
     米咔說:「這裡是阿迪瑪斯的聖地,被遠古的咒語隱藏著,躲在這到是剛剛好呢,呵呵。」最後的笑聲聽似乎有股莫名的無奈,奇牙在心裡暗自失望,只是阿迪瑪斯的力量,在他們之前又有何用處?
     米咔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
    「奇牙,難道你沒聽過那個傳說?」奇牙生氣地說,不知道為什麼,眼角還泛著淚珠,她伸手用力拉下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張俏臉,一對大大的耳朵,跟相當醒目紫色的角。
     米咔卻笑了起來:「金眼的藍惡魔?不過其實你只是一個叫做奇牙的小女孩對不對?」
     突然米咔眼神變得很認真:「奇牙,所以你才會這麼難過?」
     奇牙撇過頭去:「那不關你的事。」如果只是被當成怪物、惡魔也就好了......
     米咔說:「好,真是的,什麼都不肯說,難道我真會被嚇著不成?」
     奇牙不以為然地說:「難道你敢和七罪為敵?」     
     米咔一愣,七罪之神如何惡名昭彰和多強大,米咔怎麼會不知道,突然一股氣惱浮出心頭,他破口大罵:「搞什麼鬼!憑什麼?總是如此......這種荒謬的道理我可不服!」
     奇牙輕輕嘆了口氣,雖然米咔有點無言亂語,但奇牙還是聽得懂:「誰都是無能為力的,更何況,這與你沒有關係。」
     米咔看著奇牙的雙眼,害的她好不自在,米咔還向前握住她的雙手,很認真的說:「我想看你笑。」奇牙傻傻地望著米咔久久不能言語。                                                                                   
     米咔又緩換向奇牙說道:「找到出口後,我們一起出去,我發誓會盡全力保護你,雖然我只有這點力量,但我不會再讓別人傷害你。」
     奇牙避開米咔的眼神,抽出手,向後退開:「夠了,不管你想怎樣,這跟你就是無關!我離開後,你就當也從沒見過我,好不好?求求你。」

TOP

一一2
一一
     奇牙轉第十五次對米咔大喊:「走開!」   
     米咔也倔強第十五次回:「不要,除非你先聽.. ...
29807450 發表於 2017-6-17 21:44



    的、地、得,三字注意不要打錯喔
描述很好啊,很仔細
夜星Ruby

I'm sick of the atrociousness of time

TOP

的、地、得,三字注意不要打錯喔
描述很好啊,很仔細
20389229 發表於 2017-6-18 08:03

哎呀!竟然沒注意到,呵呵,我就是都這樣迷迷糊糊的

TOP

一一3     
    「碰!」四周的樹木一起倒下,「光之盾」可米咔還來不及展開就被一道黑色的水波轟出數尺之外,奇牙擔心的大喊:「米咔!」
     左跳右躍躲過一棵棵倒下的樹木,奇牙不顧危險地跑向倒地不起的米咔,焦急地看著他,虛弱的癱在地上,吃力的回應:「噢~!」
     奇牙伸手把米咔扶起來,但手掌一碰到,奇牙就緊張的縮了回去,米咔見她似乎排斥著身體上的接觸,於是便靠著自己爬了起來,雖然頭昏腦脹的,他還是勉強支撐,朝著水波射來的方向,硬是擋在奇牙面前「阿迪瑪斯之光」右手凝聚光,快速集中成一顆耀眼的光球,蓄勢待發。
    「蔚藍藏影斷」強勁的黑色水流迎面而來,米咔用盡僅存的力氣拋出光球,水似乎帶著暗影的力量,米咔屬性上佔了利,水波一下就瞬間被擊散,光球瞬間消失在森林深處,再來便無聲無息。
     兩個孩子全神專注前方時,「痛苦衝擊波。」身後忽然出現一個巨大的藍色陰影揮拳打向奇牙,奇牙身形飄移,以分毫之差避開了拳頭,「碰!」一聲,地面出現了一個大洞,突襲他們的巨大身影失去了平衡,向前一跌,但反應極快得一躍,就再次竄入樹林裡了。
     米咔驚嘆一聲:「哇!厲害喔。」奇牙眨眨眼,原來剛才完全是潛意識的反射動作,她也是相當的驚訝。
     一道道水波飛射過來,不過相較剛才威力卻弱了許多,可數量還真是不少,米咔拉趕緊拉著奇牙匆匆逃命,快速穿過大湖旁的空地,躲進去木屋裡,米咔待奇牙進屋後迅速把門關上,氣喘吁吁的癱坐在地上,奇牙實在不覺得這是好主意。
    「咦?奇牙,怎麼你顛倒過來了?真奇怪,世界是黃色的嗎?」看來剛剛是撞傻了,反應可真慢,奇牙搖搖頭,他現在這樣可真不是時候,屋頂直接被掀開,四面牆也一齊垮下,奇牙試著冷靜,環顧一圈後,發現了一個再明顯不過的事實,「逃不掉了......」奇牙小聲地嘆了一口氣。      
    「嘆氣不好,會變老。」米咔突然說了一句,奇牙無奈的白了他一眼,巨大的身影是勞奇,旁邊一個大貝殼,凡利迪,還有一群小凡利。
    「就你們?七罪原來這麼怕我,也是啦!還七罪之神哩,明明七隻小老鼠,這樣膽小如鼠,哈哈!」米咔斷大笑,奇牙不明白得看著他,平白無故去激怒一群沒良心的怪物,按常理來說可不是好主意。
     奇牙懷著微小的希望問:「你有辦法?」
     米咔很有信心的點點頭:「跑!」

TOP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7-5 14:52 編輯

一一4
      對奇牙來說,現在有兩個壞消息,一,除了勞奇、凡利迪和凡利們,還有一批援軍,是一隻兇狠的惡狼和一個面目醜陋的半人馬,二,現在再她身旁一個白癡。
   「呼!好險......啊!哈,差點沒命。」米咔不斷的大呼小叫 ,這樣下去,根本甩不掉敵人,奇牙瞪了他一眼:「閉嘴!」
      米咔意外的聽話,乖乖閉上嘴,安靜的和奇牙繞著湖邊逃命,攻擊一波接著一波,這般連續不斷,一昧躲也不是辦法,果然半人馬雙蹄一踹,奇牙和米咔便雙雙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到地上,米咔一躍而起,但奇牙卻還沒站好時,右腳一痛,便失去了平衡,看來右腳是扭道了,米咔發現右手使不上力,似乎脫臼了,他不敢看,但疼動不能讓他屈饒,他對著奇牙吐吐舌:「看來逃不掉了,『阿迪瑪斯之光』」一堆凡利飛出去,原本可以造成更大損傷的,半人馬從人群竄出,一腳踩下,米咔來不及訝異,冰狼張牙無爪、生是勇猛的撲向米咔,卻被一棵光球打分數尺,看起來挺慘的,好像斷了幾顆牙。
   「交輝日月」奇牙從沒這麼做過,傷害人......「我不要米咔受傷,這個笨蛋!!!」
      米咔的右手受傷,這不會影響他的力量,但關於準度,完全被包圍的困境,還怕沒人?「陽光普照、光線攻擊、光之盾、陽光普照」米咔英勇穿梭敵方中,但使中離奇牙不過數步。
   「蒼白之瀑、交輝日月、致命月輪!」米咔雖然是一番好意,但他真的白擔心了,奇牙不但能保護自己,更痛擊了不少敵人。
     米咔和奇牙兩人才相處一會默契就已經無懈可擊,「光之盾」、「交輝日月」、「阿迪瑪斯之光」凡利又少了一大半,米咔用大招,從上方在極近的情況把凡利迪入地面。
  「夠了!」勞奇推開人群,走向米咔,「痛苦衝擊波」,迷龍還沒反應過來,拳頭直接砸在米咔的肚子上,雖然屬性不利,但力道之大,米咔眼前一片模糊,搖搖晃晃的倒退,奇牙上前在右腳扭傷下勉強扶助他。
    米咔回頭望著身後眼眶泛淚的奇牙,近乎使盡全力才痛苦的使嘴腳上揚:「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只要遠離我你就.....就不會受傷了阿!」
   「我怎麼能丟下你。」米咔虛弱的語調,令奇牙無比心疼,明明認識沒多久,但米咔以成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一部分。
   「你還有力氣嗎?」
   「好,看看我能拖幾個下水。」
   「不,聽我的,你快跑,我會拖住他們。」
   「什麼!?等等這......」
   「都要死了,你能不能別傻了,大笨蛋!」奇牙無可動搖的堅決,米咔完全無視,忍住痛後,勉強自己站了起來,抓住奇牙的手,爽朗的一笑。
  忽然有無數片斷閃過兩人腦海,兩位神──日和月,相依相戀的兩人總是形影不離,也一起成了光的掌管者,同時其中一位是掌管決心、希望和勇氣,令一位則是掌管誓言、思念和守護。眾神與群魔間善惡平衡的協定,選擇犧牲了無辜的月,將她推入無盡、混亂的黑暗,也被稱做混沌,日一怒之下放棄神的身分,為了月自願下凡,墮落混沌,但在群魔干涉下毫無辦法的他,使盡一切力量化成不滅之光組成的球體,摧毀創造神與魔的混沌,宇宙大爆炸,眾神間沒有一人不知,卻也沒有一人去做,眾神宿命中的第一步,創世,但他只為一個單純的目的,他知道月很害怕孤單,所以他要創造生命,代價是自我意識,但月知道後傷心欲絕,痛哭流涕,數十日後她完全崩潰了,便得喜怒無常,瘋瘋癲癲的,殘酷得殺盡半數神魔,最後在聖靈手下解脫,索倫森的計畫完美實現了 ,才有鬼!該死,這宇宙第一的喪心病狂只是為了一個棋盤,雖然聖靈早已和他相抗衡許久,但他不滿足,他要這場遊戲更有趣一點,他是混沌本身,是無法解釋的存在,他遙遠的目光讓他輕易的操縱所有神魔,但聖靈看得更遠,犧牲有多麼必要,他明白,忍受著漫長的沉痛,最後反將了索倫斯一軍,他讓一切成了他的罪,之後有了聖潔、永恆的兩道封印,這記念著那可憐的兩人,但他捨棄「最高存在」前做了一點事......

TOP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7-14 15:06 編輯

一一5
    「奇牙你瞧瞧,不但傷全好了,身體還變得好輕,我似乎還長高了欸!哇,這是......我進化了!奇......你是誰呀?」米咔,等等,是米瑞斯才對,他不可置信的驚呼著,剛剛的那些影像似乎喚醒了一些東西。
    「......」通常奇拉比是不會動粗的,但對這傢伙......
    「噢!奇奇,我是開玩笑的啦!」米瑞斯痛得大喊,嘻嘻笑著,轉頭看著奇拉比,奇拉比羞澀的神情從眼角流露出來,看得米瑞斯害羞的撇過頭去。
    「你是個笨蛋,知道嗎?」聽到奇拉比突然這麼一問,米瑞斯一愣「嗯」
     奇拉比接著說:「那我肯定也是個傻子了,不然我怎麼會喜歡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是啊!小月亮。」
    「小月亮?」
    「嗯,很奇怪嗎?」
     奇拉比搖搖頭,現在的她笑得好甜。
    「喂!你們這兩個小鬼,納命來!」勞奇猛烈的一拳,「諾亞光輝」勞奇已經在數尺外動也不動得躺著。
    「下一......」米瑞斯又在手中聚了一顆光球。
    「等等!」奇拉比伸手阻止米瑞斯。
    「怎麼了嗎?」米瑞斯問。
     奇拉比眼珠閃過一絲血紅:「滾出來吧,千夜。」紫色的身影從天而降,跪倒在奇拉比面前,渾身顫抖著。
    「是......大人?」半人馬不解的皺著眉頭。                                                   
    「小的無禮,小的罪該萬死。」千夜死神語氣相當絕望,頭一直低著不敢注視奇拉比的眼神。
     奇拉比冷笑一聲:「哼!耍我呀,他們是你帶來的嗎?」  
    「是,是,可我不知道,七罪是要......」
    「閉嘴!誰要你多說。」
    「小的知錯。」
    「他們給你什麼可笑的稱呼?死神?」
    「是......」
    「那拿鐮刀做什麼呢?除草?那邊剛好有一株欸。」奇拉比手指向半人馬,千夜愣了一會後,舉起鐮刀,朝半人馬緩緩走去,似乎很猶豫,半人馬也一步步的退後,奇拉比覺得有趣,咯咯笑了起來,米瑞斯對奇拉比轉變相當吃驚,也有一點害怕,於是他抓住奇拉比的小手,低聲說:「夠了,小月亮......」
     奇拉比生氣的瞪著米瑞斯,但看見那雙溫柔的眼睛時,心一暖,眼神中的血紅慢慢消失,她遲疑了好一會後,向千夜揮揮手:「離開這千夜,把他們帶走。」
    「是......」鐮刀一揮,劃出一道裂縫,除了米瑞斯、奇拉比和千夜死神外,全都被吸了進去,最後千夜也跳進裂縫裡。

TOP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TOP

默默的浮出水面,沒想到還有活人在呢www
繼續加油哦~
用開朗的心情
做悲傷的夢

TOP

一一
    在米瑞斯和奇拉比兩、三天的努力後,才蓋好的木屋四面牆門前,米瑞斯吃驚的把門打開,關上,然後又開了一次,再關上,這動作已經重複十三次了:「太神奇了!」
    奇拉比在一旁得意的笑著,雖然她弄得灰頭土臉,但完全不以為意,倒是米瑞斯糊里糊塗的弄出一堆擦傷,可讓她心疼的很了,米瑞斯又重複了第十四次,「你太厲害了,真的!」
   「嘻嘻,一扇門就讓你這麼驚訝。」
   「這不是隨便的一扇門呀,你的手好巧喔!」米瑞斯又把門關上一次,他回想起原本小屋的門,實在是,呃......慘不忍睹?
   「你覺得今天晚上會下雨嗎?」奇拉比看著天空問,原本的藍天已經烏雲密布了。
    米瑞斯也抬頭看著天空:「可能會喔。」  
   「好像少了什麼東西呢?」
   「有嗎?」
   「屋頂呢?」(我說了啊,「木屋的四面牆」)
   「......」雨珠一滴滴地落下,越下越大,轉眼間已成了傾盆大雨。

TOP

寫得非常好,不過我有一些建議,可以參考一下喔!

建議對話可以再少一點,視覺描述可以再多一點,讓整篇文章充滿色彩,想信你可以辦得到,加油!

TOP

寫得非常好,不過我有一些建議,可以參考一下喔!

建議對話可以再少一點,視覺描述可以再多一點,讓整篇文 ...
45971140 發表於 2017-7-10 12:37

慚愧,被抓到我在偷懶了,嘿嘿

TOP

慚愧,被抓到我在偷懶了,嘿嘿
29807450 發表於 2017-7-10 13:38



   沒關係啦~只要以後不要再偷懶就可以了~   反正每個人都會多少偷懶一下,不要太超過就好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7-10 14:19 編輯

回復 18# 45971140
呵!既然都有創作的興趣,咱倆來用短消息交流一下如何?

TOP

OK啊~
歡迎喔~

TOP

本帖最後由 29807450 於 2017-7-25 14:03 編輯

一一7
    千夜死神氣憤地瞪著七罪之神,但他們卻對那殺氣騰騰的雙眼視若無睹,即使千夜已經反常地緊握鐮刀,將平時的一派從容消散無蹤,七罪卻還以為千夜礙於身分是不能對他們出手的,有死神的權限所拘,不過他可真不是在虛張聲勢,很少人知道,弑神可是他的老本行,而且是為了重要的那個人。現在他沒有猶豫,在她離開後就沒這般清楚過了,也許曾是恨的,但終究那不是千夜能捨棄的,相比之下,這小小的神差又算得上什麼?一抹微笑,一陣刀光劍影。
一一            
    「主人!這裡是?好繁華的宮殿喔!」小千夜興奮地問。
    「嗯......不記得了,進去瞧瞧。」一個最是甜美,也最危險的聲音回應,「血月之災」眾神魔是如此稱呼的,而對千夜來說「她」,是永遠的「主人」。
    「主人」說:「這裡看起來很舒服呢,小千夜就在這休息吧。」
     千夜哭喪著臉,嘟起嘴抗議:「我不要......我只想跟主人在一起。」
    「哎呀,不可以任性喔!千夜不是最聽話了。」
    「嗚......我不要!不要!」
    「主人」假裝生氣地皺眉:「在這樣以後都不帶你出去了。」千夜百般不願下還是妥協了。
    「我很快就會回來了,要乖乖聽大哥的話喔!」
    「不會吧!主人!不要把我跟那糟老頭留在一起。」「主人」面帶微笑地搔搔千夜的頭,轉身往天際飛去,眨眼間就不見了身影,而千夜已經開始打算要怎麼鬧一番了......
一一
     一群巨大且渾身是傷的身影追逐著小千夜,靈巧的他拚命奔跑穿梭在走道上,但卻不及追他的人快,巨大的手掌就要抓住他時,幽藍色的身影一閃,擋在千夜前,只用輕描淡寫的一踢,就格開那隻手,而出手的人則用臉再牆上撞出個大洞,跟在後面的則怯弱、恭敬的低著頭,千夜大聲歡呼,是他的好主人,「主人」血紅色的眼像回過神來一樣,困惑地眨打眼,等到發先撞倒在牆的黑影,臉上一陣吃驚,不斷鞠躬抱歉。
    「主人」說:「還好嗎?大哥,對不起,沒注意到是你,真的很抱歉。」
    「別,別!折煞小人了,殿下,我沒事的,倒是那件事......?」
    「唉!之前也都是因為我你才受了傷......」「主人」慚愧地說。
    「主人」突然眼睛一亮,輕輕一笑,說:「當然沒問題啦,這樣你想要的就能實現了。」
    「永恆的寂靜......有了捲軸,我能擁有那一切,真的......」陶醉到一半時他突然想起某事,指著千夜大喊:「這小鬼,你......」
    「大哥,別生氣了,我替千夜向你賠不是。」
    「殿下,你太寵這小子了。」
    「嘻嘻......」千夜很是得意。
    「會嗎?對我來說你們都很重要啊,所以,嗯,我還是會對小千夜的偏心,對不起了,呵呵。」
一一

最近玩賽爾玩不出感動,有點難下筆,而且分心進行式中

TOP

本帖最後由 35318886 於 2017-7-24 16:36 編輯

感覺上都是對話居多,可以先敘述在對話再接動作然後排版一段跟一段之間要隔一行

EX:
在月光照耀的步道上周遭的景物像是陪襯,小明輕輕握著小美的手。

「月色...真美呢!」小美的臉頰泛起微微的紅暈。


「那也比不上你的美阿。」小明扯嘴微笑捏著小美的臉頰。

---------------------------------------
動作比較多的話先敘述在動作再接對話


在喧鬧的走廊上,一位不認識的男孩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封信遞到我的面前,並用右手肘遮住泛紅的臉頰眼神向左邊飄移。我接下了信微笑地說了聲:「謝謝你。」


接著男孩頭也不回的跑走了,在他跑的方向我隱隱約約的聽到了:「耶呼!」的歡呼聲。
嗚嗯

TOP

回復 22# 35318886
謝謝,我會考慮看看的,不過要不斷空一行空一行的對我來說太麻煩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