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小說】霸道總裁逼我嫁

本帖最後由 47682847 於 2017-11-12 17:54 編輯

00



他坐在辦公椅上,稜角分明的臉孔宛若希臘神祉,在一切膜拜以前,一道火熱的視線正以如果視線會殺人,這希臘神祉早就死了一百多萬次的程度不斷以倍數增值中。




陳小依拿著工作的資料站在一旁,臉色並不是很好看──姣好的臉孔糾結成一團,一座待噴火的火山只要再一點點的刺既就會爆炸。





  「白總裁。」陳小依以為自己可以很冷靜、很冷靜,但她發現自己的聲音抖得很賣力,賣力地將自己的情緒根根本本的出賣了,「您可以再說一次嗎?我剛剛沒聽清楚。」



白易莫將腦袋抬起來,富有磁性的聲音迴盪在辦公室裡,陳小依想當初第一次聽到這聲音時,差點以為耳朵會懷孕,但現在只想要狠狠的往這個帥氣的男人臉上胖揍一頓,好消心頭那股無處可以發洩的火。



「嗯?有什麼不了解的嗎?」白易莫面無表情地說,「我還以為陳小姐的工作能力挺好,原來是我誤會了嗎?」



對於這種低劣的挑釁,陳小依已經接近免疫了,不爽歸不爽,想扁人歸想扁人,但也是會習慣的,接近麻木的陳小依眼神很死,「白總裁,我不理解為何我需要做這些事情,我想這並不在我的工作範圍內吧?」



「身為我的秘書,處理我身旁大大小小的事情本來就是妳的責任,不然我請你來幹嘛?」白易莫挑眉,漠然的臉上清清楚楚地映著鄙視的神色。




我他媽根本不想做你秘書好嗎?陳小依憤恨不平的想著。





「……我明白了,那我再跟您確認一次所以到情趣用品店採購的項目。」陳小依拿著那份「工作資料」,臉上毫無神色的說,「Play&Joy狂潮基本型潤滑液50ML、日本NPG*得濃TPO滑液360ml後庭專用、Vibrating Unisex hollow 男用穿戴式空心雙龍棒-龜頭10頻震動、雙開關震動乳頭夾、可拆式雙龍頭……




陳小依賣力地唸完全部的十多樣五花八門,重點是網路上都能買到的情趣用品後才抬起頭來,看向應該是被格雷的她媽五十道陰影影響到的白總裁,她無法從一片空白的臉上讀懂任何的情緒,但陳小依也有自己的情緒,那就是等她離職一定要在這個王八蛋臉上揍上一百多拳。


這個糟糕透頂的男人叫她做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了,這已經成為她每個禮拜必做的行程之一,她甚至在自己的行事曆上多列了一條:去情趣用品店(1/1)每周的必完成任務,為什麼人生會變成這樣呢?陳小依無語問蒼天。


她也曾跟總裁建議,網路是個既可以匿名又方便的好東西,而這個長相姣好的男人,則是頭也不抬的以一個「不」字,完全沒有考慮餘地的將這個提案給徹底否決。


陳小依快要崩潰了,不只是這樣,白總裁還有他的「御用」店家,離公司不遠,她光是想到自己每次進去掃貨的模樣,就快要暈厥過去,現在已經是連店員看到陳小依都會跟她哈拉幾句……






「我正想到妳呢,歡迎,今天要什麼呢?」店員長得超級帥氣,每次看到陳小依都會用那迷死人的笑容跟她打招呼,陳小依頭很痛,如果不是在這種場合遇到這樣的帥哥,那該有多好?



「我真的是跑腿的……」



「哎呀不要害羞啦。」






一個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的節奏。

本帖最後由 47682847 於 2017-11-11 20:23 編輯

01


  「這次一樣是買這麼多嗎?」店員笑咪咪的模樣,看得陳小依是一陣心揪,但考慮到了時間地點場合加上自己的服裝後,她心中的小鹿瞬間變得很冷靜。



  自己真是忠實顧客呢!陳小依這樣安慰自己。




  「是啊。」陳小依頭低低的,臉上雖然戴了一個大口罩,但羞恥感還是將她扒光,簡直跟裸奔沒兩樣的感覺。


  店員戴著一副細框眼鏡,眼睛是很漂亮的墨黑色,和那有些病白的膚色對比之下,帶著稀薄的病弱感,陳小依從以前就超哈這一味,不可否認的,她很喜歡這個店員,雖然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店員瞇起眼睛,漂亮的臉上勾起了笑,「怎麼樣,要不要跟我用看看這些產品呢?」


  咦?陳小依愣愣的抬起腦袋,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只見店員嘴角勾著很壞很壞很誘人的笑,將一張仔細摺好的東西順著找零的錢一同塞進陳小依的手裡,「一個人很孤單的話,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這種輕浮的感覺好帥!陳小依眼睛裡都是粉紅色泡泡,差一點就要淪陷在那雙帥氣的眼眸裡頭,一瞬間才想起這時候應該要惱怒的拒絕店員,然後對他的無理進行一番「人家可是很純潔的呢哪是你這種隨隨便便傢伙可以碰的!」這種宣言,接著經歷各種轟轟烈烈的劇情,最後終於了解彼此心理陰影童年陰影並一同勵志的牽手共度下半輩子,之類的套路。


  「我會幫您在網路上轉發的。」腦袋裡頭想完了套路之後,陳小依邊揮著店員給她的紙條,邊給了這樣超級不可愛的答案,對於像這樣的男人這種方法應該沒問題吧!


  「拜託不要啊。」男人用帶笑的聲音說,陳小依臉上紅辣辣的,不行,極限了,感覺整個人快要燒起來,她連忙轉身,小小聲地說了謝謝後,急忙離開。








  直到走到公司樓下才小心翼翼的將店員遞給她的紙條打開,白色的紙張上寫著相當好看的名字和電話號碼,周天?連名字都很迷人呢……想到這裡陳小依不禁一陣冷汗。



  說起來也挺尷尬,二十三歲的陳小依到現在都還沒有交往經驗。



  國中高中讀的都是女校,完全不了解該怎麼跟男人相處,在大學遇到了任何過來攀談的男人都緊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莫名被冠了一個「冰山美人」的稱號也是無語問蒼天。


  所以陳小依做了很多練習──從各種少女漫畫跟言情小說裡頭學到了她的一套方法去……吸引男人,至於效果?她不清楚,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實踐的機會。



  因為!目前她所接觸到的男人,就只有她那該死的白總裁跟帥氣的情趣用品店店員……不過,陳小依突然對未來多了一絲絲的美好預感,今天跟周天的對話,感覺是很棒的一步呢!依少女漫畫的套路來看,高傲X輕浮這種配對挺王道的不是嗎?





  「總裁,我買回來了。」推開那厚重的大門後,陳小依一臉不屑地將東西扔到白總裁的桌上。

  「這什麼態度。」白易莫冷冷地瞪過來,陳小依立刻聳了。

  「抱歉,我重來一次。」陳小依將東西拿回,接著將東西一字排開,各色不堪入目的東西就這樣陳列在白易莫的桌上,白易莫先是皺了皺眉頭,看著陳小依一臉的笑,不知怎麼的有點……不爽。

  「總裁殿下,奴婢將東西全數購入,還請大爺過目。」

  「……」白易莫皺眉,他對於陳小依的這種偶發性行徑還是有些頭緒的,的確是挺為難她的……「陳小姐,妳在誘惑我?」

  咳咳咳咳咳!陳小依一陣不自然的乾咳,怎麼變成這樣了,她的臉又糾結了。





  明明白總裁是個很冷淡的人,但對陳小依而言,她莫名地對這人可以很自然的相處,說不上來為什麼,公司裡對總裁的畏懼在小依眼裡是一種莫名其妙,白總裁在小依的眼中……就是個裝逼裝得很厲害的變態機掰男。

  其實,自己當初並不是想要當什麼狗屁秘書的,陳小依可是個很有抱負的女孩子,她大學主修法律,目標是成為大法官之類很豪邁的存在,而在之前先當個法律顧問賺賺外快一邊進修這樣,沒想到,就是沒想到……不知道是拉基總裁文看太多是怎樣,面試的時候跌了個倒,撞破了人家擺在走廊上的幾千萬大古董花瓶。




  主考官剛好是這個白大總裁,白大總裁就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陳小依臉色發白的看著自己闖出來的好事。

  這種套路!陳小依都要吐槽死自己的命運了。




  「有受傷嗎?」白大總裁先是很溫柔地將自己拉起,陳小依不得不承認,自己那個時候心跳快得可以殺死一百隻大象。

  白大總裁看到陳小依劃破皮的地方,皺著眉頭思考著……陳小依在內心裡尖叫著公主抱拜託我超想試試看公主抱的,但白大總裁只是跟旁邊的人喊了一聲急救包後,就地幫陳小依仔細的包紮傷口。

  這樣也挺浪漫的!那個時候的陳小依心裡可是尖叫到不行。她羞紅著臉,感覺白總裁那雙很是男人味的手觸碰著自己……噢那感覺實在是!對於對男人完全零經驗的陳小依而言,這是第一次和男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啊。





  「一千一百八十二萬。」

  從天堂到地獄也就不過這樣而已。

  包紮完後,陳小依瞬間看到了天使變成惡魔的那瞬間。

  白總裁的臉上不帶著任何情緒的說到,「請陳小姐來我辦公室一趟。」




  那一天,陳小依的天空壟罩著一層化不開的雲啊霧的。之後的會談都是在迷迷糊糊接近窒息的環境下進行的,事到如今陳小依深深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了。

  該不會是看上我的身體吧!陳小依也曾這樣想過,好吧她其實在工作了第三天之後就不要臉的問了。



  「我當法律顧問也可以慢慢還錢,為什麼非得當總裁你的祕書呢?」


  那時她將自己早就把自己代入總裁文裡的女主角中,拜託,這種套路誰不會懷疑啊!陳小依強裝鎮定的這樣問著白總裁。沒發現自己話語中的曖昧早就出賣了自己。


  「……我不放心將本公司的法律業務交給連走路都不會走的人手裡。」




  啊,這一定是想把我放在身邊而說的藉口吧!陳小依一陣星星眼。


  「而且。」不知道是被白總裁發現了,還是怕陳小依誤會,白易莫很冷漠的說,「我剛好缺一條狗。」





  欸?






  陳小依一陣迷茫,這、這好像跟自己想得有點不太一樣,但好像又很像,好微妙的感覺……她一陣沉思,接著,就被一塊過大的陰影壟罩住,陳小依一抬頭,就看到白總裁以身高壓制住她的完勝氣場讓她瞬間窒息臉紅羞澀……


  「不要以為我會對你有任何一丁點的意思,我已經受夠蠢女人了,妳最好給我好好做事來彌補自己犯蠢桶下的簍子。」白總裁冷著聲音,慢慢逼近被嚇傻的陳小依,那雙不容分說的眸子讓白小依很害怕,非常非常怕,「台大法律系?妳如果沒有相對應的價值,就等著去借高利貸吧。」

TOP

本帖最後由 47682847 於 2017-11-11 20:47 編輯

02




  累了一天,陳小依回到家裡只想要好好睡一覺。

  她的工作內容,當然不只是幫忙跑腿買情趣用品而已。


  白總裁的所有行程所有要看的資料所有開會的項目跟出席活動人員小到一盆花大到擬定投資公司陳小依一手包辦,陳小依在公司一個禮拜上班時間上不到三次廁所,每每下班第一件事永遠是去廁所解決自己的洪荒問題。短短幾個禮拜下來,一個月二十萬這種薪資實在是實至名歸。




  「看你可憐,算你六百五十萬,不收利息。」垃圾白大總裁那抹機掰的笑容陳小依恨恨地想著,「扣掉年終獎金等等其他,妳一年半大概就能還完了。」

  陳小依實際上一個月只領得到五萬。

  她狠狠的揍了下牆壁,混蛋,就算沒有照鏡子她也能感覺到自己明星般姣好的臉上多了幾百條皺紋……

  會瘦會瘦。

  陳小依找了千百種安慰自己的理由,但是就,該怎麼講,現在除了店員以外好像已經沒有活著的動力了,荒廢了好久的考試科目疊在桌上好久沒碰了,陳小依掏出了口袋裡面的紙條,好想要被帥氣的店員安慰啊。

  陳小依趴在自家冰涼的地板上,憤恨不平的邊盯著紙條,邊意淫著帥氣可口的店員,就這樣睡著了。









  自從陳小依來了之後,白易莫很明顯地感覺到這女的工作能力真的挺強的。


  的確,他必須承認,他有很大部分是想刁難她,一臉蠢笨蠢笨的,臉又很容易紅……感覺就是個既做作又蠢的女人。


  事實證明的確是這樣沒錯,但工作能力倒是沒什麼可挑的。任何東西交到她手上,都能夠在超出預期的時間內完成,品質也好得無可挑剔,雖然態度日漸逾越,但處理任何事情都有很大的長進,光是速度就突飛猛進了大概兩三個倍速。


  白易莫身為一間知名公司總裁,居住地卻毫無總裁架式,相當小巧的六坪套房,簡約的一張茶几、床和衣櫃,沒有更多了,給外人的第一印象總是:沒有人味的居住地。


  「明明是總裁,卻住在這種地方呢。」那天陳小依被派到他家跑腿的時候,回來的劈頭給白易莫就是一句。不知從何時開始,白易莫越來越能忍受陳小依這種不知好歹的態度,應該說,總比老是臉紅來得好多了。




  白易莫真的很討厭女人臉紅。

  陳小依這樣冷嘲熱諷反而,讓白易莫有種……說不出來的爽快感?

  白易莫的學生時期,就沒有過多少朋友。

  他是個不怎麼會社交和微笑的人,沒有人做死到敢跟他開玩笑。

  陳小依的這種態度,讓他體會到了什麼是互嘴,幾次的經驗下來,白易莫發現自己挺喜歡這種感覺。

  「而且我翻來翻去都找不到總裁您的玩具呢,到底是藏到哪裡了呢?」冷不丁又丟來的那句,白易莫可是清清楚楚地記著。







  廢話,那種東西當然都丟掉了啊。






  白易莫很想要這樣回答她,但是他忍下來了,工作環境還是要有大小之分,陳小依這種沒大沒小的態度,沒指責就已經很大肚了,還順勢跟她打嘴砲?這種事情可是不允許的。


  「陳秘書最近話挺多的啊。」那時,白易莫是這樣回答的,「有時間關注我的個人生活,不如好好地將注意力放在工作上如何。」



  我去你他大爺的那就不要讓我處理你私人的事物啊!白易莫幾乎可以讀懂陳小依臉上那不爽的情緒。陳小依聞言噤聲,只是那小小的臉上明顯著的委屈,白易莫可是一點都沒看漏。




  這讓白易莫出乎意料的……心情挺好。

  說不上來的感覺,難得讓白易莫眉宇間的緊繃放了鬆。

  如果陳小依這時能抬起頭看看他的垃圾白總裁,他會看見,那總是冷漠的白易莫,這時臉部正以一種相當溫柔的模樣,盯著她看。



  白易莫這輩子遇到不少倒貼過來的女孩,但他從來沒對任何人動過心,相反的,他對於那些倒貼過來的女孩子們,噁心的感覺比起喜歡倒是越發強烈。但陳小依不一樣,她除了一開始的臉紅嬌羞,等到她當了祕書,那臉紅嬌羞的次數就以百米九秒的速度瞬間消散。


  這樣很好,陳小依的這種進化讓白易莫很是欣賞。


  說實在話,陳小依到底哪裡特別,除了這點以外,白易莫還真說不出到底為什麼想把她放在身邊的理由,或許說到底,他就是想看這笨女人,到底還能笨到哪裡。


  只要陳小依在附近,光看著她做出的蠢笨行徑,就能讓白易莫心情很好。


  雖然人呆呆笨笨的,成天好似總想著一些沒營養的事情就算了,臉上又藏不住秘密。即便如此,工作起來卻很精明這點讓白易莫很是欣賞。





  而像這樣對一個人產生,想把他留在身邊的這種感覺,陳小依並不是第一個。







  那個白易莫唯一會想傾盡所有溫柔對待的人。

  即便,那人並不領情。






  想起了那人,白易莫神情越發的柔軟,好像一床柔軟的棉被,隨時都能用溫順柔軟的牢把人囚禁。



  「鈴鈴鈴──」手機聲響起,白易莫看見了上頭的名字,很難得的,露出了接近是笑容的表情,他三步併作兩步的走向手機,迅速劃開接通,一聽到裡頭傳來的聲音,整個人就散發出了無限暖活的氛圍。




  這要讓陳小依看到,絕對會震驚的下巴都掉下來。

  「怎麼打過來?」

  「嗯。不行嗎?」

  「浪費?不,我覺得很值。」




  電話那頭,似乎很是無奈,白易莫的聲音裡面滿是寵溺,那樣的態度,又有誰會不心軟?


  「怎麼,你不喜歡?」白易莫聲音裡頭帶著的堅決,讓對方一陣安靜。「我想怎樣是我的事,你能夠多點收入,有什麼不好的嗎?」


  電話彼端的沉默,讓總是泰然自若的白易莫也是有些急了,臉上多了些焦急,此刻的他,比任何時候都像個人。


  初戀那樣的感情,白易莫又何嘗不知道自己對對方的想法?








  「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是你……」白易莫垂下眼簾,溫溫吞吞的像隻小動物般懇求的語調,「只要你好,我什麼都願意做啊。」










TOP

03


「周天……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是你……」

「只要你好,我什麼都願意做啊。」




  我他娘的當然知道啊!

  周天很想要把手機給摔碎,但是不能,他現在拿的可是Iphone X,摔了絕對百分之一千億會後悔。

  他不曉得自己是哪來的魅力,招惹到了這個白大總裁。


  「易莫……我不曉得該怎麼回應你,我說過吧?」周天雖然很不想要失去這樣的一個好顧客,但是,他也不想要利用這樣的一個人,「你這樣我很困擾。」

  狠著心把話說開了,一陣尷尬,他不曉得該怎麼結束這段對話,周天煩悶的抓了抓腦袋,說了聲自己還有事要忙,不等對方應,就說了聲再見,掛斷電話。

  周天掛掉電話後,看著手機螢幕,臉上盡是一片複雜的神情,不、其實也就是那樣吧?周天關掉螢幕,看見了反射出自己臉蛋的黑屏,嘆了口氣,周天其實並不喜歡自己的模樣,病白的膚色和過大的眼睛,對於外界的評價,美少男這種事情,還是算了吧。

  到是那個白易莫,總是叫年輕貌美的小姑娘來這種店大採購,還真是惡趣味啊,周天想到那個戴著口罩的小女生,每次來都那副見不得人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一下,仔細的想了想,自己喜歡的果然還是小女生啊,跟那種大男人比較之下,自己的工作環境要遇到這樣的人反而很困難呢。

  白易莫,周天會和這個人認識,或許也是命中註定吧。

  被一連串的偶然和巧合弄得不認識也不行,國小、國中、高中,甚至大學,都同一間學校,不知不覺,就也認識了,忘了是在哪一次的聚會裡,看到了白易莫坐在角落,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中的書。

  「那誰啊?長得挺俊的。」周天手裡拿著紙杯裝著的酒,問了身旁的朋友。

  「喔、那是白學長,」對方說,「不知道是誰叫他來的呢,跟學長姐那群看起來也沒很熟。」

  「……是嗎。」周天看到了幾個穿著暴露的女生走向白易莫,想跟他搭話,但那個不知道哪來的白易莫理也不理,頭抬也沒抬。

  周天皺了皺眉,感覺是很難相處的類型啊,「真是個奇怪的人……」


  後來,那天晚上,幾個喝了酒膽子大點的人,開始起鬨了起來,「嗨起來嗨起來!」

  周天也喝得茫了,混在那群人裡頭更是一點違和感都沒有。那時候是要升高三的暑假,大家趁著考試前的最後時光,在夜色越發濃烈的青春日子裡,想要跟女孩子來上一場成年禮這種事情,在這群思春少年們綺麗的幻想裡,很是希望能夢想成真啊。

  轉酒瓶、猜拳、撲克牌等等的接連上場,周天書了幾次,與隻同時也想了幾次惡整朋友的方式。

  「哎呀,又輸了。」周天看著手上的那張鬼牌,病白的臉上因酒精而染上了淡淡的粉紅色,漂亮的瞳孔在營火的照耀下,閃閃發著光。

  那時候有很多女孩子都偷偷喜歡著周天,紅紅正是其中一個。

  從聚會一開始,紅紅就開始盯著那張過於姣好的臉孔了,隨著越來越暈眩的夜色,紅紅鼓起了好多次的勇氣,想要跟對方闡明自己的心意,但少女的羞怯又一次次地將這樣的慾望給壓了下來。

  「那這次……」也是喝得連東西南北都搞不清楚的同學,想了想,不,其實根本就懶得去思考,被酒精搞得腦迴路徹底當機,很直接的隨意提出了要求,「去強吻你喜歡的人吧。」


  「喔?」周天一聽到,身為同樣被酒精搞得腦袋無法正常思考的伙伴之一,他張望四周,發現了許多偷偷在關注著這邊的女孩子們,都露出了如狼似虎的神情。

  就算喝得很醉,生物的本能還是讓他想要避開這些可怕的捕食者。

  周天暈呼呼的紅著臉站起來,看了看四周,接著看到了坐在一旁,很明顯跟身旁的氛圍有著截然不同的畫風,將這一切置身事外的模樣,讓周天突然覺得,啊,感覺如果待在這個人的身邊,應該會很安全吧。


  「欸?」


  提出這項要求的人,看到了周天不穩的不乏正以堅定的意志往白易莫走去時,和許多人同時發出了這樣短暫而且詭異的驚呼聲。

  那時白易莫剛考上大學,被社團的學弟邀請參加了這場聚會,易莫高中的時候是辯論社的社長,雖然平常是社交弱智,但在辯論時口若懸河的模樣,早就已經是辯論社津津樂道的傳奇,為了讓新進來的學弟妹感受辯論的樂趣,辯論社的大家早就已經決定不管動用怎樣的武力或是金錢,都要把這個傳奇般的學長押來給未來可能的小社員們看看。

  但即便如此,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鮮少與這個學長有什麼交流,交談也都僅止於辯論部分,給人了相當雄偉的距離感的白易莫,就這樣子被晾在了一旁。

  白易莫並不是一個討厭社交的人,說實在話,其實只是對於延續話題和交朋友這件事情,並沒有太大的熱誠罷了。

  別人是怎麼看他的,他其實並沒有很在乎。

  然而他本身是不怎麼排斥這樣子的環境,相反的,他其實挺喜歡像這樣子的環境。

  至於,被強吻就又是另一回事了。

  當白易莫抬起頭時,看見了那雙被螢火烤得染上一層紅暈的雙眸時,白易莫瞬間好像喝進了周天的酒氣,他並不是沒有跟人親吻過,但當周天那柔軟的唇貼上來,而身體被纖細的雙臂給環住時,白易莫竟忍不住閉上了眼。

  被強行撬開的唇齒和鑽入氣息的濕潤,雖想繼續沉溺在這樣子的感覺當中,但白易莫,理智還是先行一步的駕馭進他的腦袋裡頭,他推開了周天,皺了皺眉,雖然在往後的日子裡頭他無可至拔的喜歡上了眼前這個男人,但在那之前,他對於同性毫無興趣,周天這種行徑,只讓他感到作噁。



  方才的悸動,只不過是被周天身上的酒氣薰暈罷了,白易莫明確的分析自己的情感。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