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文章】奶茶色失眠的夜

滴答。滴答。

搖擺吧!映在紙面的燭光,顫抖吟詠虛無的愛

刻印出文字的手停下來,
失重拖曳出漫長恐懼,深情描繪戀的軌跡

在白晝做一回童話世界的演繹者

滴答。溫柔敲響眼前視線的不是鐘,
是滑落眼角,親吻書頁負氣的眼淚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仲夏蟬響,攀在枝頭薫風的眼淚,
我最炙熱的紅太陽,被用力擁抱未果的愛

昨日才剛萌芽,綻放小紅花。
燃燒綠色原野,縱慾舔舐梅雨濕濡情話

感情榭了逐漸凋零,
懊悔將青澀模樣染上血紅傷疤,
我逝去的單純,
泛著甜但傷痕累累的心臟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一紙信籤飛往未來,
載著期盼的紙飛機,給自己捎信

飛鴿傳書的向著天際,
到不了南海的信紙還是摺起來,
釀了酒再封籤。
飄呀,風中奔馳的信差,
快樂王子腳下凍死的燕子。

在永夜等待曙光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我尋找妳經過的痕跡,亦步亦趨,登上階梯在轉角處回頭,那裡的燈沒亮著。

每次都不敢去敲門,卻有意無意的選擇走樓梯。我只想在樓梯間轉彎處,裝作無心的往妳在的方向看一眼。

燈亮,天晴。

燈滅,雨不停。

今天沒下雨,是因為我逐漸淡忘妳了嗎?但是我的心還是隨著腳步聲踏著,難道是累了?

沒有被愛過的我不曾像現在一般懼高,我逐漸害怕高樓,害怕又在一個轉彎處想要回頭。樓層錯了,妳絕不會在那裡,我還是明白的。妳不可能永遠等著我,在每一個我回頭的瞬間讓燈點亮。唯一一次的旅程,我獨有在那兒轉身望一眼,才有機會看見天明。

你等不到叩門聲熄燈,而我在這個沒有光的夜晚墜樓。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20190219作業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倒數十秒]

時鐘的分針追上了秒針,
久別重逢的沈默就在油鍋裡奔騰。
疤痕讓金色麵衣包裹好,隱藏胎記,
欺騙了你前世記憶。

遛了一圈又一圈輪迴的謊言,我做導演,
武器從礦坑被拾起,彈去灰的長劍,
似笑非笑的雀躍揚起,劍尖指向你——
三、二、一

起鍋的金色彩虹,
馬鈴薯炸出的微笑。
入口前在還在倒數,
享受最後一刻的冬陽。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他輕輕對著日記說最後一句話,然後闔上書本。

最後。

曾經我以為還有以後。剛剛貼著日記的手冷了,淚水滴下來。我以為我可以觸碰他的呼吸,卻只發現,不同的時間軸上,那兩個試圖靠近彼此的我們,是那麼愚蠢的挑戰世界的守則。

已經轉身的你無法回頭,傷痕累累的靈魂驅使你這麼做。我以為自己是那麼獨特,能為你黑色的影子填上粉紅。事實證明我們只是故事框架裡的兩個人,總以為自己是作者,其實不過是在認份的演繹著這荒腔走板的劇本,然後謝幕。

想擁有自己靈魂的你死去了,而苟活的我永遠失去唱出自己故事的可能。

操縱木偶的人從來只想著讓木偶演得漂亮,沒有想過他手中是不是真的是個木偶。不說話的我,真的活過嗎?

穿越時空的旅人,在每一次舉起左手看錶的剎那,確定自己跨越了時間的藩籬。我翻日記,淚水在書頁乾涸的日子,見證曾經誤以為活著的自己。
高湯茶碗蒸,還是醬油茶碗蒸?唯一支持布丁打進泡麵裡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