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1510# 38486954

沒關係我還有很多(欸
★神之★

嗯?

TOP

1513# 26641263

為什麼苓夢大人您要基測了還有時間多挖坑呢(汗顏

這已經不是正常等級了請受我一拜(ㄎㄅ

今天偉大的苓夢大神的光芒依然撒遍賽創的每一寸土地...咦?(拖走 ...
26641263 發表於 2013-2-28 21:50


(望(不對
★神之★

嗯?

TOP

來惹(?

沒搶到頭香真可惜(不對

打文+聊天中(??
★神之★

嗯?

TOP

1578# 20967860

如果可以的話(不對

這樣太快結束,頂多五場以內(去*!
★神之★

嗯?

TOP

1583# 27532061

其實這東西如果不是已經將所有章節打完的那種基本上不會準(欸
★神之★

嗯?

TOP

1648# 38486954

居然(不對
★神之★

嗯?

TOP

苓夢,我有問題

上次是問蒂圖的武器,這次我要問銀色長髮的傢伙的武器(什
★神之★

嗯?

TOP

1656# 27506740

呃……好吧(?
★神之★

嗯?

TOP

然後苓夢我又有問題了(欸

王太后娘娘有親人嗎?

例如兒子女兒那些的(什
★神之★

嗯?

TOP

第四章,疑問?

  「嗚啊啊……痛死了……」

  神之全身包紮著,坐在一旁的觀眾台觀看著比賽,

  幾分鐘前,在愛麗絲與白兔先生的戰鬥當中,由蝶蝶勝出。

  「蝶蝶贏了啊……」

  看著比賽,同時也在回想著一些事……

  會客室中冷痕的態度,加上在剛才裁判台上冷痕那不尋常的表情,

  這一切從神之的眼裡看來,隱藏著許多疑點。

  「怪了……到底是哪裡……」

  「唔啊──」

  從距離神之不到一公尺的地方,一位女性呈現出正面朝下的狀態。

  「蝶蝶?喂!沒事吧?」

  神之趕緊走了過去,將蝶蝶扶了起來。

  「嗚嗚……好痛……」

  「呃……」

  神之也不知道可以回什麼……

  「是說,我贏了第二場了耶!」

  蝶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開心的說著。

  「嗯,恭喜妳了。」

  「是說……為什麼你會輸呢?」

  「呃……這個嗎……」

  面對這一個問題,神之不知道如何跟她說明。

  「喔,今天烏雲密布,狀況不太好,才打輸的。」神之隨便找了個藉口,

  蝶蝶往空中一看,

  萬里無雲,太陽公公高掛在空中。

  「騙人!天氣超好的好不好!而且你明明看不見!」

  「這個嗎……」

  「說嘛說嘛!」

  神之馬上站了起來,

  他明白,再繼續待下去絕對會受不了,

  於是,夾著尾巴跑走了。

  「切……算了。」

  蝶蝶坐了下來,準備觀看下一場比賽。

  「第三場:睡公主V.S神秘人」

  幾個大字出現在螢幕上。

  「神秘人?誰啊……」

  同時,冷痕也宣佈了第三場比賽的開始。

─────武鬥會場外─────

  「呼……還是先不要告訴其他人吧……」

  神之站在原處,使用感知能力看著武鬥會場裁判台上的人。

  說明一下,這一種感知能力是神之在不但堡的那一戰結束之後無意中學會的,

  使用之後,即使閉著眼睛,也能夠與正常人一樣觀看到任何東西,

  不過還不熟練,因此在神之眼中可以看見我們所謂的「黑白的世界」。

  「嗯?」

  裁判台上的人,再度露出了不該有的表情,

  這點讓神之確定,這場武鬥會並不單純。

  「我一定要問個清楚。」

  神之走向了裁判台,準備再度質問冷痕。

─────茶會中─────

  「唷,星夢,換妳了耶。」

  「咦!換我了?」

  冰凌點了點頭,星夢也立刻奔向武鬥會場。

─────武鬥會場內─────

  「都換星夢了怎麼她還沒來呢……」

  蝶蝶坐在觀眾台望著對戰台,對戰台上只有一位穿著白衣服的神秘人。

  ……

  不對吧!一般來說一些神秘角色不都穿著黑衣服嗎!白衣服哪招啊!

  「我來了!」

  星夢出現在會場內,馬上跑到了對戰台上。

  蝶蝶坐在觀眾台上看著,「呼……好險有趕上……」

  「看樣子會很有趣呢……」

  以及不知從哪冒出的冰凌。

─────對戰台上─────

  「我不會手下留情的。」

  星夢對著神秘人說著,但對方似乎沒有什麼動靜,

  幾秒鐘後,戰鬥開始。

  只是星夢還來不及反應,神秘人已經出現在星夢背後。

  「什麼?」

  星夢瞪大了眼睛,隨後神秘人以非常快的速度攻擊著星夢,

  星夢馬上退開,但也受了不少的傷。

  「哇!這根本神之了嘛!」

  蝶蝶坐在觀眾台看著比賽說著。

  ……等等,妳這形容詞用得太怪了吧?

  回到對戰台上,星夢準備對神秘人施展催眠,

  但神秘人一個攻擊,打斷了星夢,

  隨後再度以看不見的速度攻擊著星夢。

  「可惡,好強……」

  想避開攻擊,對方卻絲毫不給她任何的機會,

  最後,星夢支撐不住,倒在地上。

  「星夢失去戰鬥能力,由神秘人獲得勝利。」

  冷痕大喊,神秘人離開了對戰台,

  螢幕上的字也開始變更。

  「第四場:夏爾王子V.S灰姑娘」

  幾個大字出現在螢幕上,橙星和萱也站上了戰鬥台。

  這時的裁判台上……

  「就只是突然想舉行而已。」

  冷痕向神之說著。

  「騙人,一定有什麼事吧?」

  神之繼續質問著冷痕。

  「就沒有啊,啊啊下一場比賽要開始了,那麼就先這樣吧。」

  「你……」

  這時,神之突然「看見」躲在黑暗處的那個人,

  對方似乎是發現了,趕緊躲了起來。

  「他是……」

  神之馬上離開裁判台,前往剛才看見巴洛瓦的地方。

  到達之後,果然沒看見任何人影。

  「沒人啊……」

  轉過身,不知從哪裡出現的人已經站在面前。

  「哇!是一隻可愛的睡鼠耶!來!姊姊抱抱!」

  「……」

  神之很明智的選擇立刻逃跑,

  只不過現在我們可以看見有隻睡鼠正在被某愛麗絲的姊姊跟蹤當中。

─────戰鬥台上─────

  目前戰鬥已經經過了一小時十一分又三十六秒。

  現在的情況,橙星還在聽著音樂,萱還在掃著地,

  無人受傷,這不是廢話嘛!

  「搞什麼啊!快打啊!」

  旁邊,觀眾台是一群在抗議的觀眾。

─────武鬥會場外─────

  「妳!不要再跟過來了!」

  神之快步跑走。

  「別跑嘛!」

  愛麗絲的姊姊追著。

  「妳家的蛋糕已經烤好了。」

  神之快步逃走。

  「我才不吃蛋糕!」

  愛麗絲的姊姊仍然追著。

  就這樣,持續了一陣子。

─────戰鬥台上─────

  好!目前戰鬥已經經過了一小時五十八分又四十九秒!

  但是一個還在聽音樂一個還在掃不斷從觀眾台丟下來的垃圾,於是我們再回到神之那。

─────武鬥會場外─────

  「怪了?小睡鼠跑哪去了?」

  愛麗絲的姊姊離開後,神之才從一旁的草叢走了出來。

  「呼……這傢伙到底是誰啊……」

  「看」著愛麗絲的姐姐同時,神之也感覺到附近有人接近,躲進了剛才的草叢。

  對方是一個男子,但留著長髮,能感知出的也只有這些了。

  不過神之沒有從草叢裡出來,原因是因為那個男子說出的這一句話。

  「繼續下去的話,我的目地就可以達成了……哼哼……」

  「……」

  這時的神之,大概了解了目前大致上的情況了。

  「看樣子這次的事件很棘手啊……」

─────戰鬥台上─────

  好!又回到了我們的第四場戰鬥了!

  目前已經經過了兩小時八分又十三秒,情況我就不解釋了……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才要打啊!

─────武鬥會場外─────

  「也就是說,冷痕他是因為……不對啊……」

  神之仍在想著這一種件事,

  於是他就被抱住了。

  「找到小睡鼠了──」

  「……又是妳!」

  神之以最快的速度掙脫。

  「啊,終於抱到了……」

  「……」

  神之目前整個呈現出無言狀。

  「是說,你剛剛在說什麼啊?」

  「……蛤?」

  下一秒,神之理解出她要問的問題了。

  「啊啊沒有!我……剛剛在想……待會要吃什麼好!」

  馬上找了一個藉口。

  「可是,你剛剛好像說冷痕國王……」

  「喔!我剛剛在想要不要跟他共餐這樣!」

  再度找了一個藉口。

  「可是旁白說妳說的都是藉口……」

  「……」

  不是吧!我說的妳都聽得到啊!

  「開始聽不見旁白的話了……小睡鼠就告訴我嘛!」

  「……那好吧,千萬不要跟別人說,還有我叫神之。」

  神之將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愛麗絲的姊姊。

  「原來啊……聽起來蠻好玩的耶!」

  「哪裡好玩了!」

  神之再度呈現無言狀……

  「我也要加入調查!」

  「別自己做決定!」

  「就這麼決定了!對了我叫莉莉安是蝶蝶的姐姐唷!」

  「原來妳是蝶蝶的姊姊啊……蝶蝶,妳辛苦了。」

  神之雙手合十,開始為蝶蝶默哀。

  「那,現在要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

  「……說真的我還是覺得妳不可靠……」

  神之望著眼前的女子,扶額。

───────────────────────────────────────────────────────────────────────────

看樣子要在接近結局才有機會施放1W字爆梗(什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7-15 12:08 編輯

─────武鬥會場內的觀眾台─────

  「星夢,妳沒事吧?」

  「沒事……只是那個人好強……」

  蝶蝶、冰凌與星夢坐在觀眾台上看著比賽。

  「話說他們兩個還沒開始打啊?」

  「對啊……對了妳有看到我的……呃……」

  「哪個?」

  星夢與冰凌歪頭。

  「就是……」

  「嗯?」

  「『姊姊』啊……」

─────武鬥會場外─────

  「小睡鼠我先暫離一下唷──」

  「我叫神……之……」

  神之說到一半,眼前的人突然消失了。

  在那一瞬間消失的。

  「好了……誰來跟我說明一下……」

─────武鬥會場內的觀眾台─────

  「妳姊在這。」

  星夢與冰凌指著突然出現的莉莉安。

  「果然……」

  蝶蝶扶額,「每次說到那兩個字就……」

  「小蝶怎麼了呢?」

  「沒事……」

  「那我先去找小睡鼠嚕──」

  「等……」

  於是莉莉安又突然消失了。

  「……小睡鼠?神之嗎?」

  蝶蝶看著星夢和冰凌兩人,

  其他兩人也表示不知道。

─────武鬥會場外─────

  「嗚啊!妳從哪冒出來的!」

  對於突然冒出的莉莉安,神之嚇了一跳。

  「幹麼一副看到鬼的樣子啊……」

  妳突然冒出來不像鬼像什麼。

  「沒……沒事……好了妳說妳也想調查這件事對吧?」

  「嗯!」

  這時,一張照片從莉莉安的長裙裡掉了出來,

  這張是在剛才莉莉安對巴洛瓦拍下的照片。

  「咦?」

  神之走了過去,將照片撿了起來,

  看到上面的人,神之愣了一下,下一秒之後回過神。

  「就是他!」

  「誰啊誰啊?」

  神之指著照片上的人。

  「首先要調查的就是他。」

  神之望向莉莉安,莉莉安看著照片,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

  「咦?喔喔要調查偽娘是嗎?」

  「……」

  (我還是覺得她不可靠……唉……)

  神之的心裡這麼想著。

  身為旁白的我也覺得她不可靠。

─────武鬥會場內的觀眾台─────

  「看樣子短時間內應該是不會有勝負了……」

  三個人坐在觀眾台,喝著紅茶。

  ……

  紅茶哪來的啊!

  「我做的隨身茶包。」

  冰凌喝著紅茶說著。

  「是說根據『她』所說的,我覺得神之很危險。」

  蝶蝶回想著,剛才莉莉安所說的。

  「那我先去找小睡鼠嚕──」

  「旁白先生你可以不用重複那句話。」

  蝶蝶望著我喝著紅茶說著。

  ……

  妳怎麼看得到我啊!

  「我……還是去找一下神之好了……」

  感覺到不安的蝶蝶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等等我!」

  星夢和冰凌也跟了上去。

  不過就在三人要出去的時候,被門口的護衛攔了下來。

  「睡公主星夢可以外出,愛麗絲蝶蝶與柴郡貓冰凌請等到沒有戰鬥的時候再外出。」

  「什麼嘛!」

  蝶蝶瞪著護衛。

  「這是上面交代的,就算妳威脅我,我還是得做好份內的職責。」

  「你……」

  「那就我去找吧,妳們兩個待在這。」

  星夢說完,走出了武鬥會場。

  「好吧……」

─────武鬥會場外─────

  「那……現在要做什麼?」

  「剛剛不是說過了嘛!」

  神之再度拿出照片,指著上面的人。

  只是,神之望向莉莉安後,莉莉安又露出了陶醉的表情。

  「妳……」

  「喔喔抱歉!所以……是要調查他是嗎是嗎是嗎!」

  「……嗯。」

  (我覺得……我快瘋了……)

  神之的心裡這樣想著,

  在遠處看見這個情況的星夢,也開始為神之默哀。

  然後……先溜比較要緊。

  「我記得妳是星夢對吧!」

  結果莉莉安已經出現在面前了。

  「呃……」

  恭喜我們的睡公主星夢也中獎了。

─────武鬥會場內的觀眾台─────

  「星夢好慢啊──」

  蝶蝶趴在冰凌身上說著。

  「恩,的確。」

  冰凌邊說邊把蝶蝶從身上推下。

  「我想大概是被姊……啊不對,被『她』纏住了吧。」

  這位小姐真是太聰明了,以下我們再回到武鬥會場外。

─────武鬥會場外─────

  「所以說……這場武鬥會是有陰謀的?」

  星夢望著兩人。

  「嗯……莉莉安我不是說過不要告訴其他人嗎……」

  「啊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下次我一定會注意的小睡鼠!」

  莉莉安說完,衝向神之,

  神之馬上閃開。

  「我叫神之!」

  然後大聲說著。

  「我果然不應該來的……」

  星夢現在擔心著,她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目標。

  不過目前還不用太擔心,因為有一個人走了過來。

  「星夢,妳們怎麼在這?」

  雪溯看著眼前的兩人。

  ……

  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咦咦咦這不是蝶蝶的白兔先生嘛!」

  「……她是誰?」

  雪溯指著莉莉安,問著眼前的兩個人。

  「雪溯,妳保重……」

  「……」

─────武鬥會場內的裁判台─────

  「現在是怎麼回事……」

  冷痕望著對戰台上的兩人。

  「看樣子,目前進度還算不錯嘛……」

  「什麼?」

  巴洛瓦出現在冷痕旁邊。

  「不過目前似乎是遇到一些瓶頸了……」

  巴洛瓦看著對戰台上的兩人。

  補充一下,這場戰鬥已經持續了三個小時十六分又三十三秒。

  「你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可不能問我,要問……自己去找VICA大人吧……哼哈哈哈哈!」

  說完,巴洛瓦便消失在裁判台上。

  「你……算了……」

  冷痕擔心的看著在武鬥會場內的所有人。

  「希望以後……不會出什麼大事……」

─────武鬥會場外─────

  「原來有這種事啊……」

  莉莉安與星夢馬上就和雪溯聊起這件事來,

  一旁,是頭上冒出紅色十字路口的神之。

  「你們……」

  神之的右手想拔出劍*了這些人,

  神之的左手正在阻止右手拔出劍*了這些人,

  最後,左手勝利。

  「算了……聽好了,這件事不准再跟別人說起,否則我要動用騎士獄牢權了。」

  說明一下,這種權力就是不管對方有沒有犯罪,都可以直接將對方送進監牢的權力。

  目前這種權力只有冷痕國王的王國獄牢權和神之的騎士獄牢權。

  「呃……好吧……」

  依照情況看起來,莉莉安以後應該是不會再跟別人提起這件事了。

  「所以現在要……」

  「現在先調查那個長髮男子吧。」

  「知道了!」

  話說完後,所有人便開始分頭行動。

─────武鬥會場內的觀眾台─────

  「一直待在這好無聊啊……」

  蝶蝶再度趴在冰凌身上。

  「是啊。」

  冰凌邊說邊嘗試將蝶蝶從身上推下,

  不過這次蝶蝶完全貼的死死的,於是冰凌放棄了。

  「小蝶──」

  「咦?」

  聽見聲音,蝶蝶馬上從冰凌的身上脫離。

  除了莉莉安,旁邊跟著的是星夢還有雪溯。

  「咦?神之呢?」

───────────────────────────────────────────────────────────────────────────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7-15 12:09 編輯

─────另一處的觀眾台─────

  「找到了……」

  神之看著坐在其中一處的巴洛瓦。

  「火柴火柴火柴,有沒有人要買火柴?」

  「苓夢?」

  神之走向了苓夢。

  苓夢也看見了神之,「咦?神之?要買火柴嗎?」

  「火柴嗎……那給我一根吧。」

  「呃……很抱歉喔,只賣盒不賣根。」苓夢再度汗顏的笑著。

  「那好吧,給我一盒。」

  「謝謝,總共是1WH。」

  神之拿了火柴盒,也把錢付給了苓夢之後,繼續觀察著巴洛瓦。

  「是說,神之一直觀察偽娘幹麼?」

  苓夢突然出現在神之旁邊,「喔,是這樣的。」

  神之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了苓夢。

  ……

  你他*是誰一直說不要跟別人提起這件事的!

  「原來如此啊……」

  「嗯,千萬不要跟別人說。」

  不過你剛剛已經示範一次了。

  「嗯,在下了解了!」

  說完後,苓夢離開了神之旁邊,「火柴火柴火柴,有沒有人要買火柴?」

  下一秒,許多人全湧向苓夢,拿出一堆哇哈哈哈幣。

  「哇嗚……有這麼缺火柴嘛……」

  看向剛才巴洛瓦所坐的地方,巴洛瓦已經不在了。

  「咦?人呢?」

  這時,神之感覺到背後有人,「看樣子,睡鼠騎士團的團長神之,已經發現到了啊……」

  「你……」

  「唷,別亂來,你的傷還沒好就想跟我打嗎?」

  「……」

  巴洛瓦看著裁判台上的冷痕,「沒錯,冷痕的確是因為某些因素,才會提前舉辦這一場武鬥會的。」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神之拔起了劍,

  不過因為在剛才所受的傷還沒回復,一陣劇痛襲向神之。

  「呃啊……」

  「我不是說了嗎……受了傷就別輕舉妄動……」

  巴洛瓦說著,將一些粉灑向神之。

  「這……這是……睡睡果粉?」

  「你就先在這,好好的睡一覺吧。」

  巴洛瓦說完,離開了武鬥會場。

  「你這傢伙……」

  神之的感知能力所能看見的視線越來越模糊。

  最後,昏睡在這裡。

─────你堡嗎之醫療室─────

  「……」

  神之一醒過來,在眼前的是……

  「小睡鼠──」

  「嗚呃?嗚啊!走開!」

  「我說姊姊……」

  現在醫療室裡,有隻睡鼠被某人的姊姊追著,

  然後一旁是呈現扶額狀態的愛麗絲。

  據說今天天氣真好。

  「是說,能藉由神之受傷的理由離開那無聊的武鬥會還真不錯。」

  冰凌坐在一旁,優閒的喝著醫療室裡的白開水。

  「話說神之,你到底是被誰攻擊啊?」

  「這個嗎……我沒辦法向你們說明……」

  神之說完後繼續說著,「這場武鬥會是有陰謀的。」

  你上一句是說假的啊!

  「陰謀?」

  不知情的兩人湊了過來。

  「就是……」

  神之拿出了上面有著巴洛瓦的照片,並將事情告訴了他們。

  「是說我好像告訴太多人了……」誰害的啊!

  「聽起來蠻有趣的嘛……」冰凌的嘴角微微上揚。

  「哪裡有趣了!」

─────武鬥會場內的裁判台─────

  「至少能拖延一下……」

  冷痕看著戰鬥台上的兩人,以及一旁的番茄山。

  「看樣子有人發現了呢。」

  「又是你這個……」

  「唷,不用說出來,我知道你想表達什麼。」

  巴洛瓦將手搭在冷痕的肩膀上。

  「放開你的髒手。」

  「好吧,不碰就不碰,是說……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比我想像的複雜呢……」

  巴洛瓦將手從冷痕身上移開後繼續說著。

  「沒想到會有人發現這一切,哼哼哼……」

  「……誰?」

  「先不說是誰了,總之我會派人監視你的,最好別亂來,嗯哼,我先走了。」

  巴洛瓦再度消失在冷痕眼前。

  「可惡……不過,究竟是誰發現了?」

─────你堡嗎之醫療室─────

  「好了,目前傷勢大致上是穩定了。」

  艾肖伊邊說邊為神之包紮。

  「是說……這次的武鬥會為什麼會提前呢?」

  「這個……總之現在還在調查。」

  剛包紮完的神之站了起來。

  「至於,依目前的情況來看,冷痕是被脅迫的,才會提前舉辦這場武鬥會。」

  說到這裡,神之開始想著,「不過,為什麼要提前舉辦武鬥會……」

  神之繼續想著,今天聽到巴洛瓦所說的那句話。

  「我一定要找到那個人,問個清楚。」

  「神之!你要去哪?」

  神之打開了門,走了出去。

─────武鬥會場外附近─────

  「果然來了,哼哼……」

  巴洛瓦轉過身,神之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將劍抵住了喉嚨。

  「看樣子你的傷勢好得差不多了嘛……」

  巴洛瓦將抵住他喉嚨的劍移開。

  「今天,要是沒問個清楚,你就別想離開。」

  「嗯,要是我不說呢?」

  「不說?打到你說!睡鼠劍法.打到你頭暈目眩昏倒在地劍!」

  神之拿起了劍,往巴洛瓦劈了下去。

  只不過被閃過了。

  「唷,你現在的傷可是還沒完全好喔。」

  「反正,如果不說,我就打到你說!」

  神之再度衝向巴洛瓦,只是這次的攻擊被一個人擋住了。

  「誰?」神之跳開來,

  眼前的是……在不久前再武鬥會中戰勝星夢的那一位神秘人。

  「你……」

  「好了,如果真想打的話,就找他吧……嗯哼,那我先走了。」

  說完後,巴洛瓦就消失了,

  眼前的神秘人也跟著離開。

  「神之!」

  其他人也趕了過來。

  「那個人……是誰……」

───────────────────────────────────────────────────────────────────────────

於是這次只爆3樓(什

以下字數+字節(?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神之★

嗯?

TOP

1678# 27532061

……這問題要問睡鼠(不對

1679# 22260782

因為戰鬥勝利所以還有第二場(?
★神之★

嗯?

TOP

1681# 22260782

我已經準備好了(什
★神之★

嗯?

TOP

1683# 38486954

本來就只賣盒的啊(?
★神之★

嗯?

TOP

1685# 38486954

那個喔

對啊真可惜只爆了3樓(不對
★神之★

嗯?

TOP

1694# 27532061

橙星在暑假之前好像都不會出現吧?

記得沒錯的話(?
★神之★

嗯?

TOP

1721# 38486954

想超越6樓是嗎(?
★神之★

嗯?

TOP

1751# 27532061

1樓約2000字

60樓最少要有120000字(?
★神之★

嗯?

TOP

1753# 27532061

……哇嗚(什
★神之★

嗯?

TOP

1785# 20967860

字節+排版關係……

一樓最多只能放1W字節,超過就要切半了(?
★神之★

嗯?

TOP

1791# 32220890

髮色嗎……

妳不是已經畫了嗎(銀白色)(?

衣服的話,平常雖然有盔甲但都穿類似貴族那些的(什
★神之★

嗯?

TOP

對了番外篇有順序限制嗎?..

還是說有梗就可以直接打(?
★神之★

嗯?

TOP

1796# 32220890

快上銀白色(不對

1797# 27532061

了解(?
★神之★

嗯?

TOP

1799# 32220890

1794# (不對
★神之★

嗯?

TOP

1801# 32220890

與髮色同(什
★神之★

嗯?

TOP

1804# 38486954

不對,是銀白色(?
★神之★

嗯?

TOP

1999# 38486954

我……輸了……(等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3-23 17:36 編輯

番外篇一:並非童話訪問中──睡鼠篇

  大家好,敝人是並非童話中的某記者,絕對不是旁白先生。

  「旁白先生你好!」

  我是記者啊混*!

  「……」

  咳咳……抱歉,那麼,今天我們第一個訪問的對象是:睡鼠神之!

  那麼,神之跑哪去了真是……

  「這不是旁白嗎?」

  我是記者啊啊啊啊啊!

  「……」

  啊哈我們終於找到神之了。

  「咦?找我?」

  是的,請問你願意接受我們的訪問嗎?

  「我先問我爸先。」

  ……你爸?我怎沒聽說過?

  「喔對吼我爸不在這。」

  你在搞什麼東西啊!

  「那我問我媽先。」

  ……我也沒聽說過你媽……

  「因為我媽也不在這。」

  搞*啊!

  「那我們繼續吧。」

  結果還不是答應了!

─────一分鐘準備好之後─────

  好的,請問你是?

  「騎士團團長。」

  ……

  「怎麼了嗎?」

  名字……

  「神之啊。」

  你的年齡是?

  「問填單的人。」

  ……

  「幹麼?」

  你認為你大概幾歲?

  「永遠的十八歲。」

  ……現在的年齡。

  「這個嗎……填單的人在自序中曾表示我是位高中生,應該17左右吧?」

  這樣啊……

  等等,你的自序什麼時候說到你是高中生了?

  「咦?沒有嗎?」

  完全沒有。

  「……沒差,繼續。」

  太隨便了吧!

  咳咳!性別是?

  「你TMD我長得這麼帥看起來像女的嗎?」

  嗯……我有點不舒服……

  那麼身高是?

  「16XCM左右吧?」

  ……那個X是多少?

  「問艾肖伊。」

  ……好吧,興趣是?

  「UL、星海、吃蛋糕。」

  等等!UL是什鬼?星海又是什麼?

  「秘密的好地方。」

  ……算了,還有其他的嗎?

  「一閃、十閃、再百閃。」(詳情見UL的弗雷)

  ……好吧,你喜歡的事情是?

  「異化蟲+刺蛇海,還有爆骰和全骰。」

  ……最討厭的是?

  「對方出虛空海打爆我的蟲巢,還有爛骰和空骰。」

  ……

  「……」

  目前有喜歡的人嗎?

  「沒。」

  有害怕的東西嗎?

  「莉莉安。(等)」

  ……所以……

  「你知道她有多恐怖嗎?」

  那個……

  「現在一看到她我都躲得遠遠的你知道嗎?」

  那……

  「而且上次她還……」

  閉嘴聽我的問題!

  「……」

  咳咳!聽說你是騎士團團長對吧?

  「請看不含標題的第24行。」

  ……好吧,請問你第一次當上團長時的感覺是?

  「我已經準備好領導騎士團,保護好並非童話了。」

  有特別的地方嗎?

  「技能那些算嗎?」

  嗯……應該算吧?

  「我們騎士團有許多戰法可以在戰鬥時派上用場,雖然沒P用。(等)」

  ……那還有其他的嗎?

  「其他的嗎……我個人也有一些特殊的技能,像是睡鼠劍法以及睡鼠心法那些。」

  能舉個例子嗎?

  「現在我能看見東西就是因為正在使用睡鼠心法中的初級感知了。」

  原來如此……那劍法呢?

  「劍法嗎……還蠻多的呢。」

  能隨便舉一個嗎?

  「例如睡鼠劍法.切蛋糕。(等等哪招)」

  ……

  「神之!要吃蛋糕嗎?」

  咦?白兔先生也來了?

  「我是女的!」

  「那麼就由我來為你示範吧。」

  "唰唰!"

  嗯,速度還蠻快的嘛……

  「不要無視我的存在!」

  「我也是第一次以這麼快的速度切好這個蛋糕呢。」

  (註:白兔先……小姐這時已經氣沖沖的離開了。)

  看樣子有這一套劍法還挺方便的……

  好!以上感謝睡鼠神之的回答。

  「咦?這樣就結束了嗎?」

  那麼,我們開始尋找下一位訪問者吧!

  (於是隔天早上,旁白先生就被拖去用刑了,目前原因不詳,據傳言與雪溯有關。)

───────────────────────────────────────────────────────────────────────────

欲看原文者請點右邊連結(?):http://timeark.joinbbs.net/space.php?uid=2
★神之★

嗯?

TOP

2031# 27532061

目前訪問了4個人,還有許多人沒訪問(?
★神之★

嗯?

TOP

2041# 38486954

感覺上是騙人的(等
★神之★

嗯?

TOP

2043# 38486954

有空就接受訪問吧(?

先把26交出來(等
★神之★

嗯?

TOP

接近結局的爆梗發動機率:已提升10%(等
★神之★

嗯?

TOP

2084# 26641263

我居然懂了……

蘋果:A

檸檬:L

派:P

蘋果派是AP,檸檬派的話   (等
★神之★

嗯?

TOP

2109# 27532061

下一章:冷痕復活(不對

2117# 38486954

條件:

1.已交出26章第一部結局
2.妳確定妳有空(?



(*別用這梗

不知道,要問一下(?

不過可能要先交出26章(等
★神之★

嗯?

TOP

2115# 27506740

(?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神之★

嗯?

TOP

2120# 38486954

加油吧(?
★神之★

嗯?

TOP

2186# 27506740

原來是冷痕(?

2188# 27506740

我原本打算輪到我寫再揭發站在正義的一方的神秘人(什

不過原來是冷痕(欸
★神之★

嗯?

TOP

在苓夢上線之前先來貼這個(?

《並非童話。》角色招式一覽

有遺漏什麼的回復即可(??

如果只有名稱的代表我需要詳細內容(什
★神之★

嗯?

TOP

2522# 38486954

例如(?

2524# 27532061

如果可以的話(別

最主要的幾個一定會放到的招式就行了(?
★神之★

嗯?

TOP

不知為何,有了招式整理突然打超順(不對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4-27 00:44 編輯

2885# 20967860

預計要把所有古文的中的角色都打上(?

在這之前,求解,需要苓夢(什
★神之★

嗯?

TOP

苓夢都沒上(?

於是發揮了聰明的(刪)修改劇情目前再打500字又要突破6千字了(等
★神之★

嗯?

TOP

踩3000然後再貼一次這個(?



求解,需要苓夢(什
★神之★

嗯?

TOP

正要發第十四章才想到紅字部分苓夢還沒說明(?

目前可能爆4樓無誤(等
★神之★

嗯?

TOP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4-27 20:10 編輯

3084# 38486954

結果根本是蕾(等



話說等苓夢感覺好像太慢了所以等等我會占個4樓(不對
★神之★

嗯?

TOP

第十四章:古文字的秘密

  並非歷,四月十一日,下午。

  「嗚啊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啊!誰看得懂啊!」

  苓夢繼續看了一下那本書之後,決定放棄……

  「不過……如果是真的的話……為什麼會放在這裡呢?」

  望向周圍,苓夢注意到了門口上的字。

  「擅自闖入者,拖入『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於是苓夢汗顏了……

  「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望向門口外,對面的門口上就寫著「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是那裡嗎?」

  苓夢走了過去,發現門上寫了一些字。

  「閒人勿進,出事本Vica一律概不負責」

  嗯……人的本性……想必在場的讀者都知道的。

  苓夢馬上打開了門,這時從裡面掉出了一張照片。

  「嗯?」

  撿了起來,照片上是穿著護士裝的說書大嬸。

  ……

  苓夢再度汗顏……

  「為什麼這裡會有這東西啊!」

  於是苓夢馬上將照片丟了進去,關起了門。

  「還是不要進去好了……」並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休息室中─────

  「原來神秘人是冷痕……」

  「現在最重要的是,得先找到他們兩個。」

  「會不會在那裡啊?」

  「哪裡?」

  某一處的角落,眾人正討論著冷痕與蝶蝶的下落。

  「嗯……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砍你嗎?」

  「好了!現在還是先找到他們兩個要緊!」

  「也對。」

  神之站了起來,拿出了一個形狀非常奇妙的號角。

  「睡鼠騎士團聽令,所有士兵馬上集合!」

  ……

  為什麼會吹出一句話啊!

  「這個是並非戰略研究所發明的,錄下聲音之後需要吹氣……」

  這什麼鬼設定啊!

  「團長!」

  於是,休息室在一瞬間內塞滿了士兵。

  ……這效率也太好了吧!

  「對了,他醒來之後如果還是不肯說就……『大刑』伺候。」

  神之指著一旁不久前因為看見了恐怖畫面,已經昏了過去並且口吐白沫的假犬龍。

  ……還是先為你默哀一下吧。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在進入過非常恐怖的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之後,苓夢繼續研究著書上的古文字。

  「……還是看不懂。」

  於是這本書再度被苓夢摔到地上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弄懂……」

  這時,苓夢似乎想到了什麼。

  「咦……等等……」

  將書撿起來之後,又仔細的看了一遍古文字。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

  距離苓夢領悟還有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0.9……0.8……0.7……0.6……0.5……0.4……0.3……0.2……0.1……

  0.09……0.08……0.07……0.06……0.05……0.04……0.03……0.02……0.01……

  「果然還是不知道……」

  ……

  我……無力吐槽……

  「月圓時分什麼的才不是指月夜呢。」

  妳這樣哪叫不知道啊!

  「等一下!你不是無力吐槽嗎!」

─────小木屋─────

  「我……我才沒有害羞……」

  目前蝶蝶的臉可說是比番茄還紅,

  *話番茄還沒熟之前是綠的。(等)

  「大小姐,您先睡吧。」

  「……」

  在這種情況下,想睡著是一件非常難……

  「呼嚕嚕……」

  ……

  好吧,於是蝶蝶睡著了。

  「不知道這裡還能待多久……」

  看著窗外,冷痕也進入了夢鄉……

─────某人的夢境─────

  「……」

  一位身穿白色斗篷的人站了起來,

  周圍,是一座看起來已經經歷了許久歷史的遺跡。

  旁邊,有著一位擁有金色捲髮、搭配著白色髮帶、紫羅蘭色雙眸、手上還抱著一隻白兔玩偶的少女。

  她的身旁,也是一位穿著白色斗篷的人,看起來似乎傷得很重。

  不遠處還有一位手上拿著劍的騎士。

  「等一下!我們只是……」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以劍為介,與你結下契約,降下九天聖水,淨化一切……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第一式!」

  「……神之?」

  在旁觀看的人看著那一位騎士。

  這時,空中突然起了變化,

  神之躍到空中,將劍一揮,許多雨滴就這樣從天上往兩人的地方飛了下來。

  形似刀刃的雨。

  「大小姐小心!」

  傷得很重的那一個人……擋下了全部的攻擊……體力不支的倒下了……

  從此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

  一旁觀看的人則是愣在原地。

  那位少女看見白色斗篷的人倒下,喊了他的名字,

  但不知為何的,整個世界的聲音在少女喊出名字的一瞬間全部消失……

  少女落下眼淚之後,才又有了聲音。

  「不要再被控制了!醒醒啊!」

  「吵死了!呃……」

  那一位騎士突然露出了相當痛苦的表情,跪坐在地上。

  「加油啊!」

  「哼……差點就讓他跑出來了……」

  那位騎士緩緩的站了起來……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劍與血為介,與你結下契約,賜我水神之力,以聖水之力掃蕩一切……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第二式!」

  那一位騎士在這時,似乎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白兔先生!」

  少女手上的玩偶在這時也突然巨大化,

  那一位騎士舉起了劍,衝了過去,

  在騎士與玩偶碰觸到的那一刻,地面震了一下,

  那隻玩偶隨後也倒在地上。

  「睡鼠劍法……」

  「住手!」

  這時,一位有著七色頭髮、身穿黑色軍服的人突然出現,擋在少女前面。

  「哼……來了個礙事的……那麼,就讓你們一起陪他吧……」

  一位擁有傲人身材的女性從騎士的後面突然出現。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劍與血為介,與你結下契約,請您親自降臨,協助我將這一切通通摒除。」

  騎士再度舉起了劍,只見空中也再度起了變化……

  「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最終式!」

  「不要!」

  這時,眼前突然越來越亮,

  身穿白色斗篷的人隱約看見了什麼……

  並非歷,五月三十一日。

  「這是……」

─────夢境結束─────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清晨,小木屋中。

  「呃啊!」

  一位身穿白色斗篷的人,從夢境中驚醒。

  「嗚……怎麼了……」

  「咦?把妳吵醒了嗎……抱歉……」

  雖然口頭上是這麼說,但是做了那種夢……

  再度望著窗外,身穿白色斗篷的人的臉上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冷痕國王!愛麗絲蝶蝶!吃早餐了!」

  「喔!來了!」

  冷痕牽住了蝶蝶的手。

  「大小姐,我們去吃早餐吧。」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清晨。

  「可惡!還是看不懂啊啊啊啊啊!」

  苓夢第兩百四十六次將書摔在地上。

  ……為什麼摔這的多次書還好好的啊!

  「我決定了!使用秘密武器!」

  苓夢拿出了手機,將古文字內容拍了下來,接著簡訊,全員發送

  ……

  這應該要早點拿出來了吧!

─────小木屋─────

  「等一下,手機。」

  蝶蝶和冷痕同時拿出手機。

  「……阿痕,你看得懂嗎?」

  「我……看不懂……」

───────────────────────────────────────────────────────────────────────────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5-4 22:54 編輯

─────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團長!您的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神之拿走了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這應該是手機吧?

  「不對,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好吧……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一同聚集將發出摧毀性的攻擊讓她傲人身材消失……」

  神之看著手機……不對,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螢幕上的字。

  「團長,您看得懂嗎?」

  「身為睡鼠騎士團團長,這點小困難是難不倒我的。」

  「那麼,是什麼意思呢?」

  「……待我好好研究先。」

─────並非小學─────

  「老……老大!有你的手機!」

  比晒雄在背包裡大喊。

  「手機?幫忙拿一下。」

  「我不敢出去啊!」

  「……真是,哪一邊?」

  比晒雄伸出了短短的手,將手機放在犬龍的左肩上。

  「左肩。」

  於是犬龍從右肩上沒有獲得任何東西。

  「左肩啦!」

  於是犬龍從頭上沒有獲得任何東西。

  「……右肩。」

  於是犬龍從左肩上獲得了手機。

  「……」

  於是比晒雄進入了短暫性的無言狀態。

─────休息室─────

  「究竟說還是不說?」

  「不說。」

  「說書大嬸,上。」

  不久之後,假犬龍再度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話說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嗎?」

  星夢將剛才拿出的手機拿給了所有人看。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一同聚集將發出摧毀性的攻擊讓她傲人身材消失……」

  眾人表示:太深奧了我看不懂……才怪。

  「鼠劍……神之?」

  「等等!笛鳴是幻穹吧?」

  「毒藥是四漾昶、掃把是萱……很好照這麼下去就可以全部解開了!」

  目前眾人狀態良好。

─────巴洛瓦的房間─────

  「唉呀,居然瞞著我偷偷將這東西發出去啊……」

  嗯……

  再度強調,全員發送,嗯,全員……

  「再度處罰壞孩子的時候到了。」

  巴洛瓦也再度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非常可怕的笑容。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中午。

  巴洛瓦剛處罰完苓夢,那本書也被移到了別的地方。

  「可惡,這次居然給我來真的……」

  望著被打到紅腫的手臂,苓夢現在的想法是……

  「沒差反正我以我的忍術.超記憶將內容記下來了。」

  這哪招啊!

  「是說……月圓是月夜的話,那麼魔法就是亞空了,但甜點……」苓夢繼續推理著古文字中所代表的內容。

  這時,小木屋的兩人加七人也有了進展……關於古文字的。

─────小木屋─────

  「我找到阿痕了。」

  蝶蝶指著王冠兩字。

  「我也找到大小姐了。」

  冷痕指著幽蝶兩字。

  那麼,不用懷疑,小木屋再度告一段落。

─────並非小學─────

  「鼻塞兄,你看得懂嗎?」

  犬龍指著手機上的古文字。

  「這段又古又老又文又字而且如此深奧又如此難以理解的東西不應該交給我來處理……還有我叫比晒雄。」

  等等!有些地方根本是這篇的負責人為了充字數亂加的吧!

  咳咳……總之鼻塞兄……不對,比晒雄回答了犬龍。

  「那麼,這段又古又老又文又字而且如此深奧又如此難以理解的東西應該交給誰來處理?」

  「就交給我們吧。」

  一旁的殭屍群說著。

  「你應該知道,這裡有幾個殭屍有幾個腦袋吧?」

  「對吼!那就交給你們了!」

  十分鐘之後,只出現了關於薑絲炒大腸的解答。

─────休息室─────

  「說不說!」

  「……」

  不知道什麼時候,假犬龍已經醒來了。

  「不說?說書大……」

  「好!我說!」

  假犬龍深呼吸了一口氣……

  「苓夢就在某一個恐怖……」

  一般來說,反派的基地,第一想法是恐怖的。

  「又陰森……」

  嗯……黑黑的一片,除了巴洛瓦的房間還有那重要機房,亮到不行。

  「進去後死一百遍也死不完……」

  ……不解釋。

  「許多同人作品……」

  詳情地點可見第十一章。

  「嗚喔喔喔喔喔!」

  然後現場一片騷動。

  ……這是怎樣啊!

  「然後……」

  「……」

  現場一片寧靜……

  「最後一個……」

  「……」

  身為旁白的我也開始緊張了……

  「就是我。」

  ……(旁白表示無言)

  「……」

  ……

  「大嬸,上。」

  「不要啊啊啊啊啊!」

  「果然還是這樣了呢。」冰凌則在一旁優閒的繼續喝著紅茶。

  這時,有一個從沒見過的人走進了休息室……

  對方穿著一襲黑色的軍服,頭髮的話……

  ……

  眼睛啊啊啊啊啊!

  啊別誤會,他的頭髮不是眼睛,只是因為是七個顏色所以很傷眼。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不對,月圓好像不是月夜……」

  苓夢回憶著古文字上的內容。

  「月園……鬼是晚上出現,晚上有月亮,所以是……翔空?對了!那麼魔法就是月夜了!那時分是……」

  苓夢開始回想所有角色的特徵……

  「好吧我不知道……那冥花……跳過。」

  不要隨便跳過啊!

  「要問就去問為什麼負責這一章的人打到這裡還不知道那些人對應那些特徵嘛!」

  嗯……這麼說好像也對。

  「幽蝶的話詳情請見小木屋。」

  別那麼隨便啊!

─────巴洛瓦的房間─────

  「鼠劍……是那隻睡鼠吧?笛鳴的話……等等我忘了他叫什麼了……」

  為什麼你也在解啊!

  還有不要隨便忘記別人的名字啊!

  「偶爾了解一下Vica大人的一些事情也不錯。」

  這是藉口吧!

─────休息室─────

  「那個……你是誰……」

  眾人望著那一位大家從來沒見過的人。

  「嗯……我叫做……」

  「啊!」

  還沒說完,說書大嬸似乎是突然想到什麼,叫了一聲。

  「怎麼了?」

  「只顧著處理這傢伙,忘了下一場比賽了!」

  「對吼!快去!」

  於是,眾人匆匆忙忙的離開休息室,只留下……

  「……我叫子不語……」

  子不語介紹完,也跟著走了出去……

─────據說是因為被負責第十四章的人遺忘所以到現在才出現的武鬥場─────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夜晚。

  不知道什麼時候裝在武鬥場周圍的大燈也已經全部打開。

  「我要看比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書大嬸踹共!」

  「比賽!比賽!」

  現場是一群想要看比賽的暴民……啊不對,觀眾。

  「抱歉!我來了!」

  說書大嬸匆匆忙忙的衝到裁判台上。

  只是,說書大嬸一到裁判台上……

  有些觀眾眼睛真的瞎了,有些觀眾則是不知道看見什麼導致過度驚嚇被嚇死,還有一些則口吐白沫,從裁判台上看起來真是壯觀無……

  「一群沒禮貌的傢伙!第二戰之第三場:仙女對鬼王!」

  月夜聽到後也上了台,翔空的話……

  「喂,醒醒,換你了,快點起來,不然要輸了,還不快點起來。」

  一旁的冰凌,喝了一口茶之後,用尾巴拿起樹枝,開始戳著仍然呈現昏迷狀態的翔空。

  「等等,他什麼時候昏過去的……」星夢指著翔空。

  「剛剛。」冰凌則繼續使用樹枝戳著翔空。

  「……需要叫艾肖伊嗎?」

  「不用了。」

  冰凌將樹枝放了下來。

  「由於翔空選手出了問題無法參賽,由月夜獲得勝利!下一場比賽由小紅帽對柴郡貓,將於並非歷四月十四日下午進行,請選手做好準備!」

  「咦?下一場是我和冰凌?」

  希望望著一旁的冰凌。

  「好了,在這段時間內先繼續處理這個吧。」

  冰凌放下茶杯,拿出了手機。

───────────────────────────────────────────────────────────────────────────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夜晚,睡鼠騎士團在此紮營,準備在明天繼續尋找國王以及愛麗絲。

  「這場是月夜勝利啊……」

  神之看著手……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好了,繼續研究這東西吧。」

  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上的螢幕變成了今天苓夢所拍下來的古文字。

  神之也拿出了一張上面寫滿了許多字的紙條。

  「目前知道鼠劍是我,笛鳴是幻穹,毒藥是四漾昶,掃把是萱,苦無是苓夢,下午茶是冰凌,那跌倒是……」

  神之努力的去想著,卻仍然不知道跌倒究竟是誰。

─────休息室─────

  「唉呀!」

  希望跌了一跤。

  「嗯……跌倒是希望……」

  於是神之解不開的謎題被解開了。

  「……」

  趴在地面上的希望呈現無言狀。

─────回到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對了!跌倒就是希望嘛!」

  神之在紙條上寫了下來。

  ……

  在剛剛早就已經被解出來啦!

  「話說……就算全部解出來之後,要如何把Vica擊敗……」

  神之開始想著。

  「古文字上寫著一同聚集發出毀滅性的攻擊……是要所有人聚在一起然後一起攻擊嗎?嗯……還是先繼續解讀上面的內容吧。」

  今天晚上,神之徹夜未眠,繼續努力想辦法解出古文字中的內容。

─────隔天─────

  並非歷,四月十三日,清晨。

  神之坐在已經熄滅的營火旁邊,以「沉思者」的姿勢睡著了。

  其他的士兵醒來看到這樣的情形之後,為神之披上了棉被。

  「團長昨天晚上都沒睡覺……先讓他休息一下吧。」

  撿起了掉在一旁的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士兵開始先收拾了所有東西。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苓夢也還在睡夢當中。

  只是姿勢呈現出大字形的形狀……

  然後門就被打開了。

  「咦?苓夢人呢?」

  巴洛瓦到處找了找,仍找不到苓夢,

  於是因為特製膠水失效了,苓夢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砸到了巴洛瓦。

  「嗯……怎麼了……」

  苓夢離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下面的洞,站了起來。

  「剛剛好像聽到巴洛瓦的聲音……是錯覺吧?」

  苓夢邊說,邊使用不知何來的石頭將洞填滿,

  以免巴洛瓦看見又要處罰她了。

  是說……巴洛瓦究竟消失到哪裡去了呢……

  苓夢繼續使用石頭將洞填滿,

  每丟一塊石頭下去,便伴隨著不知何來的慘叫聲。

  不過苓夢並沒有理會。

─────休息室─────

  「目前解出來的就這些了。」

  眾人看著桌面上的紙條。

  上面除了時分、冥花以外,到狼牙為止的角色已經全部被列了出來。

  「接著就是王冠了!有誰知道……」

  「冷痕。」

  「……」

  成功秒殺一題。

  「那麼耳……」

  「橙星。」

  「……」

  成功毫秒殺一題。

  「那麼……」

  「亞空。」

  「……」

  ……

  有誰知道毫秒之後更小的單位是什麼嗎……

─────小木屋─────

  「我說──阿痕阿痕阿痕阿痕阿痕──」

  「啊,怎麼了?」

  「就是啊──」

  「……」

  以下畫面閃光嚴重,故無法正常觀看,

  目前並非童話管理處已經在尋找並且設法將問題解決,

  請各位讀者耐心等候。

  「呃……那個……」

  目前出現閃光的問題已經解決,各位讀者可繼續觀看,

  若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並非童話管理處敬上。

  「怎麼了嗎?」

  「沒事……」

  冷痕的腦海中瞬間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眼前再度越來越亮……

  並非童話管理處表示此乃正常現象,請各位讀者放心觀看。

─────現實中的小木屋─────

  「嗚啊!」

  於是,冷痕驚醒了。

  「嗯……阿痕?你的臉好紅……」

  「咦咦咦咦咦!有嗎?」

  目前冷痕的臉可說是比番茄還紅,

  沒錯,是比熟透的番茄還紅。(不對)

  「有啊……咦?小七你在做什麼?」

  那位名叫「小七」的小矮人拿著鍋子和一顆蛋。

  「嗯……煎蛋。」

  將鍋子放在冷痕頭上之後,打了顆蛋,

  於是荷包蛋完成了。

  「阿痕,棉被燒起來了。」

  「咦?」

  蓋在冷痕身上的棉被已經開始起火了。

  「嗚啊啊啊啊啊這是怎樣啊!」

  「滅火器!」

  七矮人很有默契的一起拿起滅火器,往冷痕身上噴,

  於是,並非童話中第一起火災就這麼結束了。

  這故事告訴我們,別太興奮,會有火災。



  「對了旁白先生,休息室那個問題啊,比毫秒小的是微秒喔。」蝶蝶向我說著。

  喔原來是微秒啊……

  ……

  等等為什麼妳會聽到這個問題啊!

─────於是先回到休息室─────

  「那……」

  「月夜。」

  「……」

  成功微秒殺一題。

─────接著再回到小木屋─────

  「噗!」

  蝶蝶想盡辦法忍住不笑出來,

  但眼前的人,被噴得滿臉都是……

  「噗哈哈哈哈哈!」

  於是蝶蝶開始指著冷痕狂笑。

  「阿痕你……哈哈哈哈哈!」

  「……妳還笑得出來啊……」

  冷痕無奈的看著蝶蝶。

  「算了,這樣也好……」

  看著蝶蝶,冷痕也開心了起來。

  不過這時,外面似乎有一陣騷動。

  「喂!你們是誰啊!怎麼可以隨便闖進別人的家!」

  「我是睡鼠騎士團的團長神之,目前正在尋找國王冷痕和愛麗絲蝶蝶。」

  外頭傳來了神之的聲音。

  「阿……阿痕……嗚……」

  以下畫面再度出現閃光之問題,

  目前並非童話管理處已經再度尋找問題。

  「大小姐,躲在我後面。」

  閃光問題已再度結束,,各位讀者可繼續觀看,

  若又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並非童話管理處再度敬上。

  「嗯……」

  蝶蝶躲到了冷痕後面。

  「國王和愛麗絲?他們就在……」

  「小二!別說出來啦!」

  「可是小三,他是……」

  「說了多少次別直接叫我小三!叫我三三!」

  「呃……那個……總之目前我們有必要進去搜索,還請各位配合。」

  這時,門被打開了,一個士兵走了進來,當然看見了冷痕與蝶蝶。

  「團長!找到他們了!」

  士兵對著外頭大喊,神之也走了進來。

  「神……神之……」

  神之一走進來,便將劍對著冷蝶二人。

  「冷痕,為什麼要幫助那傢伙。」

  「我……」

  「不說嗎……」

  「……」

  現場一片僵硬。

  這時冷痕將頭轉了過去,對著蝶蝶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大小姐……等等要跑喔。」

  「啊?」

  「黑暗護體!」

  這時冷痕身上似乎凝聚了一些能量,

  神之也不敢大意。

  「大小姐,走吧。」

  「咦?」

  冷痕抓住了蝶蝶的手。

  接著,冷痕開始以詭異離奇的步伐移動,

  趁著神之不注意,一下子就離開了小木屋。

  「什……什麼……快追!」

  「是!」

  神之和士兵也追了上去。

  「阿……阿痕……」

  「快跑!」

  冷痕轉了過去,這時他的手掌凝聚出了許多黑色能量。

  「暗影彈!」

  隨後這些能量,變成了一顆顆暗影彈射向了騎士團。

  「睡鼠劍法.水紋之盾。」

  神之將劍一指,劍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以水形成的盾牌,

  盾牌也將所有的暗影彈全數擋下。

  「可惡……再這麼下去會被追上的……」

  冷痕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騎士團。

  「嗯?這個氣息……」

  神之停了下來,

  似乎是感應到什麼,神之四處以感知能力看了看,

  除了旁邊有一座看起來已經經歷了許久歷史的遺跡……

  「從這裡面傳來的……」

  神之看著遺跡,自身也感覺到不安,便向騎士團下令。

  「騎士團聽令,先回去營地,等我調查完這一做遺跡我就會回去的。」

  「是!」

  等到騎士團離開之後,神之獨自走進了遺跡裡面……

───────────────────────────────────────────────────────────────────────────

3094#繼續(?
★神之★

嗯?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