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發了www
星夢好棒<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本帖最後由 29614496 於 2015-2-22 23:22 編輯




第三十五章     「能力者與落魄貴族」




  莫德克斯把那群沒有戰鬥力的廢物綁在一旁,才正眼看著冷痕。




  儘管常偷看他與蝶蝶的互動,在熒幕前還能勉強抑壓憤怒,把他們的合照改圖為自己的。



  但當他真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時,自己才真正的起了殺意。






  「蝶蝶,妳為甚麼不能回頭看我,而是對這傢伙有意思呢?」





  配著這質問似的句子,莫德克斯用蝶蝶的能量喚出不同的劍,把它們全數指向冷痕。







  「因為你作惡多端。」







  忽視那些惱人的劍,冷痕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回答。

  這句指責的話語卻令暴怒的莫克德斯冷靜下來,正當大家感歎他不禁是抖M時,他面無表情地把劍更加逼近冷痕。






  「言下之意,你便是正義?」





  玥不屑的看著硬闖進來的蒂圖,正確來説是不屑一顧。

  都快奪得全權了,中途竟殺出這個女人來,還義正辭嚴的指向自己,説甚麼作惡多端快把身體還給苓夢之類的。






  「演著聖人的戲碼感覺怎樣?你們的虛榮心被填滿了嗎?」






  毫不介意自己口出狂言以及扭曲,玥只是注視蒂圖。眼看她對自己的話不可置信時感到滿足。









  「妳就沒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








  那天,莫德克斯從失落之地的境界之門出來時,正納悶自己身在何處。走了數步,只見有名女孩經過,情急之下只好拉著問路。他至今還記得那天女孩燦爛的笑容和甜美的聲線。



  「這裡是並非童話喔。」



  之後,他花了不少時間去追尋女孩的名字。



  「蝶蝶。」


  他每天喃喃自語,期待哪天能與她相逢。靠著這名字的救贖過活。即使被説為蘿莉控又怎樣?可是她卻投向那傢伙的懷抱還恐懼著自己。





  最終他驚覺自己對她的不是愛戀,僅僅是對她能力過大膨脹的好奇。





  於莫德克斯陷入回憶之時,劍因不夠意念支撐而消失,冷痕趁機衝上,莫德克斯察覺後側身而閃。

  二人的劍交纏,退開,不斷循環,直至莫德克斯審問般的話語令冷痕的動作頓住。






  「你真的認為自己是正義的英雄?」







  不去了解對方的本意,逼使對方行動。禁止對方的愛慕之情,還率領一群人。

  打著正義的名號,站於人數較多的一方就真的是正義嗎?對能力好奇並渇望的那方又是邪惡?







  「由誰來定義,你來嗎?」






  正因為你站於那方,所以才能説出對方是不義的話。於我來看,不義的那方更像是你,
冷痕。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耶看完了(?

原來莫德克斯以前是正常人(不對
★神之★

嗯?

TOP

10964# 23698410

能量水晶並非童話的核心,而水晶拒絕著外來的能量,因此只能用當初灌注進去的相同能量灌注進去。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968# 23698410


和之前的勇者前傳相關對吧!
24463382 發表於 2015-2-12 13:08

答對 還有緒月的故事
莫德克斯的心
( ˘•ω•˘ )

TOP

10968# 23698410


和之前的勇者前傳相關對吧!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971# 23698410
好像有一點(?

但不是本命(?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10:31

竟然真的被帥到一點
( ˘•ω•˘ )

TOP

10971# 23698410
好像有一點(?

但不是本命(?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69# 23698410
我以為他就只是個變態(?

沒想到有這麼正常的時候(#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09:53

被他帥到了嗎(?
( ˘•ω•˘ )

TOP

10969# 23698410
我以為他就只是個變態(?

沒想到有這麼正常的時候(#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糟糕了,太晚回來了,再不快點找到鑰匙者會來不及的,拉爾你先遠離這裡。」莫德克斯顯的有些焦躁不安。

在小女孩逃走前他們聽見了有意思的談話。

莫德克斯怎麼會這麼正常(? ...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09:27

我一口氣肝了4頁就(?

莫德克斯正常時很帥

大概吧
( ˘•ω•˘ )

TOP

終於 我終於打完莫德番外囉!!!!!!!

打的我快崩潰了喔!!!!!!!

wrod13頁左右
第一次打這麼多 總之

讓各位等這麼久 就有給各位一份肝死的文章
( ˘•ω•˘ )

TOP

「糟糕了,太晚回來了,不快點到鑰匙者會來不及的,拉爾你先遠離這裡。」莫德克斯顯的有些焦躁不安。

在小女孩逃走前他們聽見了意思的談話。

莫德克斯怎麼會這麼正常(?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11-1 10:07 編輯

在那之後莫德克斯不停調查著事情,調查不老魔法,對自已和拉爾德都施下這個魔法;調查能量者的秘密;調查著失落之城境界之門的時間運作。

  然而在某一天,莫德克斯帶著拉爾德跳了進去。

  他們穿越到了未來,到了七百年後。

  「怎麼回事,為什麼還有人,甚至精神正常。」拉爾德緊皺雙眉疑惑著。

  「每隔一百年,下一代的人就會出現,這是那時候我們看古書的內容,而確實我的能量被平分了,另外現在是距離我們年代的七百年。」說著,莫德克斯將吊飾放到拉爾德手上。

  「幫我找一下,這一代的能量者和鑰匙者。」

  「是。」



  就這樣,莫德克斯調查出了未來的並非童話的秘密,然而他們得知到的消息是這裡已經改名了,聽消息說這裡在七百年前發生某件事情後就改名了,這裡被稱作為『黑色寓言』的存在,同時經過了很久,人們的身體也產生了類似抗體的東西,再情緒激動時眼睛會顯出鮮紅色,來壓抑住情緒暴走。

  更奇怪的是這屆的勇者和魔王是在一起的朋友,而這種事雖然並沒有什麼奇怪,但勇者是能量者,魔王則是鑰匙者。

  所以莫德克斯打算做個實驗,如果把最親愛的人奪走,能量者會不會衝破眼睛的限制來跟自已一樣,又或是成為自已的第二個身體。

  那一天莫德克斯打算徹底交換兩人的身份,他和拉爾德穿上了斗篷走進了魔王的家裡,在事先就殺了他的父母,並且成功控制,並引導魔王進入房間,讓她碰到他們後將她的父母的體內從內部炸裂,呈兩團類似布料的物體,讓她誤解是自已殺的。

  少女崩潰的絕望呼喊,令莫德克斯感到愉悅,並且在他身上也放下了紋章,過了幾天後,勇者來了。

  當他看見這場景的驚恐臉龐,到現在也忘不了。

  莫德克斯走了出來,他按著計畫行動,將魔王控制,讓他跟著自已行動時,聽著勇者痛苦哭喊的聲音,莫德克斯愉悅的感覺更加上升。

  沒錯,然後跳出來吧。

  莫德克斯打開了傳送空間,勇者就像預先計畫的一樣跑了過來推開了魔王,讓莫德克斯與勇者一起進去。

  計畫,成功了。

  莫德克斯將勇者的記憶封鎖,下了紋章,帶去了所謂的魔王城,在那裡說著自已找到魔王,並且貢獻。

  在那之後,莫德克斯回去,也將魔王的記憶封鎖,只給了他短暫穿梭時空的能力。

  「偷天換日,成功。」



  在那之後莫德克斯與拉爾德又跳進了境界之門,又跑了三百年後的未來,他們看見的是被強盜殺戮的混亂場面,他們躲了起來,發現了唯一的倖存的家庭即將逃離,但還是躲不過強盜被斬殺,只有其中一位小女孩逃走。

  在小女孩逃走前他們聽見了有意思的談話。

  焰花,雖然妳身為黑色寓言的勇者,但在我們眼裡你就是我們的寶。自古以來黑色寓言的人承載著憎恨的紅色雙眼,這雙眼再情緒激烈時會出現,但也能將這雙眼給別人,只是將雙眼給別人時,自已也會死去,繼承眼睛的人會繼承著贈恨跟你的靈魂,如果有天妳接近死亡的話,又遇見對的人就交給他吧,聽好了,我們最愛妳了,逃去並非童話,那裡很安全的。

  這是他給孩子的話,但奇怪的是並非童話這個詞。

  於是他們跟著女孩去了並非童話,他們看見的是跟以前相似的場景,童話的角色快樂的生活。

  這畫面讓莫德克斯更加憤怒,在他的內心只有,憑什麼他們擁有幸福,就這樣吧,我就觀察你們,並在最後讓你們痛苦。

  他們跟著女孩來到了騎士的訓練營,女孩當了類似第一名人的專屬學妹。

  但不只有女孩一個,還有一個男孩。

  那名男孩,好像是這裡的勇者。

  兩個地方的勇者,莫德克斯忍不住的觀察他們。

  在那一夜,莫德克斯和拉爾德看見了他們互相擁抱的畫面。

  「喔喔!莫德你看,這麼小的孩子就出擊了呢,要當現充對吧,給我炸裂吧!」

  莫德克斯只有無言看向拉爾德。



  隔一天,名為焰花的女孩死去了,在死去之前,她將自已的眼睛給了男孩。

  那個孩子憤怒的模樣,跟之前的莫德克斯相像,拉爾德只有默默的看著他的致有。

  「走吧。」

  在那之後,莫德克斯就觀察著他們,過了好幾年之後,開始了他的計畫。



  「你們記住,要一起行動,你們是繼承我的獵人。」戴著面具的影子遞給了年幼的傑洛與傑菲面具。

  「我要走了,要注意莫德克斯喔。」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6-1-18 10:10 編輯

莫德克斯和拉爾德前往幻境冥府已經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如果是一般人的話可能要花個一個月才到的時間,對他們這種能力高到不像話的人來說可能只是小菜一碟。
  找到失落之塔後,莫德克斯和拉爾德立即把門口打開進去裡面尋找相關資料,遺憾的是他們無論走到哪裡都是死路。

  「這充滿灰塵的地方是怎麼回事啊,都是死路。」莫德克斯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似乎顯的有些疲累。

  「通常應該會有機關什麼的才對啊。」拉爾德說著摸著牆壁,突然牆中一塊的岩石往裡面陷了進去,前面本該是死路的岩石也漸漸的往上升起。

  看見畫面的莫德克斯和拉爾德互相看了對方,在看看前方的路。

  兩人的心裡產生了一模一樣的話。

  太神了。

  就這樣,兩人順利的往前走尋找能量者的訊息。

  經歷了陷阱與機關之下,兩人終於走到了塔的最深處,找到一本書,書的前方擁有著發出紫色光芒的水晶吊飾。

  莫德克斯走向前,打開書本。



  創世主為了支撐剛創造出來的並非童話造出能量水晶,但創世主發現了一個嚴重的缺陷,那一缺陷就是能量會有消失的一天,而當能量消失之時,依靠著能量水晶支撐的人們,要是缺少能量水晶的支撐精神將會崩潰。

  為了解決這問題,創世主決定做出新的能量與打開的鑰匙,而這能量與鑰匙會寄宿在童話的角色裡,擁有能量的角色叫做『能量者』擁有鑰匙的則叫做『鑰匙者』,這兩個是相對的存在,能量者擁有比其他人還要強大的能量,能夠注入生命的能量也可以破壞週遭的事物,而鑰匙者能夠打開能量者自身潛在的能量也同時能打開水晶好讓能量者灌注能量,不過鑰匙者還能打開自已與其他人的潛能,甚至關起,能量者的存在是為了維持世界的存在,相反的鑰匙者的存在是防止能量者崩潰。

  能量者在鑰匙者死亡時情緒同時崩潰的情況下,能量會將鎖一口氣衝破,讓能量者在沒保護的情況下暴走。

  當一代的持有者們死去時,能量與鑰匙會寄宿到下一代的角色們身上,通常寄宿的角色都是不確定的,如果想要找到持有者的話就拿著前方的吊飾,當吊飾碰到能量者會發出紅光,碰到鑰匙會發出藍光,再一起時會發出紫色光芒。

  另外,一代的交替時間是一百年,而持有者沒死的話,持有物會和下一代的平分,直到其中一方死去。

  不過這種事通常不會發生,除非......




  「沒有了呢。」莫德克斯看著後面全被撕破的書本思考著。

  拉爾德則是默默的拿起吊飾。

  「先走吧,都知道使用方法就趕快回......」拉爾德接近莫德克斯提醒他離開時,紫水晶發出了紅色光芒。

  兩人互看了一下,拉爾將吊飾遞給莫德克斯,走到門口,水晶依舊發出紅色光芒。

  「只剩鑰匙者了。」兩人笑著,離開了失落之塔趕回去。

  但是,之後發生的事情,他們都沒想到。



  回程的路兩人用趕的回去,時間比去程快速,花了三天的時間到達並非童話,然而在他們看見的是混亂與騷動。

  莫德克斯和拉爾德似乎比較晚回來,所以沒受到多大的影響,但是他們看見昔日的親友們互相廝殺。

  「糟糕了,太晚回來了,再不快點找到鑰匙者會來不及的,拉爾你先遠離這裡。」莫德克斯顯的有些焦躁不安。

  「你在說什麼蠢話,論現在的情況來說......」

  「就因為是現在這情況就聽我的!依我觀察混亂是剛開始的,所以還沒擴散到更遠的地方,如果我三十分鐘後還沒回來就快點回來。」說著莫德克斯就拿起吊飾尋找鑰匙者。

  認同莫德克斯的話,拉爾德立即離開並非童話,然而拉爾德很清楚,三十分鐘,是莫德克斯的極限。



  莫德克斯使用吊飾尋找鑰匙,同時也將混亂的人們打暈,在不斷的尋找的時間裡已經經過了十五分鐘,莫德克斯聽到慘叫聲後隨即趕過去,看見的是湖對岸的玥被陷入混亂的紅帽毆打。

  看見這畫面的莫德克斯本來要去救玥,但是被陷入混亂的大野狼阻擋。

  「可惡,大叔你別亂!玥已經......噗咳。」莫德克斯的腹部被大野狼的利爪貫穿後又被快速拔出揍了一拳。

  野狼並沒有就此罷手,又往前持續將倒地的莫德克斯連打,速度也逐漸加快,陷入混亂的野狼似乎變得比以前更加強壯,無論是速度還是攻擊。

  莫德克斯無法還手,看著自已的妹妹被其他人毆打,在這種困境之下莫德克斯只剩下乞求,這時候玥的胸口破了一個大洞。

  鮮紅色的血液不斷流出,紅帽將手拔出,將死去的軀體踹入了一旁的湖中,紅帽瘋狂的笑著,臉還有手沾滿著鮮紅色血液。

  紅帽似乎發現了莫德克斯,笑臉更是添上一層,並且像是在等待著野狼將莫德克斯打倒,舔著沾滿血的手指嘲笑莫德克斯一般。

  莫德克斯崩潰了,悲憤的情緒一瞬間爆發出來,現在的他只有『恨』,本來野狼將莫德克斯的脖子掐住壓倒在地上,正要用利爪給莫德克斯最後一擊的時候,野狼被黑色的氣團彈飛。

  黑色的紋路蔓延著莫德克斯全身,身上的傷口也痊癒了,能量的爆發將野狼彈到紅帽的身上。

  「我不會讓你們死太痛快。」莫德克斯手中的黑色能量化為了劍刺穿野狼和紅帽的右手。

  接著製造出更多的黑色物質的劍刺穿他們身體各處,無視著慘叫聲持續著對以往的朋友攻擊。

  最後往他們的腦袋上,刺了下去。

  莫德克斯解除了黑色物質的狀態,讓黑色物質回到手中,並且像紅帽一樣踹開,讓他們跟著玥沉入湖裡。

  轉身後看見了愣在原地的拉爾德。

  「莫德,發生什麼事,你身上的紋路......難道說鑰匙者死了?」拉爾德似乎了解到了一切,愣在原地。

  「拉爾,你願意陪著我嗎,幾百年甚至是更久。」莫德克斯走到拉爾德面前,靜靜的看著他。

  看著眼睛空洞的莫德克斯,拉爾德的心感覺像是被刀割傷又空虛的痛苦,面對著莫德克斯的拉爾德點了點頭。

  「謝謝你,拉爾。」莫德克斯的手放在拉爾德的胸前,用黑色物質在拉爾德的胸前畫上黑色的圖紋。

  「這個是從身體覺醒的能量,因為跟水晶的能量是一樣的,所以能夠像水晶一樣保護著你的理智,但是你的生命會和我一起共存。」莫德克斯靜靜往出口走去,拉爾德也慢慢的跟過去。

  一路上兩個人沒說什麼,街上的所有人因為互相殘殺的關係都倒在地上不動,充滿著紅色的世界。

  莫德克斯打開城堡門口,看見胸口被長槍貫穿的賢茲,靜靜的坐在王座上,一動也不動。

  看見這畫面的兩個人,站在原地,莫德克斯開口了。

  「在沒有你們的世界,還有什麼意義。」拉爾德看見了,莫德克斯的眼淚。

  在那一刻,拉爾德只有一個念頭。

  無論花多少時間,也要把你這唯一的夥伴拉回來。

  「拉爾,我要成為救世主,成為這錯誤世界的救世主。」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11-1 05:37 編輯

離開核心後,莫德克斯和拉爾德立即到了圖書館,而門一打開就看見賢茲站在門口,賢茲愣住幾秒後立即回神打開手上的書本。

  「莫德,我剛剛終於找到了,有關核心的事。」賢茲打開書籤標記的地方,並唸出內容。

  能量水晶是並非童話的核心,而水晶拒絕著外來的能量,因此只能用當初灌注進去的相同能量灌注進去。

  而那種能量每隔一百年才出現一次,能量存在的地方沒人知道,而有關訊息在幻之冥府的失落之柱。

  拉爾德聽見幻之冥府這個詞時眉頭整個皺起了。

  「幻之冥府,跟失落之城有得比的危險地帶。」賢茲的雙眼,緊盯著莫德克斯。

  「看來是沒辦法,幫我準備乾糧跟水,還有幻之冥府的地圖這裡有吧。」莫德克斯的臉跟往常一樣,沒有特別的變化。

  「等等,你打算一個人過去嗎?」拉爾德有些疑惑發出提問。

  「畢竟這是攸關大家的性命,況且賢茲是一國之君,出門受傷也不好說話,拉爾你是王國騎士長,陪我出門也不好吧。」說著,莫德克斯開始找世界地圖。

  「嘖......那種危險的地方一個人去也保證不能回來吧,賢茲,我要請長假,還有也幫我準備一份。」聽到這話的賢茲嘴角勾起,將眼鏡拿下。

  「已經很晚了,明天在去吧,還有要安全回來喔,我現在就叫人去準備,這本書我會放在莫德的背包,說不定能當提示,明天在到城堡前會合吧。」賢茲笑著,靜靜的走出圖書館。

  「真是的,總是這麼嘮叨。」嘴上這麼說著,但還是很開心,莫德克斯將世界地圖拿出,並好好的拿在手中。

  「畢竟你是他的親人啊。」面對拉爾德的話莫德克斯也只能微笑帶過。

  「總之,明天要出發,今天就回家先把東西準備好,跟朋友報備下吧。」拉爾德聽見後點頭同意。



  和拉爾一起往回家的路前進,看著大家和平的樣子,心中的疲勞瞬間沒有了。

  「喔,這不是莫德嗎?一起來吃飯如何?」賣魚肉的野狼大叔笑著揮著手招呼。

  「不了,我明天要出去旅行,今天必須跟玥好好吃飯才行。」我笑著回應熱情的野狼大叔,聽到我的話大叔也只能放棄了。

  「最近才回來,又要出征真是辛苦了,雖然沒辦法一起好好吃飯談談但這些拿著吧。」大叔遞給我一個紙袋,從裡面漂出非常香的味道。

  「這個不是,我最喜歡的炸魚排嗎!」打開紙袋後看見炸的酥脆的魚排,我興奮的看著野狼大叔,大叔只有笑笑的揉我的頭。

  「好好享用吧,畢竟你也辛苦了。」雖然頭髮亂了,但我很開心,大叔則是揉完頭髮後就離開。

  只是,其他人好像聽到了和大叔的對話,手裡也拿著東西送給我,我也只能逐一道謝,一旁的拉爾則是用無奈的眼神看著我。

  「你還真是受歡迎啊,大英雄,我先走囉。」就這樣拉爾就丟下了我自已走掉。

  就這樣,被朋友拋棄後我一個人向著大家道謝,只是東西有點多,讓我有些拿不了,就剛好正在買菜的玥剛好路過來。

  「笨蛋老哥,怎麼一堆東西啊。」玥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手上的東西。

  「就我剛回來,大家就送我這些,只是我快拿不動了,能幫我拿一些嗎。」我微微苦笑回答。

  「嘿~可以說不嗎?」嘴上這麼說著,還是幫我拿了一部份過去。

  「哇啊,有你這妹妹真好。」我用一臉幸福的表情,邊跟著玥的步伐前進。

  玥似乎被這突然的導彈攻擊,臉變得有些紅跟慌張。

  「笨蛋!你到底多說些什麼鬼話啊真是,還有到底被塞了什麼啊。」看著玥慌張的臉,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我想想,野狼的魚排、紅帽的派、愛莉絲的蛋糕、兔子的茶葉跟一堆東西。」就這樣,我將這些東西講出來,玥也一臉痛苦的點頭表示了解。

  「還真是多啊,算了,總之先把這些拿回家吧。」就這樣,我和玥邊聊邊走回家。

  回到家後,玥開始準備晚餐,我也跟著幫忙,然後到了吃飯的時候,我和玥說了明天出門的事,玥的臉只是一臉果然又要出門的表情,不過丟給我一句要平安回來就向平常一樣繼續聊天吃飯。

  總是讓妹妹和弟弟擔心呢, 回來後肯定要買蛋糕回來賠罪,到時候三個人在好好的聚在一起,跟以前一樣,過著幸福的日子。

  在心裡這麼發誓,期待著讓大家快樂的日子,抱著這個心態我將東西整備完後休息,為明天的路途做準備。



  本來在出發前本來想和玥說一聲,但是打開房門卻沒見到玥,我靜靜呆在房門前幾秒鐘,抱著複雜的心情離開。

  來到赴約的地方,賢茲和拉爾早已經呆在那。

  似乎發現我的賢茲招了招手。

  「終於來了啊。」拉爾似乎等的有些不耐煩的瞪著,我也只能向他道歉了。

  「沒關係啦,你沒有很晚到,這些給你吧。」賢茲說著,將背包遞給我。

  「謝啦。」我接過後放到了魔法儲存空間,並向賢茲道謝。

  「不會,接下來的路上要小心喔,莫德還有拉爾。」我和拉爾聽見後點頭,正當要轉頭要走的時候聽到了玥的聲音。

  「笨蛋老哥,接著。」玥從我後面丟了一個香包,我並沒有回頭,只用左手接住。

  「可要平安回來,然後我會好好罵你這個工作狂!」

  「喔,我可是不會死的。」我將香包好好收著,直接離開。

  一旁的拉爾德看見這畫面小聲嘀咕。

  「這是要去打仗嗎?」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11-1 05:27 編輯

番外篇*計劃


  當世界一如往常運轉,週遭的人事物都沒有改變才讓人放心。

  但是還是會到的,崩壞的命運。



  「莫德,身為勇者你還呆在這做什麼啊。」拉爾德走過來顯的有些無奈。

  「但是拉爾,頒獎什麼的不適合我。」我繼續躺在草地打算上無視拉爾的時候卻被大力的敲頭。

  這一下讓我痛得不起來也不行,本來想叫拉爾別鬧,但張眼後看見打我的人不是拉爾。

  「哥哥,還不快去嗎?都給大家添麻煩了!」沒錯,就是我的妹妹玥。

  「可是妹妹啊,你老哥對那種榮重的場......」話還沒說完就被玥一拳打到失去意識,當我醒來時已經換好衣服被拉爾叫起來去頒獎。

  肚子上的痛覺還在,看來玥是玩真的,為什麼我有個這麼暴力的妹妹啊。

  但我現在不再過去肯定不是被打一兩次就能解決的吧。

  為了我生命著想,還是去吧,嗯。



  在結束一長串的頒獎典禮後,國王私下把我召去說些私事。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就過去聽了,而且好久沒和那書蟲聊天了。

  「唷,好久不見了書呆子。」走到書房的陽台上看見了招見的人,莫德克斯馬上第一句就開火。

  「莫德,你可以不要這麼沒禮貌嗎?我可是有名字的。」聽見莫德克斯的聲音後戴著大圓圈眼鏡的紅髮少年闔上自已的書本瞪向前方的人。

  「抱歉啦,小矮子。」莫德克斯因為說到少年最討厭的詞,直接被他手上的書敲到桌上。

  「我只是開玩笑有必要這麼生氣嗎?賢茲。」莫德克斯摸著他那可憐的頭,想著一天就被扁兩次的衰運。

  「誰叫你亂說話啊,不過你應該知道我想說的事吧。」名為賢茲的紅髮國王沒好氣的坐好在椅子上,並看著被自已打趴在桌上的莫德克斯。

  「你終於要結......老大對不起,我錯了。」看著那危險的書本又被舉起時,莫德克斯馬上舉手投降。

  「真是,是支持並非童話的核心的事啦。」賢茲有些無奈將書放到桌上認真的和莫德克斯談起。

  核心是支持並非童話的高能量集合體,是以前創造主為了製造並非童話做出來的。

  歷史以維持了好幾千年,但每隔百年核心的力量就會越來越衰弱。

  聽說當核心滅亡時,並非童話的腳色們精神幾乎會進入崩潰的狀況,並且自殺。

  「而我最近發現核心的力量越來越不穩定了,可能再過不久。」賢茲的眼睛閉上,似乎不太想接受那樣的事實。

  「這裡將會跟傳說一樣崩壞。」

  賢茲的話讓莫德克斯的胸口開了一個大洞,不,應該說是不敢相信這種事。

  「賢茲,有解決方法嗎?」莫德克斯的手不斷顫抖著,想找個解決方法。

  「目前沒有辦法,所以你能幫助我嗎莫德?」

  「嗯,我會盡我的全力,所以盡量開口吧。」

  「謝謝你,我打算麻煩你去核心那裡看看能不能查到些什麼,或是能夠找到能夠灌注能量的方法,我會請拉爾德協助你的。」賢茲露出了笑容,並給了莫德克斯核心的位置圖。


  「不會麻煩,因為這關於到大家的性命嘛。」莫德克斯接過並且看了一下位置。

  「是嗎,但莫德,這件事能別跟大家說嗎?我擔心事情傳開大家會陷入恐慌。」賢茲的眼睛緊盯著莫德克斯的雙眼詢問。

  「我答應你,只是這位置不就是城堡中心嗎?」莫德克斯用認真的表情回答了賢茲的問題,並且問了有關位置的事。

  「是啊,俗話說的好,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等等拉爾會過來帶你去的。」賢茲將背靠在椅背上輕啜桌上的紅茶。

  「有人說到我嗎?」拉爾德隨著風飛到了陽台上,而早就習慣拉爾德隨風出現的兩人也回應他了。

  「剛好說到你呢,拉爾,等下跟莫德帶路吧,密室的路有點複雜。」賢茲仔細交代任務給拉爾德,也給了他一張位置圖。

  「遵命,我們走吧,莫德。」拉爾做了微小的鞠躬後並轉身走到門口。

  「好的,我走囉,賢茲。」正當莫德克斯站起來時賢茲叫住了他。

  「莫德那個......」賢茲的眼睛朝著下方看,感覺像是不好說出口的話,而莫德克斯只有靜靜等待著他。

  「謝謝你,哥哥。」雖然聲音很小,但莫德克斯確實聽到了,莫德克斯嘴角勾了起來。

  「啊,我會加油的,所以作為國王,要加油喔。」莫德克斯的手輕揉賢茲的頭後,跟著拉爾德去尋找核心。

  老哥的手,還是這麼大啊,明明國王繼承人是你,但因為知道只要當上國王我就會降成平民,一個人獨自生存,知道這點後擅自將王位拋棄交給了我。

  總是這麼的溫柔與強大,要是我也有一天能跟上哥哥就好了。

  賢茲抬頭望著天空這麼想。



  來到了核心的地方,感覺到了擁有強大力量的水晶面前,莫德克斯輕輕撫摸水晶表面。

  站在這種高能量的聚集體旁,感覺身體就像要快壓扁似的,要是換成普通人早就暈倒在地了吧,但是。

  「拉爾,這跟你上次來看的時候比,感覺如何?」莫德克斯觀察著水晶並詢問著。

  「雖然沒有很多,但確實有流失。」見狀,莫德克斯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試過將別種能量或魔法灌注進去嗎?」

  「試過了,但還是一樣。」

  這種高能量聚集的集合體,連外來的力量都隔離,是嗎。

  真是麻煩。

  「拉爾,回圖書館吧,說不定能找到相關的書。」莫德克斯一說,立即用快走的步調行走。

( ˘•ω•˘ )

TOP

番外──下任鬼王

自從莫德克斯的事件解決之後,過了多久呢?

──說直接一點,百多年了吧。夜歌看著鬼島之外的你堡嗎。

身為鬼族以及美杜莎一族的混血,夜歌雖然沒有永生,至少活個千年也不是問題。

而身為老師的鬼王翔空,自然是不老的。再加上他的戰鬥力,也可謂不死了。

但是,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活潑的翔空逐漸的減少言語,現在甚至是只有夜歌在時才會說話。

原因其實很簡單,那位一直在身旁陪伴他的桃太郎犬龍。

──死了。

不是戰鬥被殺什麼的,而是身為人類一定逃不了的,壽終正寢。

除此之外,還有那位小紅帽希望,也死了,是病死的。

睡鼠神之,為了保護城堡,犧牲了。

吹笛手幻穹,極其普通的面對死亡。

即使是柴郡貓冰凌,壽命也不夠長。

苓夢與巴洛瓦,據說在雪堆裡被發現之前,一直牽著手,然後一起睡著。

橙星過世之後,萱躺在他的棺材旁邊,幾天後萱不在了,棺材多了一副。

國王也在將王位傳給下一代之後,駕崩了。

雪溯在蝶蝶也離開後,完全失蹤了。

蒂圖因為是機器人所以還在,但由於機型太老舊,保持關機的狀態待在倉庫裡。

獵人的小屋,已經沒有人看過有人進出了。

翔空的長髮已經留到拖地,這是他唯一能感覺到時間在流動的方法,利用鬼王的手鐲,每天改變自己頭髮的長度。

所有所有,曾經在一起玩笑的同伴──

──已經,一個都不剩了。

  *  *  *  *

那天,烏雲密佈。

夜歌卻拿著手中那把,纏著手鍊的竹刀,在街上奔跑著。

原因只有一個。

鬼王瘋了。

他在廣場中央,揮動黑色的鐮刀,砍殺無辜的老百姓。

得知消息的夜歌,馬上從練劍場衝了過去。

抵達廣場時,現場早已被鮮血佈滿。

「夜歌啊,我可愛的,如女兒一般的存在啊。」

鬼王背對著她,正面都是紅色的鮮血。

「我該不該,連你一起殺呢?」

夜歌沒有回話。

只是拆掉竹刀上的鎖鏈,將藏於其中的青鬼斬刀露出來。

那一個小時內,夜歌拚盡全力。

所有的技巧全部用上,腦裡想的全是,如何殺掉鬼王。

但卻在一次,全力的橫劈中──

「吶,夜歌。」

鬼王放開了手中的鐮刀,無視已經快砍到脖子的刀,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還能跟他們一起玩樂呢?」

夜歌的腦內突然變的一片空白。

然後,等她感覺到雨滴在她身上時──

她已提著留了一頭白色長髮,眼眸為血紅色的,少年鬼王的頭顱。

他名翔空,職業是眾鬼之王,屬中二病患者。

同時也是,夜歌的──如同爸爸一般存在的人。

夜歌抱著翔空的臉,在自己的哭聲中,在民眾的歡呼中,接下了鬼王的職位。















「我做了這樣子的夢。」

夜歌提著枕頭,還穿著睡衣,就擠到翔空和犬龍的二十人床上。

犬龍抓了抓頭髮,隨即蓋上自己的棉被,

「你的女兒,你自己解決。」

翔空也抓了抓頭髮,最後在夜歌的要求下,把他抱在懷中入眠。

夜歌很快就再次進入夢鄉,但翔空可沒有。

他一邊聽著夜歌規律的呼吸聲,一邊小聲的自言自語:

「……我終於明白了,前任鬼王的感受……」

                                                                                    完?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想說要頂一下,先發篇番外吧。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啊啦 總之 先頂一下好了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4463382 於 2015-1-23 22:49 編輯

10958# 27532061


是啊 上次的活動是愛麗絲www

這次是童話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957# 24463382


......九藏喵窩。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大家知道這個嗎?(遊戲截圖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RE: 【小說】《並非童話3。》/第三十四章。

※32~34的連結3區尚未更新,請凱翔更新。
※主樓連結更新二周年番外。
※標題更新。


…神之你更新了後要記得提醒我來改主樓啊。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鬼王體術沒有A+他只有短期爆發。
畢竟是中二病。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本帖最後由 24463382 於 2015-1-12 21:39 編輯

10940# 36812323


是蝶蝶W!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950# 36812323
會長本來就很衝動(?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48# 23698410

咦,對吼(不對

但她那時說的時候刀子還在白兔先生的肚子裡(?

10949# 25557418

會長妳太衝動了(?
36812323 發表於 2015-1-11 11:14

你只要偷偷拔掉就好啦 又或是拿走白兔先生

我不相信體術A+的勇者 騎士 鬼王 武士都拿不走
( ˘•ω•˘ )

TOP

呃...34章發了,那35章換誰?
32220890 發表於 2015-1-11 11:05

「難道你想打?」後母娘娘笑著說道。

「後母娘娘是誰?」

「噓,小孩別問。」
( ˘•ω•˘ )

TOP

10948# 23698410

咦,對吼(不對

但她那時說的時候刀子還在白兔先生的肚子裡(?

10949# 25557418

會長妳太衝動了(?
★神之★

嗯?

TOP

10942# 36812323
這樣也不錯,就可以一直待在蝶姊身邊(?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46# 23698410

狗仔騎士團(極不明(?

因為說名字會變成白兔先生(不對
36812323 發表於 2015-1-11 11:12

你把白兔先生的刀拿掉就好了
( ˘•ω•˘ )

TOP

10946# 23698410

狗仔騎士團(極不明(?

因為說名字會變成白兔先生(不對
★神之★

嗯?

TOP

不就是蝶蝶
是說為什麼都是蝶蝶跟冷痕
不科學啊
( ˘•ω•˘ )

TOP

呃...34章發了,那35章換誰?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943# 29614496

不!別衝動啊!!!(?
★神之★

嗯?

TOP

是蝶蝶...!!!(走開#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941# 25557418

「讓妳變成白兔先生。」

(?
★神之★

嗯?

TOP

我知道我知道答案是蝶蝶(?

會長大人才不會認錯人呢(?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番外篇,並非童話二周年

  等等現在二周年已經過很久了吧神之到底在搞什麼忙什麼拖稿那麼久小心苓夢衝過來輾過你冰凌整死你星夢催眠你希望不跌倒幻穹完美吹出卡農犬龍不會迷路還有……以下交給樓下留言……

  「嗯,親愛的旁白先生,我忙完了。」

  ……

  啊是神之啊我一直在等你別誤會剛剛我只是……

─────由於旁白先生因不明原因重傷送醫,以下將由說書大嬸代替─────

  「總之,今天是二周年了呢,該說什麼才好呢……」

  神之沉思了一會兒之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那麼就來個猜角色遊戲好了。」

─────於是幾分鐘之後─────

  「很好,大家都到了吧?」
  「嗯!」
  「好,以下是我跟其他騎士團的團員蒐集來的特徵和謎題,大家就來猜猜看是誰吧。」

  說完之後,神之將一臺大螢幕拉了進來,隨後上面出現了一個畫面。

  看起來像是頭髮似的因為就是頭髮,是個金色的雙馬尾。

  「我知道!是蝶蝶!」冰凌搶先回答。
  「不對喔,蝶蝶是這個樣子的。」

  神之剛說完,畫面上浮現了蝶蝶與冷痕坐在一起的照片,不到幾秒之後再度切換回金色雙馬尾的畫面。

  「那……是苓夢?」星夢盯著畫面回答。
  「沒錯,恭喜星夢答對!」

  只見畫面的視野越拉越遠,最後出現的是苓夢很專心的在研究火柴配方的畫面。

  「好!下一題!」

  接著畫面變成了一雙深紫色的瞳孔。

  「是蝶蝶吧?」翔空不太確定的回答著。
  「不對喔,蝶蝶是這個樣子的。」

  神之剛說完,畫面上浮現了蝶蝶與冷痕一起吃著蛋糕的照片,不到幾秒之後再度切回一雙深紫色的瞳孔的畫面。

  「那就是冰凌了吧?」這次翔空非常確定的回答。
  「沒錯,恭喜翔空答對!」

  同樣的,畫面的視野越拉越遠,最終出現的是冰凌手上拿著蛋糕,嘴角微微上揚的看著找不到蛋糕的雪溯。

  「啊!原來是妳!」

  雪溯馬上望向冰凌的位置,只是冰凌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而已。

  「那麼,下一題!」

  接著畫面出現的是咖啡色的頭髮。

  「咖啡色的頭髮啊……」冰凌一邊躲避著雪溯,一邊專心的看著螢幕想著,順便喝了一口紅茶。
  「看起來是男性,所以應該是……」










  「蝶蝶。」

  「噗!」於是冰凌的紅茶噴出來了。

  「咦?」冰凌望向聲音的來源……苓夢?

  「不對喔,蝶蝶是這個樣子的。」

  神之剛說完,畫面上浮現了蝶蝶親了冷痕一下的照片,不到幾秒之後再度切回咖啡色的頭髮的畫面。

  「……」

  而蝶蝶不知道是在想答案,還是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是橙星吧?」萱回答。
  「沒錯,恭喜萱答對!」

  最後出現的是萱抱住橙星的畫面。

  「那麼,下一題。」

  出現的是火紅色長捲髮。

  「蝶蝶!」
  「不對。」

  浮現的是蝶蝶與冷痕抱在一起的畫面。

  「希望!」
  「答對,下一題。」

  出現的是緋紅色長髮。

  「蝶蝶!」
  「不對。」

  浮現的是蝶蝶與冷痕在晚餐互相餵著對方的畫面。

  「蒂圖!」
  「答對,下一題。」

  這次畫面上直接出現犬龍迷路的樣子。

  「犬……」
  「蝶蝶!」
  「……」
  「不對。」

  浮現的是蝶蝶與冷痕接吻的畫面。

  「犬龍……」
  「答對,下一題。」

  這次一樣直接出現了凱翔在上面。

  「蝶……」
  「鏗!」

  於是某人昏過去了。

  「誰再說出我的名字我就讓你變成白兔先生。」

  腹黑狀態的蝶蝶牽著白兔先生的手,不過白兔先生的肚子上插著一把刀子就是了。

  「等等,為什麼是我被插……?」白兔先生充滿疑惑的問了這篇的作者。

  「嗯……反正蝶蝶進來這個世界之前你就被她插過了又沒差。」雖然是神之但不是睡鼠騎士團團長的神之的回答。

  「……」於是白兔先生扶額。

  「那,有人知道正確答案嗎?」

  「凱翔吧。」
  「正確,下一題。」

  出現的是蝶蝶在雪溯家吃著蛋糕的模樣。

  「……」

  ……

  「……」

  ……

  於是,這個問題變成了一道無解的謎題,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人可以回答出來。

  知道答案的人也不會說出來,因為至今流傳著一個傳說,若回答出這道謎題正確答案的人……










  「我就讓你變成白兔先生。」

─────番外篇,結束─────



……

蛤哪裡怪怪的嗎(?
★神之★

嗯?

TOP

如果有人來亂可以通知我(?
文是動不了可是刀人是OK的
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
此非龍的故事。

TOP

10937# 24837263


辛苦你了qwq(摸頭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本帖最後由 24837263 於 2015-1-11 23:12 編輯

    第三十四章 深處


------

或許是太累了,被打暈的神之還沒醒來,倒在實驗室的角落。

「艾肖伊、子不語,神之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就繼續往前吧,前面不曉得還有甚麼線索。」幻穹指著前方的走廊說著。

「等等,安靜!」潔菲才剛步出了研究室就停下了她的腳步,蹲伏在地上好像在聽著甚麼。而傑洛拉起手上的弓指向走廊。

「碰碰碰碰碰!」急促的跑步聲漸漸變得明顯,一個嬌小而熟悉的身影出現的眾人眼前。「巴洛瓦?」

「太…太好了,終於…找到你們了。」巴洛瓦急促的喘著,似乎跑了不短的距離。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

「從一個莫名其妙的監牢裡跑出來的,你們呢?」

傑洛不耐煩地望著研究室桌上那本日記和滿地的莫德克斯自拍照,巴洛瓦露出了一副好像知道了甚麼的表情。「你知道走廊的那端是甚麼嗎?我現在只想趕快遠離它。」

「我不清楚,不過剛才我看到了後方有另一條路。」 「苓夢…搞不好就在那裏。」蒂圖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並難得的開口說話

「很好,我們走。」傑洛、潔菲和蒂圖牽著幻穹飛也似的跑走了,只留下跟不上的巴洛瓦。

「等等我啊!」

-----


眾人跑了約半小時,終於看到了巴洛瓦所說的岔路,但看向巴洛瓦所說的另一條路,眼前……只是漆黑一片。

「天哪,為甚麼一個城堡要蓋得這麼大,我們到底還要跑多久?」正當幻穹疲累地停了下來時,他身旁的牆壁被炸開,爆炸的衝擊使他飛向了這條走廊的盡頭,而後方死命地跟上來的巴洛瓦則安全的避開了爆炸。看見幻穹飛了出去,蒂圖以驚人的速度追了上去。

煙霧四處瀰漫,另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煙霧中跳出。紅色的連身帽和斗篷,白色的襯衫還有紅色的短裙,但髮色和眼瞳卻是黑色的。似乎是另一邊沒有解決的漏網之魚。

潔菲湊到了傑洛的耳邊輕聲地說:「傑洛,她完完全全地被侵蝕了。」「我知道,你先帶著他們走吧,我來處理她。」「沒問題嗎?」 「如果要解除苓夢的控制,就必需使用妳的力量。就算有問題你也沒辦法留下,至於我呢……」

「我來處理她。」傑洛拿起長弓,箭端指向絕望。

潔菲帶著巴洛瓦朝著走廊的盡頭前進,心中卻被疑問所填滿。「能力……他到底是在說甚麼呢?」

--------

蒂圖看著幻穹趴在一扇門上,似乎又暈了過去。她將幻穹放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他的臉頰。不知道是甚麼(※註)神奇的魔力發生了作用讓幻穹醒了過來。
(※蒂圖的大腿似乎能讓幻穹立刻醒來)

少年醒來,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很柔軟的東西上。

枕頭?感覺有點熟悉。

幻穹以手掌朝著枕頭捏了捏,發現捏起來好像是大腿,他驚覺不對勁而馬上醒來。

糟了,是蒂圖!正當幻穹意識到而起身想道歉時,他卻被蒂圖本能性的擊昏了。



「唔,是我的自我防禦系統。」蒂圖發現他闖了個禍。
-------

絕望快速的朝著傑洛靠近,並對傑洛發射火球。

傑洛朝著火球射擊,但火球只是分散了開來,變成了整面火牆。整個走廊寬的火牆吞噬了眼前的一切而向他襲來。傑洛見狀躲進了虛空中而毫髮無傷地站在火中,但烈焰掩蓋了他的視線。

眼前的火焰散去,絕望站在他的面前。「糟了。」絕望直接將躲在虛空中的他抓起,用力地向地面重摔,雖然傑洛以魔法減低了衝擊對他的傷害,地面破裂了開來,傑洛和絕望掉入了更底層的空間。


「這裡是……?」眼前是一個寬廣的地下空間。四周受損的梁柱勉強支撐著這裡,地板則是破碎不堪。「看來這裡曾發生戰鬥,但是…有點熟悉?」傑洛心想。

傑洛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因為又一發火球朝著他襲來。「沒錯……制伏絕望才是首要之務。」

傑洛側身閃過了火球,拿起長劍向絕望刺去。絕望以希望完全不會使用的靈巧動作閃避了他的突刺,用力朝傑洛的胸口踢去。傑洛勉強拿起長劍擋下了她的踢擊,強大的衝擊將整把長劍化成了碎片而使他無法站穩。

趁著傑洛被衝擊的空檔絕望近距離地朝著傑洛發射火球,傑洛全身被火焰所點燃。火焰因燒盡了外衣而消去。但傑洛的全身卻被黑色的盔甲所包覆。

「看來正常的方法沒辦法解決妳,那就來試試邪魔歪道吧。」黑色的尖刺從絕望底下的地面刺出,絕望雖然閃了開來但她的裙子卻被尖刺劃過。

失去裙子的絕望惱羞地衝向傑洛揮拳,傑洛再次側身閃躲並伸出左腳將他絆倒。但絕望前進的衝力卻讓他左腳的盔甲碎裂而且使他的左腳麻痺而跪了下來。

絕望重重地撞上地面而失去意識並在地面上撞出了一個有如隕石坑般的凹洞。

「散去吧,黑色寓言的亡靈,多虧妳讓我能輕易的喚醒希望。」傑洛伸出了他的手,一道紫色的光芒被他吸收,而小紅帽的髮色漸漸地變回原本的顏色。

「看來是恢復原狀了,再來……。」傑洛想要起身,但左腳的疼痛卻使他無法站立。

「再來是等她醒來吧。」他坐在希望的身旁說著。

「不過…這裡還真眼熟呢。」傑洛再次環顧周圍,發現有一個水晶放在這個空間的前方。一個藍髮女孩沉睡在那水晶中,但全身被鎖鏈所纏繞。

「……?」

淡忘的名字如今,再次被傑洛想起。

------

潔菲和巴洛瓦趕到了門前,卻看到幻穹倒在蒂圖的腿上。

「他好像醒不過來。」蒂圖看著地上的幻穹說著。

「我來幫你想辦法吧。」潔菲拿出了一張清單,上面寫了一百種叫人醒來的方法。

「試著搔他看看。」蒂圖拿出了(※註)姑婆芋滴他,卻沒有用。
(※姑婆芋的毒液會使人的皮膚極癢)
「試著搖他看看。」蒂圖以每秒20次的頻率搖著他,卻沒有用。

「試著潑水看看。」蒂圖不知從何處拿出了冰水潑向幻穹,卻發現他只是結冰而沒有用。

「試著親他看看。」蒂圖臉上浮紅暈,但是還是照著潔菲所說的做了。蒂圖的嘴唇像吸盤般緊緊地貼著幻穹的嘴唇。



少年醒了過來,看著眼前的女孩親著他。






「唔啊啊啊啊啊啊!蒂圖你在做甚麼啊!」少年的初吻被機器人奪走了。

「計畫通!」潔菲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

恢復意識的幻穹和蒂圖等人打開了大門。蝶蝶坐在一個小椅子上,眼神空洞的看著他們。而苓夢…玥就坐在他的身旁,痛苦的扶著額頭。

「可惡,區區一個容器卻想奪回意識。」憎惡的表情浮現在她的臉上。


看到在和玥的意識交戰的苓夢那狼狽不堪的慘狀,四人愣住了。突然,一個方法在巴洛瓦的腦中浮現。「雖然不太了解她怎麼了,但只好這樣了。」他心想






妳不是,還想看我畫的BL嗎!所以快醒過來啊啊啊啊啊──」巴洛瓦自暴自棄似的喊道。

少女放下了浮著額頭的手,看向這裡。「巴洛瓦!你們怎麼會……你們這些蛆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苓夢的意識短暫的恢復卻被玥再次奪走。

「沒有甚麼用啊!」巴洛瓦為了他逝去的節操慘叫。

蒂圖抓著潔菲肩膀問:「獵人,妳有沒有辦法讓我進入她的心靈?」潔菲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傑洛所說的就是這個。但……」

潔菲面色凝重的看向蒂圖:「就算有被困在她心中的風險,妳也要嘗試嗎?」


五年前,她冒險拯救我,現在是我報答的時候。」  
傑洛

早安。

TOP

感想同上。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雖然已經退了,看到大家的文章被莫名其妙的人亂入還真是不爽。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930# 32330603


不要理她她就會自己消失然後風化了。
27532061 發表於 2014-12-18 22:43

那……
對不起我錯了QAQ
嘟嘟嚕~(無意義

TOP

10930# 32330603


不要理她她就會自己消失然後風化了。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然後說一句我回來了(?

閉嘴 踩我!

TOP

10929# 42130080


安安好久不見 然後不歡迎

閉嘴 踩我!

TOP

好文章又不更新 我很懷疑這裡還有沒有人欸 廢版算了
42130080 發表於 2014-12-18 21:42

假如你真的是凌璃,那煩請你自重,以往的我們都懵懵懂懂,自以為自己認為對的事就一定是正確的,但過了幾年,大家也都有所成長,希望你也能讓我們看見你的改變。
另外,要亂就去我的版亂,這個合文是大家的心血結晶,就算有些人離開了,但他們也在此留下了屬於他們的一頁,煩請你不要在這裡大興是非。
嘟嘟嚕~(無意義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