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10828# 23698410


晚安<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哎 我先睡了 熬夜對身體不好 早睡啊
( ˘•ω•˘ )

TOP

10825# 23698410


非常認同你班導<

霧翳
謝謝。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824# 32220890


因為是冷知識 不知道也沒差啦! ^ ^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821# 24463382

好吧,是我知識不足對不起。

10823# 23698410


有人說我是不敢出來嗎?
你以為每個人隨時都可以用網路是嗎ˊˇˋ
32220890 發表於 2014-6-1 14:39

只是想損人

班導曰:不要做損人不利己的事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32220890 於 2014-6-1 14:45 編輯

10821# 24463382

好吧,是我知識不足對不起。

10823# 23698410


有人說我是不敢出來嗎?
你以為每個人隨時都可以用網路是嗎ˊˇˋ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希望 由於被婊不敢出來

啊 我這句沒有特別的意思
只是想損人
( ˘•ω•˘ )

TOP

勇者大人#


拜託自重(#


亞空#



請不要想到奇怪的希望(????????


————

瞳孔色已修正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本帖最後由 24463382 於 2014-6-1 21:40 編輯

10820# 32220890


冷常識(?):堇色=紫羅蘭色喔(violet)!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819# 24463382


明明是紫羅蘭色= =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812# 38486954


蝶蝶的眼睛應該是堇色的吧!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815# 23698410


我想說反正快結束了所以把一堆內容擠在同一章(????

領便當呀(燦
38486954 發表於 2014-6-1 12:45

我去讓萱先領便當吧(按編輯
( ˘•ω•˘ )

TOP

可惡~希望這詞永遠不缺吐槽點OHO!?
悠○靜○徐
吾名 亞空

TOP

10815# 23698410


我想說反正快結束了所以把一堆內容擠在同一章(????

領便當呀(燦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813# 23698410


會很多嗎(歪頭

呃話說殺誰是……(?
38486954 發表於 2014-6-1 12:35

是我打太少

領便當 知道嗎
( ˘•ω•˘ )

TOP

10813# 23698410


會很多嗎(歪頭

呃話說殺誰是……(?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看到字數胃痛

啊 對不起 本來想說在這篇文殺誰 但也不知道殺誰
( ˘•ω•˘ )

TOP

五十一章,希望、絕望、救贖

本帖最後由 38486954 於 2014-6-1 13:58 編輯

  「呃、嗨。」

  「我說啊你嗨個什麼勁啦。喂,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個世界的存在、妳跟導演有關係嗎?」

  橙星一臉嚴肅、神經緊繃的質問,並隨時作好拔劍的準備。而天然呆少女看到自家主人難得那麼認真,便也開始緊張了。

  「愚蠢的人類,你沒資格問那麼說,而且,你馬上就要死了。」

  「……什麼啊。」

  「呵呵,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並非童話正面臨消失的危機。啊啊那麼變態大叔真的有夠笨,削短自己的生命力用了神之眷屬,結果得利的還是我們呢。」

  滔琴從微笑轉變為病嬌笑,令人頓時感到毛骨悚然。接下來,少女在笑容之餘舉起手,黑色的能量朝她手中聚集,布滿了整個空間的上空。

  「這、這是什麼回……事。」

  「好難……過……」

  兩人因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氣壓而趴倒在地,只剩下毫無節制大笑的滔琴站立著。







  「嗚……」

  紫從城堡廢墟中起身,她小小的身軀特別骯髒,頭部也被砸下的天花板砸到,流出了兩行血痕。

  「我……」

  「喂!還好吧?」

  翔空慌張的在恢復意識以後,便跑過來關心女孩。至於犬龍……他好像在瓦礫中迷路了。

  「全部都……」

  「糟糕,受傷了呢,我幫你包紮……」

  「現在不是作這種事情的時候!」

  少年被女孩的堅持嚇了一跳,之後少女冷靜下來,對自己剛剛的激動也感到訝異。

  「不……對不起。我想起了自己的回憶與身份,我才不是什麼蘿莉,我的真實身份是蕾,創造並非童話的人。」

  「咦?」

  「我現在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我要去導演那……喂,有沒有在聽呀!」

  「妳說妳不是蘿莉?」

  「是呀,我已經一千兩百六十歲了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翔空頓時臉色大變一臉驚訝,他的表情就像是解放完才發現沒衛生紙、到書店以後發現商品已絕版一樣,無限的錯愕和不解。

  而蕾對翔空的反應稍微的震驚一下。

  「我想起來了,你的設定是蘿莉控對吧……」

  「為什麼、為什麼上帝要這樣對我啊啊啊啊──」

  少年哭倒在地,蕾望了他一眼。

  「算了。」

  蕾選擇無視,準備出發尋找大叔。但正準備出發之餘,她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的力量還沒恢復呀……」






  (萱……)

  「……」

  (聽得到嗎?)

  雷正試著與萱對話──他並沒有動嘴,而是直接把聲音傳到腦裡,如此的外掛行為。
 
  「怎麼了?」

  (你直接在心裡想著要傳達給我的話就好了。)

  (像這樣?)

  (對,沒錯。)

  兩人就這樣,進行著他人無法聽到的秘密對話。

  (萱,看到了吧──滔琴後面的那個。)

  (牆壁?)

  (……一般人都知道我指的是寶珠!)

  雖然看不到表情,但從雷的語氣可得知,他現在很憤怒,非常憤怒。

  (好啦好啦,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那個寶珠名為「童話之源」,原本是我和蕾託付給導演大叔的東西,只要持有那個,就有並非童話除了角色以外,一切事物的掌握權。)

  (嗚哇、嚇死人的外掛寶物。)

  (所以拜託了,一定要把那個奪回來,有了那個,並非童話的危機就可以得到解救,同時占水、滔琴以及導演的『神之眷屬』如此非正當得來的魔力也會釋放而出,他們也會……)

  (我知道了,只要拿回那個就──)

  「妳在想甚麼呢?」

  在兩人進行心裡對話之時,滔琴似乎注意到了萱投視於寶珠的眼神,而露出讓人感到發寒的燦爛笑容。

  「想奪回『童話之源』嗎?不可能啦,不可能。不過你們還真礙事呢,還是快點把你們解決掉好了。」

  說完話以後,滔琴手中就聚集一股強大的闇能量,過了大約半分鐘,那股能量就形成球狀,直衝在場的兩人來。「那、那是什麼啊!」橙星一臉驚恐、勉強擠出這幾個字眼,但是被這氣壓壓住,他們兩個根本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看著巨大的魔法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並非童話也好,死亡困境也罷,

  真的……沒希望了?







  「嗚……」

  冷痕第一個恢復意識,他勉強撐起自己極度疲倦、傷痕累累的身軀,絕望的睜開眼,望著眼前的龍和巨人化占水。

  「我,真的很弱呢。」

  諷刺般的嘲笑著自己,冷痕已經到了要崩潰的程度──明明應該堅強的,但經歷過這一連串突發事件、並非童話危機、以及占水和滔琴的出現,他的精神已經再也無法受到任何刺激。

  占水曾經說過自己不適合當王,看來真的是這樣呢……

  他受夠了,自己真的非常的無能,既不能拯救占水,也對並非童話的危機無能為力,周遭的麻煩事物不斷的侵蝕自己的身軀和精神。

  事件發生後的他,一直把負面的情緒藏在心裡頭,無法向別人宣洩。要是王崩潰了,其他子民們更會受到影響──他知道的,在他上任後從未和其他人哭訴過,連蝶蝶也是,他深怕像蝶蝶如此溫柔纖細的人,會一直擔心著自己。是的,身為一個王就是如此孤獨。

  但是,他真的已經沒辦法了──

  壓抑已久的情緒崩潰,悔恨的眼淚流出。

  「阿痕……你在……哭?」

  最先發現異狀的是蝶蝶,她抸著紫羅蘭色的雙眸,一臉錯愕地傻望冷痕。在聽到蝶蝶跟以往不同,帶有擔憂之意的聲音,大家都轉向冷痕,緊接著的大家也是一臉錯愕,面臨不知道該說什麼話的尷尬情況。

  「怎麼了,阿痕,你──」

  「不,大小姐……對不起,我想我根本保護不好妳……」

  「!」

  心思細膩的蝶蝶,馬上就查覺到了冷痕崩潰的原因。她將自己想要全部脫口而出的話作些整理,冷靜下自己擔憂的心,溫柔的對著冷痕說話。

  「──吶、阿痕,你覺得自己很軟弱嗎?覺得自己什麼都作不到,更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王嗎?」

  冷痕並沒說話,只是低頭掩住自己哭泣的臉,不讓別人看到,自己也能冷靜些。

  蝶蝶繼續說著她的想法:

  「阿痕,其實你是個非常棒的領導者,只是你沒發現罷了。你和大家一起笑著、努力的關心並非童話各種事物、城堡再破舊都不是問題,只要人民能幸福,那就是國家最大的財產……你不論何時都是那麼的堅強,如此的為人著想,這就是你,我們優秀的王。即使如此,你還是想要否定自己?」

  「大小姐……」

  「這樣的阿痕,我最喜歡了!如果阿痕你覺得無助、疲倦的話,請不要忘記了,大家和我都會支持你的。」

  冷痕聽到這番話以後,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是一股勁的流了出來。

  「大家也是,我們一定可以拯救並非童話的!」

  「蝶蝶說得沒錯,如果有希望的話……」

  「那麼一定能突破難關。」

  冰凌和四漾昶也附和了蝶蝶,在場的所有人頓時有了希望的力量──

  灰暗的雲層散了許多,並非童話突然出現了許多小小、溫柔的光芒。

  分散在各地的人們,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也突然有了希望,感覺所有挫折一定能被打破。闇的魔法威力也減少許多。

  「導演大叔什麼的都給我吃土去──」

  苓夢怨念的說出這句話,於減少了點氣壓的空間中起身。

  「我該看開一點,少了一個蘿莉,還有千千萬萬個蘿莉。」

  流下悲痛男兒淚的翔空,拭去淚,決定拋開一切不好的回憶。

















  襲擊萱和橙星的魔法球消失了,水晶的世界又回復安靜,連剛剛才感到難受的氣壓也消失殆盡。

  「發生了什麼事嗎……」

  最先發出聲音的是萱,她還沒從錯愕中醒過來。然後雷很快速的回應她:

  「並非童話的人們啊,有了一致的正向念頭,影響在各地的大家……童話之源是集合大家的信念組成的,當大家都有正向的念頭,自然也會影響到這個世界的光闇平衡……就是現在,將童話之源奪過來吧。」

  「不,不會讓你們得逞!」

  滔琴恐懼的樣子全透露在臉上,跟不久前的笑容形成強烈的對比。她又準備施展一次魔法,發現沒用,便抽出短劍放手一戰。只是橙星對劍術的熟練,讓他占了上風,奔跑到滔琴前一揮,雖然並不致於斃命,但她馬上就因為這擊而倒下。


  萱這時已經到達童話之源前,她捧著這顆發出溫柔光芒的寶珠,露出久逢的笑容──

  並非童話,恢復正常吧。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我對於冷痕的淋浴照和蝶蝶的周邊商品感到無言...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808# 23698410


為什麼莫×××調戲小巴巴的地方會讓我想到某篇我看過的貝姊×威廉R18同人(愣
   ↑名字真心記不住
22349409 發表於 2014-6-1 08:14

咦?有嗎?
那裡的?
( ˘•ω•˘ )

TOP

10808# 23698410


為什麼莫×××調戲小巴巴的地方會讓我想到某篇我看過的貝姊×威廉R18同人(愣
   ↑名字真心記不住
酗酒月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4-6-1 07:39 編輯

安安今天我生日喔!

然後這篇我真是腦死也想不到怎麼打

還有端午節快樂

另外還附了莫德克斯經典選取後台重來事件

  第二十九章 愛之人與所愛之物



  因為在監牢裡,所以不知道已經過了多久了。

  時間不斷流去,自已也不知道做什麼。

  苓夢,過得還好嗎?

  巴洛瓦禱告著苓夢別出任何事情。

  咖塔。

  鐵門開啟的聲音使巴洛瓦抬頭看了一下開門的對象是誰,但看見後的一秒鐘就低頭不理。

  「小巴巴,你還是一樣冷酷呢。」莫德克斯食指碰了巴洛瓦的唇瓣後像挑逗巴洛瓦一樣不停的嘲笑,而巴洛瓦則是忍著這惡劣的凌辱。

  「真是的,不好玩,啊、對了對了。」莫德克斯像是想到什麼好東西一樣笑了起來。

  「小乞丐的事,想知道嗎?」巴洛瓦鎮住,愣望眼前這名變態。

  「沒錯沒錯,我要的就是這樣的表情!就當是獎賞我告訴你吧,小乞丐為了救你在跑過來的路上喔,不過放心吧,拉爾德會好好招待喔。」巴洛瓦聽完後震怒,握住雙拳往前衝刺揮拳,但卻被莫德克斯閃開。

  「小巴巴啊,別那麼生氣嗎,你看看臉變得好可怕喔~」

  「閉上你那張嘴。」

  「這可不行呢,我還想跟你聊聊,就跟你說吧,我的過去。」莫德克斯的臉露出的一點哀傷的氣息,不過對巴洛瓦來說根本不重要。

  「我不想聽。」

  「非常抱歉,你沒有選擇的權利喔。」



  在聽完莫德克斯的狗尿心酸的晚間八點檔後巴洛瓦第一個反應就是。

  「■!先生,你的血尿鹽酸晚間八點檔說完了沒有?」

  「真沒意思,算了算了,我就去找小蝶蝶消遣一下吧,啊、要不要錄影給國王小弟看呢?想到那張崩潰的臉應該會比小巴巴這張冷酷臉好吧?」邊說邊嘲笑著,巴洛瓦簡直看不下去,不過他現在也無能為力。

  看到巴洛瓦現在這張將近絕望的臉,莫德克斯又說了,另巴洛瓦愣在原地的話。

  「喝喝,就是這樣喔,你就好好期待吧。」莫德克斯笑著離開,那笑容像是嘲諷一般另銀髮男子不悅。
  「被我終結的童話。」
  這番話巴洛瓦很清楚不是普通的開玩笑,而是真真實實的理想,而且也有辦法成功。

  一想到這危機就在自已面前,明明能下手解決,但他明白實力等級的差距,對自已的無能感到憤怒。



  就是這樣,繼續憤怒吧,化為我的糧食,我戰勝的喜悅。

  邊想著邊走到蝶蝶旁,摸了臉頰笑了笑。

  「你好啊,蘿莉控技能選項,還有同性戀這個技能。」說著,莫德克斯拿出藏在胸前的兩張照片,分別為冷痕的淋浴照跟魔法少女蝶蝶照。

  「妳就是我的東西喔,我要得到妳,妳的笑容,妳的力量,妳的一切!甚至是妳親愛的冷痕跟妳的魔法少女蝶蝶裝及限定商品!」莫德克斯狂妄的笑著,深信著這一切的到來。



  「哈啾!怎麼背後一股寒意,感冒了嗎?偏偏在這時候。」在一處的冷痕,也感覺到了莫德克斯的危險正一步一步接近他的身上,只不過他現在不了解就是。



重新演及休息的部份:

(1)
莫德克斯:你想知道我的過去嗎?
巴洛瓦:不.....
莫德克斯:好吧、那我就告訴你,我以前交的女朋友,是男的。
巴洛瓦:.......
莫德克斯:當我發現時我又氣又恨,所以打算支配天下,讓女人順從於我。
巴洛瓦:X!先生、你女友是男的關大家O事?
導演:卡!卡!卡!有沒有看劇本啊
(2)

「你想知道大家迷戀我的原因?」莫德克斯的牙齒一閃,撥開瀏海,帥氣的轉身後面臨的景像是大家拍照打卡。
冰凌:救命啊www我前面有智X。
苓夢:誰能幫他治療?
艾肖一:這病病的太深了 無法治療

莫德帥哥:老子沒病!

(3)

莫德克斯:妳就是我的東西喔,我要得到妳,妳的笑容,妳的力量,妳的一切!甚至是妳親愛的冷痕跟妳的魔法少女蝶蝶裝及限定商品!還有鼻水用過的衛生紙洗澡水!哈哈哈哈!喀、被嗆到了不好意思,重來一下。
( ˘•ω•˘ )

TOP

10806# 23698410


反正苓夢表示ok 沒問題的 傑洛是好師父

閉嘴 踩我!

TOP

10787# 23698410


你多付個教學費或許能(?
24837263 發表於 2014-5-25 01:54

不不 擅自決定誰當我老師的不是別人就是犬龍啊

嘖(?
( ˘•ω•˘ )

TOP

10802# 23698410


喂喂喂,不要這麼快好嗎!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想吐槽.......

我以為要打莫德克斯前的訓練能過控制脾氣的大關
23698410 發表於 2014-5-24 14:55



10787# 23698410


你多付個教學費或許能(?
傑洛

早安。

TOP

10790# 36812323


對不起我錯了<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800# 23698410


不行啦wwww
27506740 發表於 2014-5-24 11:12

好啦好啦
就決定是莫德克斯
直接HE
( ˘•ω•˘ )

TOP

10800# 23698410


不行啦wwww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798# 27532061


#神之&翔空

(燦燦燦(轉黑燦

#凱

就、就蠢巴洛瓦打不贏,但也沒有死(?
27506740 發表於 2014-5-24 09:33

不是 是提示

算了 不讓人死了 讓拉噁德死
( ˘•ω•˘ )

TOP

10798# 27532061


#神之&翔空

(燦燦燦(轉黑燦

#凱

就、就蠢巴洛瓦打不贏,但也沒有死(?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789# 27506740


等我一下啦,我要想想該怎麼寫。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793# 27506740

……未讀(繼續填單(等
★神之★

嗯?

TOP

10794# 23698410


(悲傷望凱哥哥
27506740 發表於 2014-5-24 09:24

太累了 哎 而且又想不到接下來怎麼打

怎麼一命抵一命

我該讓誰死啊
( ˘•ω•˘ )

TOP

10794# 23698410


(悲傷望凱哥哥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以上幾位沒有填傲嬌歌劇的…

(燦
27506740 發表於 2014-5-24 08:38

我不知道有沒有空
畢竟拖稿+比賽+證照

雖然我今天比完了 這一年級生涯就不比了
( ˘•ω•˘ )

TOP

10792# 36812323


我給你十分鐘唷(眨眼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791# 27506740

搞笑的設定嗎,當然OK(?

因為原本就是想在原來的性格上加點料(等

那等我一下,我馬上填單(?
★神之★

嗯?

TOP

10790# 36812323


是沒差啦,我覺得是要偏向搞笑的設定。

原作謹慎又紳士的個性還不錯啊(???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786# 32220890

還是說妳要第一個(不對

10787# 23698410

那是夏還活著的時候(?

依劇情設定的話夏被石化=死,所以就爆發了(?

10788# 27532061

如果你不想保護希望的話,希望可以提前(等

10789# 27506740

我需要想一下(?

還是性格可以相似卻有點不一樣(??
★神之★

嗯?

TOP

以上幾位沒有填傲嬌歌劇的…

(燦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話說回來希望居然在我之後領便當……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想吐槽.......

我以為要打莫德克斯前的訓練能過控制脾氣的大關
( ˘•ω•˘ )

TOP

10785# 36812323


小夏他們也太快領便當了吧!?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4-5-24 07:08 編輯

─────睡鼠騎士團之營地─────

  這裡,三人的心情非常的緊張,

  因為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被眼前的十幾隻怪物襲擊。

  奇怪的是,即使怪物在他們的周圍圍繞著,也沒有主動發出攻擊。

  「團長……怎麼辦……」

  「嗯……看樣子它們是看不見的……盡量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響,慢慢的離開。」

  三人戰戰兢兢的,緩慢的朝門口處移動。

  周圍可以看見,已經有不少的士兵被石化了,

  神之與這兩個士兵,是目前這一整個營地裡最後的倖存者……

  「喀啦!」

  這時,一名士兵不小心踩到了地上不知何來的木板……

  抱歉由於這裡太乾淨,而且這個場景通常要一個倒楣鬼,只能犧牲你了,R.I.P.

  「團……團長……啊啊啊啊啊!」

  只見十幾隻怪物一擁而上,

  不久,那名士兵就被石化了。

  剩下的兩人留下了一滴冷汗,繼續朝門口移動。

  到門口以後,神之看了看動靜,悄悄的將門推開。

  「吱……」

  由於營地也有一段時間沒有整修了,門也比較老舊,發出了聲響。

  只見不斷徘迴的怪物全部停止了動作,雖然看不見,但很明顯的全都「望」向了這邊。

  兩人也再度流出了一堆冷汗,神之也示意剩下來的那一名士兵先離開門邊,

  直到剩下神之在門邊之後,神之深呼吸了一口氣,

  下一秒,他用力的將門推開,同時也盡量不發出聲音的立刻退開了門邊。

  「吱吱──!」

  門發出了極大的聲響,那幾十隻怪物也通通往門的方向撲了過去。

  「睡鼠劍法.水龍豪襲!」

  神之立刻揮劍,召喚出水龍將那些怪物全擊飛到空中。

  「快!出去!」

  神之大喊,那名士兵也衝了出去,神之緊跟在後,

  但沒多久,眼前的景象讓兩人的腳步立刻停了下來。

  比起剛才的幾十隻,現在在門外的估計至少有上百隻……上千隻也有可能……

  「該死……」

  神之正要絕望時,剩下的那名士兵拍了神之的肩膀。

  「什麼事?」

  「團長,我知道您為了剩下來的人,那麼努力的保護著我們,但畢竟我們沒有那個力量……所以……」

  「住口!」

  神之立刻打斷他。

  「就算只剩下一個人,我也會保護他的,只要是活著的我就一定會帶出去。」

  神之堅定的說著,但士兵搖了搖頭。

  「就算我出去了能做什麼?面對強大的敵人我也只能以士兵的角色被秒而已,況且團長您不是說過:『要能夠為夥伴犧牲才有資格當上一個士兵』的嗎?我想……也是時候了……」

  士兵說完,向神之敬了個禮。

  「住手,你不能……」

  「雖然我只是一個士兵,答應我,拯救這個世界,是團長您的話一定可以的……」

  神之來不及說完,那名士兵便往出口的反方向衝了過去。

  腳步聲引來了上百隻怪物的注意。

  「你們這群笨蛋!來抓我啊!」

  加上了大喊,整個營地的怪物通通往那名士兵衝了過去,只留下了神之。

  「……謝了。」

  神之快步走向出口,確認沒有危險後,成功的從營地脫困。

  不過剛脫困沒多久,前面就發出了極大的聲響。

  「……什麼東西?」

  神之拿起劍,往聲音的來源跑了過去。

─────你堡嗎─────

  這裡,所有士兵正為了捍衛國王而戰。

  眼前的敵人比起睡鼠騎士團營地裡的,不僅看得見,也多了飛行能力,威脅性相對了要提高了許多。

  「國王,您先出去吧!這裡交給我們!」

  「我知道了!」

  冷痕朝著大門衝了出去,眼前的景象殘破不堪。

  到處都是被摧毀的房屋,被石化的人民,以及……

  「澤蘭!夜歌!」

  冷痕向他們兩個跑了過去。

  只見他們兩個周圍的地板都是怪物的屍體,他們兩個也漸漸的被石化。

  「哼……作者好樣的……一出場就準備要領便當了……」澤蘭望著自己漸漸被石化的身體說著。

  「國王,拜託了,一定要救這個世界……」

  夜歌說完後,兩個人已經被完全石化。

  「……」

  冷痕再度於街道上到處查看,只希望能找到其他倖存者。

  但是,沒有,

  到處都沒有。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啊!蝶蝶!」

  想起蝶蝶的他,立刻往蝶蝶的家移動。

  「拜託,要沒事啊……」

─────凱翔和緒月所在的森林─────

  「哈……哈……」

  遍體麟傷的凱翔和緒月,對上的是仍然一點傷也沒有的吸血鬼。

  嚴格說起來,霏茵莉卡所受的傷應該比凱翔及緒月加起來的還要多,但是……



  「以為我沒有那種傳說中被打幾槍被砍幾刀也不會死的那種小強般的各種『歐披』的回復能力嗎?」



  因此現在的情勢對於凱翔及緒月非常的不利。

  「怎麼?要放棄了嗎?」

  霏茵莉卡冷冷地望著眼前的兩人……不,三人。

  「凱翔!緒月!」

  神之見到這個情況趕緊衝了過來。

  看了看兩人的傷勢之後,再看了姐妹倆,神之舉起了劍。

  「是你們嗎?幕後主使者?」

  「……」

  霏茵莉卡冷冷地看著神之。










  「討厭!為什麼第一次見面就拿劍指著我嘛!」

  在冷酷的外表之下,這一個反應令在場的人都愣住了。

  「啊,不小心露出本性了……」

  霏茵莉卡汗顏,並重新整理了表情和情緒。

  「……呵……呵呵……冷酷的外表下藏著撒嬌的一面啊……」凱翔和緒月也汗顏了。

  「總之,既然多了一個人自己送上門,我也再度省下了不少工夫了……」

  「……」

  霏茵莉卡再度緩緩地舉起了手,這次同樣是血紅色的能量在她的手中形成,

  但這次不一樣的是,這次形成的是一把劍。

  「看起來你對於劍術具有一定的水準吧?那……我們就用劍來比試吧……」

  霏茵莉卡手一揮,周圍形成了一個結界,將霏茵莉卡和神之關在裡面,也不允許其他人的干涉。

  神之也擺出了戰鬥姿態,準備與強度還未知的敵人戰鬥。

  這場戰鬥或許將攸關著神之的命運……以及這個世界的命運……

  雙方都在觀察著對方,只要對方一有動靜,這場戰鬥也就此展開……

(試閱完)



註:目前所看到的部分只佔了約預計完成時的1.2784%……(?

然後有任何可以改進的地方請一定要提出,我都會盡量改進的(?



話說前段勇者與魔王戲份特別多(不對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4-7-19 22:17 編輯

─────魔王的大城堡─────

  魔王的大城堡。

  魔王緒月坐在大椅子上,看著凱翔拿著幾個箱子搬來搬去。

  「真是的……你找我跟夏過來該不會只為了這個吧?」

  凱翔邊把箱子搬到角落一邊不屑的說著。

  「因為最近手下都休假了,所以只好請你來幫我囉。」

  「這是什麼鬼理由啊!」

  「好啦好啦,我也搬一些總可以了吧?」

  緒月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走進了堆滿雜物的房間裡。

  「真麻煩……話說怎麼從剛剛開始都沒見到夏了?」

  凱翔邊說往城堡外面走了過去。

  「記得夏最後搬東西時是要往這邊來的……」

  走到門口旁,凱翔望著眼前的景象,整個人完全愣住了。

  「凱翔,你跑去哪裡了?」

  緒月的聲音從後面傳了過來,伴隨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

  「你在做什麼?怎麼都不理……我……」

  望著凱翔所見到的景象,緒月手中的玻璃雕飾掉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碎裂聲,

  兩人所見到的,是被不明生物包圍,並且身體正在逐漸石化的夏。

  「少爺……救我……」

  夏望向凱翔,無助的落下了眼淚,

  下一秒,夏的身體完全石化,一動也不動,

  身旁的不明生物也發出了像是歡呼聲的叫聲。

  這一幕,全都看在了兩個人的眼中,

  全都看在了凱翔的眼中……

  凱翔的眼神漸漸散發出了殺氣,

  默默地拿起了劍,身體的某個部位也似乎在燃燒著,既憤怒又帶了點自責。

  為什麼……為什麼不好好待在她身邊……

  「你們在做甚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凱翔的眼睛瞬間成了血紅色,

  一舉劍就是朝那幾個在她眼中看起來可恨無比的奇怪生物砍下去。

  不過每次的攻擊都被閃避,導致凱翔更加的憤怒,

  見到情況不對,那幾個奇怪生物也趕緊逃跑。

  「想跑?」

  握緊了劍,凱翔追了上去,

  一旁的緒月也回過神來。

  「等等我!凱翔!」

  緒月趕緊回到城堡裡拿起他的武器,隨著凱翔跟了過去。



  一路上,每當發現一個時機,凱翔就是朝著那些奇怪生物砍下去,

  當然,還是被閃掉了。

  隨著時間,天空也漸漸的灰暗,凱翔也察覺到情況不對,

  但比起這個,心中的怒火還是無法壓抑,他仍向那群生物追擊著。

  最後,凱翔跟著那些生物進入了一個森林裡面,

  在長久的追趕之下,凱翔的怒氣條也滿了。

  「怒.風旋斬!」

  在憤怒的情況下,凱翔一次釋出了所有怒氣,將那些生物全數消滅了,

  受到怒氣技能的影響,周圍的樹木也被砍倒。

  看著那些生物死亡、消失,凱翔心中的怒火也稍微降低了。

  「夏……對不起……」

  隨後而來的是悲傷與自責,凱翔不禁流下了眼淚……










  「哎呀呀……這就是勇者嗎……」

  「沒想到這麼厲害啊!」

  這時,兩名女性的聲音從空中傳入了凱翔耳中。

  「……誰?」

  這時才想起情況不對的凱翔望向聲音的來源,

  在空中,兩名金色長髮的女子正望著凱翔。

  從她們之中,可以感覺到敵意……

  「我呢,叫做霏茵莉卡,全名霏茵莉卡.艾蕾斯特。」

  其中一名叫做霏茵莉卡,有著鮮紅色瞳孔的女子先出了聲。

  「我叫做貝伊娜莎.艾蕾斯特唷!」

  另一個叫做貝伊娜莎,有著碧綠色瞳孔的女子也跟著自我介紹。

  「……」

  面對這兩個極大可能是敵人的凱翔,開始上下打量著他們兩個。

  既然全名後面那個像是姓氏的名稱一樣,並且從年齡似乎沒差多少看起來,看樣子很有可能是姊妹。

  從身高看起來的話,姐姐似乎是霏茵莉卡,毫不用想貝伊娜莎就是妹妹了。

  姐姐穿著的是鮮紅色的歌德式洋裝,頭上也有著一個紅色的蝴蝶結,外表看起來很冷酷,

  妹妹則是黑色的蕾絲洋裝,差別在蝴蝶結是綁在後腰的部分,然後頭上的那是……白色貓耳?

  姐妹都有翅膀,並且都露著尖牙……該不會是……

  不對,如果是那東西的話不是應該要看起來很陰暗很恐怖什麼的嗎?

  姐姐看起來是很陰暗沒錯……但兩個都很可愛啊啊啊啊啊!不對我在想什麼。

  而且它們都是待在棺材裡的吧?不可能像這樣走出來吧?

  「嗚……姐姐……什麼時候可以喝到血……」

  ……

  「……」

  ……

  對不起我錯了他們兩個看起來不恐怖而且這麼可愛沒想到居然真的是……



  吸血鬼。

  我早該看到那該死的尾巴了……

  不過可以看得出來妹妹似乎毫無威脅性……應該吧……

  真正要小心的應該是姐姐……

  「既然你都自己送上門了……」

  霏茵莉卡緩緩舉起手,血紅色的能量在她手中形成。

  「正好貝伊娜莎肚子也餓了……就獻上你的鮮血吧……」

  霏茵莉卡手中的能量越來越大,並且漸漸形成了……刀?

  「血咒.嗜血魔刃。」

  那把刀以極快的速度往凱翔飛了過去。

  「什……」

  當凱翔正要閃避時,已經來不及了。





  緒月丟出了能量球,將那把刀給彈開,凱翔沒受到任何傷害。

  「緒月!」

  「笨蛋!給我小心點啊!」

  緒月望向前面的兩個敵人,擺出了戰鬥姿態。

  「姐姐,可以……不要打嗎……?」

  「……」

  更正,是一個,

  妹妹果然毫無威脅性……

  「哼,好險有帶上這個……」

  緒月掏出了口袋中的東西,向她們兩個扔了過去,

  姐姐閃避,而妹妹則是接住了,並且看了一眼。

  「姐姐!是大蒜耶!」

  因為肚子餓的關係,貝伊娜莎一口就將大蒜吃掉了,

  一旁的霏茵莉卡則是拳頭伺候……





  「不會留一半給我嗎!」

  霏茵莉卡生氣的大罵。

  「靠……靠北邊的……」

  只見緒月的眉毛不斷抽搐著,無言的看著這兩個姐妹……

  於是,緒月要吐槽了。

  「吸血鬼不是怕大蒜的嗎不怕就算了為什麼還吃起來了啊啊啊啊啊!」

  「……誰說吸血鬼怕大蒜的……」

  霏茵莉卡再度面向凱翔和緒月,準備再度做出攻擊,

  緒月也立刻拿出了十字架。

  「等等為什麼你會帶這些東西啊!」

  一旁的凱翔吐槽著。

  下一秒,霏茵莉卡瞬間出現在緒月的眼前。

  「……」

  突然的情況使凱翔和緒月愣住。

  「你不知道吸血鬼可以利用十字架做瞬間移動嗎?」

  「……」

  於是,緒月準備再度吐槽了。

  「吸血鬼不是應該要怕十字架的嗎為什麼不怕還可以用來瞬間移動啊啊啊啊啊!」

  「咦?吸血鬼利用十字架瞬間移動不是正常人都應該知道的常識嗎?」

  「……」

  霏茵莉卡的回答令凱翔和緒月瞬間汗顏……

  所以,以某個方面來說的話……不是正常人的自己舉手,作者懶得點名了。(?)

  不過,見到這時的霏茵莉卡有著極大的破綻,凱翔立刻舉起劍向她砍了下去,

  只見霏茵莉卡立刻閃開,但還是被砍到了一刀。

  「可惡,露出破綻了……」

  霏茵莉卡退回了天空,緒月也得意的說著。

  「哈哈!怕了吧?看你們這種不怕大蒜又不怕十字架有違吸血鬼狀態的樣子來看,應該也沒有吸血鬼的『那一個』能力吧?」

  「……明明是我砍的……」凱翔無言的說著。

  於是,身為吸血鬼的霏茵莉卡,利用「那一個」能力,以強大的回復力將傷口回復了。

  「……」只見緒月看到這個情形立刻閉上了嘴。

  「怎麼?以為我沒有那種傳說中被打幾槍被砍幾刀也不會死的那種小強般的各種『歐披』的回復能力嗎?」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4-7-19 22:16 編輯

註:部分內容會依討論情形及新增與修改後發佈

(試閱版)《並非童話》劇場版,童話之石的傳說

  從前,有一顆神秘的童話之石,在並非童話的世界被創造出來時同時出現,並維持著這個世界的運作。

  傳說中,獲得它的人就能擁有非常強大的力量,同時這個世界也會因為這樣陷入毀滅……





  「哼哼……就是這裡了嗎……」

  帶著鮮紅色長髮的男子看著眼前的水晶球,

  水晶球上映照著並非童話的世界,目前與平常一樣,沒有什麼大事。

  「傳說中,擁有『那個東西』就能獲得非常強大的力量,但這個世界也會毀滅。」

  「嗚嗚……感覺好恐怖……」

  一旁看似姊妹的兩人說著,只見眼前的男子的嘴角上揚。

  「毀滅?哼哼……」

  男子的笑聲由小到大,從冷笑轉為瘋狂……



  「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啊咳!咳咳咳……」



  最後因為笑得太瘋,被口水噎到,瘋狂的笑聲轉成了瘋狂的咳嗽

  「主人,請保重身體。」

  一位身穿女僕裝的女子端出了一杯水,以及兩杯紅色的液體,

  她將那杯水給了眼前的男子,另外兩杯則給了一旁的姊妹。

  男子喝下水之後,咳嗽的情況也好轉了,便繼續說著。



  「我……咳咳……要獲得童話之石,這樣咳咳……就能獲得那強大的力量了!呀哈哈哈啊咳……咳咳……」

  男子轉向那兩個姊妹,用眼神稍微示了意之後,那兩名姊妹便離開了,

  這時男子再看向了那名女僕。

  「妳知道該怎麼做。」

  「是,主人。」

  女僕向男子鞠了躬之後便轉身離開,

  整個地方瀰漫著詭異的氣氛……

─────這時的並非童話─────

  苓夢蹲在一堆箱子前面,似乎在裝填彈藥……不對,帶著幾盒火柴放在身上。

  「好了,這樣就不怕沒火柴了!」

  苓夢邊說,邊站了起來,並且開始思考著,

  這幾天,她所夢到的夢境……



  無情的戰火延燒著整個並非童話,所有人都被攻擊,幾乎無一倖免,

  憤怒的童話角色們像邪惡勢力開戰,但對方的勢力太過強大,剩下的童話角色通通都被變成了石像,

  這時,一顆散發著光芒的石頭出現在眼前,然後……苓夢就醒來了。

  「雖然不知道有什麼意義,但直覺告訴我……」

  苓夢緊握著一顆石頭說著,「一定會有好事發生!」

  ……等等這不對吧!

  「咦?」

  苓夢望向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顆石頭,散發著光芒。

  ……

  「咦咦咦咦咦?」

  受到驚嚇,苓夢反射性地將石頭丟在地上,

  那顆石頭,似乎在哪裡見過……

  「夢……夢境裡的?」

  苓夢拿起火柴,蹲了下去,用火柴戳了戳那顆石頭。

  「呼──原來不會爆炸啊……」

  為什麼會覺得一顆石頭會爆炸啊!

  接著,苓夢拿起了石頭,舔一舔、轉一轉、丟進水裡泡一泡……這是石頭不是餅乾啊啊啊啊啊!

  等等……舔跟轉還算正常,「泡一泡」是怎麼泡的?哪來的水?



  回過神來,一個穿著灰色斗篷的女子已經站在苓夢面前,手上還拿著那杯裝著水的杯子。

  「誰?」

  苓夢立刻擺出了戰鬥姿態,只見眼前的人將石頭取了出來,交還給了苓夢。

  「呃……」

  苓夢露出了有點無言的表情,並將石頭再交還給了女子。

  「不是我的。」然後簡短的說了一句。

  只見女子笑了一聲,並再將石頭交給了苓夢,回答了一句:「我知道。」

  「既然知道為什麼還要給我啊!」苓夢忍不住吐了槽。

  「因為,你們是被選上的人。」

  「咦?」

  苓夢愣了一下,接著女子將臉湊到苓夢眼前說著。

  「然後,妳再把石頭給我我就咬妳。」

  「……」

  這時的苓夢才正準備再將石頭交還給她,

  不過聽到她這麼說,嚇得她趕緊將石頭收回來,因為這時苓夢只有一個想法……





  她一定是神經病……

  「喂!誰是神經病啊!」女子大罵。

  「可是妳說要咬我。」

  「……」

  女子聽到瞬間汗顏……

  「總之趕快回正題啦!」

  女子深呼吸了一口,接著臉上的表情轉為了正經,

  苓夢看見之後也變得嚴肅起來,

  因為她知道,通常這樣子一定是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了……

  「這顆石頭出現,代表著這個世界的危機即將到來。」

  「……危機?」

  苓夢一臉不解的望著女子。

  「簡單來說,這個世界選擇了你們,來拯救這一個將要被毀滅的世界。」

  「等等?毀滅?」

  「是的……」

  這時,苓夢想到似乎哪裡不對,準備要開口時,女子似乎也已經知道苓夢的想法了。

  「不要管我是誰,總之這個世界的命運就交給你們了……」

  再度回過神來,眼前的女子也不知什麼時候消失了,只留下了苓夢一個……

  「不是吧……又要發生什麼事了……」

  話才剛說完,外頭的天空瞬間變的灰暗,

  只見苓夢瞪大了眼睛望著空中……

  「喂我說……這會不會來的太快了一點……」
★神之★

嗯?

TOP

好久沒上論壇了(?

總之是來預告未來的某個隕石坑的(?

《並非童話》劇場版(?

目前大部分設定仍在討論中,但已經可以先將前面的部分完成,並發佈試閱版(?

所以還請各位並非童話的作家進來討論一下嚕(?
★神之★

嗯?

TOP

http://bbs.61.com.tw/viewthread.php?tid=415346

傲嬌歌劇在募集作家囉。
微博搜索RE苓夢

TOP

10779# 27532061


OAO
明天帶線給你,你先再找找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