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10550# 34258106


上學期天天下來跟我講剛剛的考卷她錯幾題……

每次都不超過二位數。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51# 27532061


很正常吧??
你寫日記,因為沒人想聽你說什麼

TOP

10545# 23698410


我還以為你是說萱......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10552# 34258106


.......一百題你錯不到十題?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54# 27532061


誰知道你們有多少題……

我記得我國中的時候除了數學以外,其他基本上不管怎麼出,都不會錯超過五題
你寫日記,因為沒人想聽你說什麼

TOP

10555# 34258106


我國中一直拖到基測前100天才開始看書 前一個禮拜才真正的認真讀書……


考完後又擺爛了……

閉嘴 踩我!

TOP

10556# 22854257


你快接近天才了,別跟我們比...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557# 32220890


我段考數學30分捏…

閉嘴 踩我!

TOP

10558# 22854257


我都沒三十分捏...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58# 22854257

我更低分欸= ^ =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560# 32220890


你陪我一起留級吧。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39# 27532061


其實呢,我這次模擬考校牌又是25耶,桃園區排43就是了qwq

七頸醬我們學校國中部加高中部應該有破千以上吧(?

欸翔空哥振聲有多少人啊?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反正我校排前20我媽就不會多說了

閉嘴 踩我!

TOP

本帖最後由 24837263 於 2014-2-27 20:34 編輯

10562# 27506740


台北市表示:………

爽爽直升表示:會考是甚麼?

10563# 22854257



我三十幾被噹慘……
傑洛

早安。

TOP

10564# 24837263


現在不是段考,是會考,不過差不多,不同的點在於你沒考過還是有學校。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65# 27532061


可以交白卷(x
傑洛

早安。

TOP

10564# 24837263


我們班導說我不適合直升。

不然我也想繼續和翔空根希望做學長姐妹(?

然後、我沒有考到武中就會損失COS的機會qwq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64# 24837263


我們班導說我不適合直升。

不然我也想繼續和翔空根希望做學長姐妹(?

然後、我沒有考到武中就會損失COS的機會qwq
27506740 發表於 2014-2-27 13:04

辦公室狀態是啥
( ˘•ω•˘ )

TOP

10568# 23698410


你問到重點了!

閉嘴 踩我!

TOP

我也想問這問題,然後傑洛你終於出現了。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10568# 23698410


總而言之希望每個負責的人至少一周發一章。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68# 23698410


總而言之希望每個負責的人至少一周發一章。
27506740 發表於 2014-2-28 12:17

考試呢:3
( ˘•ω•˘ )

TOP

10572# 23698410


我會隱身旁觀的。
你用不著擔心區排43的人:3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72# 23698410


我會隱身旁觀的。
你用不著擔心區排43的人:3
27506740 發表於 2014-2-28 12:35

我是要擔心我
3/15考學科

5月考術科

壓力重啊 剩15天了!
( ˘•ω•˘ )

TOP

10574# 23698410


你應該要看看翔空哥。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74# 23698410


你應該要看看翔空哥。
27506740 發表於 2014-2-28 12:49

我沒過班導又要叫天叫地叫世界

術科也一樣

很累

考證照

學科這次沒過下次背千題
( ˘•ω•˘ )

TOP

10571# 27506740


我只要有提示就ok

閉嘴 踩我!

TOP

10576# 23698410


....我果斷放棄...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下篇】


「碰!」

出乎意料的,原本已經做好掉落準備(屁股著地)的神之一行人,依照劇本一個接一個掉下來,反而變成了疊羅漢。

理所當然照舊是被壓在最底下的幻穹沒有感到肚子有十分疼痛的撞擊感,脊椎倒是要斷了。

大伙兒救死扶傷......應該是伸出手把被壓在自己底下的同伴拉起來,重新清點人數。

最底下的幻穹也被拉起來了,眾人訝異的是他身下還有一個人。

一陣沉默中某無良貓率先吐槽。

「不會吧!幻穹居然不是被壓在金字塔的最下層?」
「喂喂喂!為什麼講得我是奴隸階層的感覺啊!」
「難道不是嗎?」「他還沒有自覺啊。」「等等讓他明白吧。」
「為什麼這時候特別有默契!」
「嗯是啊。」「就是如此。」「眾叛親離括弧笑。」

某人受到重擊,心理層面上的。

有氣無力的提出自己的意見。

「總之,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這人是誰嗎?」
「不知道。」「不清楚。」「不要問我。」
「三不政策啊啊啊!」

某人再度受到重擊而想要放棄治療了。

「何棄療?」「不要浪費醫療資源。」「不要說的原本還有救一樣。」
「噗、呃、啊!」

再度受三連擊的重創,欲哭無淚的某人認命的收起受傷的心開始檢視倒地的那人。

綠色的長髮紮成低雙馬尾,寬大的服裝讓人看不出性別,身材修長卻也無法提供什麼線索。

總之不知道是誰。

「是個路人甲。」
「是個無辜的路人甲。」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的路人甲被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的路人甲被某一個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簡直做人失敗的路人甲被某一個叫幻穹的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簡直做人失敗連老天都不眷顧的路人甲被某一個叫......為什麼是我啊喂!」
「什麼嘛還有力氣吐槽啊?」
「對不起其實我已經累到沒力給你們虐待了。」
「嘖。」

面對默契十足的眾人選擇逃避現實般的提議到。

「把他翻過來看臉吧?」

「......」
「......」
「......」

看著翻過來的那人,所有人都無語了,然後,某無良貓再度率先發言。

「就跟幻穹一樣讓人起雞皮疙瘩。」
「最好是啦!」

眾人依然很有默契的荼毒某人。

是的,被壓在眾人身下的就是拉爾德。

至於為何讓我們回到幾分鐘前...

--


幻穹--晃悠中

TOP

本帖最後由 26641263 於 2014-3-2 07:44 編輯

--

(時間地點省略)

拉爾德被苓夢踹倒跌進境界門的瞬間,拉爾德並沒有被傳送,就這麼摔過大開的境界門,「碰!」的一聲,後腦杓著地。

「欸?」
「欸!」

兩聲驚訝的聲音飄盪在空氣中,雖然有一聲悶悶的。

「唉呦痛痛痛痛......幸運女神畢竟是站在我這邊的啊,看來這邊門已經壞了。」

當拉爾德重新爬起時苓夢已經重新回到小丘底下,故作鎮靜的挖苦。

「腦袋摔一下有沒有變正常啊變態?是說你可以不要一直笑嗎?亂噁心啊!」

「那這樣呢?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換語言也一樣!別洗版啊!!」

極速運轉的腦袋正拚命的找尋任何機會。

剛剛太過震驚,錯過了追尾補刀的最佳時機。現在拉爾德已經重新站好,還有了防範......

集中注意力重新審視周遭。

「一般般啦,雖然我自認原本就很正常的。」拉爾德一邊說一邊不忘重新打理自己。「不過話說回來......。」

突然,苓夢注意到了一件小事,剛剛的爆炸讓樹上那個水桶正慢慢的傾斜,看來不到幾秒桶子裡的水就會倒出來,拉爾德正好在那水桶下方。趁他分心,該可以一擊定勝負吧,

拉爾德當然知道她在虛張聲勢,不過現在沒有立即性的危機,於是正好整以暇的整理剛剛弄亂的衣著。

苓夢做出決定後二話不說低下身衝向小丘,還一邊扔出了許多火柴。

「無用之舉!」拉爾德隨即颳起旋風將小小的火柴通通吹熄並且吹上了天。

「你當真覺得我會用同一招對付你麼!」

傾斜的桶子被刮起的風一吹,水桶一歪。

原本預料大量水會撒在拉爾德身上,打算用一擊決勝的苓夢卻愣了一下。

因為桶子倒出來的並不是想像中的水,是一個個的同伴。

--

伴隨著「嗚哦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聲響以及接下來一聲接連一聲的「噗呃!」捲起了漫天沙塵。

瀰漫的沙塵讓人無法了解狀況。

苓夢還一度以為眼睛承受太大的壓力終於壞了,等到塵埃落定苓夢才確定自己的眼睛還沒被拉爾德弄瞎。

她目瞪口呆的看著救援隊的隊員們,直到他們終於注意到她。

「快看是苓夢欸!」

不要用這種好像看到稀有動物的叫法!

自己最近怎麼老是在嘆氣......苓夢扶著額頭想著。

--

呃、嗯......唔......

苓夢才剛反應過來大喊的同時──

「拉爾德......!」

伴隨著急促的口琴聲,銀灰色的光芒環繞著所有人,所有人的動作都變得靈活許多。

「凱翔!」

「哦!學長!」

神之和凱翔兩人一前一後向著爬起身的拉爾德衝去,兩人同時將手伸進虛空之中然後拔出兩把長劍。

握住劍柄的瞬間,神之用力一踢地,瞬間出現在拉爾德的面前,長劍幻化成西洋劍的模樣,伴隨著水藍色的劍氣由下而上刺向拉爾德;凱翔卻突然的停下,兩手抓住劍柄,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的揮動長劍──

「空氣切裂!!」

奔騰的劍氣在大氣留下連肉眼都能看見的裂痕,然後撞上同時發招的神之的劍,迸出大量的水霧瀰漫戰場。

「姑且問下湊台詞,成功了嗎學長?」
「......為了湊台詞我回答『怎麼可能啊』──快避開!」

狂亂的風刃向著四面八方亂轟,把水氣颳散了大部分。其中一道風刃險險擦過了蒂圖的長髮,削掉了一搓頭髮。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因為我是人造人就以為我頭髮可以亂碰啊!」

蒂圖一邊憤怒的大吼一邊向後跳。

「就因為我是人造人,所以才更珍惜頭髮啊啊啊啊啊!」

站穩腳步回過身,蒂圖完全解放自身的所有火力,一根又一根的砲管伸出、組合、架好。

兵器少女在短短數秒內成了超級兵器。

「全武器就位!鎖定!全彈──發射!!!」

如此怒吼著,接下來隨著發射產生的巨大聲響。雷射、熱線、火箭、激光束等各式武器像是要回應主人的不滿,一個接著一個發出怒吼向著站在水霧中的身影射去。

巨大的衝擊力讓蒂圖事先打入的地樁都被連帶著劃開大地。揚起的沙塵甚至比剛剛神之和凱翔連手造成的水霧還大。

「太誇張了吧,這樣也不行?」

凱翔有些傻眼的叫到。

風牆牢牢的擋住所有攻擊,拉爾德毫髮無傷的站在其中。

「可以了吧?該換我囉?」

拉爾德冷笑著招招手,環繞著的風牆轉化成龍捲風,一邊吸收著沙塵一邊變大。

「噢,當然可以──不過是這招之後。」

天上傳來緒月的聲音,眾人抬頭都嚇了一跳。

天上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片雷雲,翻騰著還不時地發出閃光,空氣中也瀰漫著臭氧的味道。

「多虧笨蛋勇者和勇者學長,水氣甚麼的用一點點魔力培養就變成這樣了。」
「誰是笨蛋勇者啊喂!」

緒月飄在半空中無視凱翔的抗議,用力揮下手

「龍王的悲鳴!」

雷雲突然安靜下來,但是空氣中的臭氧味道卻越來越濃──然後炸裂。

規模大得驚人的雷劃過失落之城黑白的天空,直接擊中了拉爾德。

失控的電流四處亂竄,經過眾人身旁時都被緒月臨時下的魔法屏障抵銷了,不過電流強大的能量還是持續了好一陣子。

「嗚呼,打個好雷啊魔王。」

凱翔對著飄在半空中的緒月吹了聲口哨。

「凱翔。」
「怎麼了。」
「你剛剛說了太誇張了對吧?」
「嗯哼?」
「我剛剛那發雷可以把龍王等級的傢伙從半空中劈下來。」
「所以?」
「這才是真正誇張的事啊。」

緒月的嘴角僵硬的抽搐著,凱翔跟著轉頭後,彷彿剛剛的電流還有剩餘,觸電一般的感覺讓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反應。

「好棒的雷,力道剛好夠讓我頭上的呆毛復活。」

拉爾德依然是毫髮無傷的笑著,頂上一搓翹起的恰到好處的綠毛。

「換我了對吧魔王──在『這招』之後?」

眾人臉色都是一變。

「啊啊,本來是不想用這招的,很累啊。」

拉爾德自言自語地說到。

所有人都感覺到有什麼改變了。

原本是黑白的失落之城在瞬間有了色彩,有了聲音,停滯的時間開始流動了。

--

「嘖,怎麼會!」

凱翔用力的將長劍插進土裡。

「用不了能力。」
「簡單的能力可以。」
「這種程度沒有用的。」
「笛聲完完全全失效了。」

所有人的能力都失效了──雖然小小的能力還有──簡單來說,現在他們對拉爾德束手無策。

「硬拚。」

神之丟下一句話之後重新擺出架式面對拉爾德。

「學長的感應能力還能用嗎?」

神之沉默了一秒,

「能用,但是看不到彩色。」
「沒問題嗎?」
「......還有最後手段。」

凱翔沒有多說什麼,重新拔起長劍,跟著面對拉爾德。

「苓夢優先,我推測那個水桶是個類似港口鑰的東西。」
「頭上有著葉子傷疤老是喊著我要站上近日學園頂端的扛壩子用的傳送裝置?」
「你在說尛啊。」

所有人都笑了。

「再說些什麼呢?」

拉爾德毫無預警的出現在眾人中間,隨手就伸向苓夢胸前的項鍊。

沒有人來得及反應。

但是接下來連拉爾德自己都來不及反應。

從虛空中刺出的金色短槍倏的穿出,擋住了拉爾德的魔手。

「什?」

「突然就摸人家胸部可是不行的喔。」

「界!」「界!」

發出驚叫的是緒月,另一聲憤怒的喊聲是拉爾德。

甩著長長的黑髮,穿著用金線繡出華麗花紋的和服,少女──「界」自虛空中現身,兩手提著兩把槍,一長一短。

「呦!元氣嗎?」

界笑著對緒月打招呼,將拉爾德晾在一旁,彷彿不存在一般。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為什麼要妨礙我!」
「唔,為什麼呢?」

拉爾德狠狠的瞪著界,旋風在身邊環繞,保護拉爾德不受任何傷害。而界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問題丟回給拉爾德。

「那個......界小姐?小心能力不能用......」

凱翔對著界發出警告,界卻像是不在意的笑笑

「哦,那對我無效啦,別擔心,就算不能用能力......」

界轉向拉爾德

「像你這種弱氣受,是打不贏我的。」

界抿嘴一笑,伸出了棘紅色的長槍。

--

棘紅色的......長槍?

緒月平靜無波的內心終於開始有了波紋。

--

(惡搞)

「難道...!」

緒月目瞪口呆

「你是槍...」

「才沒有幸運E啊!」

界怒吼

--

摁,久等了(土下座

平安地發文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第一次寫超過限制按下發文鈕的時候愣了一下。
終於爆字數了,媽我做到了!(熱淚



很努力想了很多梗,打鬥方面改又改、改又改,總之我燃燒殆盡了(死灰貌

啊喔,還有社刊......(倒地死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幻穹--晃悠中

TOP

媽咪啊啊啊啊啊

下下週六(3/15)我要考試啦(淚崩

又輪到我喔嗚嗚嗚嗚

誰能跟我換一下啊
( ˘•ω•˘ )

TOP

咳嗯 還是算了

等15號過去我會馬上飆淚噴文的

努力
( ˘•ω•˘ )

TOP

10581# 23698410


啊,那章好像之前說好要給緒月。

因為設定和他有關,給他本人寫比較好(?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81# 23698410


啊,那章好像之前說好要給緒月。

因為設定和他有關,給他本人寫比較好(?
27506740 發表於 2014-3-2 05:38

啊呃 那 我就先跟緒月換位?
( ˘•ω•˘ )

TOP

10584# 23698410
你要通知他喔(?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84# 23698410
你要通知他喔(?
27506740 發表於 2014-3-2 05:43

我通知了顆顆<

提示發了

緒:_!我的!稿子!他_的!積了一堆啊!!!!!!!!(尖叫
( ˘•ω•˘ )

TOP


不忍說界這妹子不是淡紫色的(抹臉

「一名少女正站在那,一頭黑長直髮披在肩後,而衣服則是以金色花紋裝飾著的黑色和服,並穿著與和服不怎麼合的黑白相間過膝襪。」


不然就是他不知道甚麼時候變紫色但我沒注意到了(#
酗酒月

TOP

不忍說界這妹子不是淡紫色的(抹臉

「一名少女正站在那,一頭黑長直髮披在肩後,而衣服則是以金色花紋裝飾著的黑色和服,並穿著與和服不怎麼合的黑白相間過膝襪。」


不然就是他不知道甚麼時候變紫色但我沒注意到 ...
22349409 發表於 2014-3-2 05:53

這麼多集沒出場跑去染髮(刪
( ˘•ω•˘ )

TOP

10588# 23698410


好fasion(???
酗酒月

TOP

10588# 23698410


好fasion(???
22349409 發表於 2014-3-2 06:09

有人很多集沒出場還能去隆乳
( ˘•ω•˘ )

TOP

10590# 23698410


像希望嗎?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590# 23698410


像希望嗎?
27532061 發表於 2014-3-2 06:31

是這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hVy65kieKc
( ˘•ω•˘ )

TOP

總之先放點上來當上篇,我債超多的我怕寫不完啊啊(←

下段是界敘述他跟緒月過去的地方,正在打

然後標題我還沒想到(←

估計只會有三千多因為我手邊還有好多債(痛哭

順提這裡大約一千六

* * *
  「對於你說的每個字都錯誤連連。」拉爾德額角因憤怒而冒出青筋,「我不是弱氣受,且打不贏的應該是妳才對。」

  界轉動了手中的長槍,長槍尖端刺入地面,她面無表情地看著拉爾德,那視線令拉爾德不禁起了陣寒意。若是要說那是雙人類的眼睛,倒不如說那是玩偶的,畢竟那過於鮮豔的粉紅色的確令人感到做噁。

  就像是小時候不敢直視那些噁心娃娃的視線一樣,界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拉爾德,然而一個閃神,少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面前,取而代之則是他削短的頭髮被一陣利風掃了起來。

  「咕!」拉爾德急忙蹲下,界手中的長槍就自他方才頭部所在的位置捅穿過去。「分心就會死喔。」界說道,不留情地接連著攻勢,不斷的刺擊令拉爾德節節敗退,最後他索性聚集一陣風擋住那兩把長槍,界一個轉身,長槍尖端擦過他的前額,劃過他的額頭且割平了他的瀏海,血液淌下,經過鼻梁間時劃分為兩道血流。

  「喔!打到了!」神之驚呼,界的攻擊力高得嚇人。方才就連他和凱翔的攻勢都不能傷到對方半毫,然而少女僅是簡單的物理攻擊便令拉爾德見血。

  「真是可怕的女孩子呢。」凱祥笑說道,緒月斜瞥了他一眼:「看看你多沒用。」「沒辦法啊,現在的女人都怪物的跟什麼一樣──咯噗!」

  「啊,手滑。」「對不起我也是。」「唉呀呀。」現場所有女性除了界以外一致若無其事地收回剛攻擊了自家同伴的武器。

  「嘖……還有時間搞甚麼口角……唔!」驚險地閃過不知道第幾波的攻擊,拉爾德發現自己至今仍無法抽出手來回擊,僅能單方面的閃躲防禦,就算如此,他身上還是多出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沒關係,還有一招。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界已經貼身靠近他,反手將右手的武器刺進拉爾德的肩膀。拉爾德悶哼了一聲,重重地倒在地面。

  「我說了、你打不贏的。」界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輸了。」界舉起長槍,對準了倒在地面上拉爾德的胸口。



  「再見。」



* * *

  拉爾德睜開緊閉的眼,他所預料中的疼痛並未到來。他望著面前的少女,長槍的頭就在離他不到幾厘的地方,但它卻停在那。

  界像是恍神似地,雙眼盯著拉爾德。拉爾德瞥見界的手開始發著顫,他笑了出來,一計掃堂腿令界摔倒在地面──看來他的預訂計劃達成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我的閃躲軌跡。」他笑了出來,而界則是瞬間變了臉色,拉爾德最開始放出的那些風刃自剛才就ㄧ直在他腳邊,於地面畫下了深刻的印痕,而就在拉爾德肩膀傷口噴出的血液濺到地面的那剎那,印痕亮了起來。

  ──那是一個以界為中心的魔法陣。

  「去死吧--」

  男人猙獰的表情上露出狂妄的笑容,魔法陣開始泛起紅光,腥得令人發毛,而位於中央的界就像是被甚麼制住般動也不能動。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出乎意料地,緒月衝了出來,一把推開法陣中央的界。同時,魔法陣炸出一陣閃光,當所有人好不容易恢復視覺時,法陣已經消失了,而原先的少年則動也不動地俯趴在地面。

  「……嗤。」拉爾德自驚惶中回過神來,他看了看被推開的界,她瞪大著眼盯著緒月。

  這是逃跑的好時機,他賭自己應該無法再製造出一次像剛才那種大好機會了。

  「去哪呢?」

  拉爾德頓下了腳步,他瞪視著擋住自己去路的凱翔,忍著身上傷口的疼痛擺出了備戰姿態:「反正沒有能力的你們也只是群雜碎。」

  「別忘了你受重傷,」凱翔說道,他舉起劍,同樣擺出了預備打鬥的模樣:「你的法術早就破除了。」

  「笑話!」拉爾德大笑了起來,「就算解除又何妨?你們不去顧那邊那個小鬼嗎?最注重同伴甚麼的、不就是你們這群──」

  他瞪大的眼裡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他的胸口中央穿出了一把劍,他回過頭,是那該死的睡鼠團長。

  「對,因為是同伴,所以才要把你幹掉。」

  神之冷聲說道,拉爾德露出了虛弱的笑容,隨即化成一陣風消失。

  「學長,他死了嗎?」凱翔問道,風在吹過後便停止下來了。

  「不知道,」神之說,甩掉劍上的腥稠並收起了武器,「我是從胸口中間刺過去的,沒有傷到心臟,說不定還活著。」

  凱翔看著其他人圍到了緒月旁邊,無論怎麼喚都沒有回應。緒月緊閉著眼,看起來就像……像死了似的。

  「那緒月會死嗎?」凱翔問道,神之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不知道。」

酗酒月

TOP

「沒辦法啊,現在的勇者比史萊姆虛。」

「怎樣。」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6641263 於 2014-3-2 07:52 編輯

10587# 22349409


啊~~~~因為找不到腳色設定就掰了(橫躺

我改一下。

--

以視負責...咱之後補界的塗鴉...

(你只是想畫和服吧


幻穹--晃悠中

TOP

10594# 23698410


踩一下就噗嘰了嗎
酗酒月

TOP

10594# 23698410


踩一下就噗嘰了嗎
22349409 發表於 2014-3-2 07:39

為了角色平衡啊

我不像那個拿著大炮晃啊晃的在那賣萌
( ˘•ω•˘ )

TOP

10593# 22349409


關於標題想不到可以用預設的提示標題。

凱翔沒傳給你嗎?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0593# 22349409


關於標題想不到可以用預設的提示標題。

凱翔沒傳給你嗎?
27506740 發表於 2014-3-2 08:53

我用fb傳了
( ˘•ω•˘ )

TOP

...望上面那篇。

拉爾德絕對沒死,鐮刀從中間穿過去都沒死了。

....那噁心的大叔什麼時候才能死啊....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