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四漾昶 撒格利加

白雪公主,白雪公主

漆黑的頭髮,長及下巴,瀏海是一平剪,眼瞳色是暗藍色。腰繫著一把劍。穿著一雙皮靴。穿男裝不愛裙子。

16歲,喜歡出城到森林裡玩,如果被士兵帶回去的話沒幾個小時就會逃出來。
在身上藏了不少包毒粉,致死性或昏迷性的都有,春……咳,那啥的她也會帶一些。

喜惡作劇,基本上是個面癱,笑的時候會讓人毛骨悚然,被整時會加倍還回去,說謊時臉不紅心不跳的。

有討厭她的繼母和關愛她的父親。會製作各種毒藥以及解藥,劍術不錯。

http://bbs.61.com.tw/viewthread.php?tid=336654&highlight=

TOP

              調製毒藥 熱愛自由 喜惡作劇的白雪公主──四漾昶

  一名身穿淡藍色襯衫和藍色牛仔褲,漆黑色短髮,暗藍色眼瞳的少女微微低著頭,坐在森林前的草地上,臉上掛著一個詭異的微笑,手輕輕撫摸著從剛剛就保持一定距離但一直跟著自己的小白兔,而小白兔並沒有掙扎而是順從的閉上眼睛享受。她的旁邊擺著一把劍,劍柄和劍鞘都是暗紅色。

  突然,少女背後的草叢傳出腳步聲,那小白兔驚慌的張開雙眼然後迅速跳離,少女看著小白兔離開的方向,幾秒後才瞇著眼轉頭看著從草叢出來的一小隊身穿銀色盔甲的士兵。

「公主殿下,國王陛下傳令,今晚的舞會請您一定要赴約。」帶頭的士兵說道。

「這幾個看起來很面生啊?」少女站起身,右手伸進褲子口袋裡看著隊長後的人。

「呃?這幾位是新人……請把重點放在今晚舞會上好麼?公主殿下。」隊長準備介紹新人的手一僵,轉過頭來看著少女,還瞥了眼少女伸進口袋裡的手。

  幾位士兵緊盯著少女,但正確來說是那口袋,新人們輕輕皺著眉用眼角看著同伴,他們感覺到前輩們有些緊張。

「嗯──」少女歪頭閉上眼睛,似乎是在想答覆,幾秒後掙開眼微笑著,「我不去。」

「但是這是很重要的舞會,國王陛下說一定要參加……」

「我都說不去了。」

  新人們看著他們的公主,那笑容讓人毛骨悚然。

「請您好好考慮……」隊長想要說服少女,跨出了一步接近少女。

  少女拔出右手,手上拿著一包白色粉末灑向士兵們,有經驗的隊長和士兵們躲開來,也順手拉開了新人們,倒在草地上的新人一臉恍然。

  少女隨手丟掉那裝粉末的紙,立刻撿起放在地上的劍,轉身就跑,士兵們奔上要追,但跨出個兩三步後,腳底下的草地突然破出了大坑,士兵們跌了進去。少女聽到了身後的聲響,笑著加快跑步速度。

「呀──雖然喜歡惡作劇但還是有良心的嘛,四漾昶公主她。」坑底下有位士兵用手拍了拍屁股下墊著的厚棉被,聽到這番話的士兵們無奈的笑了笑。

  隊長叫新人們拉他們上去後,撿起隨便丟在地上的紙,看了一眼用黑筆標上的「昏迷用,無副作用」七個小字,然後揮著手叫士兵們回去城堡了。

  國王殿下很好說話,倒是那皇后就有點難應付了。他心想。


我卡標題卡很久終於想到了這麼一個ˊ_>ˋ
不含空白有818字數啊……(望
耶(你在耶什麼
於是為什麼我覺得我寫的有點詭異,有需要修改的話短消找哦哦。

TOP

第十一章,白雪公主亂晃去。

  在童話廣場,有一名用斗篷包裹住全身的人,她似乎在尋找什麼,一直四處張望。突然的停住腳步,她向著一名紅髮青年走去。

「做、做什麼?」紅髮青年低下頭打量著突然跑出來攔住他的少女,少女的身高與自己相差了一顆頭,應該只有一百四十幾公分。

「先生,是否能給我一根您的頭髮?」她伸出手,貌似還微微歪頭,

「……哈?」紅髮青年一臉疑惑的看著少女,突然旁邊的同伴拉了拉他,在耳邊告訴他:「快給她!」

「哦、哦。」紅髮青年拔下一根頭髮,然後遞給少女。

  少女道謝後快步離開紅髮青年不解的望向同伴,紅髮青年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斗篷因為風的關係而飄起,露出了少女繫在腰部的劍。

「你沒聽說過嗎?如果在廣場中遇到全身包住不露臉的少女的話就要按照她的話說麼?」

「沒聽過。」

「那就記住,不然她有可能會直接把你弄暈再拿走她想要的東西。」

「……」


  鮮紅的男子頭髮弄到手了,現在只差那只會在這裡有人喔的森林附近生長的白色小花了,四漾昶拉下連衣帽,甩了甩頭讓頭髮不會卡在衣服裡。

  然而她到達目的地後卻意外的看見了一行人坐在那裡休息,其中還有一名緋色長髮的少女,正是蒂圖。

  於是四漾昶走上前向蒂圖打聲招呼,其實所謂打招呼也只是點頭一下而已,然後走向花叢裡找尋白色小花。

「蒂圖小姐,那人是誰?」一名看起來就很溫柔的女子問道,

「白雪公主哦,叫做四漾昶。」蒂圖雙手抱胸一臉和善的回答,又說:「順帶一題,這個世界裡你們所謂的童話人物脾氣都不怎麼好,如果超過他們的底限的話會被記仇的哦。」

  女子看向還在撥花叢的四漾昶,想到身上有帶著一包餅乾,於是拿出來走向四漾昶。

「要吃嗎?」女子拿出一塊餅乾,微笑著問。

  四漾昶抬起頭看著女子手中的餅乾,然後咬下一口。一瞬間眼中似乎閃著光芒,直接拿走那一整包餅乾,然後收進斗蓬內袋中。

「妳,留下來別回去妳的世界,可以麼?」她再度抬頭看著女子。

「啊……那可能有點困難了,我在原本的世界還有三個孩子在等我回去呢。」女子無奈的笑了笑,看到那眼神突然想起家中的孩子,無意識的抬手摸了摸她的頭。

  四漾昶明顯僵了一下,但也沒拒絕反而享受著那撫摸,突然開口說:「那我想辦法送妳回去。」

「沒有媽媽的感覺,不好。」四漾昶歪了頭想了一下後又說道。這次換女子僵住了,她怎麼會忘了白雪公主的媽媽是再婚來的後母呢。

「所以我會幫忙妳回去,但是妳在回去之前要教我做點心,這很好吃。」

  於是在四漾昶找到白色小花並離開後,女子走回正在收拾的一行人中。

  誰說這些人脾氣不好的,這位不就挺好的麼。她心想。

  但是如果妳知道了她拿那小花回去製作七日內不停狂笑的藥是為了拿去惡作劇呢?


安安白雪公主有個理由拯救觀眾了ˊ_>ˋ(?
我標題廢不解釋嗯(?

TOP

我會說漾是看起來不錯,然後昶是動漫裡喜歡的人物名字,然後在隨便找個四來組合的名字麼ˊ_>ˋ
四漾昶,這名字我覺得還不錯的說ˊ_>ˋ

發的很快嗎ˊ<_ˋ
因為我被刺激惹(欸

TOP

(望著上面的話題然後慌張點開資料夾檢查以及修改錯誤(咦你居然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來有地方用錯雙引號的位置了……(別

山崎的紅豆麵包梗wwww
扔向誰誰誰的臉上,還用那種輕鬆的聲音講出來wwww
從此以後紅豆麵包的詛咒無法解開了。(?

TOP

唔哦哦哦哦鄉下的低訊號生活真的是……!!
我回來惹不過看來好像是跳過我了?(望

TOP

四漾昶 撒格利加

白雪公主 白雪公主

比五年前還要長的長髮,不明原因變成了深藍色,被隨意的綁成一束,感覺就像是隨時會鬆掉似的。
暗藍色的眼瞳。
腰間依舊繫著一把長劍,看起來更加老舊,但拔出後那劍身可以看出有定時保養。
服裝上沒有多大的變化,唯一的變化是腰上繫上了一個似乎是麻布製的小包包,
裡面整齊擺放著各種藥物,比如裝在試管裡的液體或是在透明塑膠袋內的粉末。

21歲,在出外時偶爾無意識的做起遊醫,有時候會把藥草或材料拿去販賣。

沒事做的時候會騎馬出外玩,但每次的地點不一定。

偶爾會做些惡作劇,在一個人時依舊是個面癱,但遇上了好感度不錯的人時臉上會出現微笑。
說謊時依舊臉不紅心不跳,並且習得了淡定吐嘈技能。(?
自從路過一個村落順手醫治了一個婦人時,在婦人房中的桌上看到BL本子,
被婦人以為是同道之人然後被拉著聊了很多這方面話題(單方面灌輸)後,她腐了,雖然是隱性腐。

調制藥物已經非常熟練了,但因某天在對士兵灑暈眩粉突然一陣風將粉末吹回自己臉上害她被拖回家後,她開始偏向使用劍術,雖然比不過神之,但實力也算是不錯。
學了馬術,最近又因父王的關係被迫開始學使用弓箭。

因為父王與繼母生下了一個小男嬰,所以繼承王位的事情她已經不必管了。



大致……就這樣惹。(((

TOP

糟糕沒梗啊我(((

第十二章。路標表示想哭。(?


  然而下語未完,莫德克斯便微笑著看了過來,雖然那只是在心中想想,莫德克斯不見得會知道,但拉爾德還是心虛的停止心裡話。

  於是兩人便你看我,我也看你,你不發言,我便沉默……

  OK,我們先別管這兒莫名發展出的奇妙氣氛,麻煩把鏡頭轉到犬龍那兒謝謝。


  「唔呃……你堡嗎是要往哪走啊……」犬龍皺著眉頭,右手托著下巴的看著路標。

  然後,他看著指著前方並大大的寫著「你堡嗎」的路標,道:

  「右邊是吧!我懂了!」

  ……你到底是怎麼懂才能懂成這樣啊!!!!你懂我不懂啊!!

  OK,我們不能相信犬龍大大能真正的走對方向,於是旁白我決定無視這件事。

  於是可能是上帝看不下去便仁慈的串改命運(雖然我覺得是作者大大看不下去或是沒梗了於是寫出來的機率更大),一名士兵便與犬龍相遇了。

  雖然是轉角處,但並沒有像少女漫畫般觸發轉角撞人事件。士兵聽到犬龍的話,摸摸鼻子抽抽嘴角,瀟灑的大手一揮,一句話:「哥為你帶路!不用謝哥了!」

  「我得快點去通知冷痕這件事!」犬龍無視了士兵,抬腳往右邊走去。然而那位士兵卻猛虎一撲抱住了犬龍……的腿。

  「犬龍先生我錯了您一定是有重要的事要和國王講吧小的這就為您帶路請別這樣啊我錯了啊……」

  ……OK,這裡應該不太需要擔心了。

  應該吧。


那麼短真是非常抱歉但夜晚打文什麼的外加好久沒來看文導致沒完全理解好劇情於是啊嘿。(什麼啊這一長串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