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9691# 27532061


應該打得完www好像也剩沒幾章了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四十八章,作自己最好。

 


  「這裡是……蒂圖的世界嗎。」

  苓夢望著這個世界的周圍,包括他腳上採的都是藍色的天空和會動的白雲,感覺這裡是個永遠都走不出去的地方。

  雖說藍天白雲輕飄飄,但她突然感覺後面一陣惡寒。

  「……別說是惡寒了,為什麼吾等背後會那麼涼啊。」

  

「是你在惡作劇嗎,蒂圖。」



  苓夢轉過頭,她看見的是那個剛剛才見過的臉孔,但卻比最近看過的臉更加熟悉一點──是穿著潔白裙子的蒂圖。

  「嘻嘻,我好像都沒有對大家惡作劇過呢。」

  「真難得呀。」

  苓夢的表情比原先還要更嚴肅了一點。

  「──『反正都要犧牲了,不如作點不同的事』妳是這樣想的?」

  「答對囉。」

  「為什麼想要這樣做?」

  蒂圖晃著晃著,目前的她位於苓夢的位置大約四公尺遠。

  然後,她停止了腳步,隨後以一種複雜的笑容看著苓夢;難為的笑容,悲傷的笑容,無助的笑容,各種情感都包含在裡面,苓夢感覺到了。

  「我呢,直到現在都為了自己的身分而感到有點自悲呢。」

  她的眼神很悲傷,緋紅的眼睛很漂亮──因為淚光而漂亮。

  「我從培養瓶內出來,第一個見到的是蕾,她很崇高、很閃耀,我知道自己是無法超越她的。」

  苓夢專心的聆聽蒂圖的發言。

  「蕾和雷去創造其他世界了,剩下的就只有我、導演和從別的世界搬來這裡的人。這時後導演說了一句話:」

  「妳比這裡的所有人還不如。」

  「所以也別妄想能和大家站在同一個位置上。」


  看著述說中的蒂圖,少女露出了一個驚訝但又很感慨的表情,

  原來我們一點也不了解蒂圖啊。

  「後來我漸漸發現了,自己果然不能真正的作為一個人活著;就算有超級好的朋友,但她最終還是要回到另一個世界,我就像是一個玩偶,被控制、被剝奪自由,不能照著自己的意願行動。」

  「現在、可以和大家一起戰鬥很開心,所以啊……」

  眼淚崩潰而出。

  「我呢……真的謝謝大家……已經、滿足了啊……」

  她說著說著,然後用手掩住了自己的眼睛,打算讓眼淚止住。

  然後,是苓夢那比平常更溫柔些的聲音。

  「爾等認為自己不如大家嗎?」

  「唔……」

  (跟我一樣呢。)

  苓夢苦笑著。

  不過,笑容過後她就發現到了自己的周圍變成一片黑。

  她看到了玥。

  「苓夢、想要變回來了呀。」

  「嗯,果然還是作自己比較好呢──」

  「是這樣呀……」

  水藍髮少女注視著苓夢,她也露出了笑容。

  「是這樣呀,苓夢終於找回了自己,我很高興。」

  (那麼、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呢……苓夢和大家都很可愛,接下來一定會發生更多有趣的事。)

  (就繼續在妳的體內隱居吧,有事可以叫我喲。)

  刺眼的光芒妨礙了視線,苓夢睜開了眼睛──又看到了蒂圖。

  她張開嘴巴笑了;許久的笑容。

  「蒂圖蒂圖,不要那麼喪氣,大──家都會支持妳的。」

  「所以不用害怕、也沒關係喲。」

  少女朝著蒂圖走了過去,然後給了她大大的擁抱。

  「苓夢……」

  「我們呀,一起打倒導演大叔吧。」

  「蒂圖可是我們的一份子呢,所以呀,少了誰都不行,蒂圖也不用感到卑微,畢竟自己就是自己嘛。」

  「一起戰鬥吧。」

  蒂圖感覺到了少女溫暖的擁抱,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流了出來。

  「好……」

-

今日的旁白君非常認真。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695# 27532061


對不起,在我這裡兼差的旁白君很正經的(什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763# 32220890


(別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792# 23698410


竟然有偽娘這種稀有品種。為什麼不幫他獨立創造一個人物形象呢(悲傷中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在電腦前笑倒了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15# 27532061


沒辦法,你是受


我好久沒吃過壽司了ww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19# 32220890


搔癢....

搔癢....

肢體行為....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27# 25557418


好兇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66# 25557418


啊乖,我們到角落吃糖吧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68# 25557418


為什麼<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871# 25557418


啊,默哀(x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22# 26641263


你哪位



我們校慶在十二月底,可惡(x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25# 25557418


可是再過不久就是段考了(槌地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28# 25557418


我不知道段考日在哪天<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30# 26641263


等等,誰兇了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84# 32220890


因為是凹的

呃好啦乖,我相信希望,應該<####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87# 27532061


呃絕望

呃....

這下連凹的都沒有了啊.....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9991# 27532061


簽名到底ˊ_>ˋ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001                         慢了一步啊啊啊 (?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002# 25557418


(泣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054# 27506740


可是苓夢,我沒有電繪版(no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我該從何看起,又從何亂入Orz......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210# 27532061


在打了ˊ_>ˋ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我二十八號以前都沒空Orz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四十九章,二十五歲的我還是很漂亮的

本帖最後由 38486954 於 2014-2-8 14:17 編輯

  大嬸這邊。

  離實驗室爆炸過了一段不短也不長的時間,大嬸是第一個起來的。頂著一顆爆炸頭,衣服也變得破爛──這樣狼狽不堪的她,一起身就在崩塌的研究室中找著什麼。

  然後她看到目標了,同樣狼狽不堪的艾肖伊。拉起那破舊的白色長外套,艾肖伊因為大嬸的粗魯舉動而稍微恢復意識,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大嬸狠狠甩了兩巴掌。

  「你個渾蛋艾肖伊!你害大嬸我漂亮的衣服都變得破破爛爛了!你要怎麼陪啊!逞罰你洗我的衣物直到你死為止!吼──你這樣還算一個醫生外加研究家嗎你說啊!」

  驚嘆號好多,而且大嬸妳那標準的歐巴桑裝扮哪裡算漂亮的衣服啊!艾肖伊在心裡偷偷抱怨,但他知道沒時間跟大嬸鬥──說難聽一點,就是鬥不贏。

  「好好好好,現在比較重要的是那個秘密藥水啊……」

  「呼,以後再找你算帳。」

  不管怎樣,這下他終於擺脫大嬸的咒罵。艾肖伊暗自慶幸時也不忘繼續動作。他在一堆瓦礫中搜索可用的液體,雖然大部分裝著液體的試管都破了,但很幸運的,艾肖伊把可用材料都湊其了。

  知道艾肖伊已經準備要調藥水的大嬸緊盯著他,彷彿說著「你敢調錯給我試試看,調錯的話就給你看兔女郎裝跳鋼管舞」,讓艾肖伊的壓力變得異常的大。

  當他將最後一個液體滴入已經混和好的藥水中時,突然冒出一陣白煙,也有輕微的爆炸聲。

  還好,沒有爆炸,藥水調好,艾肖伊也鬆了一口氣。

  「好了,大嬸請喝吧!」

  「這真的可以喝嗎?有後遺症嗎?喝了會不會有小孩啊?」

  「……喝就對了。」

  認為大嬸放棄治療的艾肖伊皺了皺眉頭,完全不想吐槽她。大嬸則是在懷疑之餘,一口氣的把藥水吞了下去。

  好不容易把摻有藥水的口水連帶吞下去,她馬上不顧形象的大罵。

  「我呸呸呸、嗆死人了!咦……身體怪怪的……」

  突然,她的身材和體型起了變化──身體拉長,原本的三層肥肉也消失得無影無蹤,爆炸頭更恢復成長捲髮,還可以看到那性感的身體曲線。

  艾肖伊目瞪口呆,然後慌張了起來。

  「等等等等,我是不是哪個部分出錯了了了,為什麼大嬸不見了,為什麼一個美女出現在我眼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是大嬸。」

  「咦?」

  「我就是那個囉哩叭唆毫無節操的說書大嬸喲♪」

  說書大嬸拋了個媚眼,而艾肖伊仍然一臉錯愕的看著。然後他整理下思緒,姑且相信這是年輕好幾歲的說書大嬸,從瓦礫堆挖出了一個東西。

  「這不是導演大叔的嗎?」

  「嗯,但是是備份的。這個拿來「卡」的東西,大嬸妳帶上吧。」他繼續說著「只有妳,可以阻止導演大叔。」

  「那,說書大……不,說書姐姐我走了喲,啾咪☆」

  好噁……要是平常的說書大嬸,他可能會這樣說吧。看著走遠的年輕大嬸,艾肖伊也鬆了口氣。

  「呵呵,那我現在要幹嘛呢。」

        對了,紫那邊不知道怎麼樣了。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502# 24463382
10503# 36812323

哪裡恐怖ww

10501# 32220890


就算變年輕了個性還是(x


10499# 23698410


......有嗎(?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508# 27532061


所以說到底哪裡恐怖了<

10506# 25557418


不是被修正了嗎w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畫好了耶          (?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643# 20967860


這張線稿感覺沒有之前那麼好(慚愧

10642# 27532061


一個字就說對重點Orz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五十章,情況改變

 

  「──大家!」

  恢復理智的蒂圖這樣感性的叫著,在場的大家都知道──她再也不是一個像機器人般無性格的緋髮少女,而是那個樂觀、陪著大家一起喜怒哀樂的蒂圖。

  在場的人都笑了,只有導演大叔掛著鼻涕一臉錯愕的樣子。

  「可、可惡!」

  他化身著龍,打算攻擊在場的大家,但在攻擊到大家前,就被苓夢的苦無攻擊而刺到翅膀,再度恢復人形摔到地上。

  「好了渾蛋大叔,你想要怎樣的死法呢?刺死?踹死?溺死?」

  「苓夢好像變得跟從前一樣呢……」

  希望在一旁小小聲的說,大家也一致認同的擺出了疑問的表情,只有星夢像是了解什麼般的淡淡笑了。

  導演大叔絕望的看著眾人,但他卻又猥褻的笑出聲來,讓大家的感到疑惑。

  「哇哈哈哈哈哈──你們以為這樣就能打倒我嗎?一群愚民們!好歹我也是這個世界的導演、導演喲!而且,我還有這個!『神之眷屬』!」

  他說著說著,便舉起手。突然有一堆光芒集中在導演大叔的手上,而且眾人都因為這股異常的力量造成風壓而倒臥在地。

  「嗚啊啊啊啊夭壽喔!」不知道是誰的話,在尚未聽清楚前就被風壓蓋過。

  雖然總覺得快要end了,但似乎不是那麼回事,大事不妙啦!







  天空變得更加不對勁,有些人已經隱隱約約注意到了,出現在並非童話天上的那隻龍。

  雖說是龍但不至於想到導演,因為天空上那隻龍跟導演完全不一樣,具有會讓人腿軟的威嚴。

  「那是……什麼。感覺好像是、很令人悲傷的東西。」

  「怎麼了,紫?」

  翔空對於紫的自言自語感到好奇,而關懷似的發出疑問。

  「不,我好像想起了什麼。」

  女孩擺出了不屬於他那種樣貌的沉思表情,但是這個表情很快就改變。一陣巨大的聲響傳了過來,將在場的三個人都嚇得正著,還沒來得及發出疑問,整個破舊的空間就徹底崩塌。

  「唔嗚啊──怎麼回事嗚嗚喔喔啊啊咿咿噎噎嗄嗄──」

  犬龍發出多音節的尖叫聲,然後三人的身影漸漸被埋沒。







  「喂等等亞空,天空的那隻龍妳看得到嗎。」

  「看不到,但我很早就發現了,有一股奇怪的力量正朝著並非童話襲來……」

  滿身是傷的冷痕用稍微毀損的手機對話著。他看著正爭取時間的大家,想要趕快結束這個又緊急又相當重要的對話。

  當然亞空也知道現在的情況,所以她將重點都整理完,打算迅速的告訴冷痕。
  「我想,這個是『神之眷屬』。」

  「……那是什麼呀。」

  「我以前聽說過,作者在創造完這個世界後,便把這個力量給導演大叔了。本來是想要用來保護並非童話,現在卻變成這樣,真是怪可悲的。」亞空吸了口氣繼續說「唯一能同時阻止神之眷屬和RH的方法呀……需要大家,更重要的是作者的幫忙。」

  「問題是、雖然雷找到了,但是蕾要怎麼辦。」

  「雷的恢復可以靠並非童話東側入口,那個世界的一顆石頭幫忙,所以只要萱和橙星可以在那個世界讓雷恢復是再好不過的了,至於蕾嘛……雷恢復後再說。」

  「阿痕,你看!」

    蝶蝶一臉緊張的指著前方,而冷痕一轉頭,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到。

  那隻龍張大嘴巴,集結了一團紫色的魔力球,占水則是將那團魔力球吞食後,大吼了一聲將全部人震垮。







  「主人你看、前面有一個人耶。」

  同騎在掃把上的萱和橙星望著地上,是一個穿著白色服裝的苗條女性。

  「嗯──原來有訪客呀。」

  粉髮女子笑道

  「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五十一章,希望、絕望、救贖

本帖最後由 38486954 於 2014-6-1 13:58 編輯

  「呃、嗨。」

  「我說啊你嗨個什麼勁啦。喂,妳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這個世界的存在、妳跟導演有關係嗎?」

  橙星一臉嚴肅、神經緊繃的質問,並隨時作好拔劍的準備。而天然呆少女看到自家主人難得那麼認真,便也開始緊張了。

  「愚蠢的人類,你沒資格問那麼說,而且,你馬上就要死了。」

  「……什麼啊。」

  「呵呵,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並非童話正面臨消失的危機。啊啊那麼變態大叔真的有夠笨,削短自己的生命力用了神之眷屬,結果得利的還是我們呢。」

  滔琴從微笑轉變為病嬌笑,令人頓時感到毛骨悚然。接下來,少女在笑容之餘舉起手,黑色的能量朝她手中聚集,布滿了整個空間的上空。

  「這、這是什麼回……事。」

  「好難……過……」

  兩人因受不了這突如其來的氣壓而趴倒在地,只剩下毫無節制大笑的滔琴站立著。







  「嗚……」

  紫從城堡廢墟中起身,她小小的身軀特別骯髒,頭部也被砸下的天花板砸到,流出了兩行血痕。

  「我……」

  「喂!還好吧?」

  翔空慌張的在恢復意識以後,便跑過來關心女孩。至於犬龍……他好像在瓦礫中迷路了。

  「全部都……」

  「糟糕,受傷了呢,我幫你包紮……」

  「現在不是作這種事情的時候!」

  少年被女孩的堅持嚇了一跳,之後少女冷靜下來,對自己剛剛的激動也感到訝異。

  「不……對不起。我想起了自己的回憶與身份,我才不是什麼蘿莉,我的真實身份是蕾,創造並非童話的人。」

  「咦?」

  「我現在不能在這裡坐以待斃!我要去導演那……喂,有沒有在聽呀!」

  「妳說妳不是蘿莉?」

  「是呀,我已經一千兩百六十歲了呢。」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翔空頓時臉色大變一臉驚訝,他的表情就像是解放完才發現沒衛生紙、到書店以後發現商品已絕版一樣,無限的錯愕和不解。

  而蕾對翔空的反應稍微的震驚一下。

  「我想起來了,你的設定是蘿莉控對吧……」

  「為什麼、為什麼上帝要這樣對我啊啊啊啊──」

  少年哭倒在地,蕾望了他一眼。

  「算了。」

  蕾選擇無視,準備出發尋找大叔。但正準備出發之餘,她才意識到一個問題。

  「我的力量還沒恢復呀……」






  (萱……)

  「……」

  (聽得到嗎?)

  雷正試著與萱對話──他並沒有動嘴,而是直接把聲音傳到腦裡,如此的外掛行為。
 
  「怎麼了?」

  (你直接在心裡想著要傳達給我的話就好了。)

  (像這樣?)

  (對,沒錯。)

  兩人就這樣,進行著他人無法聽到的秘密對話。

  (萱,看到了吧──滔琴後面的那個。)

  (牆壁?)

  (……一般人都知道我指的是寶珠!)

  雖然看不到表情,但從雷的語氣可得知,他現在很憤怒,非常憤怒。

  (好啦好啦,所以你想表達什麼?)

  (那個寶珠名為「童話之源」,原本是我和蕾託付給導演大叔的東西,只要持有那個,就有並非童話除了角色以外,一切事物的掌握權。)

  (嗚哇、嚇死人的外掛寶物。)

  (所以拜託了,一定要把那個奪回來,有了那個,並非童話的危機就可以得到解救,同時占水、滔琴以及導演的『神之眷屬』如此非正當得來的魔力也會釋放而出,他們也會……)

  (我知道了,只要拿回那個就──)

  「妳在想甚麼呢?」

  在兩人進行心裡對話之時,滔琴似乎注意到了萱投視於寶珠的眼神,而露出讓人感到發寒的燦爛笑容。

  「想奪回『童話之源』嗎?不可能啦,不可能。不過你們還真礙事呢,還是快點把你們解決掉好了。」

  說完話以後,滔琴手中就聚集一股強大的闇能量,過了大約半分鐘,那股能量就形成球狀,直衝在場的兩人來。「那、那是什麼啊!」橙星一臉驚恐、勉強擠出這幾個字眼,但是被這氣壓壓住,他們兩個根本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看著巨大的魔法球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並非童話也好,死亡困境也罷,

  真的……沒希望了?







  「嗚……」

  冷痕第一個恢復意識,他勉強撐起自己極度疲倦、傷痕累累的身軀,絕望的睜開眼,望著眼前的龍和巨人化占水。

  「我,真的很弱呢。」

  諷刺般的嘲笑著自己,冷痕已經到了要崩潰的程度──明明應該堅強的,但經歷過這一連串突發事件、並非童話危機、以及占水和滔琴的出現,他的精神已經再也無法受到任何刺激。

  占水曾經說過自己不適合當王,看來真的是這樣呢……

  他受夠了,自己真的非常的無能,既不能拯救占水,也對並非童話的危機無能為力,周遭的麻煩事物不斷的侵蝕自己的身軀和精神。

  事件發生後的他,一直把負面的情緒藏在心裡頭,無法向別人宣洩。要是王崩潰了,其他子民們更會受到影響──他知道的,在他上任後從未和其他人哭訴過,連蝶蝶也是,他深怕像蝶蝶如此溫柔纖細的人,會一直擔心著自己。是的,身為一個王就是如此孤獨。

  但是,他真的已經沒辦法了──

  壓抑已久的情緒崩潰,悔恨的眼淚流出。

  「阿痕……你在……哭?」

  最先發現異狀的是蝶蝶,她抸著紫羅蘭色的雙眸,一臉錯愕地傻望冷痕。在聽到蝶蝶跟以往不同,帶有擔憂之意的聲音,大家都轉向冷痕,緊接著的大家也是一臉錯愕,面臨不知道該說什麼話的尷尬情況。

  「怎麼了,阿痕,你──」

  「不,大小姐……對不起,我想我根本保護不好妳……」

  「!」

  心思細膩的蝶蝶,馬上就查覺到了冷痕崩潰的原因。她將自己想要全部脫口而出的話作些整理,冷靜下自己擔憂的心,溫柔的對著冷痕說話。

  「──吶、阿痕,你覺得自己很軟弱嗎?覺得自己什麼都作不到,更不能成為一個優秀的王嗎?」

  冷痕並沒說話,只是低頭掩住自己哭泣的臉,不讓別人看到,自己也能冷靜些。

  蝶蝶繼續說著她的想法:

  「阿痕,其實你是個非常棒的領導者,只是你沒發現罷了。你和大家一起笑著、努力的關心並非童話各種事物、城堡再破舊都不是問題,只要人民能幸福,那就是國家最大的財產……你不論何時都是那麼的堅強,如此的為人著想,這就是你,我們優秀的王。即使如此,你還是想要否定自己?」

  「大小姐……」

  「這樣的阿痕,我最喜歡了!如果阿痕你覺得無助、疲倦的話,請不要忘記了,大家和我都會支持你的。」

  冷痕聽到這番話以後,好不容易止住的淚又是一股勁的流了出來。

  「大家也是,我們一定可以拯救並非童話的!」

  「蝶蝶說得沒錯,如果有希望的話……」

  「那麼一定能突破難關。」

  冰凌和四漾昶也附和了蝶蝶,在場的所有人頓時有了希望的力量──

  灰暗的雲層散了許多,並非童話突然出現了許多小小、溫柔的光芒。

  分散在各地的人們,不知道為什麼,心中也突然有了希望,感覺所有挫折一定能被打破。闇的魔法威力也減少許多。

  「導演大叔什麼的都給我吃土去──」

  苓夢怨念的說出這句話,於減少了點氣壓的空間中起身。

  「我該看開一點,少了一個蘿莉,還有千千萬萬個蘿莉。」

  流下悲痛男兒淚的翔空,拭去淚,決定拋開一切不好的回憶。

















  襲擊萱和橙星的魔法球消失了,水晶的世界又回復安靜,連剛剛才感到難受的氣壓也消失殆盡。

  「發生了什麼事嗎……」

  最先發出聲音的是萱,她還沒從錯愕中醒過來。然後雷很快速的回應她:

  「並非童話的人們啊,有了一致的正向念頭,影響在各地的大家……童話之源是集合大家的信念組成的,當大家都有正向的念頭,自然也會影響到這個世界的光闇平衡……就是現在,將童話之源奪過來吧。」

  「不,不會讓你們得逞!」

  滔琴恐懼的樣子全透露在臉上,跟不久前的笑容形成強烈的對比。她又準備施展一次魔法,發現沒用,便抽出短劍放手一戰。只是橙星對劍術的熟練,讓他占了上風,奔跑到滔琴前一揮,雖然並不致於斃命,但她馬上就因為這擊而倒下。


  萱這時已經到達童話之源前,她捧著這顆發出溫柔光芒的寶珠,露出久逢的笑容──

  並非童話,恢復正常吧。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813# 23698410


會很多嗎(歪頭

呃話說殺誰是……(?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10815# 23698410


我想說反正快結束了所以把一堆內容擠在同一章(????

領便當呀(燦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勇者大人#


拜託自重(#


亞空#



請不要想到奇怪的希望(????????


————

瞳孔色已修正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