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10005# 22854257
自戀叔叔<

和自戀葛格是一掛的對吧<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07# 22854257
叔叔你放棄治療了喔<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09# 23698410
唔嗯好吧<

如果可以的話要等我回家喔,我大概兩點多回到家吧<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13# 23698410
只好祈禱<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比較照顧人的是葛格,其他的是叔叔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21# 23698410
感覺wwwww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23# 23698410
明天就是校慶了、有點緊張(,,・ω・,,)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25# 22854257
你承認你是大叔了<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27# 22854257
叔叔不要叫<

你不用全形就是不照顧我(?

#凱翔

明天要跳大會舞而且我是種子還要去疊羅漢(望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031# 23698410
我拿到了很漂亮的宣傳單www

貼在布告欄上,放學後我和同學留下來幫忙,老師叫同學拆的時候我就拿走了(#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我就知道那一定是我、欸嘿☆

(#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欸、欸欸?

撞梗了啦都是性轉梗<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159# 27506740
欸欸欸<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不知不覺、已經一年了呢。」握著滑鼠,翻動著無數頁的紀錄。

  並非童話的出現,已經滿一年了。

  最初的最初,只是想讓曾經擁有的繁華再次回來,而到現在,並非童話已成為我最重要的事物。

  在這裡,有著我們的牽絆、友情,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夥伴們永遠圍繞在自己身邊。曾經我想著,如果我成為「冰凌」,成為柴郡貓冰凌的話……

  一定、一定要去見那些柴郡貓所見過的事物,去見見真正的「有貓咪的下午茶」,還有──去見見我的那群夥伴。

  最剛開始踏入這裡時,我承認,我將小說當成了興趣。但是當我遇見你們的時候,小說不只是我的興趣,而是我的一切,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事物。

  然後、我想親口說出這句話──

  「並非童話,生日快樂。」


  「謝謝、最喜歡你們了。」



上面是我個人單純的感想、下面才是賀文這樣。

真的很謝謝你們、謝謝並非童話陪我走過這一年。



  一大清早,並非童話裡的人們就忙著搬運東西,其原因是──再過一週,就是並非童話一週年的日子了。

  「嗯哼哼、這種時候我該做點什麼呢……」某柴郡貓愉快翻閱著手上的筆記本。「冰凌,為了慶祝一週年大家都在忙,妳就不要整人了啦。」一旁的愛麗絲蝶蝶抱著白兔先生,試著阻止眼前這隻貓的詭計。

  「就是要這種時候整人才好玩嘛、欸嘿☆」某貓繼續翻閱筆記本,「吶吶蝶蝶,這次妳來幫我整人吧?附帶一提妳沒有拒絕的餘地喔。」會長愉快的晃了晃手上一本似乎寫滿了某人秘密的筆記本。「……那妳是問好玩的嗎?」

  於是、一人一貓,開始策畫著某項計劃。

-一週年當天-

  並非童話一週年當天,所有的核心人員聚集在有貓咪的下午茶裡,但是情形卻和以前的聚會不大相同……

  「……所以,這是妳做的?」「對啊,蝶蝶是幫兇喔。」某貓很快就承認了。「那為什麼連自己都施法?」睡公主──或許該說是睡王子?總之就是星夢,他提出了疑問。「因為好玩嘛、欸嘿☆」會長的莫名其妙發言。

  ──現在的情況就是,並非童話全員性轉換。

  不過,桃太郎犬龍和小紅帽希望卻沒有被施法,詢問過後的結果為……「喔,因為我實在無法想像女版犬龍長怎樣,然後我有給希望施法喔,因為她本來就是男的。」會長莫名其妙的發言引來了紅帽的強烈不滿──「我一直都是女的好嗎!」

  現在來為各位公布性轉後的結果,偉大的冷痕國王成了女王,蝶蝶女僕成了執事,正太執事。柴郡貓冰凌、灰姑娘萱、白兔小姐雪溯和大野狼可娜成了執事,於是並非五執事就這樣出現了。此外公主變成了王子、王子變成了公主。

  鬼王變成了蘿莉,附帶一提是貧乳。賣火柴的苓夢成了自己最愛的偽娘。其餘全員性轉換,以上!

  「說真的,這有意義嗎?」「有啊,很好玩。」「為什麼連我都性轉了……」「話說不是禁止神之女裝嗎?」「因為一週年就解禁一下吧?啊,不過另一條禁止令還在喔!」

  「然後、今天最終的目的,用全新的姿態來慶祝!」


  「並非童話、生日快樂!」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嗯我加起來根本只有五天寒假在新竹qwq

其他時間都在南投qwq

不過文還是可以打的<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自己的技能要自己想才有意義啊<

自己的角色要自己包辦一切才是自己的角色嘛<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297# 23698410
其實我覺得你第二句也很嗆(#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我覺得我真的要先砍了莫德克斯和那個大叔

話說其我還沒仔細看過拉爾德的長相(#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我覺得勇者也頗變態的(?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353# 23698410
變態自戀鬼畜的勇者<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429# 27532061
二十六號喔<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蘿莉控好像沒什麼資格這樣說吧我覺得wwwww(?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大嬸壞掉了怎麼辦_(:3 」∠ )_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小花貓請找御侍還有音侍(?

而且我不明白這跟年齡有什麼關係啊www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5557418 於 2014-10-17 14:11 編輯

第三十一章「兄與妹」

  身穿著白色長紗裙的雪溯出現在眾人眼前。

  那黯淡的雙眼、敲響了戰鬥的鐘聲,陷入了一陣混戰。

  「雪溯完全失去自己的意識了……」一邊閃躲著,冰凌做出結論。「那麼、就只能靠我們的力量來喚醒她了!」「聖光護體!」冷痕在自己身上施加狀態,接著往雪溯的方向衝去:「聖.破甲突刺!」雪溯硬是接下了這記攻擊,並且將冷痕打出幾公尺外。「超手刀!」艾肖伊召喚出了十支鋒利的手術刀,攻擊雪溯,卻一一被打落在地,一瞬間,艾肖伊也被雪溯打飛。

  凱翔迅速的從自己的魔法空間拔出一把橙紅色的劍「陽心」對雪溯進行斬擊,被擋下之後,使用兩把劍來對抗雪溯。「快想起來啊!」雪溯一個閃身,迅速的對凱翔進行攻擊。「拔刀術.一刀齋!」犬龍也拿著武士刀,近身與雪溯戰鬥。「一刀力斬.獨霸!」與雪溯一來一往的過招,打了幾個回合,雪溯依然將犬龍打至一旁的牆上。「拜託了、雪溯,快想起來!」


  「愛麗絲小姐想嚐嚐嗎?」雪溯用手中的銀製的叉子,切了一小塊蛋糕。

  「不、不用……唔?」話還沒說完,眼前就出現了那塊在叉子上的蛋糕。「想嚐一口就說嘛。」

  「謝謝白兔小姐……」



  一段溫馨的場景閃過雪溯的腦海。「這是、什麼……」雪溯顯得有點錯愕。不放過這個機會,從走廊末端回歸戰場的神之立刻進攻:「睡鼠劍法.水旋衝刺!」雪溯雖然很快的反應過來,但一瞬間的恍神還是讓她受到了一點傷害。

  「聖.破甲刺擊!」冷痕趁著雪溯被打傷時趁勝追擊,讓雪溯又受到了傷害。「快點回想起來、那時的我們!」「高速穿刺!」蒂圖也參與了進攻,雪溯的傷口越來越多。


  「蝶蝶呀,有空叫雪溯下午來坐坐。」下午是神之帶鼠團來的時間。

  「好,反正白兔小姐也喜歡喝茶吃蛋糕。」毫無心機的替雪溯答允。

  很快地,雪溯就將有貓咪的下午茶打掃的一塵不染。

  「這是招待。」冰凌坐在雪溯旁,蝶蝶則是端來一盤甜點和茶。



  「這、到底是什麼?」各種場景不斷的浮現於雪溯的腦海裡。


  「雪溯。」「雪溯。」「雪溯。」「雪溯!」「雪溯。」「雪溯。」「雪溯。」「雪溯。」……大家……的聲音

  ──「雪溯!回想起來吧!我們是夥伴啊!我們是『並非童話』!」

  那黯淡的雙眼漸漸恢復正常,雪溯抬起頭來:「大家……」

  對視了足足有十秒之久,接著大家開始歡呼:「太好了!」「雪溯!妳終於想起來了!」「太好了!終於恢復正常了!」

  正當大家沉浸在這片歡樂之中時,蒂圖望了望周圍,然後開口問道:「苓夢呢?」



  「嗚……這裡是哪……」感覺到頭有些疼痛,苓夢勉強的張開了雙眼。「呦,歡迎來到我的私人實驗室啊,小乞丐。」正前方,坐的不是別人,正是大變態.莫德克斯。「……你想做什麼?」動了動身體,苓夢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綑住。「那麼就直接進入主題吧。」莫德克斯站了起來,在苓夢的面前左晃右晃。「我呢、打算以妳的身體當作媒介。」

  「……媒介?」「沒錯,為了讓我的妹妹玥永遠的活在這個世界上,並且要讓她使用『黑色寓言封印之力』,來為我完成我偉大的夢想!」聽完莫德克斯的話,苓夢顯得有點吃驚。「是這樣子啊。」玥突然冒出。「玥?」知曉了這一切的玥,開口:「只要是為了哥哥,就算是苓夢,我也不會饒恕的。」「妳要做什麼?」玥開始控制了苓夢的思維,並吞佔了她的身體。

  「快住手……」苓夢不斷的掙扎,想要擺脫,但終究還是敵不過玥。苓夢像是失去意識低了下頭,再度睜開了眼,擁有主意識的已經是玥了。苓夢……不,是「玥」,玥獲得了苓夢的身體。「那麼、現在就去送給他們一份禮物吧。」



  眾人開始尋找著苓夢的蹤跡,但是完全沒有頭緒。「怎麼辦……」「等等,看那邊。」遠方有個人正朝著這邊走來,那個人有個金色的雙馬尾。「……苓夢!」然後,當那個人走至眾人面前時,張開的卻不是那雙水藍色的眼睛。「她已經、是我莫德克斯的手下了!」不知從何傳來的聲音,莫德克斯這麼說著。

  無法接受這樣的事情,每個人臉上都擺著不敢置信的臉孔。



  「為什麼……就連苓夢也投靠莫德克斯了?」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我知道我知道答案是蝶蝶(?

會長大人才不會認錯人呢(?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42# 36812323
這樣也不錯,就可以一直待在蝶姊身邊(?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50# 36812323
會長本來就很衝動(?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糟糕了,太晚回來了,不快點到鑰匙者會來不及的,拉爾你先遠離這裡。」莫德克斯顯的有些焦躁不安。

在小女孩逃走前他們聽見了意思的談話。

莫德克斯怎麼會這麼正常(?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69# 23698410
我以為他就只是個變態(?

沒想到有這麼正常的時候(#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10971# 23698410
好像有一點(?

但不是本命(?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5557418 於 2015-4-6 05:00 編輯

三十六、喚醒的方法

  由於神之依然處於昏迷狀態,於是艾肖伊和子不語留在實驗室照顧神之順便解古文字。

  「『隱藏在哭泣下的雙面 在最後的審判 終結 聖劍是刑具 親情是贖罪』嗎……」艾肖伊盯著書看,差點沒把書給盯破,而眉頭一直緊皺著,一刻也沒鬆過。「如果照幻穹所說,這是拯救蝶蝶的關鍵的話,那『親情』指的應該就是莉莉安了吧?」「有道理,『雙面』的話,指的是這個人有兩種性格吧?」「兩種性格的人沒有吧……不過兩個靈魂的就有啊,苓夢。」

  「那『聖劍』的話……是指這個人用的武器是劍嗎?」艾肖伊不太肯定的說道,立馬遭到子不語吐槽:「用劍的人也太多了吧?」「說的也是。不過『聖劍』的話,指的是這把劍會發光嗎?如果是的話,那就是蒂圖了吧,因為她在切換的時候會發光,而且前面兩個都是女生。」子不語點點頭:「就先當作是這樣吧。那『最後的審判』……」「我猜是冰凌。」

  「為什麼?」面對艾肖伊的回答,子不語表示不解。「第一,因為是女生,第二,應該要是和蝶蝶有密切的人,第三,因為她是蝶蝶後援會的會長。」「……前面兩個聽起來很正常,第三個原因是怎樣?」「哎有結果就好了何必計較這麼多呢?」「萬一我們猜錯人了呢?」「那就到時候再說啦。你先聯絡冰凌他們吧,我來想辦法把神之叫醒。」「喔。」

  子不語從口袋中拿出了通訊器,這是傑洛他們離開前留下來的,說是有事情就用這個聯絡,子不語按下了通訊鍵。



  「嗶嗶嗶嗶嗶嗶……」「嗯?」似乎聽到了什麼聲音,頭上的貓耳抖了抖,冰凌四處張望,尋找著聲音的來源,最後她看向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變得冰冷的凱翔。「雖然覺得這樣有點不敬,不過也沒辦法啊。」冰凌走到凱翔的旁邊,開始在他身上東翻西找。終於皇天不負苦心貓,冰凌在凱翔身上找到了通訊器。「……主人都這麼慘了為什麼通訊器還沒事?」

  冰凌按下通訊器閃爍的按鍵。「喂?」從通訊器的另一頭傳來了子不語的聲音。「子不語啊、我跟你說喔這個通訊器放在凱翔身上然後凱翔明明受了很多傷但是這個通訊器完全沒有損傷耶絕對是運氣和迴避都是SS級+10的。」冰凌將自己的新發現一連串的說給子不語聽。「……我是要跟你說古文字的秘密。」發現對方對於自己的新發現完全沒有興趣,冰凌的貓耳沮喪的下垂,不過聽到「古文字」三字又突然豎了起來。

  「解出來了嗎?」「嗯,我們認為這是拯救蝶蝶的關鍵。」「哦哦你快說你快說!」「首先『世界的力量 將化為記憶 封印在身體上 左右命運的 權杖 賦予感情與知識 而絕對的失去 及服從 融合了聖潔與劇毒』,世界是星夢,力量是可娜,記憶是月夜,封印是夏,身體是蝶蝶,命運是澤蘭,權杖是冰颯,感情是雪溯,知識是亞空,失去是希望。」

  「服從是萱,聖潔是夜歌,劇毒是四漾昶,這些是第一段古文字的內容。」「還有第二段?」某隻貓覺得有些不耐煩,但是為了蝶蝶還是繼續聽著。「第二段是『隱藏在哭泣下的雙面 在最後的審判 終結 聖劍是刑具 親情是贖罪』,雙面指的是苓夢,聖劍是蒂圖,親情是莉莉安,而審判是妳,剛好就是四個沒有被抓走的女性。」「所以要怎麼做?」

  「只要讓妳、蒂圖、苓夢還有莉莉安四人共同發動能力在蝶蝶的胸口前就萬事OK了!」「問題是苓夢現在被玥控制了啊!」「妳自己想辦法啊。」子不語在另一頭吐了舌頭,可能是在賣萌。「……那這些內容,你們是怎麼解出來的?」「在莫德克斯的日記本上看見的。」「子不語,現在給你一個超重要的任務。」「什麼任務?」「把那本日記帶來!我要看!」

  接著冰凌切斷了通訊,不給子不語拒絕的機會。「莉莉安!」冰凌叫來不遠處的莉莉安,兩人商量著接下來的計劃。



  切斷了通訊之後,子不語默默的把莫德克斯的日記本收起來。「怎麼樣?叫得醒嗎?」「現在正要開始叫呢。」

  艾肖伊對神之使出了打擊,一拳打向神之的肚子,毫無反應,就只是個神之。

  艾肖伊對神之使出了踢擊,一腳踢向神之的肚子,毫無反應,就只是個神之。

  艾肖伊對神之使出了爆擊,一腳踢向男人的要害……

  「等等那樣會痛死吧!」子不語急忙阻止艾肖伊。「換一招。」「喔……」艾肖伊一臉可惜。

  艾肖伊對神之使出了敲擊,一拳敲向神之的頭部,毫無反應,就只是個神之。

  艾肖伊對神之使出了巴掌,一掌打向神之的臉頰,神之終於醒來了。
  
  「神之,你終於醒了。」「可是我覺得我的臉、頭和肚子有點痛耶?要害也覺得好像有危險……」「一定是因為你剛醒來,還太累,有點幻覺。」「是嗎?」「對啊,我們去找傑洛他們會合吧。」就這樣,艾肖伊、子不語和神之三人繼續往前走。



  眼前突然殺出了個程咬金,玥狠狠的盯著對方。

  蒂圖來到了苓夢的內心世界,便大聲呼喊著:「苓夢!苓夢!」沒有任何的回應,蒂圖憤怒的瞪著罪魁禍首──玥。「看來她已經聽不到妳的聲音了呢。」玥以嘲諷的語氣說道:「想喚醒她的話就打敗我吧。」蒂圖右手一揮,變成了劍。「為了苓夢,我要打倒妳。」接著便衝上前去,打算先發制人。玥也拿出了斧斤,來應戰。

  兩人你來我往,一進一退,打了好一陣子都沒有分出勝負。「妳為什麼要控制苓夢?」蒂圖閃過了玥的斧斤,玥立刻又對蒂圖進行攻擊:「因為哥哥希望我這樣做、所以為了哥哥,就算是苓夢我也不會讓她擋住我的路!」「即使苓夢對妳那麼好嗎?」聽見蒂圖的這句話,玥愣了一下,一不留神便被蒂圖的劍劃傷。

  「苓夢是那麼的相信妳、妳這樣對她好嗎?」「……吵死了。」蒂圖稍稍的後退,和玥保持了一定的距離。「吵死了吵死了吵死了!給我滾出去呀!」玥握緊斧斤猛然衝上前來,蒂圖迅速的閃過,將雙手換成機關槍,向玥開槍,不過子彈全被玥的斧斤擋了下來。「在我救出苓夢之前、我不會出去的。」

  蒂圖的雙手變回劍,接著又上前對玥發動攻擊。面對蒂圖突然從遠距離攻擊切換回近距離攻擊,玥有些措手不及,完全處於防守的狀態。「我並不想傷害妳,但是可能要請妳在這裡睡一下了。」「什麼?」趁著玥不注意,蒂圖繞到了後方,敲昏玥。「這樣……就可以了吧?」蒂圖的雙劍變回了雙手。

  「苓夢!苓夢!」解決了玥,蒂圖又開始呼喚。「……圖……」「苓夢?」從遠方傳來了細微的呼喚聲,蒂圖又叫了一次。「……蒂……蒂圖?」聽見了苓夢的回應,蒂圖萬般驚喜,但她隨即覺得眼前一片黑暗,而且好像被什麼東西吸了進去……



  眼前再恢復光明時,蒂圖已經到了外面,從苓夢的內心世界裡出來了。「蒂圖,怎麼樣了?」潔菲上前問道。「我打贏玥了,然後……」蒂圖看了向先前還一臉痛苦的苓夢,而她睜開的雙眼,是一如往常的水藍色眼睛。「嗯……?」「苓夢!」看見苓夢醒來,巴洛瓦的喜悅充滿了心頭。

  「各位!」後來趕上的艾肖伊、神之、子不語、傑洛和被敲昏的希望打開了門。「這裡剛好結束了呢。」「先和你們說一件事,」子不語說道:「關於後來發現的那段古文字,我們認為只要讓冰凌、蒂圖、苓夢和莉莉安四個人在蝶蝶的胸口前共同發動能力就可以了!」「太好了!」

  「對了子不語,你先聯絡冰凌吧,我來給大家治療。」艾肖伊終於發揮了醫生的功用。子不語點點頭,再度拿出了通訊器,按下通訊鍵。不一會,就接通了。「喂?」另一頭傳來了冰凌的聲音。「喔、我是要說,我們這邊把苓夢的控制狀態解除了,蝶蝶也沒有受到傷害……」「小蝶在那裡嗎小蝶還好嗎小蝶醒來了嗎……」

  「莉莉安妳冷靜點。」子不語的話剛出口,一旁的莉莉安就激動了起來,被冰凌給制止了。「那我跟莉莉安馬上過去。」「不用,這裡會有專人接送蝶蝶過去。」子不語切斷通訊,轉頭過去,其他人以「拜託你啦」的表情看著他。「等等我說的不是……算了……」子不語已認命,背起了蝶蝶。



  「好了、出發吧!前往最後的戰場!」
冰凌
已經不明白所謂的「正確」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