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

就在開心的重聚後,眾人重新圍著咖啡桌,只是位置變成五個了,希望正坐在新的椅子(仍然是冰凌從儲藏空間拖出來的)上,手上拿著咖啡慢慢啜飲。

「你說你不記得怎麼回來的嗎.......」

「恩,醒來就在傑洛那,而且好冷。」

翔空跟犬龍立刻轉頭怒目瞪視傑洛,傑洛依然是面無表情。

「但是我記得被關起來的時候,其他被抓走的人也在那,大家......應該是過得還算可以。」希望很快地補充。

眾女都平安,每個人都鬆了一口氣。

「那你記得你都做了什麼事嗎?」

「我?我做了什麼?」

「不記得了?你炸了導演的客棧。」

「咦?雖然我很想做,但是你說我做了?呃等等,怎麼回事?我混亂了。」

「所以說你們大概是被派去做事時會被洗腦,而平常不會嗎?」

「應該吧......我不知道。」

冰凌停下了問題,靠著椅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那小櫻她沒事吧?你有看到小櫻嗎?」

「小櫻沒事,她還不錯。」

「呼。」犬龍最焦急的事情終於可以放下心了。

「那萱呢?」橙星眼淚都要噴出來了。

「萱也很好。」

「所以她只是被洗腦了!太好了!什麼見鬼的新主人!!都去死吧!!!」橙星激動落淚,看來那句話對他打擊頗大啊。

冷痕沒有說什麼,只是拋給希望一個疑問的眼神。

希望看到了,卻只是偷偷地搖了搖頭。

冷痕的眼裡燃起的火焰迅速地消失,但他沒有別的動作,王,是不能顯露情緒的。

「接下來......希望你記得任何控制你們,或是抓走你們的人的長相或特徵嗎?」冰凌結束思考,重新對希望提問。

希望搖了搖頭。

「是嘛......」雖然終於有了進展,但最關鍵的問題卻仍然沒有解開。

「不,有一個人知道。」幻穹突然出聲。

「!」所有人都投以疑問的目光。

「傑洛你才不會好心到送希望過來吧?」

「哼。」

「鴨八哩,你可是正在亢奮著哦?」

「沒錯,我知道。」傑洛帽子下那副毫無表情的臉孔,似乎正在獰笑著「那個傢伙。」

--

「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傑洛指著希望「他們──叫什麼名字?」

傑洛指著翔空跟犬龍。

「他們......」

希望像是突然發現喉嚨梗了一根刺,那份不協調感。

他們是誰?他們是很重要的人,是那種我不可能忘記的人,可是,為什麼,偏偏就是,忘記了?

「你剛剛從沒有叫過他們的名字對吧?」所有人都察覺了不協調的地方。

為什麼?

希望握緊拳頭,咬著牙,拼命地想。

她可以認出所有的人,所有人,但為什麼就是最重要的拼圖不見了?

「為什麼?」

她想不出來,她不明白,她無法了解。

她哭了,所有回家的喜悅都消失了,只剩下無限的迷惘跟恐懼。

自己究竟還是不是自己?

「你只是忘記了。」傑洛放慢語調,從大衣中拿出玻璃罐,靛藍色的能量在裡面緩緩的飄動著。「跟著洗腦的解除忘記了。」

--

好啦,滾去練FFO分身了


幻穹--晃悠中

TOP

8543# 32220890


蝦你說什麼我不知道(躲


幻穹--晃悠中

TOP

8736# 22349409


你還撞到冷痕的設定ˊ_>ˋ


幻穹--晃悠中

TOP

8749# 25557418


嗚噢好像很好玩可是看到烙烙長的單子我就卻步了(

8777# 38486954


狂三麼。


幻穹--晃悠中

TOP

老實講...我突然好想講一句話


勇者什麼的是正義的化身有妹子抱還有掛開都給你玩就好啦wwwwwwwwwww


幻穹--晃悠中

TOP

8828# 23698410


你這樣不尊重旁白們!


幻穹--晃悠中

TOP

別聊囉好嗎,我bo5剛輸心情很差(欸


幻穹--晃悠中

TOP

我發現大家完全無視我現在吹的是口琴的這個設定...


幻穹--晃悠中

TOP

大家都好在意戲份。

大家都吐槽一句很公平不是嗎w(哪有


幻穹--晃悠中

TOP

凱翔你到底在發作什麼...我無法理解欸,別人喜歡龍又礙著你了?

三番兩次看到真的很煩。


幻穹--晃悠中

TOP

9143# 27532061


等等蝦毀。

--

我發現坑有點多啊啊ww


幻穹--晃悠中

TOP

9160# 27506740


哈哈哈大家快笑他(國小貌

(槓


幻穹--晃悠中

TOP

9237# 23698410


不乾我的事(滾走


幻穹--晃悠中

TOP

火球鼠不解釋...火球鼠超強的你們都不懂。

話說我看到冰凌跟冷痕...你們兩個不單純


幻穹--晃悠中

TOP

9622# 23698410


恩...暖暖豬,他們懂(?


幻穹--晃悠中

TOP

現在進行到哪了((( ˊ口ˋ)


幻穹--晃悠中

TOP

9924# 38486954


喔喔 好兇吼。

才多久就忘記別人的ID很失禮阿


幻穹--晃悠中

TOP

恩,因為網路即將關閉所以速戰速決(?
這裡是許久不見的阿幻(ry

總之,咱要畫新年賀圖,有想要入鏡的請趕快把人設之類的留下,當然有圖是最好的喔。

時限到明天!


幻穹--晃悠中

TOP

10148# 27532061


12.31 午夜前(雖然說午夜後交的大概也會拚死的畫上去吧


幻穹--晃悠中

TOP

10150# 32220890


因為是個人想畫的w


幻穹--晃悠中

TOP

10435# 27506740


嗚喔,往前翻好險有發現wwww


幻穹--晃悠中

TOP

10456# 45424615


輕笑的意思。
看你整句也可以是嘲諷句。

--


等等訊息量有點多讓我翻翻...

時間有多少給我寫?


幻穹--晃悠中

TOP

10459# 24463382


嗚嗚喔,有點難啊。

劇情理解不能中(明明是沒有注意看都在吐槽


幻穹--晃悠中

TOP

苓夢我需要提示啊啊啊啊啊啊啊


幻穹--晃悠中

TOP

10463# 24463382


剩下最後一次機會的時候終於猜對帳號密碼了(喂


幻穹--晃悠中

TOP

10465# 32220890


我忘記我用啥註冊的阿。


幻穹--晃悠中

TOP

10470# 27532061


別笑啊orz


幻穹--晃悠中

TOP

10485# 27532061


幻穹的頭貼百分之百是神樂控(驕傲

(尛


幻穹--晃悠中

TOP

對了苓夢時間能延長嗎?

今天整天在祖母家幫忙...明天又要補考orz


幻穹--晃悠中

TOP

10499# 23698410


老實講我看不懂你最後一句在說啥。

總之還有一半(死目


幻穹--晃悠中

TOP

我發現我改了又改又要很久欸www

在想要不要拆兩次放www

居然還有一半啦哪招www


幻穹--晃悠中

TOP

10516# 23698410


丟給苓夢審核前半段。


幻穹--晃悠中

TOP

第二十七章   「解脫;束縛」

拉爾德覺得很奇怪。

怎麼奇怪法呢?

拉爾德從剛剛開始就一直有種異樣的感覺,套句莫德克斯常說的話形容:「就像是從尾脊到背脊感覺到巴洛瓦那冰山美人一般想殺人視線的冷颼颼感覺。」

順便附帶一提下一句是「還有轉身背對拉爾德時感受到的強烈惡寒和生物本能感受到危險的異樣感受。」

莫德克斯總是帶著微妙的表情對著拉爾德解釋......而且一定是一大串沒有停頓的說完,不知道代表什麼?

算了,拉爾德心想,轉過身面對臨時和自己達成協議的火柴少女。

嗚呃?

拉爾德看到的是苓夢沒錯。

但是、該怎麼形容呢?

總之苓夢側坐在地上,一副梨花帶雨的表情,在咬手帕。

「我說你在幹嘛呢?」

拉爾德看到這種情況居然露出害怕的表情

雖然大家常常開玩笑說死白,但是看到一個人完全黑白的模樣還是很嚇人。

更別說環繞著濃到看的見的怨念。

「嗚咻......明明是個好好的偽娘.......可是瑞凡,已經回不去了。」

苓夢像是很惋惜似的抬起手拭淚,等等瑞凡是誰啊!

「看過那樣子怎麼還萌的起來......為什麼一個好好的萌大叔會變成這樣呢......」

無視於拉爾德的提問繼續憂鬱的嘟囊,苓夢維持一副燃燒殆盡的樣子。

旁白我也不是不能理解苓夢的心情啦,在看過拉爾德華麗的變身(自稱)之後使出華麗的(自稱)求愛攻擊,華麗的(自稱)打倒敵人後。

恩,萬念俱灰。

「喂!我說你!」

苓夢抬起頭,一臉的眼神死,嘴裡繼續說著無法理解......不如說是不敢去理解的黑暗發言。

「到底在說什麼啊你這傢伙?」

完全沒有意識到是自己造成的拉爾德不耐煩的再度開口。

「唔、幹嘛?」

不太情願地對上拉爾德的視線。

拉爾德沒有多說什麼,舉起手指著前方十幾公尺遠的一個小門。

那扇小木門獨立在一個小山丘上,旁邊有顆老樹,雖然因為枯萎看不出品種,不過從枯萎後仍然巨大的枝條看來,絕對不是一顆普通大的樹。目測大概有三個苓夢(?)合抱那麼大的樹幹和小木門的其中一邊門框相連,彷彿小木門是從樹長出來的。

還有不知道為何樹上掛著一個水桶,周圍的風不斷地吹,水桶卻絲毫沒有搖動,看來是裝滿了水。

終於走到出口了嗎?苓夢心想

為什麼說終於呢?

--

(時間不可考,迷失之城)

苓夢和拉爾德站在好不容易挖出的冰洞之外,明明裂縫出口就在眼前了兩人卻裹足不前。

原因就是因為出口前面站著一個穿著不但詭異還超級傷眼的大叔......

「嘛,小乞丐你覺得這是什麼情況?」

「有個妨礙風化的猥褻物品擋在出口前。」

苓夢嘆口氣又繼續說下去。

「重點是一點都不萌。」

那才不是重點。

總之兩人對看一眼後,很有默契地同時轉身爬回冰洞,重新找出口。

完全沒有管那個猥褻物品。

蛤?你問那不是大叔嗎?

怎麼可能阿,就算是迷失之城也不會出現這種東西,拉爾德那種是特例、特例。

苓夢這麼自我催眠。

--

(時間依然不可考,迷失之城)

「回憶太久了!」

「欸?」

「前面就是迷失之城的另一個出口了,那個是這邊的裂縫。」

拉爾德指著那扇門。

「既然到這了......項鍊......」

「提案駁回!」沒有等拉爾德說完,苓夢對著拉爾德做出大大的鬼臉後就倏然消失。

拉爾德卻意外的沒有任何遲疑,立刻奔向門。

看來他早就想好了。

那小乞丐能採取的行動只有奔向「門」後快速脫出。因為裂縫本來就不穩定,進入之後所連結的時間點是不同的,雖然時間的偏差不大但只要發生了苓夢就可以靠著時間的偏差來甩掉拉爾德,拉爾德也就完全沒有機會在短時間內再次逮到她。

於是拉爾德在踏上小山丘的同時揮手將凝聚的風矢射向「門」,苓夢也幾乎同時間出現在「門」前。

要是被打中了重傷就算逃掉了也不能做什麼事......她迅速判斷後輕輕咋舌後再度消失以避開拉爾德的風矢。

拉爾德並不急著抓到苓夢,這附近比較穩定的裂縫就這處而已,沒有自己的幫助她大概也沒法活著找到另一個裂縫,所以守株待兔便可。

迷失之城是獨立的時空,就算慢慢等出去的時間還是跟在落入迷失之前的時間相去不遠。

得出這樣結論的拉爾德不慌不忙的走到境界門前坐下,熟悉風的他很快就感受到苓夢的去處。

苓夢再度回到原先的落腳點,兩人之間的距離重新來到十幾公尺,不過對於苓夢來說距離應該是變成負的吧?

「真的不考慮看看?」

拉爾德似笑非笑的望著苓夢

「如果你是萌大叔還偽娘我才考慮看看!」

要是有個正常人在大概會吐槽「才不是這個問題吧!」

「你現在只有靠著境界門的橫向不穩定性來逃離我,現在和境界門的距離可以說是不增反減喔?」

拉爾德笑著站起來,裝模作樣的打開「門」,對苓夢做出歡迎的動作

「境界門限時通行!只需要一條項鍊的代價!」
「你早就想好了吧?」
「身為執事瞬間理解小姐你的想法是必須的哦。」
「嗚哇,到底是誰敢聘請這麼噁心的執事阿......」

苓夢用力挖苦拉爾德,拉爾德也從容的無視掉了。

苓夢在小丘下踱步,拉爾德也不阻攔,只是半瞇著眼睛注意她的行動。

幾分鐘後,苓夢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露出會心一笑。

「我決定要進去裂縫了。」
「哦?那麼項鍊呢?」
「收門票是天經地義,但是如果收票員不在直接衝進去也可以的吧?」
「這是什麼問題兒童發言啊?」

看到苓夢狡詰的笑容的拉爾德雖然不明白苓夢的意圖還是盡責的代替讀者吐槽了。

「誰說裂縫一定要我先進去啊?」

什麼?拉爾德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秘傳、火柴櫻花雨!」苓夢得意地翻出王牌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是尛啊!雖然拉爾德很想用盡全力吐槽這句,但是出乎意料的事情讓他臉色一變。

「速攻魔法卡──連環爆破殺法、火柴鞭炮!」苓夢按下↑ ↑ ↓ ↓ ← → ← → B A發動了連續技能!

為什麼玩了梗中梗啊!身為旁白的我忍不住大大的吐槽了。

但是拉爾德這時卻完全沒有心情吐槽。

「糟了!」

原本漫天飛舞的火柴因為被拉爾德判斷為沒有威脅所以沒有被第一時間清除。

問題是當苓夢喊出了爆破之後,拉爾德突然明白那狡詰笑容的還有那句話的涵義。

就算是沒有殺傷力,為數眾多的火柴同時爆炸擁有的威力還是能讓拉爾德自己站不穩。

就是這幾步成為了關鍵。如果是在一般平地完全不構成威脅,畢竟拉爾德在瞬間轉為風就能避免。

但是拉爾德也明白這時的狀況與平常不同,他現在站在門前,而且門是打開的,打開門的還是自己。

爆炸的威力足以讓自己後退好幾步,也就是會直接進入門。

沒錯,這就是自己疏忽的地方。

苓夢逃離自己的方法是藉由裂縫在時間軸的不穩定性,也就是說不要和自己同時進入即可。

那麼就沒有誰先誰後的問題了,是自己潛意識的認為自己在追捕苓夢,所以設想理所當然是苓夢先進入,自己隨後的情況。

就算化為風躲避了第一波爆炸,如同技能名,火柴猶如鞭炮般不斷連環爆炸,只要小小的波動就能把化為風的自己吹進境界門。

強自站穩腳步,拉爾德還沒喘口氣,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拳幾乎零間隔重重地打了過來,沒有辦法退後的拉爾德紮紮實實吃了一記。

一擊得手!苓夢雖然暗自竊喜卻也加緊攻擊的速度,腳踢、肘擊、刺拳,接連不斷地打向拉爾德,雖然大部分被擋了下來,但還是讓拉爾德慢慢地退後。

看準時機再度擊出的右拳重重地砸在拉爾德防禦的雙手上,用盡全身的力量打出的這拳卻沒有打破他的防禦。

苓夢卻再度露出了笑容。

靠著重拳帶出的動量扭轉身體,用手撐地後再度彈起,「唰、唰」接連兩下迴旋踢用力踹向拉爾德。

第一下的右腳踢開了他的雙手,第二下的左腳踢在拉爾德的胸膛上。

拉爾德上半身被踹的後仰,但力道依然不夠,拉爾德硬是靠著身體撐過來,但是,還沒結束......

迴旋踢之後毫不遲疑順勢低下身,兩手撐地讓身體繼續旋轉,收回來的雙腳再度從後方踢向拉爾德重心轉移的腳踝──

......贏了!

當拉爾德被這麼一踢倒向「門」,苓夢如此確信。

--

這邊是前半,後半練成中...

然後關於梗中梗...怕有人不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FITuqA324g

↑ ↑ ↓ ↓ ← → ← → B A

bj4


幻穹--晃悠中

TOP

10521# 34258106


我也不知道就變成那樣惹wwwwwwww

我什麼都不知道~~~


幻穹--晃悠中

TOP

10524# 23698410


不是不是~後半段還沒寫好~


幻穹--晃悠中

TOP

10531# 27506740


寫完一半了,現在正在搬家沒辦法半夜打文章(因為跟老爸同房間)...進度很慢。


幻穹--晃悠中

TOP

10534# 23698410


三月初絕對就會交稿了...

搬家之後會的一個禮拜內會狂衝補完所有東西吧...(社刊還有一張...


幻穹--晃悠中

TOP

【下篇】


「碰!」

出乎意料的,原本已經做好掉落準備(屁股著地)的神之一行人,依照劇本一個接一個掉下來,反而變成了疊羅漢。

理所當然照舊是被壓在最底下的幻穹沒有感到肚子有十分疼痛的撞擊感,脊椎倒是要斷了。

大伙兒救死扶傷......應該是伸出手把被壓在自己底下的同伴拉起來,重新清點人數。

最底下的幻穹也被拉起來了,眾人訝異的是他身下還有一個人。

一陣沉默中某無良貓率先吐槽。

「不會吧!幻穹居然不是被壓在金字塔的最下層?」
「喂喂喂!為什麼講得我是奴隸階層的感覺啊!」
「難道不是嗎?」「他還沒有自覺啊。」「等等讓他明白吧。」
「為什麼這時候特別有默契!」
「嗯是啊。」「就是如此。」「眾叛親離括弧笑。」

某人受到重擊,心理層面上的。

有氣無力的提出自己的意見。

「總之,最重要的問題不是這人是誰嗎?」
「不知道。」「不清楚。」「不要問我。」
「三不政策啊啊啊!」

某人再度受到重擊而想要放棄治療了。

「何棄療?」「不要浪費醫療資源。」「不要說的原本還有救一樣。」
「噗、呃、啊!」

再度受三連擊的重創,欲哭無淚的某人認命的收起受傷的心開始檢視倒地的那人。

綠色的長髮紮成低雙馬尾,寬大的服裝讓人看不出性別,身材修長卻也無法提供什麼線索。

總之不知道是誰。

「是個路人甲。」
「是個無辜的路人甲。」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的路人甲被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的路人甲被某一個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簡直做人失敗的路人甲被某一個叫幻穹的人壓死了。」
「是個無辜運氣不好而且人品奇差無比簡直做人失敗連老天都不眷顧的路人甲被某一個叫......為什麼是我啊喂!」
「什麼嘛還有力氣吐槽啊?」
「對不起其實我已經累到沒力給你們虐待了。」
「嘖。」

面對默契十足的眾人選擇逃避現實般的提議到。

「把他翻過來看臉吧?」

「......」
「......」
「......」

看著翻過來的那人,所有人都無語了,然後,某無良貓再度率先發言。

「就跟幻穹一樣讓人起雞皮疙瘩。」
「最好是啦!」

眾人依然很有默契的荼毒某人。

是的,被壓在眾人身下的就是拉爾德。

至於為何讓我們回到幾分鐘前...

--


幻穹--晃悠中

TOP

本帖最後由 26641263 於 2014-3-2 07:44 編輯

--

(時間地點省略)

拉爾德被苓夢踹倒跌進境界門的瞬間,拉爾德並沒有被傳送,就這麼摔過大開的境界門,「碰!」的一聲,後腦杓著地。

「欸?」
「欸!」

兩聲驚訝的聲音飄盪在空氣中,雖然有一聲悶悶的。

「唉呦痛痛痛痛......幸運女神畢竟是站在我這邊的啊,看來這邊門已經壞了。」

當拉爾德重新爬起時苓夢已經重新回到小丘底下,故作鎮靜的挖苦。

「腦袋摔一下有沒有變正常啊變態?是說你可以不要一直笑嗎?亂噁心啊!」

「那這樣呢?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換語言也一樣!別洗版啊!!」

極速運轉的腦袋正拚命的找尋任何機會。

剛剛太過震驚,錯過了追尾補刀的最佳時機。現在拉爾德已經重新站好,還有了防範......

集中注意力重新審視周遭。

「一般般啦,雖然我自認原本就很正常的。」拉爾德一邊說一邊不忘重新打理自己。「不過話說回來......。」

突然,苓夢注意到了一件小事,剛剛的爆炸讓樹上那個水桶正慢慢的傾斜,看來不到幾秒桶子裡的水就會倒出來,拉爾德正好在那水桶下方。趁他分心,該可以一擊定勝負吧,

拉爾德當然知道她在虛張聲勢,不過現在沒有立即性的危機,於是正好整以暇的整理剛剛弄亂的衣著。

苓夢做出決定後二話不說低下身衝向小丘,還一邊扔出了許多火柴。

「無用之舉!」拉爾德隨即颳起旋風將小小的火柴通通吹熄並且吹上了天。

「你當真覺得我會用同一招對付你麼!」

傾斜的桶子被刮起的風一吹,水桶一歪。

原本預料大量水會撒在拉爾德身上,打算用一擊決勝的苓夢卻愣了一下。

因為桶子倒出來的並不是想像中的水,是一個個的同伴。

--

伴隨著「嗚哦哦哦哦哦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聲響以及接下來一聲接連一聲的「噗呃!」捲起了漫天沙塵。

瀰漫的沙塵讓人無法了解狀況。

苓夢還一度以為眼睛承受太大的壓力終於壞了,等到塵埃落定苓夢才確定自己的眼睛還沒被拉爾德弄瞎。

她目瞪口呆的看著救援隊的隊員們,直到他們終於注意到她。

「快看是苓夢欸!」

不要用這種好像看到稀有動物的叫法!

自己最近怎麼老是在嘆氣......苓夢扶著額頭想著。

--

呃、嗯......唔......

苓夢才剛反應過來大喊的同時──

「拉爾德......!」

伴隨著急促的口琴聲,銀灰色的光芒環繞著所有人,所有人的動作都變得靈活許多。

「凱翔!」

「哦!學長!」

神之和凱翔兩人一前一後向著爬起身的拉爾德衝去,兩人同時將手伸進虛空之中然後拔出兩把長劍。

握住劍柄的瞬間,神之用力一踢地,瞬間出現在拉爾德的面前,長劍幻化成西洋劍的模樣,伴隨著水藍色的劍氣由下而上刺向拉爾德;凱翔卻突然的停下,兩手抓住劍柄,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用力的揮動長劍──

「空氣切裂!!」

奔騰的劍氣在大氣留下連肉眼都能看見的裂痕,然後撞上同時發招的神之的劍,迸出大量的水霧瀰漫戰場。

「姑且問下湊台詞,成功了嗎學長?」
「......為了湊台詞我回答『怎麼可能啊』──快避開!」

狂亂的風刃向著四面八方亂轟,把水氣颳散了大部分。其中一道風刃險險擦過了蒂圖的長髮,削掉了一搓頭髮。

「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因為我是人造人就以為我頭髮可以亂碰啊!」

蒂圖一邊憤怒的大吼一邊向後跳。

「就因為我是人造人,所以才更珍惜頭髮啊啊啊啊啊!」

站穩腳步回過身,蒂圖完全解放自身的所有火力,一根又一根的砲管伸出、組合、架好。

兵器少女在短短數秒內成了超級兵器。

「全武器就位!鎖定!全彈──發射!!!」

如此怒吼著,接下來隨著發射產生的巨大聲響。雷射、熱線、火箭、激光束等各式武器像是要回應主人的不滿,一個接著一個發出怒吼向著站在水霧中的身影射去。

巨大的衝擊力讓蒂圖事先打入的地樁都被連帶著劃開大地。揚起的沙塵甚至比剛剛神之和凱翔連手造成的水霧還大。

「太誇張了吧,這樣也不行?」

凱翔有些傻眼的叫到。

風牆牢牢的擋住所有攻擊,拉爾德毫髮無傷的站在其中。

「可以了吧?該換我囉?」

拉爾德冷笑著招招手,環繞著的風牆轉化成龍捲風,一邊吸收著沙塵一邊變大。

「噢,當然可以──不過是這招之後。」

天上傳來緒月的聲音,眾人抬頭都嚇了一跳。

天上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片雷雲,翻騰著還不時地發出閃光,空氣中也瀰漫著臭氧的味道。

「多虧笨蛋勇者和勇者學長,水氣甚麼的用一點點魔力培養就變成這樣了。」
「誰是笨蛋勇者啊喂!」

緒月飄在半空中無視凱翔的抗議,用力揮下手

「龍王的悲鳴!」

雷雲突然安靜下來,但是空氣中的臭氧味道卻越來越濃──然後炸裂。

規模大得驚人的雷劃過失落之城黑白的天空,直接擊中了拉爾德。

失控的電流四處亂竄,經過眾人身旁時都被緒月臨時下的魔法屏障抵銷了,不過電流強大的能量還是持續了好一陣子。

「嗚呼,打個好雷啊魔王。」

凱翔對著飄在半空中的緒月吹了聲口哨。

「凱翔。」
「怎麼了。」
「你剛剛說了太誇張了對吧?」
「嗯哼?」
「我剛剛那發雷可以把龍王等級的傢伙從半空中劈下來。」
「所以?」
「這才是真正誇張的事啊。」

緒月的嘴角僵硬的抽搐著,凱翔跟著轉頭後,彷彿剛剛的電流還有剩餘,觸電一般的感覺讓所有人都沒有辦法反應。

「好棒的雷,力道剛好夠讓我頭上的呆毛復活。」

拉爾德依然是毫髮無傷的笑著,頂上一搓翹起的恰到好處的綠毛。

「換我了對吧魔王──在『這招』之後?」

眾人臉色都是一變。

「啊啊,本來是不想用這招的,很累啊。」

拉爾德自言自語地說到。

所有人都感覺到有什麼改變了。

原本是黑白的失落之城在瞬間有了色彩,有了聲音,停滯的時間開始流動了。

--

「嘖,怎麼會!」

凱翔用力的將長劍插進土裡。

「用不了能力。」
「簡單的能力可以。」
「這種程度沒有用的。」
「笛聲完完全全失效了。」

所有人的能力都失效了──雖然小小的能力還有──簡單來說,現在他們對拉爾德束手無策。

「硬拚。」

神之丟下一句話之後重新擺出架式面對拉爾德。

「學長的感應能力還能用嗎?」

神之沉默了一秒,

「能用,但是看不到彩色。」
「沒問題嗎?」
「......還有最後手段。」

凱翔沒有多說什麼,重新拔起長劍,跟著面對拉爾德。

「苓夢優先,我推測那個水桶是個類似港口鑰的東西。」
「頭上有著葉子傷疤老是喊著我要站上近日學園頂端的扛壩子用的傳送裝置?」
「你在說尛啊。」

所有人都笑了。

「再說些什麼呢?」

拉爾德毫無預警的出現在眾人中間,隨手就伸向苓夢胸前的項鍊。

沒有人來得及反應。

但是接下來連拉爾德自己都來不及反應。

從虛空中刺出的金色短槍倏的穿出,擋住了拉爾德的魔手。

「什?」

「突然就摸人家胸部可是不行的喔。」

「界!」「界!」

發出驚叫的是緒月,另一聲憤怒的喊聲是拉爾德。

甩著長長的黑髮,穿著用金線繡出華麗花紋的和服,少女──「界」自虛空中現身,兩手提著兩把槍,一長一短。

「呦!元氣嗎?」

界笑著對緒月打招呼,將拉爾德晾在一旁,彷彿不存在一般。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為什麼要妨礙我!」
「唔,為什麼呢?」

拉爾德狠狠的瞪著界,旋風在身邊環繞,保護拉爾德不受任何傷害。而界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問題丟回給拉爾德。

「那個......界小姐?小心能力不能用......」

凱翔對著界發出警告,界卻像是不在意的笑笑

「哦,那對我無效啦,別擔心,就算不能用能力......」

界轉向拉爾德

「像你這種弱氣受,是打不贏我的。」

界抿嘴一笑,伸出了棘紅色的長槍。

--

棘紅色的......長槍?

緒月平靜無波的內心終於開始有了波紋。

--

(惡搞)

「難道...!」

緒月目瞪口呆

「你是槍...」

「才沒有幸運E啊!」

界怒吼

--

摁,久等了(土下座

平安地發文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第一次寫超過限制按下發文鈕的時候愣了一下。
終於爆字數了,媽我做到了!(熱淚



很努力想了很多梗,打鬥方面改又改、改又改,總之我燃燒殆盡了(死灰貌

啊喔,還有社刊......(倒地死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幻穹--晃悠中

TOP

本帖最後由 26641263 於 2014-3-2 07:52 編輯

10587# 22349409


啊~~~~因為找不到腳色設定就掰了(橫躺

我改一下。

--

以視負責...咱之後補界的塗鴉...

(你只是想畫和服吧


幻穹--晃悠中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