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第二十二章 界。

  「這個地方……是通往另一個叫做『黑色寓言』世界的傳送入口……」

  當蒂圖說完這句話後,現場頓時陷入一陣寂靜。眾人互相對望著,彼此都對於這明顯不怎麼喜氣的名稱感到擔憂。

  「妳說……甚麼?」

  冰凌皺著眉重新詢問了一次,蒂圖深深吸了口氣,再次開口回答。

  「這個地方……是通往另一個叫做『黑色寓言』世界的傳送入口……」

  「老娘叫你解釋不是叫你重新唸一次。」

  冰凌一記手刀劈在蒂圖的頭上,讓她發出了小小的慘叫聲。此時,在通訊器另一端的苓夢像是想到甚麼似地拍了一下手。

  「啊、說到黑色寓言……」她說,一面比了比胸口的粉色晶石項鍊:「雷他們有給我穿越那個世界的項鍊。」

  「那紫色入口怎麼辦?」神之探出頭來說道,基本上不管哪個他都希望自己不要去。

  他想起頗久之前聽到的、有關於黑色寓言的事。那是凱翔跟他說的,他講完後失神了好一陣子,之後當他再次問起時,凱翔卻完全忘記這回事了。

  直覺告訴他,那個黑色寓言不對勁。尤其那個「紫色入口」,比起粉色晶石更讓人感到不安。

  「應該沒有必要了,我們有項鍊。」冰凌擺了擺手,然而蒂圖卻深深的皺起眉,搖了搖頭。

  「重點不是那個,是因為苓夢不在我們身邊,所以得使用那個紫色入口。」

  「不行把苓夢傳過去嗎?」

  神之不禁脫口而出,他是衷心的不希望他們選擇紫色入口這條路。然而當他看到所有人以楞住的眼神看著他時,他乾咳了幾聲,故作鎮定的將視線飄往其他地方。

  「當我沒說吧……就近使用是嗎……那就跟凱翔他們說一下好了。」

* * *

  「所以學長的意思是,我們要從紫色空間的私密處進去嗎?」

  掛著完美的笑容,凱翔如此說道。緒月緊皺著眉,以異樣的眼神瞪著凱翔,並往一旁退了一步。

  「你到底怎麼曲解成這樣的啊……」

  蒂圖扶著額搖了搖頭表示無奈,一旁的冰凌也環起手上下打量著凱翔。

  「原來你有那種方面的癖好嗎。」

  「用『癖好』是甚麼意思啊我說,還有你那是肯定句對吧?僞娘控。難不成因為巴洛瓦不在而讓你身心寂寞以致用詞不清嗎?」

  「我說為甚麼我講一句你可以回個十句啊──」

  眼見冰凌就要衝上前把凱翔殺個十遍再碎屍萬段,蒂圖急忙拉住她,而緒月則是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往凱翔一踹,凱翔拌了一下,然後愣愣的轉過頭來看著緒月。

  「等、等等,緒月你怎麼突然──」

  「請不要靠近這裡,離我們遠一點。」

  「咦咦?但是勇者的使命就是要去找魔王啊,你這樣叫我怎麼辦?」

  「你自己看著辦啊啊啊!干我屁事啊啊啊!我才開心你不要來找我啊!」

  「但是如果我不去找你的話你不就繼續被你那變態執事關著嗎──」

  緒月頓了下來,瞪大眼望著凱翔,隨後便將將視線轉往別的方向。凱翔見對方不在搭理他,也興致闌珊地起身,準備繼續進行著討論,然而卻聽見了少年微弱的聲音。

  「……遲早有天一定會把這人情還你……煩死了……」

  凱翔無奈的聳了聳肩,裝做沒聽到地繼續與蒂圖、冰凌兩人討論。

  「那準備走了喔。」

  冰凌說,招呼著後面的人趕快跟上。沒多久,他們便在一棵古老的巨大神木底下找到了那散發著紫色異光的入口。

  那是一個僅能讓人蹲下來爬進去的樹洞。

  「啊啦、真的是樹的私密處呢。」

  「那個噁心的勇者不要再說了,不然我就讓你自己剁掉自己的私密處啊。」

  冰凌涼涼的說道,彎下身撿起了一顆石頭,並往樹洞內丟了進去。

  「嗯、感覺是像蟲洞的東西,照理說樹洞應該不會太深的。」

  「所以它會一直延伸到黑色寓言就是了。」

  蒂圖得出了結論。她和冰凌對望了一眼,兩人像是確認甚麼似的點了點頭。

  「我先進去,然後大家輪流進去。冰凌殿後,如果出甚麼問題她還可以控制我們讓我們趕快出來。」

  眾人點了點頭,表示對蒂圖的提議沒有異議。

  在所有人都進去入口後,冰凌朝四周望了望,最後才彎身爬進樹洞內。並未如同想像般的爬過一個長長的通道,反而是一陣強烈的閃光,爾後她便出現在一棵樹底下。

  「那邊有個村莊,要過去看看嗎。」

  凱翔比著一個方向,冰凌看了過去,發現他們現在所處的是一座小山上,而山下就是凱翔所指的村莊。

  「也就只有那裏了,走吧。」

* * *

  「有人嗎──」

  蒂圖朝著村內喊著,這是個奇怪的地方,毫無生氣、也沒有人的氣息。

  「看樣子沒人呢……荒廢了嗎?」冰凌環看四周說道,甚至擅自進去其中一間房屋查看。

  「不對……那裡有人。」

  緒月皺起眉,比著他們來的反方向。一名少女正站在那,一頭黑長直髮披在肩後,而衣服則是以金色花紋裝飾著的黑色和服,並穿著與和服不怎麼合的黑白相間過膝襪。

  緒月望著那名少女,突然感到一陣奇怪的感覺。他看了看其他人,似乎沒有人出現像他一樣的狀況。

  那名少女突然消失了,而下秒、少女出現在離他們不到一公尺遠的距離。

  「你們好,我叫界。」她頓了頓,那雙過於鮮豔、以致看起來如人偶眼睛般的粉紅色眼珠骨碌地轉動著,打量所有人:「我是名空間穿越者,需要幫忙嗎。」

  所有人都因此而愣住了,彼此面面相覷的對看著,而界在說完話後便沒有再進行接話,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蒂圖露出了尷尬的笑容,打破了僵局。

  「呃……我們想要找睡睡果。」

  「……」

  那雙無機質的粉紅色雙眼轉向蒂圖,直勾勾地盯著她,看得她發毛。蒂圖嚥口口水,將視線轉往其他地方。

  「請跟我來。」

  她說,再次消失於原地,這次是出現在方才她所站的地方。見狀,所有人只好朝著她的方向走去──除了魔王還呆愣在原地。

  「……緒月,怎麼了?」

  凱翔皺起眉,現在的狀況不容許拖延,他無法理解對方不走的原因。只見少年顫抖的轉頭望著他,雙唇蠕動著說了些甚麼,然後、倒下。




  「我看過她……在還沒有當上魔王之前……」



* * *

最初身分並非魔王,生活在與一般童話人物並沒有任何不同。後來消失了一段時日,之後是以魔王身分回來童話世界。


↑希望大家還沒忘記這個設定(ry

 然後實際上緒月不記得他還不是魔王時的記憶,只是知道自己曾經不是魔王、且對「界」有印象。
酗酒月

TOP

9772# 22854257


對不起我的錯:(( <#

9773# 23698410


恩差不多,你要這樣理解也可以。

9774# 25557418


那我同學的梗,有次排球打飛打不見,後來在一個樹的朝天樹洞裡找到,於是他就驚呼:

「哇球掉到樹的私密處了耶!」

9780# 27532061


呃那是苓夢給我的指示裡給的,雖然界的外貌設定是我自己想的沒錯。
酗酒月

TOP

9782# 20967860


只有當魔王的記憶、跟對界的小小印象而已。

嗯但看到界後可能想起了甚麼吧、你問他啊(×
酗酒月

TOP

10214# 27506740


有點想抗議:3

我寒假第一個禮拜要寒假輔導:3
酗酒月

TOP

10219# 23698410


還有過年那段時間我家裡會忙到連螞蟻都想抓去幫忙(痛哭

可否延到過年後;3?
酗酒月

TOP


不忍說界這妹子不是淡紫色的(抹臉

「一名少女正站在那,一頭黑長直髮披在肩後,而衣服則是以金色花紋裝飾著的黑色和服,並穿著與和服不怎麼合的黑白相間過膝襪。」


不然就是他不知道甚麼時候變紫色但我沒注意到了(#
酗酒月

TOP

10588# 23698410


好fasion(???
酗酒月

TOP

總之先放點上來當上篇,我債超多的我怕寫不完啊啊(←

下段是界敘述他跟緒月過去的地方,正在打

然後標題我還沒想到(←

估計只會有三千多因為我手邊還有好多債(痛哭

順提這裡大約一千六

* * *
  「對於你說的每個字都錯誤連連。」拉爾德額角因憤怒而冒出青筋,「我不是弱氣受,且打不贏的應該是妳才對。」

  界轉動了手中的長槍,長槍尖端刺入地面,她面無表情地看著拉爾德,那視線令拉爾德不禁起了陣寒意。若是要說那是雙人類的眼睛,倒不如說那是玩偶的,畢竟那過於鮮豔的粉紅色的確令人感到做噁。

  就像是小時候不敢直視那些噁心娃娃的視線一樣,界就這樣目不轉睛地盯著拉爾德,然而一個閃神,少女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他面前,取而代之則是他削短的頭髮被一陣利風掃了起來。

  「咕!」拉爾德急忙蹲下,界手中的長槍就自他方才頭部所在的位置捅穿過去。「分心就會死喔。」界說道,不留情地接連著攻勢,不斷的刺擊令拉爾德節節敗退,最後他索性聚集一陣風擋住那兩把長槍,界一個轉身,長槍尖端擦過他的前額,劃過他的額頭且割平了他的瀏海,血液淌下,經過鼻梁間時劃分為兩道血流。

  「喔!打到了!」神之驚呼,界的攻擊力高得嚇人。方才就連他和凱翔的攻勢都不能傷到對方半毫,然而少女僅是簡單的物理攻擊便令拉爾德見血。

  「真是可怕的女孩子呢。」凱祥笑說道,緒月斜瞥了他一眼:「看看你多沒用。」「沒辦法啊,現在的女人都怪物的跟什麼一樣──咯噗!」

  「啊,手滑。」「對不起我也是。」「唉呀呀。」現場所有女性除了界以外一致若無其事地收回剛攻擊了自家同伴的武器。

  「嘖……還有時間搞甚麼口角……唔!」驚險地閃過不知道第幾波的攻擊,拉爾德發現自己至今仍無法抽出手來回擊,僅能單方面的閃躲防禦,就算如此,他身上還是多出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沒關係,還有一招。

  就在他這麼想的同時,界已經貼身靠近他,反手將右手的武器刺進拉爾德的肩膀。拉爾德悶哼了一聲,重重地倒在地面。

  「我說了、你打不贏的。」界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你輸了。」界舉起長槍,對準了倒在地面上拉爾德的胸口。



  「再見。」



* * *

  拉爾德睜開緊閉的眼,他所預料中的疼痛並未到來。他望著面前的少女,長槍的頭就在離他不到幾厘的地方,但它卻停在那。

  界像是恍神似地,雙眼盯著拉爾德。拉爾德瞥見界的手開始發著顫,他笑了出來,一計掃堂腿令界摔倒在地面──看來他的預訂計劃達成了。

  「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我的閃躲軌跡。」他笑了出來,而界則是瞬間變了臉色,拉爾德最開始放出的那些風刃自剛才就ㄧ直在他腳邊,於地面畫下了深刻的印痕,而就在拉爾德肩膀傷口噴出的血液濺到地面的那剎那,印痕亮了起來。

  ──那是一個以界為中心的魔法陣。

  「去死吧--」

  男人猙獰的表情上露出狂妄的笑容,魔法陣開始泛起紅光,腥得令人發毛,而位於中央的界就像是被甚麼制住般動也不能動。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出乎意料地,緒月衝了出來,一把推開法陣中央的界。同時,魔法陣炸出一陣閃光,當所有人好不容易恢復視覺時,法陣已經消失了,而原先的少年則動也不動地俯趴在地面。

  「……嗤。」拉爾德自驚惶中回過神來,他看了看被推開的界,她瞪大著眼盯著緒月。

  這是逃跑的好時機,他賭自己應該無法再製造出一次像剛才那種大好機會了。

  「去哪呢?」

  拉爾德頓下了腳步,他瞪視著擋住自己去路的凱翔,忍著身上傷口的疼痛擺出了備戰姿態:「反正沒有能力的你們也只是群雜碎。」

  「別忘了你受重傷,」凱翔說道,他舉起劍,同樣擺出了預備打鬥的模樣:「你的法術早就破除了。」

  「笑話!」拉爾德大笑了起來,「就算解除又何妨?你們不去顧那邊那個小鬼嗎?最注重同伴甚麼的、不就是你們這群──」

  他瞪大的眼裡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他的胸口中央穿出了一把劍,他回過頭,是那該死的睡鼠團長。

  「對,因為是同伴,所以才要把你幹掉。」

  神之冷聲說道,拉爾德露出了虛弱的笑容,隨即化成一陣風消失。

  「學長,他死了嗎?」凱翔問道,風在吹過後便停止下來了。

  「不知道,」神之說,甩掉劍上的腥稠並收起了武器,「我是從胸口中間刺過去的,沒有傷到心臟,說不定還活著。」

  凱翔看著其他人圍到了緒月旁邊,無論怎麼喚都沒有回應。緒月緊閉著眼,看起來就像……像死了似的。

  「那緒月會死嗎?」凱翔問道,神之看了他一眼,搖了搖頭:






  「不知道。」

酗酒月

TOP

10594# 23698410


踩一下就噗嘰了嗎
酗酒月

TOP

  「醒來還是得等一段時間,總之我先繼續維持治療的術。」


  苓夢抹去汗水,緒月的傷勢非常嚴重,一時半刻是治不好的。界坐在一旁的大樹下,不時偷瞄著他們。


  「那傢伙、居然就這樣衝出去了呢。」「……!」


  界愣了愣,凱翔突然坐到了她身旁的空位像她搭話,凱翔帶著淺淺的笑容,而界卻不做任何回應。


  「感覺他……唔、該怎麼說呢,應該說沒料到他居然會為了保護你而這樣做呢。」


  界聽出凱翔的言外之意,她抬頭斜眼看了他一眼,凱翔依舊是那副笑臉。同時,她也注意到其他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


  「凱翔,不要這樣逼問她。」神之開口制止的凱翔,凱翔無辜的攤了攤手:「我只是問問而已。」然後起身放棄詢問。






  「我跟緒……很久以前認識。」而界卻突然開口了。






  「嗯?」凱翔停下腳步,望了界一眼。


  「以前,我還不是空間穿越者,他也還不是……魔王,的時候。我們都只是生活在並非童話裡普通的人物,我們……是鄰居。


* * *


  「嘿!就放這裡囉!」緒月放下懷裡抱著的柴火,對著一旁的有著漂亮亞麻色頭髮和翡翠色眼睛的女孩說道。


  「謝謝你。」她笑著說,如果沒有緒月幫忙,她根本沒辦法將這些木柴帶回來。


  他們從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了,不單單是因為鄰居的關係,村莊裡年齡相仿的孩子也就只有他們而已,因此他們就和對方成了很好的朋友。


  「不會啦,因為是界的關係所以不用客氣!」緒月燦爛的笑了出來,用沾滿灰塵的袖子抹了抹臉上的汗水,同時也抹的自己一臉烏黑。


  「等等你搞甚麼啊,」名為界的女孩無奈地叫道,一把抓住對方的衣領把緒月跩了過來,硬是用手帕大力的在他的臉上擦拭。「像你那樣擦怎麼會乾淨!」


  「欸、啊!痛!界、夠了啦!」十分潔淨但材質並不怎麼好的布料在緒月的臉上大力的摩著,緒月趕忙掙脫開界的手──那力氣大到讓他懷疑對方根本可以自己把方才的木材全數帶回來──然後嘆了口氣:「我回去洗澡就好了,妳這樣用遲早會把我臉刮一層皮下來。」


  「咦!抱歉抱歉!」界脹紅了臉,隨即收回自己的手帕。只見緒月笑著向她揮手道別,接著跑回了位在隔壁的他的家。


  「有事情的話就找我喔!只要是界需要幫忙的事,我一定會來的!」






  那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回不去的「日常」。


  至少在「那天」到臨之前,他們還是這樣嘻笑著。






  「界?」緒月敲了敲屋子的門,屋內一片寂靜,毫無半點人聲。


  「奇怪了……」他滴咕著,界已經好段時間沒有來找他玩了,而且似乎也很久沒見到界的父母了。當他向母親提起這件事,母親僅是隨口應答了幾聲便沒再搭理他。


  「我進去了喔?」


  他推開門,踏進一片暗的屋內。明明時常來這裡玩的,但不知怎麼的現在這地方卻有股令他極度不安的感覺。


  感覺就像隨時會發生甚麼事似的。


  「界──你在嗎?」


  他小聲的呼喊著,電燈開關怎麼按都按不開,他只能憑藉著印象摸黑走向記憶裡界的房間的位置。


  咿呀──門的轉軸發出難聽的聲響,而界房間的門就在他的面前自動開啟了。


  「……界?」緒月感覺到自己的聲音發著顫,裡面一個人影在聽見他的聲音時大力的震了一下。


  「緒月……?」


  界的聲音因為啜泣聲而顯得模糊不清,看到界,緒月立刻放大了膽子,邁開步伐朝著她跑了過去。


  「不要過來!不要──」


  界突然尖叫了起來,嚇得他隨即停下腳步,他看見少女一邊哭著一邊向牆角縮去,她驚惶地蜷起身體,但依舊擋不住想掩蓋的事實。


  一頭純黑的髮,還有雙瞳像是污染擴散般、蔓延一半的無機質粉紅色。


  「……你怎麼──」


  冷汗自額角冒出,緒月依稀瞥見界身旁的一陀物體,像是兩團布料──而同時他也跟某兩位理應也再這裡的大人聯想在一塊。


  「過來會不見的……就跟爸爸和媽媽一樣會消失的……對不起……對不起……」


  他看著界囁嚅著低垂下頭,隱約聽見她不斷呢喃道歉,她的背後有個通道般的洞口忽隱忽現,緒月向後退了一步,直接撞上了某個比他還要高大的人。


  「噫──」緒月跌坐在地面,透過十分微弱的亮光,他只能勉強判斷那是一個整整比自己高了一顆頭的男人。


  「絕佳的人選呢。」男人這麼說道,向著界走了過去。界瞪大的雙眼,雙眼裡的粉紅色如受到刺激不斷喧騰,在一陰影中顯得格外異常。男人衝著界伸出了手,擺出了迎接的姿態,而界也如同著了魔般,伸出了手。她身後的通道赫然變大,男人便準備帶著她踏入其中。

  「界!不要跟他走!」緒月嘶聲喊道,他撲向前抓住了男人的腿試圖絆倒對方,然而卻被輕易的踢到一旁去,「唔!」他悶喊了一聲,腹部隱隱作痛。

  「界……醒醒啊……界……」他看著少女站起身來,男人與她站在通道前方,準備踏入那不斷擴張的黑暗之中。


「有事情的話就找我喔!只要是界需要幫忙的事,我一定會來的!」


  明明是那樣子承諾的,但在對方真正的需要幫忙時卻甚麼都做不到。


  他無能為力。


  如果他,有力量就好了。
酗酒月

TOP

* * *


  「後來,緒月把我推開,跟那傢伙一起摔進去那個通道裡。」界頓了頓,「我清醒後甚麼都不記得了,之後我便在各個時空裏面穿梭……貌似是我的能力之類的……只知道要找人。」


  「我有個問題喔。」凱翔笑笑著舉起了手,「既然你說你甚麼都不記得了……那你後來是怎麼想起那矮子的呢?」


  界面無表情地看了凱翔一眼,似乎在躊躇著甚麼,凱翔聳了聳肩,表示如果不想講的話也可以不必說。


  「我……有……找到他……找到的時候真的非常開心,看到他時我甚麼都想起來了,但是……」咬了咬下唇,界似乎在忍耐著甚麼。「緒月他……」






  「甚麼都不記得了,就只是單純的殺人機器。」


  「界被視為入侵者與我打了一場,最後以她的情感與我交換,給予我情緒。然後,有了自我意識之後,我就自己跑出來了。就變成現在這樣。」






  「居然醒了。」苓夢抹去額上的汗水,在對方突然開口時自己著時嚇了一跳,畢竟她忙著聽界說話,自然沒注意到手中的患者的狀況。


  「如果這樣就說的通了呢,十惡不赦的魔王到底是為甚麼會在這之前都安分的留在城堡,除了被噁心的執事監禁外還有這個原因啊──」


  「凱翔,你的語氣好討厭。」冰凌嫌噁的看了一眼,向後退開了一步。


  「唔不過……照你們這樣說……界應該是在時空裡旅行了很久、為了找緒月是吧……」神之歪著頭思索了半晌,拍了一下手:「所以說你們到底幾歲了?」


  「不知道……但我找了很久,非常非常久。」「有記憶是最近幾年的事了,不太清楚。」


  現場陷入沉默,時鐘滴答作響,緒月按了按自己以劉海蓋住的左眼,縮起了身子。


  「對不起,你們可以先離開嗎……所有事情都想起來了……請讓我靜一靜。」


  眾人對望了幾眼,陸續起身離開了房間,只剩下界一個人,與緒月彼此在房間的角落就這麼悄悄的坐著。


* * *


  苓夢打了個呵欠,力量消耗過多對她而言真的十分吃力,一路上大家都在討論有關界和緒月的事,然而焦點最後總是聚集到了同個地方。


  「『那個男人』到底是……」
















  嚶嗚嗚嗚對不起拖超久的真的對不起(抹臉


  非常抱歉我最近真的狀況非常差,而且學校那邊一大堆事情要忙,能用電腦打稿的時間真的不多然後我又剛好遇到超級空窗期(遮臉


  寫到後面有點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而且重看一次感覺超像劇本文的What happended!!!!!!


  耽誤到劇情真的很抱歉,有時間會順手塞上我想的界的樣子的(遮臉


  然後凱翔我真的超對不起你的害你根本通緝犯,雖然是這樣我在文章裡還是會忍不住想鬧你嗚嗚嗚嗚(←


  改天我UL當包讓你打到爽啦(痛哭


  順便提一下緒月後來會變魔王是因為那個男人沒有帶走界然後又有個小屁孩跟來了就姑且用一下,


  眼睛也是那樣來的

  字數統計四千多(做死
酗酒月

TOP

10808# 23698410


為什麼莫×××調戲小巴巴的地方會讓我想到某篇我看過的貝姊×威廉R18同人(愣
   ↑名字真心記不住
酗酒月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