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終於 我終於打完莫德番外囉!!!!!!!

打的我快崩潰了喔!!!!!!!

wrod13頁左右
第一次打這麼多 總之

讓各位等這麼久 就有給各位一份肝死的文章
( ˘•ω•˘ )

TOP

「糟糕了,太晚回來了,再不快點找到鑰匙者會來不及的,拉爾你先遠離這裡。」莫德克斯顯的有些焦躁不安。

在小女孩逃走前他們聽見了有意思的談話。

莫德克斯怎麼會這麼正常(? ...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09:27

我一口氣肝了4頁就(?

莫德克斯正常時很帥

大概吧
( ˘•ω•˘ )

TOP

10969# 23698410
我以為他就只是個變態(?

沒想到有這麼正常的時候(#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09:53

被他帥到了嗎(?
( ˘•ω•˘ )

TOP

10971# 23698410
好像有一點(?

但不是本命(?
25557418 發表於 2015-2-12 10:31

竟然真的被帥到一點
( ˘•ω•˘ )

TOP

10968# 23698410


和之前的勇者前傳相關對吧!
24463382 發表於 2015-2-12 13:08

答對 還有緒月的故事
莫德克斯的心
( ˘•ω•˘ )

TOP

自古以來 勇者運防迴E 通訊器運防迴SS(最好
( ˘•ω•˘ )

TOP

我在想 人呢(皺眉
( ˘•ω•˘ )

TOP

下週段考(皺眉

久沒上論壇 下一章又是我負責:3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4-11 09:40 編輯

第三十七章  「蝶蝶貧乳萬歲。」



  艾肖伊治療完大家後,子不語揹起蝶蝶,與大家一起前往大廳。

  在路上並沒有任何困難,所以大家很快就到現場,只是眼前是個混亂的戰場。

  發現到其他人的冰凌和莉莉安以輕快的速度到了旁邊關心,但看見子不語揹著蝶蝶用一臉看變態的表情瞪著他,而子不語只是吐舌頭表示怪我囉。

  由於想盡快將蝶蝶叫醒,大家也早就準備好儀式了。

  見狀發現的莫德克斯愣住,並朝著這方向丟出闇屬性的風刃。

  在大家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神之充了出來拔劍出鞘擋下攻擊。

  莫德克斯嘖了舌,瞪著神之:「為什麼要妨礙我。」

  「因為要給你回禮,代替學弟的回禮。」神之的表情沒有變化,但感覺到一絲的憤怒,並跳起身衝向莫德克斯。

  而一旁的拉爾德看見神之這一衝跳了出來,用風抵擋,讓神之無法前進。

  當著大家因為神之的話迷惑時,傑洛只有看向旁邊躺在地上的人與在旁邊哭泣的少女說:「那邊。」

  看見這場景的所有人心情瞬間低沉,這場戰鬥中,已經有一人戰死。

  「現在在戰鬥,與其在這悲傷,不如做我們能做到的事情吧!」發出聲音的正是犬龍,他這一話讓大家點頭,並開始照著古預言的說法行動。

  隱藏在哭泣下的雙面,在最後的審判,終結,聖劍是刑具,親情是贖罪。

  冰凌、蒂圖、苓夢和莉莉安四個人分別站在蝶蝶旁邊,並對著蝶蝶的胸口前凝望。

  「說起來,要怎麼發動能力?」冰凌疑惑。

  「我贏了。」蒂圖嘴角勾起。

  「蝶蝶貧乳萬歲。」苓夢正色。

  「不管小蝶怎樣我都喜歡。」莉莉安發廚。

  「由於蝶蝶太可憐了,我來幫忙說話,剛剛我揹的時候還是有感.......嗚噗!」子不語就這樣成為了勇者,沒錯,說出真心話結果被揍成爛肉倒在一旁的勇者。

  「我說你們,正經點好不好。」冰凌無奈的說出,所有人這才停下開始正事。

  依照著古文字的順序,每個人將手疊起,放在蝶蝶的胸前。

  苓夢第一個將手放到蝶蝶胸前,冰凌跟著放上,在來就是蒂圖跟莉莉安。

  雖然不知道有沒有效,但死馬只能當活馬醫了,四人同時發動能力,聚集到手上並傳送到蝶蝶身體裡。

  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蝶蝶發出了類似痛苦的聲音,本來莉莉安是想關心,但一分心的話可能就會失敗,所以只好忍著不理。

  看見這畫面的莫德克斯嚇到了,想衝上前阻止,但卻被其他的男性角色阻止。

  莫德克斯越來越著急,不斷的放出攻擊往蝶蝶那邊,並且叫還被控制的女性們攻擊,但總是被阻礙。

  蝶蝶快被叫醒了,他很清楚,因為那是他的封印,當封印的力量快要見底,焦躁的情緒不斷的增強。

  「不要,把蝶蝶,從我身邊,奪走......」莫德克斯臉沉下去,身旁的氣息越來越濃密。

  所有人並沒有理會,繼續抵擋,並找到機會發動攻勢,而拉爾德協助著莫德克斯。

  「一群蒼蠅!」封印被打破了,莫德克斯慌了,黑色的紋路蔓延著身體逐漸擴散開來。

  黑色的高密集能量從莫德克斯體內擴散開來,每個人都愣在原地看著這場面。

  除了一旁看見蝶蝶解除催眠狀態後狂歡的四女,所有人都發現這狀況。

  這種高密度的能量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看見,所以都沒辦法反應過來,原先狂歡的四女跟蝶蝶也發現這能量,也跟著看向那邊沒想到只見莫德克斯不停笑著喃喃自語,一旁的拉爾德則是傻愣在原地,看起來在思考著什麼。

  「我要把你們,一個也不剩的,通通消滅,僕人們把全部的人頭帶來!」莫德克斯說著,並以想像不到的速度衝向所有人面前,而女性們聽著命令行動,這才讓人反應過來並反擊。



  這樣的莫德克斯,並不是第一次看見,是自從那次事件之後他才變成這樣的,但是我卻讓他持續為了復仇所做計畫,本來是想喚回原本的他才幫助的,但太過放縱了嗎。

  想著往事的拉爾德漂在空中沒有任何動靜,不斷的思考自已的所作所為。

  我,與其後悔,不如親自叫醒吧,不要在用「幫」這種方始試著找回他,而是像以前一樣,用「戰鬥」來叫醒。

  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戰力的一員取回來。

  就這樣,拉爾德靜靜的漂到緒月面前,而看見拉爾德的緒月發出敵意,做好戰鬥的準備。

  拉爾德則是遙遙頭,從胸前的口袋中拿出純白色的圓形水晶。

  「我不是來和你戰鬥的,而是要阻止莫德。」聽到這句話的緒月愣住,只說了:「哈?」

  「告訴你一件事,凱翔還有救,這是王的勳章,為了避免那件事再度發生,所以這是用一種能夠讓人死而復生的材料做成的……你拿去用吧,我要做的是將王、不,是莫德給叫醒。」拉爾德將手中所謂的「復活石」丟給緒月後只丟了一句:「放再凱翔身上後對石頭灌注魔力就好了。」

  對著這一連串的語言轟炸弄得神智不清的緒月,本來想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再他要問的時後,人就已經跑去莫德克斯那邊,跟莫德克斯打。

  不過看起來不像是在騙人,所以緒越野就跑到凱翔那邊進行復活。



  「嗯?」看見拉爾德衝過來的莫德克斯本來沒什麼反應,但是當他丟出一個風刃時,莫德克斯就像在打蒼蠅一樣揮掉,並冷望:「你再做什麼,拉爾。」

  「我是來。」閉著眼睛的拉爾德,張開眼睛望著眼前的莫德克斯:「叫醒你的。」

  「起內鬨嗎?」正當所有的人疑惑的這個同時,苓夢的身體也出現異狀,發出光芒。

  「咦?怎麼發光了?」看見這情形的巴洛瓦發問。

  「不、不知道,只是感覺......咦?」苓夢說著的瞬間,感覺有什麼被分離了,身體內的光消失了,而眼前出現了意想不到的人。

  那個時後,苓夢發出光芒,而光芒變成了一個人的形狀跟苓夢重疊,然後慢慢的分開,當分開完全時光漸漸的散開,玥就這樣站在所有人面前。

  「玥?」每個人都驚慌起來做出防禦姿勢的時候,玥開口了。

  「讓我來祈禱,哥哥回復正常吧。」玥手拿著巨大的斤斧,用悲傷的語氣說著。

  「這是真的嗎?」苓夢看著玥的眼睛發問,玥像是回覆苓夢堅定的眼神點了頭:「真的。」

  「那就去吧,小心點喔。」玥點了頭,並轉身往莫德克斯那邊過去。

  看著玥的背影,苓夢只是笑而不語沒做任何反應。



  拉爾德迅速的將風聚集在右手,並往莫德克斯的腹部打過去,然而莫德克斯只用了雙手接住,將拉爾德拋起來後追擊。

  但拉爾德也不是省油的燈,瞬間將全身放鬆並用風來推動自已來以躲避。

  在這一攻一守中玥衝了過來,玥舉起手中的斤斧揮舞,朝著莫德克斯的方向斬。

  莫德克斯皺起眉頭,用高密度的黑色物質接下這一招,但玥並沒有結束攻勢,而是持續在黑色物質上攻擊﹔拉爾德見狀也衝了過來協助。

  莫德克斯利用黑色物質抓住斤斧,將玥拋向拉爾德那邊,拉爾德看見玥這一過來,連忙接住,而莫德克斯開口:「你們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阻止我?」

  「因為,不想讓你痛苦了。」拉爾德臉上多了份哀傷,看著眼前的莫德克斯:「何必一直持續千年前的痛苦呢,讓自已獨自悲傷真的好嗎?」

  「我們回去吧,現在還來得及啊,莫德。」拉爾德的眼淚滴了出來,聲音有些顫抖:「大家都死了,我不想在讓我這唯一的朋友痛苦了。」

  拉爾德真誠的話語,莫德克斯只是搖搖頭:「是這個的錯,才讓大家瘋狂,所以我要復仇。」

  「這樣的復仇有用嗎?」玥也出口了,跟著拉爾德一樣詢問著莫德克斯:「我那時候,確實很害怕,但哥哥你來了啊,我那時候看見你哭出來時心早就破成碎片了啊!」

  莫德克斯有些愣住,看著自身的紋路,聽著親友語親人的呼喊,莫德克斯的頭一個陣痛。

  「我們只希望你不要在自已一個人痛苦!」拉爾德跟玥這話同時一出,莫德克斯的頭彷彿就像要炸開一樣的疼痛,莫德克斯雙手抓著頭髮努力掙扎,身上的黑色紋路漸漸泛紅,隨後又變成黑色。

  莫德克斯喘著氣,然後紋路又逐漸變回黑色,莫德克斯原先毫無反應但慢慢抬起頭看著拉爾德跟玥,露出了笑容,被控制的人也停下動作。

  本來看見莫德克斯笑容有些放鬆的兩人,但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只見莫德克斯的開始笑出聲音,然後瘋癲,這一笑出所有人都傻住了。

  「早就猜想到會這樣了,所以我就將過去給鎖住了。」莫德克斯這話一出,被控制的人又開始行動,甚至比剛剛更加激烈。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4-11 09:41 編輯

  「只要將你們,殺掉的話就不會有阻礙了,對吧。」莫德克斯逐漸靠近,笑容掛著,身體周圍的高密度能量又不斷提升,而下面面對被控制的人也被逼到了廣場中間。



  「理智還是戰勝不了崩潰的能量嗎?」一邊擋著攻擊的傑菲一邊詢問著身旁的傑洛。

  「可能吧,但這樣下去我們都會完蛋。」說著這話的傑諾用眼角偷瞄著後方幫凱翔進行復活的緒月。

  如果說,真的需要辦法的話,那就是放在他身上最重要的琪子吧。

  所以快點吧,拜託你們了。

  想著這些事情的傑洛,聽到後方緒月的吶喊。

  「再大家忙碌到不行的時候,就別給我躺著繼續睡覺啊渾蛋!」緒月一口氣將魔力灌注到石頭上後,那一瞬間每個人的眼前都變成空白,包括著上方的三人。
( ˘•ω•˘ )

TOP

好想吐槽好想吐槽,不過吐槽了會被打飛?(指標題~)

將過去鎖住了啊哈哈,看來真的得直接打倒了呢。

最後錯字

20967860 發表於 2015-4-6 12:02

喔 是錯字 3Q

是說我最近應該會把下一章解決

之後打最終章
最終章也些部份是並非的筆手也要負責的
不過看你要不要
( ˘•ω•˘ )

TOP

最終章要由大家一起負責?有需要的話人家當然可以!

不過之前討論劇情時似乎都沒跟上(艸)

感覺劇情是不是突然推太快了,還有半數以上女角都還沒下落的樣子?突然就要最終了(還是此最終又要等於好幾章?) ...
20967860 發表於 2015-4-6 13:11

不 我會一口氣打完

用下一章來解釋完
( ˘•ω•˘ )

TOP

唔嗯 因為經過討論 離最終話又多延了幾章
別問我為什麼 因為這是命運石之門的選擇
好 最後 我要說的就是.....
有番外


  人生的走馬燈在一瞬間經過。

  推開緒月的那一刻,準備死的那一瞬間,我害怕到流出淚來。

  「與其難過不如想解決方法吧。」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在一切空白的世界,我出現再我面前的是十幾年前死去的焰花。

  那與之前夢裡的模樣沒有變化,只是沒有曾經燦爛的笑容。

  也是,面對我這陰沉的表情誰也笑出不來吧。

  想到這裡我就笑了出來。

  「但也沒辦法解決了,我已經死了。」我頭低下,不敢直視著摯友。

  聽見我的回應,焰花抓住了我的衣領。

  「開什麼玩笑!你難道要拋棄他們不顧嗎?你忘記的你的心了嗎!」我愣住了,面對焰花的話我抬起頭直視著她。

  不,我並不想拋棄大家,我會推開緒月是因為我......

  我不想要我的朋友又一次站在我面前離開。

  複雜的感情在我身體裡湧出來,似乎看穿我內心的致有放開了我,周圍的逐漸出現了色彩,焰花也笑了出來。

  真是的,我在想什麼嘛,總是被別人拉起來,而且還是被一句話點醒。

  我笑了,放開了心中的困擾大笑了出來,看見我放開心結的焰花,也跟著笑了出來。

  「凱翔啊,我有件事必須要跟你說。」焰花說著,在我的右手邊突然出現了長方形的無框螢幕,上面播放的是大家戰鬥的場景,還有夏不斷哭泣的臉龐。

  在那一刻氣氛變得嚴肅起來。

  「什麼事?」

  「關於莫德克斯,還有黑色寓言的故事,跟我給你的那雙鮮紅色的雙眼。」焰花說著的同時,出現了圓形的光狀物體,那光狀物體閃爍著黑與白。

  在那一刻,我得知了所有關於一切的事,能力也在那一刻迅速提升。

  問題必須馬上解決。

  只是有個嚴重的問題,我沒辦法馬上過去。

  就這樣,我們就傻愣在原地看著螢幕,看著戰況。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 ˘•ω•˘ )

TOP

本帖最後由 23698410 於 2015-4-19 06:13 編輯
觀戰者一號(誤
27532061 發表於 2015-4-19 05:13

報號
1號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 ˘•ω•˘ )

TOP

假預告 純屬發病:
「別開玩笑了,今天的便當是雞腿便當,所以要平安的回去啊!」

「是啊,我們的便當,在等著我們回去。」

「所以,我們上吧!為了雞腿!」

「喔喔喔喔喔喔!!」

就這樣,各自盼望著雞腿便當的大家,發揮出了一百二十趴的實力來戰鬥。

「沒想到,我居然是因為區區的雞腿便當而輸啊。」莫德克斯閉上了眼,感嘆自已沒辦法吃到雞腿便當。

「這是沒辦法的哥哥,因為啊......」

「雞腿便當糾齁假啦!」拉爾德拿出雞腿便當,吃給莫德克斯看。

幸好我閉上眼睛,但還是聞到了,不行,要忍耐。
( ˘•ω•˘ )

TOP

38.要把男人 就先學小孩(文不對題

  每個人原本陷入慌張的狀態,但隔沒多久眼前的景色全都變回來,原先攻擊的女性們也停下動作,眨了眨眼說著:「為什麼我在這裡?」的話

  當下所有人開心到衝到她們面前抱住,而從剛解除控制的女性充滿混亂,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冰凌才一一的跟她們解釋清楚。

  不過,為什麼會解除,原先所有人不清楚,但都有個譜了,全員都轉向原先是屍體的凱翔。

  凱翔本來安慰在懷中哭泣的夏,但發現大家都看著自已也就只好微微苦笑揮著手。

  「果然交給他是正確的。」傑洛雙手插在胸前,面具下的臉露出笑容。

  本來想要吐槽弟弟的傑菲心想算了,就沒理會,抬頭看著俯視所有人的莫德克斯。

  「你是怎麼......」莫德克斯的牙齒不斷的互相打擊,身體有些顫抖,瞪向旁邊的拉爾德:「為什麼幫他們?」

  拉爾德的頭只是低著,輕笑著回應:「因為,要叫醒你這是必須的。」

  心中暗罵不好的莫德克斯衝到下方,卻被飛過來的石頭、子彈、火球、風刃阻止。

  「即使多一個我也無所謂,對我來說你們只是我復仇的演員罷了。」莫德克斯冷眼望著每個人,將能量集中到食指前端,聚集成一個小黑球,並且將小黑球丟向地板。

  誰知這一丟地板整個炸開,另大家防的有些狼狽。

  趁著所有人都在防塵煙的時候,莫德克斯又將能量聚集到手上,形成一把利刃,衝到緒月面貫穿,幸好凱翔的反應快,在即時的一刻將緒月往自已身邊拉過來,免得讓它變成跟自以一樣,不過左手臂被輕微劃到。

  緒月還來不及喊痛,追擊就馬上來了,經過第一次的突襲後,緒月比較能反應過來,以輕微的角度推開莫德克斯的手,用腳往肚子踹過去,不過莫德克斯的守備推開的那瞬間就直接跳到後面躲開了腳踢。

  「該死。」看見對方往後跳的緒月用右手握住左手臂的傷口。

  當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莫德克斯又在衝了過來,眼看不妙亞空直接施展魔法,在空中召喚出岩石,本來要壓制住莫德克斯的行動,但卻被他隨手一揮岩石就變成碎岩,倒在地上。

  神之見狀拔劍衝了出來使用「睡鼠劍法.極速穿刺。」

  打算依靠速度來擾亂莫德克斯的神之,沒想到被突如其來的肘擊擊向腹部。

  神之整個人抱住腹部,咳了血到地上,無力的跪坐著。

  無視神之,莫德克斯繼續前進,但一道紫光閃過,莫德克斯消失了蹤影。

  「咦?」所有的人愣在原地,看向莫德克斯消失的方向,發現了發出紫色光芒的魔法陣。

  「這、這是?」被神隱超久的澤蘭提出了疑問,每個人也只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是我用的。」同樣是被神隱超久的月夜說出了這句超勁爆的台詞。

  等等,哪裡勁爆了。

  「這個是魔法空間之術,類似於放置東西的空間魔法。」月夜無視旁白解釋。

  「不過這個關不了多久吧,莫德克斯找到脆弱處的話,擊破就能出來了。」亞空仔細觀察著這個魔法陣術式並說著。

  「廢話,我可不像你魔法量高,脆弱的很,只能關的了一時。」月夜對亞空翻了白眼。

  「能有一下就不錯了,有件是我要告訴大家。」凱翔說著並將雙劍插到地面:「詳細我不解釋了,總之我能幫大家的能力突破界限。」

  對於凱翔說的話,傑洛提出疑惑:「那個辦法,要花很多時間嗎?」

  「不用很久,很快,但是我能力不夠,所以只能一段時間。」

  「能力突破界限?等、不會是用鑰匙的能力吧?」從空中漂下來的拉爾德詢問。

  對拉爾德的疑問,凱翔感到震撼點頭表示正確:「對啊,你怎麼知道?」

  「哈哈、因為我曾經調查過遺跡,那時跟著莫德一起將古文輸給看一遍。」對著凱翔滿臉驚訝的表情,拉爾德滿意的回答:「如果是用鑰匙就簡單了,這裡還有兩位喔。」

  對於這衝擊的一句,傑洛跟傑菲語氣顯的有些激動:「等等,你要說有一位我們相信,但第二位是?」

  兩個姐弟的疑問,拉爾德指向了界。

  「一位是玥,你們兩個早就知道了吧,但那位女孩的事,不知道也沒辦法。」拉爾德帶著有些哀傷的眼神,看著界的方向。

  所有人對任何事都還沒搞清楚,就接受著這一連串的聽不懂的事情,希望、翔空、犬龍,這三個人因為腦袋混亂退場休息。

  「以前,界和緒月發生的事,就是我和莫德做的......」拉爾德有些慚愧,走到了界的面前:「那時,莫德為了實驗,就將你們......」

  拉爾德所說的,正是之前界說過的過去。

  界忍不住一把抓住拉爾德的衣領,正當要破口罵人,界只有嘖一聲的放開衣領。

  「結束後在找你算帳。」說完,界就跑到緒月旁邊休息。

  整個場面僵持住,凱翔乾咳幾聲,繼續說突破能力的事:「如果有三個人的話,應該能撐一陣子。」

  遵照著凱翔的說法,所有人手握手,圍成一個圓圈,然後以凱翔為中心發動能力,同樣身為鑰匙的玥、界也必須跟著一起發動,這樣所有人就能提升能力,至於鑰匙的使用方法,凱翔就私下和其他兩人解釋了。

  鑰匙一發動,圓圈內發出淡藍色的光,隨後每個人的體內產生劇烈的震動,隔沒幾秒光漸漸淡去,直到光芒散去之後,大家手立刻放開,跪坐在地。

  「好痛,為什麼不早講啊。」四漾昶有些不滿,一臉痛苦看向凱翔。

  「抱歉,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副作用。」凱翔頭上冒著冷汗,但還是跑到夏身邊輕撫背。
( ˘•ω•˘ )

TOP

「但能力確實感覺到提升了。」神之將劍當作柺杖,讓自已站起身子。

  「是啊,要是這麼痛還沒提升,我就要掐凱翔脖子。」冰凌嘴上說著,並站起來。

  看著所有人一臉痛苦,但自已卻沒事的蝶蝶語緒月一臉困惑的對望。

  「那個,我們不痛耶。」蝶蝶似乎在賣萌般,歪著頭提問。

  「啊,能量者的開啟方法不同,但是緒月也是?」凱翔邊說邊看攤在地上的拉爾德。

  聽見這句話的拉爾德,只有點點頭,繼續休息。

  「所以我們有兩個外掛在?」橙星滿臉不屑的看著兩個外掛。

  兩個外掛則是用一臉複雜的表情對看。

  「不過麻煩了呢。」凱翔低頭低咕著,內容全被旁邊的夏聽見。

  「少爺,為什麼麻煩?」夏一說,所有人轉頭看著凱翔。

  「就、就是因為鑰匙必須像合體一樣,跟能量者一起行動,時限則是看鑰匙決定就是。」凱翔慌張的解釋,看著所有人的反應。

  其中反應最大的就是莉莉安,馬上用爬的方式爬到凱翔面前:「蝶蝶是純潔的,老娘不准你和她合體!」

  「莉莉安,你傻了嗎,玥跟界也是鑰匙。」神之要是能睜開眼睛,早就白了莉莉安的眼。

  「我不要啦!蝶蝶是我的啦!」像小孩一樣,莉莉安不停滾地吵鬧,神之嘆了口氣,將莉莉安給拖到旁邊:「神之你不要阻止我啦~」

  不停向神之吵,這個畫面看起來就像是在百貨公司的小孩跟媽媽吵著要玩具一樣,神之也只有無奈,邊拉邊說:「乖,聽話給你糖吃。」

  「我不要糖啦!」莉莉安不斷吵,但被拉遠後,用遠處大夥聽不見的音量說:「除非,你和我交往。」
  「什......」神之的臉瞬間紅了起來,這是莉莉安第一次看見神之害羞的表情,但一想到自已的爆炸性發言後臉馬上撇開,紅著臉等回答。

  「妳、妳......」神之開始結巴,不知道怎麼回答,隨後小聲的回答:「我知道了啦,就交往看看吧。」

  要說莉莉安現在的臉如何,就像一顆蕃茄一樣,害羞到把臉埋進雙腿裡面不動﹔神之則是抓著領子,不說話。

  所有人沒注意到神之跟莉莉安的反應,繼續討論著要誰跟誰合體。



  經過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裡,馬上就討論出結果,界跟緒月一起,玥跟蝶蝶一起,本來是凱翔跟緒月一起,但因為遭到界的冷眼才默默退下。

  界跟玥照著凱翔的方法,各自抱住緒月跟蝶蝶,然後漸漸的變透明消失,隨著她們消失,蝶蝶跟緒月各自爆發出強大的高密度能量,雖然能力提升,但所有人都差點承受不住。

  隨著能量的散去,蝶蝶跟緒月站在原地,緒月手中多了把冰的長槍,右手也有些冰附著,寒冷的氣息從身旁不斷散開﹔而蝶蝶卻毫無變化。

  緒月的方面看起來像繼承界的些許能力,但寒冷的氣息跟冰就不知道了,似乎是本來就有的,但蝶蝶的毫無變化令人匪夷所思。

  神之跟莉莉安走了回來,莉莉安理所當然是走到蝶蝶身旁關心,只是臉上多了些紅暈,神之也走到凱翔身旁詢問。

  凱翔看著神之的臉,又看向莉莉安的臉,似乎發現了什麼般偷笑,神之見凱翔的表情,不好臉色的問:「蝶蝶為什麼沒動靜?」

  聽到神之的問題,凱翔搖搖頭,直盯著蝶蝶:「我也不知道,但等下要找才行。」

  神之點了點頭,走到了眾人中靜聽。



  「咦?所以界和玥現在就在你們的體內,只能跟自已心靈溝通?」星夢感到些許驚訝上下觀察兩人。

  「嘛,總之還要研究下蝶蝶的能力就是。」傑菲摸著下巴思考。

  「那個,我覺得快撐不住了。」月夜一臉困惑的看著眾人,這實亞空手搭了月夜的肩膀,將魔力傳輸過去。

  「這樣應該還能撐一陣子,不過在一直讓莫德克斯打脆弱處也不好,需要讓人進去阻擋。」亞空一臉嚴肅,看情況是真的很糟。

  神之點了點頭,走上前:「那現在分成一隊進行先鋒戰,一隊留下來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那我來決定先鋒隊吧。」橙星一臉自信站了出來,一臉像是早就知道就拿出了一張表。

  表上面寫的人有:神之、緒月、希望、橙星、苓夢、犬龍、翔空、拉爾德、四漾昶、傑洛。

  「我對表沒問題啦?但你怎麼有這東西?」星夢眨眨眼,放出亮光看著橙星。

  「經過能力提升之後,我能夠清楚看出人的能力,加以分配跟指揮。」橙星挺胸回答:「留在這裡的人要進行的是訓練,透過我們爭取的時間加強能力。」

  每個人都點頭表示同意。

  「那所有人站在我的面前,我馬上就將你們傳送過去。」月夜對著大夥說,邊舉起手發出紫色的光芒。

  等所有人站好之後,月夜二話不說將所有人傳送過去。

  然而等待著他們命運的是,漂在空中冷眼看的莫德克斯。
( ˘•ω•˘ )

TOP

沒錯 目測還有個幾章...
( ˘•ω•˘ )

TOP

表示莉莉安X神之配對蓋章(?
24463382 發表於 2015-5-26 14:23

閃瞎你們的眼
( ˘•ω•˘ )

TOP

40章

『為什麼、只有你們能快樂的過活?』莫德克斯的聲音傳出來的是悲傷及悔恨:『為什麼?只有我們必須這樣。』莫德克斯身邊不斷冒出黑色的能量圍繞著,漸漸的將他給包住。

『給我回答啊!』隨著憤怒的喊叫,能量逐漸高漲起來,最後將莫德克斯整個覆蓋起來,沒多久像是被控制一樣飄在空中。

看見最好的朋友變成這樣的拉爾德咬緊牙,欲言又止的樣子,終於勉強開口:「﹒﹒﹒﹒﹒﹒已經夠了,拜託你們,借我力量吧。」

拉爾德那無助的樣子,讓所有人沉默,畢竟他在幾個小時前,還是敵人,不過犬龍輕拍了拉爾德的肩膀,爽朗的笑起來。

看著犬龍的笑容,拉爾德內心浮出些複雜的情感。

「現在該做的,就是阻止他,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神之將劍拔起,往前站出。

「還有啊,現在是攻擊的好時機喔,大家、總攻擊!」橙空口令一下,全部人就擺好戰鬥姿勢。

「先鋒就交給我們三個吧,拉爾德、神之我們上!」犬龍的劍上在瞬間爆發出股炙熱的火炎出來。

「知道了。」神之說著握在手裡的劍同時也發出藍色的光芒。

「三合一元素!」三人同時朝向莫德克斯攻擊,三種不同的元素的能量波混合在一起,變成一道巨大的龍捲。

順利的擊中莫德克斯後,因為能量與元素的碰撞形成爆炸引起濃煙。

「嗚咳咳,這裡可是密閉空間(?)耶,小心點啦。」四漾昶抱怨著,不過沒有人回應她。

因為濃煙散去過後,莫德克斯根本毫髮無傷,全身也已經完全被能量覆蓋,樣子一看上去就不太吉祥。

『———!』

「唔,這是什麼聲音?」橙星愣在一旁,完全無法理解。

「這是算是精神的叫聲吧,所以是對我們內心,界是這樣說的。」緒月像是完全不受影響般的解釋。

「為什麼你完全沒反應啊,能量者都是怪物嗎?」苓夢大聲吐槽。

「還是有,只是沒那麼強烈。」說著,緒月就將冰製成的飛鏢丟掉莫德克斯的臉上,聲音也跟著停止:「小心囉,他這樣已經變成怪物了」

沒錯,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因為飄在上方的莫德克斯,完全被能量包覆著,模樣就像是全身黑的人,說實話樣子超普通,不過周圍的壓力明顯變大。

『———!』憤怒的叫聲,在那之中帶著悲傷與絕望。

「這就是世界的負面情感嗎?」希望顫抖著,因為那股力量是不同次元的。

「請你醒過來吧,我不想讓最好的兄弟傷害人,也不想讓你後悔。」拉爾德閉上眼睛,誠懇的請求著,然而莫德克斯像是沒聽到一樣,直衝過來。

『全部﹒﹒﹒﹒﹒﹒毀滅!』這是莫德克斯完全控制後的第一句話,拉爾德聽到後像是受夠般的吼起:「絕對,要把你帶回來!」拉爾德衝上前,朝著莫德克斯臉上揮拳,結果就是被一手抓住往地上砸。

「別亂衝啊!那實力不是一人能敵的,乖乖合作啊。」橙星冒著冷汗,緊盯著上方。

莫德克斯在胸前凝聚著能量,形成球體後朝著四漾昶發射,但同時間傑洛射出子彈把能量球給射穿,引起爆炸。

「好厲害,沒想到能力上升後可以射出這樣的威力。」傑落有感而發,但四漾昶一臉就是等以後我要在你得茶下瀉藥的臉。

「這樣的外掛我要拖時間根本讓我胃痛。」橙星抱著肚子緊盯著莫德克斯,之後小聲的問身邊的苓夢:「苓夢,你能瞭亂莫德克斯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試試。」苓夢跳起來丟出火柴,不過卻被莫德克斯的氣壓給彈飛,之後一道衝擊波打過來。

橙星皺起眉頭示意躲開,苓夢則是將橙星當成墊板跳起來,「順便」把橙星給踹倒攻擊夠不到的地方。

「唔啊!我看見了時間啊!」橙星在踹飛的當下慘叫著,飛到一半後被神之抓住。

「不,你看見的是神之喔。」

「啊啊、放我下來吧,趁苓夢拖延的這段時間大家快過來一下,有些話要說。」橙星拿出藏在不知道在哪的作戰書,表情相當凝重:「這空間堅持不久,所以要拜託你們了,這些是我想到的戰術。」



苓夢不停點燃火柴召喚出滿天的大餐和玩具當阻擋,不過都會被莫德克斯的一個嘴砲轟走,正當第五次召物品被轟走的時候,四漾昶丟出侵蝕劇毒在莫德克斯前方。

莫德克斯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到急忙躲開,不過還是有些許劇毒碰到他的身上。

『———!』他瞪向四漾昶的方向。

「打我啊!」四漾昶學小孩的嘲諷方式激怒莫德克斯,吸引對方的注意,結果莫德克斯送他一道黑色的能量波。

「唔啊,好危險啊。」四漾昶跳開後,拉爾德突然出現在上方,丟出風刃,莫德克斯單手接住,風刃爆開。

『———!』莫德克斯身後長出了六道黑色的翅膀,隨後發出深紫色的光芒。

「七十六連切割。」「烈焰鳳凰。」見狀的翔空與希望上前出來,兩人的攻擊分別瞄準於頭跟腹部。

然而莫德莫德克斯的嘴張開吃掉攻擊,後面的翅膀閃耀的紫光越來越亮。

這時傑洛已經躲在背後,舉起雙槍,朝著翅膀射擊。

直接接受攻擊的莫德克斯像是沒事般的站在原地,之後翅膀變成羽毛散開,最終合在一起變成小顆的紫光球。

神之、犬龍、拉爾德在羽毛集合的當下各自用自己拿好的元素將光球包住。

緒月看著光球被包圍住後用冰做成護膜包上去,過沒多久後球體以不規則的形狀炸開,球體沒引起大爆炸,全部變成細小的冰飄落下來。

當冰飄在空氣中,莫德克斯的胸前已經凝聚好相當份量的能量,緒月低起身子往前奔跑,也在手中裡的長槍灌入自已的魔力。

莫德克斯開始咆哮,胸前的能量直接往緒月衝過去,緒月則是把槍尖對著能量的中心繼續奔跑。

能量硬狠狠的碰到槍尖上,緒月嘖了嘴:「別把本魔王小看!」

在槍柄後面出現了一個魔法陣,當緒月踩好腳步後魔法陣衝撞槍柄,將莫德克斯聚集的能量刺散開來。

「上啊!」緒月口令一下,翔空出現在莫德克斯身後,舉起巨鐮,眼中散發著殺氣。

翔空往莫德克斯的腰砍過去,莫德克斯被斬的地方沒有任何血液濺出來,砍完後翔空就默默飄散:「死靈神斬魂第一百零一式。」

被砍完後莫德克斯顯得有些站不穩,原因是出在翔空的升級招式,一百零一式是直接傷害對手的靈魂,對莫德克斯來說,能量是他最強大的地方,所以橙星判斷出直接傷害他的能量是上策,比起硬對硬來說是最好的方式。

緒月看準時機上前舉槍攻擊,緒月手上的槍散發出一股寒氣,分別打在左肩膀、左胸、右膝蓋、腹部上。

因為劇痛莫德克斯又開始咆哮,這一聲直接將緒月彈飛,在那之後莫德克斯身旁的壓力逐漸變得強大,然後慢慢的侵略到了橙星等人的附近。

「糟糕!快放我們出去!莫德克斯來真的了!」傑洛一驚,對著上方大喊,乞求月夜能聽見聲音。

莫德克斯的翅膀又冒出來,緩慢的飄上空中,隨著壓力的侵略翅膀逐漸變大,在那之後以莫德克斯為中心黑色的柱體隨之展開。

「沒辦法了嗎?」希望露出絕望的眼神,看著那不可侵犯的力量。

「我現在就把你們脫出來呦!」月夜的聲音迴盪在魔法空間中,除了莫德克斯之外的所有人在瞬間都到了月夜與亞空的後方。

當所有人喘口氣後,魔法空間的陣隨之被衝破,飄在上方的莫德克斯,俯視著並非童話的大家。

『———!』憎恨的吼叫,在所有人的心徘徊,在憎恨當中夾帶著乞求。

現在的他不想這麼做,就算自已好不了,但至少希望著所有人能讓他做個了斷。

在叫聲裡傳來的信念,全被所有人聽清楚。

「會救你的,絕對,因為玥可是一心一意的拜託,所以別擔心。」蝶蝶身上發出溫暖的光芒:「在等一下,我們來消除你的痛苦。」
( ˘•ω•˘ )

TOP

結果現在也沒什麼人看
我果然做人失敗
( ˘•ω•˘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