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24837263 於 2014-2-27 20:34 編輯

10562# 27506740


台北市表示:………

爽爽直升表示:會考是甚麼?

10563# 22854257



我三十幾被噹慘……
傑洛

早安。

TOP

10565# 27532061


可以交白卷(x
傑洛

早安。

TOP

10602# 23698410


獵人表示:「我好像忘了教些甚麼………隨便啦,反正他應該不會去找拉爾德。」

但事實是………

傑洛

早安。

TOP

想吐槽.......

我以為要打莫德克斯前的訓練能過控制脾氣的大關
23698410 發表於 2014-5-24 14:55



10787# 23698410


你多付個教學費或許能(?
傑洛

早安。

TOP

本帖最後由 24837263 於 2015-1-11 23:12 編輯

    第三十四章 深處


------

或許是太累了,被打暈的神之還沒醒來,倒在實驗室的角落。

「艾肖伊、子不語,神之就交給你們了。我們就繼續往前吧,前面不曉得還有甚麼線索。」幻穹指著前方的走廊說著。

「等等,安靜!」潔菲才剛步出了研究室就停下了她的腳步,蹲伏在地上好像在聽著甚麼。而傑洛拉起手上的弓指向走廊。

「碰碰碰碰碰!」急促的跑步聲漸漸變得明顯,一個嬌小而熟悉的身影出現的眾人眼前。「巴洛瓦?」

「太…太好了,終於…找到你們了。」巴洛瓦急促的喘著,似乎跑了不短的距離。

「為甚麼你會在這裡?」

「從一個莫名其妙的監牢裡跑出來的,你們呢?」

傑洛不耐煩地望著研究室桌上那本日記和滿地的莫德克斯自拍照,巴洛瓦露出了一副好像知道了甚麼的表情。「你知道走廊的那端是甚麼嗎?我現在只想趕快遠離它。」

「我不清楚,不過剛才我看到了後方有另一條路。」 「苓夢…搞不好就在那裏。」蒂圖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並難得的開口說話

「很好,我們走。」傑洛、潔菲和蒂圖牽著幻穹飛也似的跑走了,只留下跟不上的巴洛瓦。

「等等我啊!」

-----


眾人跑了約半小時,終於看到了巴洛瓦所說的岔路,但看向巴洛瓦所說的另一條路,眼前……只是漆黑一片。

「天哪,為甚麼一個城堡要蓋得這麼大,我們到底還要跑多久?」正當幻穹疲累地停了下來時,他身旁的牆壁被炸開,爆炸的衝擊使他飛向了這條走廊的盡頭,而後方死命地跟上來的巴洛瓦則安全的避開了爆炸。看見幻穹飛了出去,蒂圖以驚人的速度追了上去。

煙霧四處瀰漫,另一個熟悉的身影從煙霧中跳出。紅色的連身帽和斗篷,白色的襯衫還有紅色的短裙,但髮色和眼瞳卻是黑色的。似乎是另一邊沒有解決的漏網之魚。

潔菲湊到了傑洛的耳邊輕聲地說:「傑洛,她完完全全地被侵蝕了。」「我知道,你先帶著他們走吧,我來處理她。」「沒問題嗎?」 「如果要解除苓夢的控制,就必需使用妳的力量。就算有問題你也沒辦法留下,至於我呢……」

「我來處理她。」傑洛拿起長弓,箭端指向絕望。

潔菲帶著巴洛瓦朝著走廊的盡頭前進,心中卻被疑問所填滿。「能力……他到底是在說甚麼呢?」

--------

蒂圖看著幻穹趴在一扇門上,似乎又暈了過去。她將幻穹放在她的大腿上,撫摸著他的臉頰。不知道是甚麼(※註)神奇的魔力發生了作用讓幻穹醒了過來。
(※蒂圖的大腿似乎能讓幻穹立刻醒來)

少年醒來,他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很柔軟的東西上。

枕頭?感覺有點熟悉。

幻穹以手掌朝著枕頭捏了捏,發現捏起來好像是大腿,他驚覺不對勁而馬上醒來。

糟了,是蒂圖!正當幻穹意識到而起身想道歉時,他卻被蒂圖本能性的擊昏了。



「唔,是我的自我防禦系統。」蒂圖發現他闖了個禍。
-------

絕望快速的朝著傑洛靠近,並對傑洛發射火球。

傑洛朝著火球射擊,但火球只是分散了開來,變成了整面火牆。整個走廊寬的火牆吞噬了眼前的一切而向他襲來。傑洛見狀躲進了虛空中而毫髮無傷地站在火中,但烈焰掩蓋了他的視線。

眼前的火焰散去,絕望站在他的面前。「糟了。」絕望直接將躲在虛空中的他抓起,用力地向地面重摔,雖然傑洛以魔法減低了衝擊對他的傷害,地面破裂了開來,傑洛和絕望掉入了更底層的空間。


「這裡是……?」眼前是一個寬廣的地下空間。四周受損的梁柱勉強支撐著這裡,地板則是破碎不堪。「看來這裡曾發生戰鬥,但是…有點熟悉?」傑洛心想。

傑洛沒有任何思考的時間,因為又一發火球朝著他襲來。「沒錯……制伏絕望才是首要之務。」

傑洛側身閃過了火球,拿起長劍向絕望刺去。絕望以希望完全不會使用的靈巧動作閃避了他的突刺,用力朝傑洛的胸口踢去。傑洛勉強拿起長劍擋下了她的踢擊,強大的衝擊將整把長劍化成了碎片而使他無法站穩。

趁著傑洛被衝擊的空檔絕望近距離地朝著傑洛發射火球,傑洛全身被火焰所點燃。火焰因燒盡了外衣而消去。但傑洛的全身卻被黑色的盔甲所包覆。

「看來正常的方法沒辦法解決妳,那就來試試邪魔歪道吧。」黑色的尖刺從絕望底下的地面刺出,絕望雖然閃了開來但她的裙子卻被尖刺劃過。

失去裙子的絕望惱羞地衝向傑洛揮拳,傑洛再次側身閃躲並伸出左腳將他絆倒。但絕望前進的衝力卻讓他左腳的盔甲碎裂而且使他的左腳麻痺而跪了下來。

絕望重重地撞上地面而失去意識並在地面上撞出了一個有如隕石坑般的凹洞。

「散去吧,黑色寓言的亡靈,多虧妳讓我能輕易的喚醒希望。」傑洛伸出了他的手,一道紫色的光芒被他吸收,而小紅帽的髮色漸漸地變回原本的顏色。

「看來是恢復原狀了,再來……。」傑洛想要起身,但左腳的疼痛卻使他無法站立。

「再來是等她醒來吧。」他坐在希望的身旁說著。

「不過…這裡還真眼熟呢。」傑洛再次環顧周圍,發現有一個水晶放在這個空間的前方。一個藍髮女孩沉睡在那水晶中,但全身被鎖鏈所纏繞。

「……?」

淡忘的名字如今,再次被傑洛想起。

------

潔菲和巴洛瓦趕到了門前,卻看到幻穹倒在蒂圖的腿上。

「他好像醒不過來。」蒂圖看著地上的幻穹說著。

「我來幫你想辦法吧。」潔菲拿出了一張清單,上面寫了一百種叫人醒來的方法。

「試著搔他看看。」蒂圖拿出了(※註)姑婆芋滴他,卻沒有用。
(※姑婆芋的毒液會使人的皮膚極癢)
「試著搖他看看。」蒂圖以每秒20次的頻率搖著他,卻沒有用。

「試著潑水看看。」蒂圖不知從何處拿出了冰水潑向幻穹,卻發現他只是結冰而沒有用。

「試著親他看看。」蒂圖臉上浮紅暈,但是還是照著潔菲所說的做了。蒂圖的嘴唇像吸盤般緊緊地貼著幻穹的嘴唇。



少年醒了過來,看著眼前的女孩親著他。






「唔啊啊啊啊啊啊!蒂圖你在做甚麼啊!」少年的初吻被機器人奪走了。

「計畫通!」潔菲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

恢復意識的幻穹和蒂圖等人打開了大門。蝶蝶坐在一個小椅子上,眼神空洞的看著他們。而苓夢…玥就坐在他的身旁,痛苦的扶著額頭。

「可惡,區區一個容器卻想奪回意識。」憎惡的表情浮現在她的臉上。


看到在和玥的意識交戰的苓夢那狼狽不堪的慘狀,四人愣住了。突然,一個方法在巴洛瓦的腦中浮現。「雖然不太了解她怎麼了,但只好這樣了。」他心想






妳不是,還想看我畫的BL嗎!所以快醒過來啊啊啊啊啊──」巴洛瓦自暴自棄似的喊道。

少女放下了浮著額頭的手,看向這裡。「巴洛瓦!你們怎麼會……你們這些蛆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苓夢的意識短暫的恢復卻被玥再次奪走。

「沒有甚麼用啊!」巴洛瓦為了他逝去的節操慘叫。

蒂圖抓著潔菲肩膀問:「獵人,妳有沒有辦法讓我進入她的心靈?」潔菲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傑洛所說的就是這個。但……」

潔菲面色凝重的看向蒂圖:「就算有被困在她心中的風險,妳也要嘗試嗎?」


五年前,她冒險拯救我,現在是我報答的時候。」  
傑洛

早安。

TOP

10968# 23698410


你的肝目測只剩下一半。
傑洛

早安。

TOP

11009# 27506740


自稱樓工是哪招wwwww

對了,下一個寫文的是誰?
傑洛

早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