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本帖最後由 25696087 於 2014-8-16 13:43 編輯

第三十章    「白紗的少女」

  
  前情提要:拉爾德和界的對決達到了巔峰,這時界因粗心大意而失去了攻擊的機會,

拉爾德趁勢要將界至於死地,此時緒月卻下意識的衝去保護了界。然而緒月用肉身替界擋住了攻擊,

導致昏迷不醒。在等待苓夢用忍術完全治療好緒月前,界述說了自己和緒月的過去。

最後,眾人陸續起身離開了房間,只剩下界一個人,與緒月彼此在房間的角落就這麼悄悄的坐著。



  這短短的時間中,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段,靜謐的時光。

在發生這麼多事情之後,緒月沒想過他還能和界如此和平的共處一室。

他想要開口,卻又沒辦法。只是……享受這段時光。有一瞬間,緒月多麼希望能讓當下成為永恆

他內心深處最渴望的,僅僅是能夠像過去一樣,和界一同玩耍、一起歡笑。

但是即使是如此渺小的願望,卻是不可能達成的。

「你們,應該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打破沉默的是界的聲音,

緒月望著她,但已經無法從她的身上查覺到任何情感。

「你願意幫我們嗎?」 「當然。」之後,又是一陣沉默。

良久,兩人一同走出去,和眾人會合。

此時,眾人在外面正討論著界和緒月的的過去,「故事裡的男人到底是……?」

凱翔則落寞的坐在一旁,看起來相當寂寞。

看到兩人出現後,神之走上前。「界,我們需要打敗莫德克斯。你能幫助我們,傳送到他的所在地嗎?」

眾人看著眼前的空間穿越者,等待著她的答覆。

「可以的。」界點了頭,隨即在地上畫了一個魔法陣,並示意要大家站在上面。「那我要開始囉。」

之後,界口中唸著聽不懂的咒語,而魔法陣開始泛著光芒,

強大的能量從陣上的圖騰往天空暴衝,像是要把整個空間從原處拔除一樣。

突然,周圍的景物開始變換,原本清晰的風景開始變得模糊,之後,天空往眾人的方向襲來。

「系統提示,傳送完成。」一轉眼,莫德克斯的基地映入眼廉。

「搞什麼阿、為什麼時空傳送會讓人頭暈……」「嘔……」哀聲連連。

「傳送其實不是直接轉移,而是把要傳送的空間上的人隔離在原本的次元外,

讓人不會受到實體物品的影響或擾動,之後以極快速的速度飛向所在地。如果需要穿過不同的時空的話,

會需要穿過各種結界之類的。」界開始長篇大論,

不時還以手勢解說,雖然好像已經把話翻譯成很容易理解的樣子、但還是……

完全理解不能。

「簡單來說,就是因為速度太快而導致類似暈車的情形。」望著眾人疑惑的神情,界又補充了一句。

「對了,我有把留在並非童話世界的人也一起傳過來。」

眾人同時望向一旁正在嘔吐的傑洛等人。待所有人都嘔吐結束後,神之發號口令,

「那麼,我們進去吧。」一同踏入了莫德克斯的基地。

基地非常的大,牆壁上掛著年久的畫像,

密閉的走廊、古老的裝飾都似乎是為了讓人憂鬱,讓人感到喘不過氣。壓迫感

光線非常陰暗,且又有非常多條不同的路,毫無目地一行人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迷了路,

每個轉角過後,新的路看起來跟上一條卻一模一樣。彷彿鬼打牆似的,永遠都找不到出口。

「你們,有沒有注意到好像有股讓人不舒服的視線、在那團陰影裡。」

感知特別敏銳的神之,擁有特別警戒的意識。

「你太敏感了。」「不,真的……有東西。」

似乎,冰凌也感覺到了。

一個一個的,每個人都漸漸感受到那股視線。恐懼竄滿了全身。

「噓、他好像開始移動了。」

當那團黑影,走到眾人都看得清楚的地方後,沒有一人是處於不驚訝的狀態。

「雪溯!?」每一個看清黑影裡是誰的人都異口同聲。

從黑影裡走出來的,是穿著白色長紗裙的雪溯,那雙悲傷的眸裡,似乎想表達什麼。

「拜託你們,救救蝶蝶。」雪溯說完話,雙眼無神,接著像是被控制似的發動了攻擊。

「真是、讓人無法理解的情況阿。」神之檔下了雪溯的攻擊,但同時被擊飛到走廊末端的牆上。

「嘖、威力居然這麼強大。」

到底,雪溯的話有什麼含意?

又該如何找到莫德克斯?

最終的戰鬥,可以換來和平嗎?

                        _ To be continued
冷痕
哼哼。

TOP

10848# 25696087


啊! 更文了!
24463382 發表於 2014-8-16 14:28

對不起我是拖稿王...拖了一、兩個月 ( 死
冷痕
哼哼。

TOP

10850# 25696087


我也差不多(拍肩
24463382 發表於 2014-8-16 14:38

這裡好像因為我而變成了超荒涼的帖子 ( #
冷痕
哼哼。

TOP

10852# 25696087


畢竟大家都沒什麼空 而且賽創本來就很淒涼
24463382 發表於 2014-8-16 14:49

不過暑假會比較多人吧..
冷痕
哼哼。

TOP

本帖最後由 25696087 於 2015-9-2 12:47 編輯

39.



這時正在準備的凱翔等人。


「欸,所以我說那個啊,為了等下的戰鬥,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希望大家一起來修行。」凱翔說著並走向了傑菲旁邊。


「希望?在裡面喔。」冰凌的神來一句讓幻穹笑出口。


「別鬧啦,又不知道等下會怎樣,不如抱個佛腳還比較好。」星夢笑著摸了對大家還不熟的澤蘭的頭。


被陌生人摸頭的澤蘭有些不習慣的縮了縮脖子,但知道這些人並不是自已的敵人,只好暫且忍耐。


「對了,這孩子是誰啊?沒看過呢。」萱開始上下打探這位新人,撫摸著下巴小聲說出:「有成為偽娘的資質啊。」


這人是怎樣,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澤蘭心中這麼想著。


「那個,這孩子是女的吧?」艾肖伊的慧眼馬上就看出澤蘭是位女性。


「咦?你、你怎麼知道?」不可能,我明明隱藏的很好啊,這人肯定非等閒之輩。


澤蘭做出防備的動作,堤防著艾肖伊。


「我是醫生,所以多少看得出一些。」看出澤蘭想法的艾肖伊,微笑解釋。


「抱歉。」原來是這樣啊,既然是醫生就沒問題了吧?


兩人的誤會解開了,但是所有人在那一刻有相同的想法。


那就是:艾肖伊你太強了,竟然能一眼看出對方是男是女。


「唔、所以我說啊,要訓練喔,不要將話題扯到別邊,我們時間不夠囉。」被無視的凱翔用無奈的眼光瞄過所有人。


「好啦,不鬧了,那麼說是訓練,是怎樣子的呢?」星夢提出了一個大家都想問的問題。


「討論戰術,還有演練。」此刻,凱翔眼中閃過一絲眾人從未看過的堅定,還有威嚴。那正是一名領導者才會擁有的風範。此刻,凱翔已經不再只是個吐槽役的勇者,而是真正的領袖。


「現在最重要的是蝶蝶的能量。」凱翔走到蝶蝶的面前,身後的披風因為灰塵而被染成混濁的顏色。「想要探索能量,就必須閉上眼睛,進入明鏡止水的狀態……」凱翔說到一半,吞了口口水,「藉由進入自己內心最深處的世界,來激發能量。這是我在死亡之後所領悟到的。」


「明鏡……止水?」蝶蝶歪著頭。


「閉上眼睛,感受生命能量在自己身上竄動,並努力回想自己心裡覺得最重要的一件事。」凱翔回答。「加油吧,雖然不容易,但是那股能量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


蝶蝶用力的點頭,之後就閉上眼睛,真的像是進入了冥想的狀態,身邊包覆了一層肉眼能夠看到的氣。


「多麼純淨的能量……」凱翔驚嘆,這是他努力多年也做不到的。能量本身並不強大,甚至可以說一點殺傷力、防禦力都沒有,但是卻給人一股莊嚴的感覺,像是誠心的祝禱,又或者是神所降下的仁慈。


再次將鏡頭轉向星夢這裡。


「蝶蝶還真是努力。為了勝利我們也要奉獻自己的力量才行。」星夢說。


「說起來,還不知道這位新來的孩子有什麼能力呢。」萱再次打量著澤蘭,並淺淺地勾起一個微笑。


新來的……是在說我嗎?澤蘭心裡這樣想著,並快速做出回應:「我、我會許多的武術,但其中最厲害的是柔拳。」


「柔拳?」星夢表示不解。


「以柔克剛的拳術,綜合了各種武術的精隨。」澤蘭回應,之後還小聲地補了一句:「其實還能整骨……」


但很明顯眾人都沒聽到後面那句。


在話題還打繞在柔拳身上的同時,凱翔的腳步聲打斷了話題。


聽覺特別靈敏的冰凌因為細微的腳步聲震了一下肩膀。


  「接下來,是關於打倒莫德克斯的戰術,請大家仔細聽好,等等也會演練一次。」就在蝶蝶進入明鏡止水狀態之後,凱翔走向了眾人,並開始說明戰術的細節。凱翔將戰術一一的傳達給了每個人。此刻的他,雖然臉上依舊是那自信的表情,但是心裡卻有一絲的擔憂。為此,他對旁邊的冷痕用眼神傳達了「等等跟我過來」的訊息。


想對我說什麼呢……冷痕不解,但看到凱翔趁其他人還在記熟戰術的同時悄悄離去,便快步跟了上去。


在轉角處,冷痕看見了靠在牆邊的凱翔,還有那凝重的臉色。


  「冷痕,有個東西我要交給你,把手伸出來。」冷痕乖乖伸出右手後,凱翔便將雙手握住冷痕的右手,隨後發出淡淡的白光。
  

「這是我今天內最後一次的能力,用這個好好地揍莫德克斯的臉吧。」


「求之不得。」冷痕笑了。他明白這是凱翔的戰術。「只要被這個給攻擊到,莫德克斯也會醒過來的吧。」


「是的,拜託你了。」凱翔說完便再次離去,留下冷痕一人,回到眾人的面前。


在此刻,進入內心世界的蝶蝶,眼前是一片的亮光。


她只記得閉上眼睛之後,能夠感受到身上不斷竄動的能量,她不斷地回想,回想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最後什麼都看不見了,只有從遠處不斷傳來的光芒。


像是在邀請著蝶蝶一般,光芒時而閃爍,時而增強,最後,蝶蝶發現能夠看到自己的身體,這也代表著整個人都進入了內心世界了。「這就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嗎?在這光芒之後……」


蝶蝶走著,走著,她發現走在這條充滿光芒的走道上,記憶竟不斷地湧上腦中。快樂的事、悲傷的事、和大家的回憶……在此刻全部都想起來了,但唯有一件事,或者是一個人,「想不起來。」


蝶蝶知道,有一個在心中占著一席之地的東西,在此刻竟然想不起來,不斷多麼努力地探索記錄著回憶的區塊,就是想不起來。


究竟是什麼呢……?


到走道的盡頭就能知道了吧。就在這麼想的同時,蝶蝶繼續邁開下一步。


但是在這一步,她竟畏縮了。她想起了,可怕的回憶。充滿光的走道,在這一刻黯淡無光。


再下一步,想起來的是感覺不到任何喜悅的場景,埋藏在心中的恐懼。


「好可怕……」

冷痕
哼哼。

TOP

本帖最後由 25696087 於 2015-9-2 12:45 編輯

不行了!再走下去,『心』會受不了的。蝶蝶知道,這些是她最不願回顧的記憶。


但是,必須走下去。她又想起了,並非童話的大家。


為了找到最重要的事情。為了並非童話的大家。


蝶蝶的臉上,泛起了堅定的笑容。她不再畏懼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能量覺醒。


為此……我要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事情!蝶蝶在心中如此吶喊,便快步地往走道盡頭衝刺。


每一步都是悲傷的回憶,究竟讓自己想起這些的人,是懷抱了多麼深的惡意?不對,這是蝶蝶自己的心,想要變強就必須克服的『試煉』。


終於,不知道花了多久,蝶蝶終於抵達了走道盡頭,她在那裡看到了一個人影。


「白兔……先生!」原來是白兔先生!自己最重要的記憶,心裡最珍惜的事物。


原來經歷了這麼多事。回顧剛剛的走道,才發現那些也都是非常珍貴的回憶。不論快樂的事、不願回顧的事。因為夥伴而得到的回憶,多到數不清的回憶。這一刻,蝶蝶發現眼眶打轉著的透明液體已經佈滿臉龐。「謝謝你們。」她用衣袖擦乾了眼淚。


「其實我最重要的事物並不是白兔先生,而是大家吧!苓夢、神之、冰凌……還有所有在並非童話裡的各位。」蝶蝶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從身上溢出來的能量竟瞬間增強了好幾倍。「也謝謝你,白兔先生。」她閉上眼,抱了抱白兔先生,再次睜開眼的同時,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了。


  『蝶蝶,我會永遠陪著你的,所以一起戰鬥吧。』在最後,白兔先生的聲音迴盪在蝶蝶的內心裡。

  

「蝶蝶已經完成了嗎?能量的探索?」碰巧在此刻回來的凱翔,發現身上能量增強了數倍的蝶蝶。究竟是何等的力量……彷彿能一切的罪惡在這股能量下都將暴露,無所遁逃,但這些罪惡都將被原諒,因為這些能量的質是多麼的溫和,像是劃過臉龐的春風,又像是孕育萬物的陽光。


「嗯!」蝶蝶回應。


「很好!這樣戰術的基本就大致上完成了。」凱翔此刻在心中的擔憂稍微平復了。不知道是因為自身受到蝶蝶能量的影響,還是因為蝶蝶能量覺醒而讓戰術成功機率增加,或許兩者都有吧,凱翔心想。


「那麼,之後就是最終決戰了!各位,千萬別死阿!」站在眾人面前的凱翔,大聲激勵著所有的人,剩下的時間,就等先鋒隊歸來了。

冷痕
哼哼。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