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你們加油,輪到我再叫希望通知我(茶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70# 24463382


是小不滅啦。
你讓我想起那個沉到不知道哪裡去的晨星。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72# 24463382


誰阿OAO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74# 32330603


我不會忘記曾經在我文里徵過角的人喔OWO
目前考慮重發中OWO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78# 32330603


因為故事內容很龐大所以需要很多時間呢OWO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91# 32330603


不,暮雲從我國二開始就根本沒上過。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93# 32330603


還是說要我用容易誤解的說法?
「我從國二開始就沒上過暮雲。」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896# 32330603


阿,我是受。
總受。
先說好我不是傲嬌受!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我想寫打鬥(茶
最近看了一堆武俠小說(茶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904# 32330603


聖王,傲世九重天,霹靂布袋戲。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本帖最後由 27532061 於 2014-10-16 11:06 編輯

10906# 32330603


那種的我看不下去。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930# 32330603


不要理她她就會自己消失然後風化了。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感想同上。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鬼王體術沒有A+他只有短期爆發。
畢竟是中二病。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0957# 24463382


......九藏喵窩。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想說要頂一下,先發篇番外吧。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番外──下任鬼王

自從莫德克斯的事件解決之後,過了多久呢?

──說直接一點,百多年了吧。夜歌看著鬼島之外的你堡嗎。

身為鬼族以及美杜莎一族的混血,夜歌雖然沒有永生,至少活個千年也不是問題。

而身為老師的鬼王翔空,自然是不老的。再加上他的戰鬥力,也可謂不死了。

但是,過了這麼久的時間,活潑的翔空逐漸的減少言語,現在甚至是只有夜歌在時才會說話。

原因其實很簡單,那位一直在身旁陪伴他的桃太郎犬龍。

──死了。

不是戰鬥被殺什麼的,而是身為人類一定逃不了的,壽終正寢。

除此之外,還有那位小紅帽希望,也死了,是病死的。

睡鼠神之,為了保護城堡,犧牲了。

吹笛手幻穹,極其普通的面對死亡。

即使是柴郡貓冰凌,壽命也不夠長。

苓夢與巴洛瓦,據說在雪堆裡被發現之前,一直牽著手,然後一起睡著。

橙星過世之後,萱躺在他的棺材旁邊,幾天後萱不在了,棺材多了一副。

國王也在將王位傳給下一代之後,駕崩了。

雪溯在蝶蝶也離開後,完全失蹤了。

蒂圖因為是機器人所以還在,但由於機型太老舊,保持關機的狀態待在倉庫裡。

獵人的小屋,已經沒有人看過有人進出了。

翔空的長髮已經留到拖地,這是他唯一能感覺到時間在流動的方法,利用鬼王的手鐲,每天改變自己頭髮的長度。

所有所有,曾經在一起玩笑的同伴──

──已經,一個都不剩了。

  *  *  *  *

那天,烏雲密佈。

夜歌卻拿著手中那把,纏著手鍊的竹刀,在街上奔跑著。

原因只有一個。

鬼王瘋了。

他在廣場中央,揮動黑色的鐮刀,砍殺無辜的老百姓。

得知消息的夜歌,馬上從練劍場衝了過去。

抵達廣場時,現場早已被鮮血佈滿。

「夜歌啊,我可愛的,如女兒一般的存在啊。」

鬼王背對著她,正面都是紅色的鮮血。

「我該不該,連你一起殺呢?」

夜歌沒有回話。

只是拆掉竹刀上的鎖鏈,將藏於其中的青鬼斬刀露出來。

那一個小時內,夜歌拚盡全力。

所有的技巧全部用上,腦裡想的全是,如何殺掉鬼王。

但卻在一次,全力的橫劈中──

「吶,夜歌。」

鬼王放開了手中的鐮刀,無視已經快砍到脖子的刀,

「如果我死了,是不是還能跟他們一起玩樂呢?」

夜歌的腦內突然變的一片空白。

然後,等她感覺到雨滴在她身上時──

她已提著留了一頭白色長髮,眼眸為血紅色的,少年鬼王的頭顱。

他名翔空,職業是眾鬼之王,屬中二病患者。

同時也是,夜歌的──如同爸爸一般存在的人。

夜歌抱著翔空的臉,在自己的哭聲中,在民眾的歡呼中,接下了鬼王的職位。















「我做了這樣子的夢。」

夜歌提著枕頭,還穿著睡衣,就擠到翔空和犬龍的二十人床上。

犬龍抓了抓頭髮,隨即蓋上自己的棉被,

「你的女兒,你自己解決。」

翔空也抓了抓頭髮,最後在夜歌的要求下,把他抱在懷中入眠。

夜歌很快就再次進入夢鄉,但翔空可沒有。

他一邊聽著夜歌規律的呼吸聲,一邊小聲的自言自語:

「……我終於明白了,前任鬼王的感受……」

                                                                                    完?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並非童話廣播劇》

主持人:苓夢、希望、犬龍、翔空

苓夢:「好的,各位大家安安,歡迎來到苓夢夢的『卍火柴超時空放送卍』!」

翔空:「我怎麼會在這裡!?這節目是什麼!?那個看起來像楓○谷的名稱又是怎麼回事!?」

苓夢:「翔空,麻煩一個個的問問題。」

翔空:「辦不到啊!我到剛剛為止都在跟夜歌和犬龍悠悠哉哉地坐在沙發上吃薯片看電影吧!?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犬龍:「ZZZ……」

翔空:「話說這傢伙居然還在睡!我剛剛吵那麼大聲他都沒醒嗎!」

希望:「翔空,太吵會被我們討厭喔。」

翔空:「我只是想知道現在的狀況啊!?」

苓夢:「那麼就先回答翔空的問題吧(嘆)」

翔空:「你嘆氣了吧!你剛剛對著我嘆氣了吧!」

苓夢:「首先是『我怎麼會在這裡(驚嘆號、問號)』。」

翔空:「要模仿語氣也給我模仿得像一點!」

苓夢:「這問題的答案很簡單,我把你綁來的。」

翔空:「不要綁架鬼王!」

犬龍:「ZZZ……」

翔空:「這傢伙還要睡多久!?」

苓夢:「接著是第二個問題,『這節目是什麼驚嘆號問號』。」

翔空:「不要以為把括弧拿掉就行了!」

希望:「因為主線劇情開始進入狀況,所以我們就舉辦了這個節目,好讓各位讀者們放鬆一下,請以愉快的心情來觀賞此節目。」

翔空:「既然要愉快就別綁架我!」

苓夢:「最後一個問題,『那個看起來像○之谷的名稱又是怎麼回事!?』。」

翔空:「雖然語氣像了但碼掉的字錯了!那樣會有兩種不同的名稱啊!」

苓夢:「翔空,太細膩會對生活造成不好的影響喔。」

翔空:「你說說看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苓夢:「○○之類的。」

翔空:「這答案糟糕到會自動消音嗎!?」

苓夢:「既然翔空的問題都回答完了,那麼也該進入主題單元了。」

翔空:「你根本沒回答到我最後的問題!」

苓夢:「接下來的單元是『並非童話觀眾提問回答』。」

翔空:「直接無視我!?而且有觀眾會寄信提問嗎!?」

希望:「(撒下一大疊)」

翔空:「居然還真的有!」

苓夢:「第一封信,『並非童話的各位,早彎彎~』。早彎彎~」

希望:「早彎彎~」

翔空:「這是什麼嶄新的問候語!?」

苓夢:「這封信就寫了這個。」

翔空:「這人根本來鬧的吧!?」

希望:「屬名是導演大叔。」

翔空:「那貨還在啊!?」

希望:「下一封信,『並非童話的各位,早彎彎~』。早彎彎~」

翔空:「你們為什麼都知道這問候語啊!?」

希望:「『一想到能寄信讓你們看到,我就覺得很興奮,現在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們。』」

苓夢:「什麼樣的問題?」

希望:「『我妹妹被綁架了,請問該怎麼辦?』」

翔空:「這時候應該先報警而不是寄信吧!」

苓夢:「這你就不懂了,如果報警的話綁匪搞不好會撕票。」

翔空:「這倒也是……」

希望:「那就來看下一封信吧。」

翔空:「你們打算不管妹妹了嗎!」

苓夢:「『並非童話的各位,早彎彎~』。早彎彎~」

翔空:「算了……」

苓夢:「『我的女兒被人綁架了,可是我付不出贖金,怎麼辦呢?』」

翔空:「就跟你說了先報警啦!」

希望:「總之先喝杯茶冷靜一下。」
翔空:「我的回答被無視了嗎!?」

希望:「那麼是下一封信,『我綁架了人……』」

翔空:「綁匪就是他啊啊啊!屬名呢!有沒有屬名!」

希望:「屬名『國王,你的神』。」

翔空:「是冷痕啊啊啊!那麼說被綁架的人就是蝶蝶了吧啊啊啊!」

苓夢:「這麼說第一封信應該是莉莉安寄的吧。」

翔空:「看到這封信之後誰都看的出來啊!話說回來他贖金要多少啊!?」

希望:「我看看……『我要求的贖金是魔法少女○蝶的各式服裝』。」

翔空:「碼字根本沒有意義!還有那種東西莉莉安很多吧!」

苓夢:「那麼,寄信問答的活動就到此為止。」

翔空:「因為是冷痕綁架的所以已經不重要了是吧……」

苓夢:「接下來是中場休息時間,請翔空上去唱歌跳舞。」

翔空:「唱歌就算了還要跳舞!?」

苓夢:「曲目是『威風堂堂』。」

翔空:「這首歌廣播出來不太好吧!」

希望:「翔空,上。」

翔空:「為什麼你要命令我!?」

犬龍:「翔空,上。」

翔空:「你又是什麼時候醒的啊啊啊!」

犬龍:「大概是從『辦不到啊!我到剛剛為止都在跟夜歌和犬龍悠悠哉哉地坐在沙發上吃薯片看電影吧!?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時醒的吧。」

翔空:「那你整個過程都醒著嘛!?」

苓夢:「翔空,快上,休息時間要到了。」

翔空:「明明是休息時間卻不讓我休息!」

──中場休息‧翔空唱歌跳舞──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苓夢:「好的,辛苦你了。」

翔空:「這是什麼羞恥PLAY……」

苓夢:「附帶一提,這畢竟是廣播劇,所以你跳舞的時候別人是看不到的。」

翔空:「那我為什麼跳得那麼起勁啊!」

犬龍:「翔空,搞不好你有潛能。」

翔空:「我不想要跳舞的潛能啊!」

犬龍:「當搞笑藝人的潛能。」

翔空:「結果跟跳舞完全無關!?」

希望:「那麼接下來的單元,要請裝傻一下。」

翔空:「我終於不用吐槽了……」

苓夢:「基本上沒人叫你吐槽啊。」

翔空:「這話也沒錯……」

苓夢:「那麼,下個單元是『惡整來賓』的單元。接下來你們三個都只能說固定的一句話。」

翔空:「OK,那分配一下吧。」

苓夢:「希望只能說『不要問,你會怕。』。」

希望:「好的。」

苓夢:「翔空只能說『我好興奮啊!』。」

翔空:「為什麼是這種台詞!?」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翔空:「已經開始了嗎!?」

苓夢:「犬龍只能默默的咬一口紅豆麵包、以及露出豁然開悟的神情。」

翔空:「為什麼他的都是動作啊!?而且還有兩個!?」

苓夢:「因為他是犬龍。」

翔空:「好像很有道理!?」

苓夢:「那麼大家調整一下心態,讓我們歡迎來賓出場,有請幻穹跟傑洛!」

幻穹:「這裡是哪裡!?我怎麼會在這裡!?」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答案很可怕嗎!?是怎麼樣的可怕法!?」

翔空:「我好興奮啊!」

幻穹:「為什麼翔空會突然興奮!?難不成是某種處罰!?」

犬龍:「(豁然開悟的表情)」

幻穹:「處罰會讓人豁然開悟嗎!?為什麼會豁然開悟!?」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拜託誰來告訴我答案啊啊啊!」

傑洛:「放心,是我把你綁來的。」

幻穹:「終於有個正常的答……為什麼要綁我啊啊啊!」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沒人問你啊啊啊!」

傑洛:「我收到苓夢的通知要上節目,綁你來純粹只是想跟你上節目而已。」

翔空:「我好興奮啊!」

幻穹:「傑洛麻煩你好好用說的!還有翔空你是不是比剛剛更興奮了!?」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現場只有犬龍跟苓夢是正常的嗎!」

犬龍:「(咬了一口紅豆麵包)」

幻穹:「不要避開我的視線吃麵包!」

犬龍:「(豁然開悟的表情)」

幻穹:「為什麼會吃麵包吃到開悟啊啊啊!」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這世界只剩苓夢能依靠了嗎!!!」

苓夢:「那麼,麻煩念一下觀眾寄來的稿子。」

幻穹:「你打算無視到底嗎!?」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啊啊啊啊啊!」

傑洛:「(接過稿子)……真的要念?」

幻穹:「什麼稿子我看看……e04!?要念這個!?」

翔空:「(偷瞄稿子)……我好興奮!我好興奮啊!」

幻穹:「興奮到念了兩次!?」

犬龍:「(偷瞄稿子)……(豁然開悟的表情)」

幻穹:「你開悟了什麼東西啊啊啊!」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你就沒有別的台詞了嗎!」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啊啊啊啊啊!」

苓夢:「既然沒有異議,那就由我擔任旁白,然後開始唸稿子吧。」

幻穹:「無視我的痛苦吶喊!?一定要唸嘛!?」

苓夢:「畢竟這是小妹妹的心願啊……」

幻穹:「小妹妹發生什麼事了!?」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我就算怕了也想知道啊啊啊!」

犬龍:「(咬一口紅豆麵包)」

幻穹:「你那麵包還沒吃完啊!?」

傑洛:「咳、咳!ka、ki、ku、ke、ko。」

幻穹:「已經在做發音練習了!?而且居然是用日文的發音練習!?」

苓夢:「那一天,夜色朦朧……」

幻穹:「你們真的打算無視我的意見走下去了!?我很在意那名小妹妹啊!」

翔空:「我好興奮啊!」

幻穹:「死蘿莉控你給我閉嘴啦!」

苓夢:「吹笛手幻穹難得的在街頭賣藝時賺到了五塊錢,因為天色過暗所以收拾東西回家了。」

幻穹:「我是有多窮!?」

苓夢:「就在這時,賣報紙的小男孩在旁邊被騎士團給輾了過去,幻穹於心不忍的轉頭過去看了幾眼。」

幻穹:「這貨還在啊!?而且我於心不忍還轉頭過去看!?我那麼殘酷嗎!?」

苓夢:「結果沒看前方,撞到了蒂圖。」

幻穹:「照劇情來講我應該會被她打飛……」

苓夢:「還把她撞得稀巴爛。」

幻穹:「我走路的速度是有多快!?」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我連我自己的事都不能知道!?」

苓夢:「為了修好蒂圖,吹笛手幻穹冒著頭皮進入森林、游過岩漿、爬過針山……」

幻穹:「這已經不是並非童話的地區了吧……」

苓夢:「來到了獵人傑洛的家。」

幻穹:「有必要把他家搞得像魔王城嗎!?而且想去他家只要跟希望說一聲十之八九都能去吧,我有必要走那麼危險的路嘛!?」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我到底會怕什麼!?」

犬龍:「(豁然開悟的表情)」

幻穹:「你開悟多少次了!?」

苓夢:「獵人傑洛可以修好蒂圖,但要付出代價。」

幻穹:「什麼代價?」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我沒在問你!」

傑洛:「(單手拿稿、拖住幻穹下巴)『代價嗎……就是你的身體……』。」

幻穹:「(忍住吐槽的表情)『一、一定得是這個嗎?』。」

傑洛:「『啊啊,只有這選擇。』」

翔空:「我好興奮啊!」

幻穹:「興奮你個大頭鬼啊!?還有傑洛你怎麼有菸味!?」

傑洛:「工作人員叫我含著的菸糖,因為這故事我似乎會抽菸。」

幻穹:「沒必要做的這麼逼真吧!?」

苓夢:「然後為了真實性……我按!」

幻穹:「就說沒必要(轟隆!)」

突然一陣白煙冒了出來,蓋住了所有人的身影。

等到白煙散開之後,一張床出現在場地中央。

幻穹:「咳咳咳咳!!我、我被嗆到了咳咳咳咳!」

傑洛:「ka、ki、ku、ke、ko。」

幻穹:「不用再練發音了啦!話說這張床哪來的!?」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就說了沒在問你!」

苓夢:「為了要求真實性,請兩位演床戲吧。」

幻穹:「我不是只要唸台詞嗎!?」

苓夢:「就當是給觀眾的福利吧(擦口水)」

幻穹:「根本只有給腐女的福利!」

翔空:「我、我好興奮啊(擦口水)」

幻穹:「翔空你絕對有哪一部分覺醒了!」

傑洛:「……(一把抓住幻穹衣領)」

幻穹:「等等,傑洛,你想做什麼?」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你到底要回答幾次啊啊啊!」

傑洛:「不要問,你會怕。」

幻穹:「就說你要──等等,我的確在問你。……這不是重點啊!不要把我硬塞到床上!這皮帶是哪來的!?痛痛痛!為什麼要把我綁在床頭!?你為什麼要開始脫衣服!?要脫就連面具也一起脫啊!等等!不要過來!求求你不要過來!你再過來我就要叫了啊啊啊!」

──中間部分打碼處理,請別找我要無碼──

幻穹:「我嫁不出去了……(泣)」

翔空:「我好興奮阿(鼻血)」

幻穹:「去死啦(哭)」

苓夢:「好的,感謝我們今天的特別來賓,傑洛與幻穹,謝謝!」

傑洛:「……反正我們也只是做做樣子。」

幻穹:「這是心理上的問題啦!(奔走)」

傑洛:「……(追)」

苓夢:「好的三位,辛苦了。」

犬龍:「紅豆麵包吃完了,再給我一個。」

翔空:「BL的養分補足了……那麼接下來要做什麼?」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翔空:「這梗還要用啊!?」

苓夢:「算了算時間也差不多要結束了。」

翔空:「終於要解脫了我好興奮啊!」

苓夢:「那麼最後的片尾就由翔空來唱歌跳舞吧。」

翔空:「又我!?」

苓夢:「誰叫你最興奮。」

翔空:「我不興奮了!」

苓夢:「來不及了,曲目決定是虎視眈眈。」

翔空:「怎麼又是這種歌啊!」

希望:「不要問,你會怕。」

翔空:「已經結束了就別再用那個梗了啦!」

──片尾,翔空的虎視眈眈(含跳舞)──

苓夢:「那麼,還請各位下次同一時間收看『乂火柴大暴走乂』。」

翔空:「名稱變了!」

苓夢:「那麼各位,掰掰囉~」

全體:「掰掰~」

──幕後──

「對了翔空,這是廣播劇,所以你跳的舞是不會被放出來的喔。」

「……我完全忘了這回事!」

                     【也許待續?】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觀戰者一號(誤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11000# 23698410


報號。

三號(?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現在是要最終決戰OAO?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