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9618# 22260782

他會傷心ww

9619# 23698410

狂我期待了<<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20# 26641263

幻穹安安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24# 23698410

也太多wwww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29# 23698410

可以和別人重複嗎ww?

我超想要四季鹿(#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34# 23698410

困難ww

好棒(轉圈圈#

贊成☆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36# 23698410

時論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38# 23698410

好☆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49# 32220890

安安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51# 32220890

唔、怎麼了...?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53# 32220890

好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緒月打算甚麼時候出、我要作心理準備<

我們越來越多合文了w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67# 20967860

你們你們...?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678# 22349409

temple、我只想到紙巾牌子的那種(沒刪除線難過#

緒月加油吧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709# 27506740


好的ww

有提示嗎…?<<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是換我還是亞空…?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9614496 於 2013-10-25 15:45 編輯

9806# 27506740

好的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860# 23698410

我有跟苓夢説過我會接。不如你先看清四周的事物才發言?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864# 27532061

孩子你想多了,我只是在以冷靜而卻直接的語氣去表達自己的感受和説出事實。並沒有想挑起爭吵的打算喔。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進度、2.5/3...(倒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明天便會發了…!!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9614496 於 2013-11-6 12:41 編輯

第二十三章 由二變一。



  緒月醒來後發覺自己身處在一間屋中,這裡跟剛才那毫無生氣的村子不一樣。屋中有陣淡淡的花香,是活著的氣味。



  緒月坐在床上,在腦海中徘徊的是界。他知道她,甚至足以令他留下印象。可是,他想不起他們故事的起承轉合。他越是想憶起便越抓不到那條回憶的尾巴。





  「你還好嗎?」凱翔推門進來查看緒月,見對方醒來後怕他像言情小說裡的人失憶便拋出問句。

  「至少比你好。」緒月換上笑臉,掩飾他的不安。

  「會這樣說即使沒事。出去吧,大家都在等著。」

  緒月跟著凱翔走去。要以大局為重。他這樣告訴自己。







  界在看到眾人都在時便拿出一堆衣服:「把它換上去,這樣會讓你們看上去更像黑色寓言的人。」



  蒂圖打量著鏡中的自己,穿著短型黑色披風,和白色厚型長裙,露出滿意的笑容。「還不錯嘛。」說著的同時,一旁的凱翔正在整理他那長型白色披風,和黑色輕紗長褲,抱怨自己的衣服更好穿。



  「那走了。」看到眾人都準備好後,界打開屋門,準備帯領他們去找睡睡果。







  「這裡也沒有。」冰凌懊惱地說著邊拍走身上的灰塵從草叢中站起。

  一般來說草叢不會有吧。

  「……J

  抱歉,別瞪我。




  冰凌自暴自棄般打了旁邊的樹一下,只見從樹上掉了一粒睡睡果來。

  這年頭連樹都不易當了還真是莫名其妙地找到。

  「……」
  
  都說了別瞪我,把妳的火收起來,別以為我看不到妳想放火燒我。




  「既然是勇者便要爬上去看!」緒月熱血地指示著凱翔爬樹。

  「為甚麼勇者要聽著魔王的!」儘管這樣說,凱翔還是爬上了那棵灰白色的大樹上,並在那裡找到一堆睡睡果。

  蒂圖望著被收集起來的睡睡果點頭,「足夠了。」




  原本坐在一旁注視著他們的界在聽到這句後,站了起來向眾人道:「那我們去下一個城鎮。」








  「快可以了。」藍髮的男人望著機器裡的絕望和蝶蝶,勾出冷淡的笑容。他期待著待會發生的一切。他感覺到這世界接下來的甜美,甜到苦澀的味道。




  他伸手按下了紅色的按鈕,指尖因興奮而在顫抖。機器所發出的光芒令他看不清結果,可是不要緊。

  他知道二人必定會成為一體。





  絕望注視著愛麗絲──那名不像愛麗絲的愛麗絲。



  金色捲髮隨意披著她身上,擁有成長身型,白哲的肌膚再配上精緻的臉蛋就像洋娃娃一樣,不同的是洋娃娃且有玻璃珠子裝作眼睛中的光芒,她沒有。她有的只是哀愁的眼神──足以令萬物染上悲傷的雙眼。




  愛麗絲轉過頭來,二人對上視線。彼此卻沒有說話,令人窒息的沉默。直至有方支持不住而別過頭時,她們就這樣、對視著。







  「嘖。」拉爾德走向並非童話的城堡門口,不情願地實行著自己的任務。「搶走甚麼項鍊,麻煩死了。」




  在看到苓夢時,不待對方有行動便伸手打算扯下項鍊。苓夢往後退了幾步,而身旁的神之則擋住了拉爾德。

  「你想怎樣?」神之警覺地望著眼前的男子,不容許同伴受傷害。拉爾德露出微笑,從唇中吐出字句:「搶奪項鍊。」

  神之聽到後匆匆委託苓夢要好好保護冷痕和傑洛然後便擺出戰鬥的姿勢。





  「睡鼠劍法.水龍之怒。」被召換出來的水龍撲向敵方,包圍著拉爾德。水中的空氣被吸盡,拉爾德明顯露出痛苦的神情。手捂著口鼻,像是要阻止自己吸入更多的水,然後下一秒,他發出狂妄的笑聲。

  「騙你的。」話言落下同時,水從他身邊退去,身上的衣服一點都沒沾濕。趁著大家錯愕之際,他繞到神之的背後偷襲。神之只來得及往旁一躲,淺淺的傷痕劃在他臉上。




  神之緊握著劍,不忿地說:「從後面來是怎樣!」

  唔,基情四射。

  拉爾德瞇眼望著一直在拍照的苓夢:「拍夠了。」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以劍為介,與你結下契約,降下九天聖水,淨化一切。」神之趁拉爾德在說話時使出了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第一式。


  這次很好地擊中對方,拉爾德明顯受到傷害。他瞪了神之一眼,留下一句話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在種子發芽前請享受最後的寧靜。」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897# 23698410

(戳#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899# 23698410

打吧ww

我想看(##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901# 23698410

好吧w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903# 27532061

別想歪喔(眨眼#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9906# 32220890

真的嗎...?

謝謝w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我想問一下,綠霖是有份寫並非的嗎?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293# 32220890

欸欸欸、我一直以為是<<

如果不是,那他憑甚麼幫人決定,甚至定位。
假如我剛才沒看見,我也不知自己被定位了。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297# 23698410

是因為他的態度吧(歪頭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295# 24463382

不道歉嗎。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300# 24463382

那就好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10874# 32330603

暮雲…?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是蝶蝶...!!!(走開#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本帖最後由 29614496 於 2015-2-22 23:22 編輯




第三十五章     「能力者與落魄貴族」




  莫德克斯把那群沒有戰鬥力的廢物綁在一旁,才正眼看著冷痕。




  儘管常偷看他與蝶蝶的互動,在熒幕前還能勉強抑壓憤怒,把他們的合照改圖為自己的。



  但當他真的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時,自己才真正的起了殺意。






  「蝶蝶,妳為甚麼不能回頭看我,而是對這傢伙有意思呢?」





  配著這質問似的句子,莫德克斯用蝶蝶的能量喚出不同的劍,把它們全數指向冷痕。







  「因為你作惡多端。」







  忽視那些惱人的劍,冷痕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回答。

  這句指責的話語卻令暴怒的莫克德斯冷靜下來,正當大家感歎他不禁是抖M時,他面無表情地把劍更加逼近冷痕。






  「言下之意,你便是正義?」





  玥不屑的看著硬闖進來的蒂圖,正確來説是不屑一顧。

  都快奪得全權了,中途竟殺出這個女人來,還義正辭嚴的指向自己,説甚麼作惡多端快把身體還給苓夢之類的。






  「演著聖人的戲碼感覺怎樣?你們的虛榮心被填滿了嗎?」






  毫不介意自己口出狂言以及扭曲,玥只是注視蒂圖。眼看她對自己的話不可置信時感到滿足。









  「妳就沒做過對不起別人的事?」








  那天,莫德克斯從失落之地的境界之門出來時,正納悶自己身在何處。走了數步,只見有名女孩經過,情急之下只好拉著問路。他至今還記得那天女孩燦爛的笑容和甜美的聲線。



  「這裡是並非童話喔。」



  之後,他花了不少時間去追尋女孩的名字。



  「蝶蝶。」


  他每天喃喃自語,期待哪天能與她相逢。靠著這名字的救贖過活。即使被説為蘿莉控又怎樣?可是她卻投向那傢伙的懷抱還恐懼著自己。





  最終他驚覺自己對她的不是愛戀,僅僅是對她能力過大膨脹的好奇。





  於莫德克斯陷入回憶之時,劍因不夠意念支撐而消失,冷痕趁機衝上,莫德克斯察覺後側身而閃。

  二人的劍交纏,退開,不斷循環,直至莫德克斯審問般的話語令冷痕的動作頓住。






  「你真的認為自己是正義的英雄?」







  不去了解對方的本意,逼使對方行動。禁止對方的愛慕之情,還率領一群人。

  打著正義的名號,站於人數較多的一方就真的是正義嗎?對能力好奇並渇望的那方又是邪惡?







  「由誰來定義,你來嗎?」






  正因為你站於那方,所以才能説出對方是不義的話。於我來看,不義的那方更像是你,
冷痕。




星夢

早就忘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