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我還是不懂為什麼大家看痕蝶文都在笑...
32220890 發表於 2013-4-27 10:29

因為太閃了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神之★

嗯?

TOP

3050# 27532061


不知道。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48# 38486954

來討論(?

http://timeark.joinbbs.net/viewt ... &extra=page%3D1

(什
36812323 發表於 2013-4-27 10:31

國語解釋無能(#)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3054# 38486954


國文什麼的……其實也還好(X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3055# 27532061


國文最擅長。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56# 32220890


三級分的去死。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3054# 38486954


國文什麼的……其實也還好(X
27532061 發表於 2013-4-27 10:45

這種解釋交給你們中學生了(#)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3057# 27532061


羨幕阿?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導演大叔X說書大嬸什麼的才不會說出來。


導演不是一隻嗎OVO   這很重要
悠○靜○徐
吾名 亞空

TOP

3060# 20967860


何必如此在意?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60# 20967860


突破盲點。
傑洛

早安。

TOP

3062# 24837263


又來了...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導演大叔X說書大嬸什麼的才不會說出來。


導演不是一隻龍嗎OVO   這很重要
20967860 發表於 2013-4-27 11:11

作者是威能的(姆指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3051# 38486954


+1 已經突破界限值了(插眼


幻穹--晃悠中

TOP

3065# 26641263


想要被閃瞎的話,我馬上去寫甜文。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51# 38486954


+1 已經突破界限值了(插眼
26641263 發表於 2013-4-27 11:26

進擊的痕蝶

……只吃人類眼球的巨人。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3066# 32220890


我正在鍛鍊自己的眼睛的等級,冷蝶什麼的已經閃不瞎我了。

(雙眼冒血)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幻穹--晃悠中

TOP

3068# 26641263


我會再寫更甜的。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69# 32220890


我正在不斷的鍛鍊...喔幹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櫻花莊小說第九集ing


幻穹--晃悠中

TOP

3070# 26641263


加油吧你。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3069# 32220890


我正在不斷的鍛鍊...喔幹眼睛啊啊啊啊啊啊

(櫻花莊小說第九集ing
26641263 發表於 2013-4-27 11:36

我的文章到後期也會放閃光的(笑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本帖最後由 38486954 於 2013-4-27 11:56 編輯

  三十一章,突變

     蒂圖在尋找魔法物品的過程中,一直望向陰暗的天空看去。

  (雖然是陰天……但卻顯得特別美麗呢。)

  (當時,你是這樣說的吧。天空很美,不管下雨天、下雪天、晴天、陰天。但你喜歡的,是陰天啊,喜歡被風吹過的感覺,非常喜歡、喜歡……)

  蒂圖望望天空,進入了沉思。

  (但,為何你又要離開呢……)

  她低下頭,若有所思的樣子。

  此時。

  (該出動了喔,蒂圖。)

  少女聽到了聲音。

  這是她清醒前,聽到的最後一個聲音。

  嚴格來說、這不是聲音,因為她是在腦中聽到這個呼喚的。
 
  而之後的她,失去了意識。

  「蒂圖!」

  離她最近的萱衝了過來,而其他人看到之後也紛紛靠近。只見蒂圖之後慢慢睜開眼睛,但她的眼睛,是非常空洞的。

  月夜馬上查覺到不對勁。「大家,遠離蒂圖!」雖然一時趕到驚訝且不解,但萱和橙星兩個也還是乖乖的照她的指示往後倒退。只見蒂圖突然發動了攻擊,令眾人都感到錯愕。

  ──為什麼?

  「蒂圖……怎麼了?」

  「大概是受到控制了吧……」

  橙星在反應過後下一秒,馬上打算拿出配劍,但他摸啊摸啊摸啊,還是摸不到劍柄。往旁邊一看──他根本沒劍柄可握嘛。

  「喂等等我的劍不見了啊──」

  「What!」(國釋:什麼。)

  面對月夜和橙星的一搭一唱,萱意外的保持冷靜的樣子。

  「主人,不用擔心喔。」

  「唔?」

  此時,少女撿起掉在地上的單手劍。單手劍的色系偏全黑,其它一些細節看起來也好像是被特別設計過似的。

  「這是逐闇者喔。」

  「等等,哪支劍哪裡來的啊!那不是刀劍神域的嗎,妳怎麼偷來了,桐人會哭啊!」

  「居然主人不要的話……唔、阿蒙的劍,不過你在攻略迷宮時有可能會有一個老頭跟你說『老夫快生了』喔。」

  「等等這又是什麼!為什麼扯到隔壁棚魔笛啊,還有阿里巴巴的劍妳是怎麼搞出來的啊!」

  在他們兩個一邊裝傻一邊吐嘈的同時,蒂圖已經朝他們衝了過來。來不及反應的橙星只好用阿蒙的劍擋住蒂圖的攻擊,限制她的行動。

  「可惡啊,她來真的……」

  努力的用劍對抗,雖然自己沒有像神之一樣有那麼精湛的劍術,但他還是非常的熟練。

  勉勉強強撐過這次攻擊,他退後了幾步,喘了幾口氣。只見蒂圖閉上眼睛,由雙手變成的大砲開始聚集光波。「我說、她是怎麼了啊。」看到蒂圖如此舉動的橙星再度衝刺,萱也拿起掃把,準備應戰。

  橙星用盡全力使用阿蒙的劍劃過蒂圖的鋼鐵武器,但蒂圖抬起膝蓋撞了橙星的肚子。「咕……」蹲了下來,他因疼痛而流出了些許眼淚。

  萱看到橙星受傷,本來想衝過去幫忙,但她沒注意到蒂圖的光波正一點一滴完成,大家將要遭到攻擊,於是少女以最快的速度,朝橙星衝了過去。

  而在萱接觸到橙星的那一刻。

  蒂圖的攻擊完成了。

  頓時整個城堡傳來巨大的爆炸聲,幾乎所有東西都被這場爆破所波及。

  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連尖叫聲都被爆破的聲音蓋過。

  而站在爆炸邊緣的少女,緋色髮絲飄了起來。

  雖然眼神還是帶著那份空洞。

  但,她的眼角流下了眼淚。






  煙霧漫漫散開,眼前的是癱倒在地上的三人。

  四周的物品變得凌亂,唯一完好的只有那支撐魔力的柱子。原本想要拿走水晶球的月夜,被眼前的景象吸引又將目光轉移回來。

  ──還勉強存在意識的萱,護著懷中那顆已經髒掉的水晶球。

  蒂圖不語,手再度化為鋼鐵武器,瞄準倒臥地上的萱。

  在發動攻擊下一秒。

  橙星用最快的速度抱起萱,然後遠離此地。

  只見少女原本待的地方已經爆炸,他們勉強躲過攻擊,然後橙星以肉身為阻擋摩擦地面,過了幾秒以後終於停了下來。

  「嗚……謝謝妳,主人。」

  「笨蛋。」

  橙星用手臂支撐著身體,從少女的身邊離開。

  「咦……」

  「下次不要那麼亂來了,知道嗎?」

  「唔、嗯。」

  萱帶著有些訝異的表情望著橙星,之後又被雷的聲音吸引。

  「現在的情況非常緊急,少女。」

  聽的出來,雷的語中帶點焦急。

  「再這樣下去,你會被奪走的……有什麼辦法嗎?」

  「辦法的話……」

  雷陷入了又深又長的沉思。

  但他突然發現,眼前的少女,周邊似乎有著特別的魔力。

  就在這時,他下定了決心。

  「抱歉,可能要暫居妳的身體幾天。」

  「咦?」

  本來想要繼續說下去的,但蒂圖已經走了過來,朝她進行第二波攻擊。萱與橙星在這次也算勉強躲過,但難免身上有些擦傷。  

  然後,剛恢復意識的月夜抬起頭來,她起身,望著蒂圖,一臉不捨的表情,嘆道。

  「蒂圖,妳一定會有一些心事,對吧?」

  「快醒來啊!不要受控制了啊!」

  「蒂圖!」

  但眼前的少女絲毫沒反應,對他們再度發出了攻擊。





  現在已經入夜,但不但堡裡的戰鬥還是繼續。

  糖果怪物沒有比之前還多,但還是源源不斷的冒出來。眾人也已經精疲力盡,已經快要不行的樣子。

  「我說啊……這些魔物打都打不死啊,再這樣下去的話會死的。」

  星夢一邊催眠一邊抱怨,而大家都非常認同她的話。

  「一直解決也沒有用,我們要做的是找出魔法陣的根源。」

  亞空嘆道。她也知道,自己該做出抉擇了。「吶、大家,麻煩掩護我。」淡淡的說著,她拿著魔法杖走到魔法陣面前。眾人都知道她想要幹嘛──是的,尋找出魔法陣的根源,並使其破壞。不過,這種法術非常的麻煩,就算成功了,也會消耗掉施法者許多的魔力。

  「亞空,妳真的要作出這種高風險的舉動嗎?」

  蝶蝶問道,眼神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我可是這世界上最強的魔法師喔,相信我。」

  亞空走到蝶蝶前,摸摸她金色的漂亮長髮。蝶蝶頓時臉紅,「我、我當然相信妳啦,只是有點擔心而已……」轉頭,只見亞空伸出魔杖,畫了幾道魔法陣,進入她眼中的,是那魔法陣神秘且複雜的構造。

  (雖然是這樣說的,也感到魔法陣有些變動……)

  (但,我真的可以嗎?)

  默默的施著魔法,她知道,只要自己錯了一步,有可能連小命都不保。念著麻煩的咒語,她連眼皮都不敢閉上,非常專注的望著魔法陣。

  (找到了!)

  線索讓她有些激動,但還是努力的完成這道魔法陣。她感覺不到任何動靜,原本因緊張而跳得特別快的心臟也平靜許多。
 
  就在下一秒。

  魔法陣爆開了。

  「亞空!」

  星夢趕緊到前面關懷,只見亞空還一副錯愕的樣子,不過她似乎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她打算站起來,但身體卻不聽使喚。

  「身體……不能動了。」

  「所以說,妳真的太亂來了。」

  她們兩個望望一旁被損壞的魔法陣。

  「不過,成功了呢。」

  「嗯……先讓我睡一下吧。」

  說完,她便閉上眼睛,之後很快就入眠。

  然後,星夢站了起來。她默默望著逐漸毀滅的魔法陣,之後又望著神之與導演大叔。

  真正的戰鬥,現在才要開始吧。



  眾人沿著又長又老舊且長滿青苔的階梯,來到了皇宮的鏡子前,也可以說,是來到鏡子的碎片前。他們探索了一下,「所以說我討厭幫忙嘛。」一邊比出吹笛手勢一邊抱怨的幻穹,命令一堆有的沒的小動物或昆蟲作出命令,將鏡片一一湊齊。

  然後,在他一直抱怨之時,「再吵我就準備第二條狗鍊。」犬龍對他這樣諷刺。

  過了一陣子,鏡片一塊一塊的還原在鏡子上。順帶一提,是用三秒膠黏的。

  雪溯默默的走到鏡子前,將符咒貼在滿是碎片的鏡子上,瞬間光芒一閃,所有人都因為閃光而用手遮住了雙眼。在光芒漸漸變弱之後,他們眼前浮現了一個人影──是冷痕。

  「冷痕!」

  眾人感到一絲希望及感動,面對眼前這為少年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但少年對他們只是微微笑著,然後他就轉頭望望RH。

  當鏡片破滅時,他只是暫時失去意識,並沒有受到任何傷害──至於後遺症呢?少年不敢直接斷定沒有後遺症。

  「你果然是個笨蛋啊……」

  淡淡嘆道,「把他關到地下室的監獄內,還有,跟我解釋一下現在的情況。」

  雖然話語是如此的堅決,但大家都知道他眼神透露出一絲的苦楚。

  而雪溯在走前,望了望手邊的符咒。

  這到底是什麼呢……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本帖最後由 38486954 於 2013-4-27 11:49 編輯



  導演痛苦的癱倒在地,她憤怒望著眾人,但又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

  「我想你們……一定會很好奇她是什麼人吧。」

  眾人很好奇,雖然也許那個女孩並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身世,但他們還是想知道女孩的身世,這是事實。

  而眼前的導演,說出了一句話,讓眾人感到驚訝且不敢置信。

  「──她啊,是我經過一番努力製造出來的人造人呦。不只她,蒂圖也是。」

  頓時全場愣住,他們都為這件事情感到驚訝。

  明明平時看起來那麼的不起眼,但他居然如此強大啊。眾人不約而同的在心裡嘆道。

  而他們注意的焦點並不是紫髮女孩,而是導演剛剛說的蒂圖。

  平常看起來那麼正常的蒂圖,卻是導演所製造出來的人造人──這讓他們感到無比錯愕,又為了今後要怎麼面對蒂圖這件事抱以疑問。

  而就在他們感到錯愕之時。

  蒂圖走了過來。

  「蒂……圖?」

  苓夢說道。少女沒有講話,只是默默舉起手上的鋼鐵武器。

  而擅長催眠的星夢最早發覺少女的異樣,「這難道是催眠……」眾人不約而同的睜大眼睛,在聽完她的話後本來想直接攻擊的苓夢,被不知從何處跳下來的幾隻怪物阻擋。    

  苓夢不屑的用火柴射殺了怪物,但之後又莫名的跑出許多隻怪物跑了過來。眾人紛紛前來幫忙,但他們攻擊的速度,終究趕不上蒂圖攻擊發動。

  ──在這巨大的城堡內,又發生了一場爆炸。

  那是個比上次規模大的爆炸。

  這個爆炸聲維持了半分鐘之多,在爆炸過後,不但堡內部顯得特別安靜。

  眾人躺在已經有些瓦礫掉落的地面上。

  所受到的傷害最輕的神之,緩緩的爬了起來。

  他第一眼看到的是紫髮女孩,之後視線轉移,是昏迷的大家,以及跪倒在地上的蒂圖。

  少年從遠處就看到了,少女滴落下來的眼淚。

  他之後感到一片昏眩,但還是忘記不了蒂圖那悲傷的神情。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不是吧  這到底是啥番外呀
悠○靜○徐
吾名 亞空

TOP

不是吧  這到底是啥番外呀
20967860 發表於 2013-4-27 11:46

閃光番外☆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閃光番外☆
38486954 發表於 2013-4-27 11:48

有閃嗎[][]

先回去29.30    房間坪數那啥  直接用擴大魔法就行了OWO
悠○靜○徐
吾名 亞空

TOP

有閃嗎[][]

先回去29.30    房間坪數那啥  直接用擴大魔法就行了OWO
20967860 發表於 2013-4-27 11:50

痕蝶那篇←

魔法什麼的好開掛w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三十一章,突變

     蒂圖在尋找魔法物品的過程中,一直望向陰暗的天空看去。

  (雖然是陰天……但卻顯得特別美麗呢。)

  (當時,你是這樣說的吧。天空很美,不管下雨天、下雪天、晴天、陰天。但你喜 ...
38486954 發表於 2013-4-27 11:43

我記得...是逐闇者吧....吧?

--

來吧!閃光什麼的我已經免疫了!

(下一秒)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幻穹--晃悠中

TOP

我記得...是逐闇者吧....吧?

--

來吧!閃光什麼的我已經免疫了!

(下一秒)1383383
26641263 發表於 2013-4-27 11:53

可惡忘記了(#)

閃光什麼的我很愛打喔←_←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繼續  話說位啥從29開始

艾恩葛朗特的桐人任務已結束   原物件可亂取owo

導演是龍 再次強調

人家就這樣直接睡在大迴廊上啊

等下 所以另一個人造人是誰OMO
悠○靜○徐
吾名 亞空

TOP

繼續  話說位啥從29開始

艾恩葛朗特的桐人任務已結束   原物件可亂取owo

導演是龍 再次強調

人家就這樣直接睡在大迴廊上啊

等下 所以另一個人造人是誰OMO  ...
20967860 發表於 2013-4-27 12:01

我前面有發二六二七二八(眨眼

←腦補導演可自行更換形態的此人

時間軸蠻混亂的

紫髮蘿莉啊、名字還沒決定wwwwww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3082# 38486954


看到的時候我以為是蕾ˊ_>ˋ


幻穹--晃悠中

TOP

3082# 38486954


看到的時候我以為是蕾ˊ_>ˋ
26641263 發表於 2013-4-27 12:04

御姐和蘿莉只有一線之隔(X

但這設定好像不錯,好吧她其實是蕾(操妳給我自重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4-27 20:10 編輯

3084# 38486954

結果根本是蕾(等



話說等苓夢感覺好像太慢了所以等等我會占個4樓(不對
★神之★

嗯?

TOP

3084# 38486954

結果根本是蕾(等
36812323 發表於 2013-4-27 12:09

所以我不用另外想名字了wwwww

(遭槍斃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三十二章,休戰

  不但堡的戰鬥以及RH事件轟動了全並非童話。

  RH現在被關在地下牢,被亞空和月夜花費兩年歲月每天花一點時間所製作可束縛魔力的手銬困住,冷痕則因為要忙許多事情而無法到地下室探望他。紫髮女孩在醒來之後就被冷痕問一些問題,雖然有點麻煩但還是不得已這樣做,另外導演大叔則在蒂圖攻擊大家之後便失去蹤影,懸賞令由蒂圖變成了導演大叔,苓夢等人在被攻擊第二天就醒來。

  至於蒂圖呢?

  她沒有回去說書姐姐和小蒂圖之無名房間,只是在治療室裡顧著昏迷的大家。

  ──她到目前為止還是一直感到自責。

  說書大嬸說著,便低下了頭。

  另外,當冷痕派衛兵出去探索不但堡時,不但堡已經整個塌陷了,只剩下支撐魔力的四根柱子。目前他們正在尋找有利的道具以及書籍。

  



  白雪四漾昶走在街道上,看到孩子們開心的打鬧玩耍,她淡淡笑了一下。

  (這份快樂,今後也能一直維持嗎……)

  默默的嘆了一口長嘆,此時她看到了一個女孩撞了過來。「好痛……」女孩摸摸頭,而四漾昶伸出了她纖細的手,作勢要扶起她。

  小妹妹站起身,打量著四漾昶。

  「吶,大姊姊是這世界的人吧?」

  「沒錯。」

  「那麼!大姊姊一定能將我和其他人送回原本的世界囉!」

  少女聽到了女孩純真的話語後,愣了一下,之後便帶著微笑點頭。

  「打勾勾約定喔!」

  舉起右手打了勾勾,頓時她感到一股莫名的溫馨感。

  她一定很想見到媽媽吧。






  「我回來了。」

  愛麗絲蝶蝶打開白兔先…小姐和愛麗絲的小窩的大門,而雪溯看到她之後,感到有點驚訝且錯愕。

  「我說,這時候不是該說一句『歡迎回來』嗎?」

  「但是妳的傷還沒完全好吧,突然回來真讓我感覺有點錯愕。」

  穿著便服的雪溯,從廚房端來了一碗湯打算給蝶蝶喝。蝶蝶小心翼翼的端著湯匙,將湯連同漂浮在上面的玉米和蘿蔔碎片吞了下去。

  「唔、真懷念家鄉的味道。」

  「你是久逢沒回到老家的都市小姐啊?」

  「久逢沒回到家是真的,而且白兔先生的衣服髒掉了,好可憐……」

  「幫妳洗就是了,不用擔心。」

  蝶蝶聽到後,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

  其實微笑的原因不是因為雪溯要幫她清洗白兔先生,而是她聽到了久逢的聲音。





  星夢打開公主她家的大門,走進了皇宮的內處,和僕人揮揮手後,見到了磨著竹子的冰颯。「啊、歡迎回來。」心不在焉的望了星夢一眼,而星夢只是說一句「我回來了」便坐到沙發前打開電視。

  ──難得我回來她居然是這種態度啊,真是無可奈何。

  但其實她沒發現,自己的房間擺著冰颯和四漾昶給的慰問花朵。





  「你醒了呢。」

  月夜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帶著微笑的蒂圖。再抬頭一望,旁邊則是還在沉睡的萱。

  「這裡是……」

  「對不起,我傷害了你們,真的是對不起……」

  月夜看到蒂圖如此舉動,頓時感到錯愕。「好了好了不要這樣嘛。」揮手示意請蒂圖起來,月夜以為難的表情帶過。

  看到還在自責的蒂圖,她感到一股悲傷感。





  「加強訓練腳步!喂,那邊的,給我認真點!」

  第一天就醒來的神之,雖然還沒完全復原,但就在清醒後幾小時跑到了營地督導大家練習。

  ──敵人的襲擊,不知怎麼時候會來呢。

  但他知道,快了。







  亞空打開了月夜以及萱所在的房間的大門。

  月夜看到了眼前的女性之後揮了揮手,而亞空看著沉睡中的萱,笑了一下。

  「她好像領悟了什麼吧?」

  「唔、她會飛了。」

  「哈哈,雖然當初是叫她來我們這邊,但目的已經達成,就隨便了吧。」

  亞空笑了一下,之後切入正題。

  「對了,你那邊有什麼發現嗎?」

  「發現了兩位作者的其中一位,他還領導我們進入掌控並非童話魔力的空間,不過在尋找辦法前就被蒂圖攻擊了。而另一位作者他被導演限制住,目前下落不明……」

  「我懂了……那作者呢?」

  「在那裏。」

  月夜指著沉睡中的萱,亞空望了她之後轉了回來,「萱?」對此事抱著疑問。

  「是的,在危急之於,他將自己封印在萱的體內。」

  「啊、是嗎……我從以前就發現她有資質了呢。」

  「也許,她那強大的力量是被自己封印起來的……原因什麼的就不知道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望著萱,「月夜,等後天就來我那邊研究RH吧。」月夜聽到後,點了點頭。







  現在正值晚上,萱睜開眼睛,想要坐起身,但卻因為疼痛而使她行動困難。「唔……」默默的起來,她看到了睡著的月夜,之後讓朦朧的意識恢復,看來這裡是艾肖伊的醫療室內。

  她撐起沉重的頭腦,看到一旁擺著的掃把,反射性的拿了起來。「小掃……」緊緊握著,此時大門被打開,從外照射進來的燈關讓她感覺有點不習慣,但又因為眼前的人物而沒有出自己的眼睛有點難受。

  「冰颯……」

  「喏、我送竹筍雞湯來了。」

  冰颯走了進來,坐在萱的床邊,將雞湯放在一旁的木製小桌子後,便撥弄了她凌亂的瀏海。「這樣的妳,還是第一次看到。」笑了笑,此時萱投入了她的懷裡,「怎麼了?」她稍感錯愕,但還是沉下心來用溫和的語氣提問。

  只見萱用安心的語氣說道,「沒什麼……只是感覺有安全感而已。」她靜靜的倚靠在冰颯溫暖的身體上,靜靜的閉上眼睛。

  冰颯撫摸著少女的頭,「會保護你的。」淡淡的說出這句話以後,萱帶著滿足的笑容,緊貼著冰颯。

  這種感覺,跟媽媽一樣。






  冷痕默默的走到潮濕的地下室,緊握著肩上的外套,潮濕和異常冷的天氣讓他感到討厭。默走到了牢房最內部,只見RH憔悴的被手銬以及腳鐐困著,聽到腳步聲的他,默默的抬起頭。冷痕打開了牢房的大門,並站在他面前,對望。

  「好久沒見到你那麼憔悴的樣子了,占水。」

  淡淡的用顫抖的嘴唇說話,RH笑了一下。

  「真不愧是哥哥所擁有的世界呢。」
 
  「這世界不是我的,是大家的。」反駁了一句。

  「啊啦、也許吧。」

  「無聊的話題就別繼續了吧,占水。」

  冷痕吸了一口氣。

  「──為何你要這樣做呢?」

  「哥哥啊,你不了解的。我和你是不同境界的人,你是白的,我是黑的,那我不如直接黑下去了,不是嗎?」

  冷痕聽到後,嘴巴張大,斷斷續續的說出了一句話。

  「你真是,笨蛋……」






  到了第四天早上,並非童話沒有顯得安寧,而是比前幾天更加轟轟烈烈。

  所有人都注意著導演與大家的情況,所以賣報小弟準備了比平日多好幾張的報紙。

  雖然賺錢,但累死了。

  今日RH還是不招出任何情報,令冷痕很傷腦筋,但他沒時間去管RH了,自己還要去探望傷員、巡查並非童話等等,非常麻煩。並非童話雖然鬧出了非常大的事件,但還是依舊熱鬧。

  「請問是否要買火柴呢?」

  苓夢為了賺取並非童話的國庫金而跑到街上賣火柴。

  但這不是欺騙人民的血汗錢。
 
  她如往常一樣喊著「賣火柴」三個字,許多人便擠過來跟她買火柴。這次苓夢並沒有把乘稿成除,這是好事。

  她在幾箱賣完之後,又跑進去搬了五箱火柴過來。「一個盒子裡有十根火柴,一箱箱子裡有三十盒火柴,那請問這裡面共有幾根火柴?」「四十根!」「孩子,你的數學有待加強。」不時還逗著孩子們玩耍。

  而此時,一個人影吸引了她的注意,正好擺在這裡的火柴也賣得差不多了,她便朝著人影走去。

  「吶、神之!」

  聽到少女呼喚的神之,對著她揮揮手。

  「苓夢,你在這裡幹嘛?」

  「賣火柴。」

  「啊、是嗎。」對予這樣的語氣感到不適應。

  「那你呢?聽說你很積極的在訓練呢。」

  「是很積極沒錯啦,只是偶爾也要放鬆一下,所以就過來喝個茶囉。」
 
  「說得也是呢。」

  苓夢微笑,與神之不約而同的望向天空。

  「這個世界,一定可以一直維持下去,對吧?」

  「一定的。」





  坐在寬敞的沙發上,橙星望著手中的H漫,突然感到一股空虛感。

  「好像,少了些什麼……」

  意識到自己肚子餓了,他走到冰箱前,拿起微波食品,放進微波爐裡加熱。

  「可惡,超無聊的。」

  一直待在這裡會悶出病的。

  不如出去走走吧。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一起來,萱就被體內傳來的聲音嚇到。

  「唔,先生你哪位?」

  在驚嚇過後十秒鐘,她平息淒慘的叫聲,然後指著自己的胸口,問道。

  「我是雷,被月夜封印在妳體內,想必她是為了怕我被奪走,所以才轉移封印地點吧,真是個聰明的孩子。」

  「唔,合體什麼的感覺好邪惡。」

  「我說這世界的人都這麼不純潔了嗎,你被橙星教壞了啊。」

  「才沒有。」

  萱反駁了雷的吐槽。而雷沉默一秒以後,改轉移話題。

  「對了少女,我發現妳的魔力不單純。」

  「所以跟我簽訂契約吧。」

  「……不是啦,中二片看多囉。」

  「哈抱歉。」

  「咳咳。」

  於是,一直想進入正題的雷悲劇了。

  「總之,妳的魔力跟亞空不相上下。」

  「咦?」成功進入正題。

  「不是在騙妳,妳有資質,而且妳同時有兩種魔力……大概是妳頭上那個段帶吧。」

  「段帶?」

  萱摸摸頭上那個被綁成蝴蝶結的緞帶。

  「這個是我媽媽在我三歲,她病逝時給我的……」

  「也許她自身的靈魂與妳的魔力融合了吧,妳的魔力有分兩種,一種是念動力,一種則是召換,一般來說同時擁有這兩種魔力的人少之又少,因為這兩種魔力基本上非常稀有,而且妳的魔力居然可以跟我的靈魂融合,這真是稀有的案例……妳的魔力非常強大,還有空間讓我寄住這點就已經夠厲害了。」

  「唔……好複雜……」

  萱歪著頭,一副不解的樣子。

  「算了……總之我佔住妳的體內吧。」

  「寄生蟲?」

  「……請不要說得那麼難聽。」




一天發三章(#)

翔空請不要忘記更新冒險者ww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眾人感到一絲希望及感動,面對眼前這少年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但少年對他們只是微微笑著,然後他就轉頭望望RH。

為什麼我覺得我只是來挑錯字的 www <
εїз

TOP

第十四章:古文字的秘密

  並非歷,四月十一日,下午。

  「嗚啊啊這到底是什麼鬼啊!誰看得懂啊!」

  苓夢繼續看了一下那本書之後,決定放棄……

  「不過……如果是真的的話……為什麼會放在這裡呢?」

  望向周圍,苓夢注意到了門口上的字。

  「擅自闖入者,拖入『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於是苓夢汗顏了……

  「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望向門口外,對面的門口上就寫著「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

  「是那裡嗎?」

  苓夢走了過去,發現門上寫了一些字。

  「閒人勿進,出事本Vica一律概不負責」

  嗯……人的本性……想必在場的讀者都知道的。

  苓夢馬上打開了門,這時從裡面掉出了一張照片。

  「嗯?」

  撿了起來,照片上是穿著護士裝的說書大嬸。

  ……

  苓夢再度汗顏……

  「為什麼這裡會有這東西啊!」

  於是苓夢馬上將照片丟了進去,關起了門。

  「還是不要進去好了……」並做出了一個明智的決定。

─────休息室中─────

  「原來神秘人是冷痕……」

  「現在最重要的是,得先找到他們兩個。」

  「會不會在那裡啊?」

  「哪裡?」

  某一處的角落,眾人正討論著冷痕與蝶蝶的下落。

  「嗯……我也不知道。」

  「……我可以砍你嗎?」

  「好了!現在還是先找到他們兩個要緊!」

  「也對。」

  神之站了起來,拿出了一個形狀非常奇妙的號角。

  「睡鼠騎士團聽令,所有士兵馬上集合!」

  ……

  為什麼會吹出一句話啊!

  「這個是並非戰略研究所發明的,錄下聲音之後需要吹氣……」

  這什麼鬼設定啊!

  「團長!」

  於是,休息室在一瞬間內塞滿了士兵。

  ……這效率也太好了吧!

  「對了,他醒來之後如果還是不肯說就……『大刑』伺候。」

  神之指著一旁不久前因為看見了恐怖畫面,已經昏了過去並且口吐白沫的假犬龍。

  ……還是先為你默哀一下吧。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在進入過非常恐怖的死一百遍也看不完照片館之後,苓夢繼續研究著書上的古文字。

  「……還是看不懂。」

  於是這本書再度被苓夢摔到地上了。

  「不行……得想個辦法弄懂……」

  這時,苓夢似乎想到了什麼。

  「咦……等等……」

  將書撿起來之後,又仔細的看了一遍古文字。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

  距離苓夢領悟還有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0.9……0.8……0.7……0.6……0.5……0.4……0.3……0.2……0.1……

  0.09……0.08……0.07……0.06……0.05……0.04……0.03……0.02……0.01……

  「果然還是不知道……」

  ……

  我……無力吐槽……

  「月圓時分什麼的才不是指月夜呢。」

  妳這樣哪叫不知道啊!

  「等一下!你不是無力吐槽嗎!」

─────小木屋─────

  「我……我才沒有害羞……」

  目前蝶蝶的臉可說是比番茄還紅,

  *話番茄還沒熟之前是綠的。(等)

  「大小姐,您先睡吧。」

  「……」

  在這種情況下,想睡著是一件非常難……

  「呼嚕嚕……」

  ……

  好吧,於是蝶蝶睡著了。

  「不知道這裡還能待多久……」

  看著窗外,冷痕也進入了夢鄉……

─────某人的夢境─────

  「……」

  一位身穿白色斗篷的人站了起來,

  周圍,是一座看起來已經經歷了許久歷史的遺跡。

  旁邊,有著一位擁有金色捲髮、搭配著白色髮帶、紫羅蘭色雙眸、手上還抱著一隻白兔玩偶的少女。

  她的身旁,也是一位穿著白色斗篷的人,看起來似乎傷得很重。

  不遠處還有一位手上拿著劍的騎士。

  「等一下!我們只是……」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以劍為介,與你結下契約,降下九天聖水,淨化一切……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第一式!」

  「……神之?」

  在旁觀看的人看著那一位騎士。

  這時,空中突然起了變化,

  神之躍到空中,將劍一揮,許多雨滴就這樣從天上往兩人的地方飛了下來。

  形似刀刃的雨。

  「大小姐小心!」

  傷得很重的那一個人……擋下了全部的攻擊……體力不支的倒下了……

  從此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

  一旁觀看的人則是愣在原地。

  那位少女看見白色斗篷的人倒下,喊了他的名字,

  但不知為何的,整個世界的聲音在少女喊出名字的一瞬間全部消失……

  少女落下眼淚之後,才又有了聲音。

  「不要再被控制了!醒醒啊!」

  「吵死了!呃……」

  那一位騎士突然露出了相當痛苦的表情,跪坐在地上。

  「加油啊!」

  「哼……差點就讓他跑出來了……」

  那位騎士緩緩的站了起來……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劍與血為介,與你結下契約,賜我水神之力,以聖水之力掃蕩一切……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第二式!」

  那一位騎士在這時,似乎獲得了強大的力量。

  「白兔先生!」

  少女手上的玩偶在這時也突然巨大化,

  那一位騎士舉起了劍,衝了過去,

  在騎士與玩偶碰觸到的那一刻,地面震了一下,

  那隻玩偶隨後也倒在地上。

  「睡鼠劍法……」

  「住手!」

  這時,一位有著七色頭髮、身穿黑色軍服的人突然出現,擋在少女前面。

  「哼……來了個礙事的……那麼,就讓你們一起陪他吧……」

  一位擁有傲人身材的女性從騎士的後面突然出現。

  「水神阿達那尼斯,我以睡鼠騎士團神之之名,劍與血為介,與你結下契約,請您親自降臨,協助我將這一切通通摒除。」

  騎士再度舉起了劍,只見空中也再度起了變化……

  「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聖水疾劍最終式!」

  「不要!」

  這時,眼前突然越來越亮,

  身穿白色斗篷的人隱約看見了什麼……

  並非歷,五月三十一日。

  「這是……」

─────夢境結束─────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清晨,小木屋中。

  「呃啊!」

  一位身穿白色斗篷的人,從夢境中驚醒。

  「嗚……怎麼了……」

  「咦?把妳吵醒了嗎……抱歉……」

  雖然口頭上是這麼說,但是做了那種夢……

  再度望著窗外,身穿白色斗篷的人的臉上露出了擔心的表情。

  「冷痕國王!愛麗絲蝶蝶!吃早餐了!」

  「喔!來了!」

  冷痕牽住了蝶蝶的手。

  「大小姐,我們去吃早餐吧。」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清晨。

  「可惡!還是看不懂啊啊啊啊啊!」

  苓夢第兩百四十六次將書摔在地上。

  ……為什麼摔這的多次書還好好的啊!

  「我決定了!使用秘密武器!」

  苓夢拿出了手機,將古文字內容拍了下來,接著簡訊,全員發送

  ……

  這應該要早點拿出來了吧!

─────小木屋─────

  「等一下,手機。」

  蝶蝶和冷痕同時拿出手機。

  「……阿痕,你看得懂嗎?」

  「我……看不懂……」

───────────────────────────────────────────────────────────────────────────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5-4 22:54 編輯

─────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團長!您的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神之拿走了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這應該是手機吧?

  「不對,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好吧……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一同聚集將發出摧毀性的攻擊讓她傲人身材消失……」

  神之看著手機……不對,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螢幕上的字。

  「團長,您看得懂嗎?」

  「身為睡鼠騎士團團長,這點小困難是難不倒我的。」

  「那麼,是什麼意思呢?」

  「……待我好好研究先。」

─────並非小學─────

  「老……老大!有你的手機!」

  比晒雄在背包裡大喊。

  「手機?幫忙拿一下。」

  「我不敢出去啊!」

  「……真是,哪一邊?」

  比晒雄伸出了短短的手,將手機放在犬龍的左肩上。

  「左肩。」

  於是犬龍從右肩上沒有獲得任何東西。

  「左肩啦!」

  於是犬龍從頭上沒有獲得任何東西。

  「……右肩。」

  於是犬龍從左肩上獲得了手機。

  「……」

  於是比晒雄進入了短暫性的無言狀態。

─────休息室─────

  「究竟說還是不說?」

  「不說。」

  「說書大嬸,上。」

  不久之後,假犬龍再度口吐白沫暈了過去。

  「話說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嗎?」

  星夢將剛才拿出的手機拿給了所有人看。

  「月圓時分,冥花幽蝶,鼠劍笛鳴,毒藥掃把,苦無下午茶,跌倒狼牙,王冠耳機,甜點魔法,沉睡竹林,烈爪兔耳,薑絲炒大腸,矮人加矮子,一同聚集將發出摧毀性的攻擊讓她傲人身材消失……」

  眾人表示:太深奧了我看不懂……才怪。

  「鼠劍……神之?」

  「等等!笛鳴是幻穹吧?」

  「毒藥是四漾昶、掃把是萱……很好照這麼下去就可以全部解開了!」

  目前眾人狀態良好。

─────巴洛瓦的房間─────

  「唉呀,居然瞞著我偷偷將這東西發出去啊……」

  嗯……

  再度強調,全員發送,嗯,全員……

  「再度處罰壞孩子的時候到了。」

  巴洛瓦也再度露出了神秘的笑容,非常可怕的笑容。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中午。

  巴洛瓦剛處罰完苓夢,那本書也被移到了別的地方。

  「可惡,這次居然給我來真的……」

  望著被打到紅腫的手臂,苓夢現在的想法是……

  「沒差反正我以我的忍術.超記憶將內容記下來了。」

  這哪招啊!

  「是說……月圓是月夜的話,那麼魔法就是亞空了,但甜點……」苓夢繼續推理著古文字中所代表的內容。

  這時,小木屋的兩人加七人也有了進展……關於古文字的。

─────小木屋─────

  「我找到阿痕了。」

  蝶蝶指著王冠兩字。

  「我也找到大小姐了。」

  冷痕指著幽蝶兩字。

  那麼,不用懷疑,小木屋再度告一段落。

─────並非小學─────

  「鼻塞兄,你看得懂嗎?」

  犬龍指著手機上的古文字。

  「這段又古又老又文又字而且如此深奧又如此難以理解的東西不應該交給我來處理……還有我叫比晒雄。」

  等等!有些地方根本是這篇的負責人為了充字數亂加的吧!

  咳咳……總之鼻塞兄……不對,比晒雄回答了犬龍。

  「那麼,這段又古又老又文又字而且如此深奧又如此難以理解的東西應該交給誰來處理?」

  「就交給我們吧。」

  一旁的殭屍群說著。

  「你應該知道,這裡有幾個殭屍有幾個腦袋吧?」

  「對吼!那就交給你們了!」

  十分鐘之後,只出現了關於薑絲炒大腸的解答。

─────休息室─────

  「說不說!」

  「……」

  不知道什麼時候,假犬龍已經醒來了。

  「不說?說書大……」

  「好!我說!」

  假犬龍深呼吸了一口氣……

  「苓夢就在某一個恐怖……」

  一般來說,反派的基地,第一想法是恐怖的。

  「又陰森……」

  嗯……黑黑的一片,除了巴洛瓦的房間還有那重要機房,亮到不行。

  「進去後死一百遍也死不完……」

  ……不解釋。

  「許多同人作品……」

  詳情地點可見第十一章。

  「嗚喔喔喔喔喔!」

  然後現場一片騷動。

  ……這是怎樣啊!

  「然後……」

  「……」

  現場一片寧靜……

  「最後一個……」

  「……」

  身為旁白的我也開始緊張了……

  「就是我。」

  ……(旁白表示無言)

  「……」

  ……

  「大嬸,上。」

  「不要啊啊啊啊啊!」

  「果然還是這樣了呢。」冰凌則在一旁優閒的繼續喝著紅茶。

  這時,有一個從沒見過的人走進了休息室……

  對方穿著一襲黑色的軍服,頭髮的話……

  ……

  眼睛啊啊啊啊啊!

  啊別誤會,他的頭髮不是眼睛,只是因為是七個顏色所以很傷眼。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不對,月圓好像不是月夜……」

  苓夢回憶著古文字上的內容。

  「月園……鬼是晚上出現,晚上有月亮,所以是……翔空?對了!那麼魔法就是月夜了!那時分是……」

  苓夢開始回想所有角色的特徵……

  「好吧我不知道……那冥花……跳過。」

  不要隨便跳過啊!

  「要問就去問為什麼負責這一章的人打到這裡還不知道那些人對應那些特徵嘛!」

  嗯……這麼說好像也對。

  「幽蝶的話詳情請見小木屋。」

  別那麼隨便啊!

─────巴洛瓦的房間─────

  「鼠劍……是那隻睡鼠吧?笛鳴的話……等等我忘了他叫什麼了……」

  為什麼你也在解啊!

  還有不要隨便忘記別人的名字啊!

  「偶爾了解一下Vica大人的一些事情也不錯。」

  這是藉口吧!

─────休息室─────

  「那個……你是誰……」

  眾人望著那一位大家從來沒見過的人。

  「嗯……我叫做……」

  「啊!」

  還沒說完,說書大嬸似乎是突然想到什麼,叫了一聲。

  「怎麼了?」

  「只顧著處理這傢伙,忘了下一場比賽了!」

  「對吼!快去!」

  於是,眾人匆匆忙忙的離開休息室,只留下……

  「……我叫子不語……」

  子不語介紹完,也跟著走了出去……

─────據說是因為被負責第十四章的人遺忘所以到現在才出現的武鬥場─────

  並非歷,四月十二日,夜晚。

  不知道什麼時候裝在武鬥場周圍的大燈也已經全部打開。

  「我要看比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說書大嬸踹共!」

  「比賽!比賽!」

  現場是一群想要看比賽的暴民……啊不對,觀眾。

  「抱歉!我來了!」

  說書大嬸匆匆忙忙的衝到裁判台上。

  只是,說書大嬸一到裁判台上……

  有些觀眾眼睛真的瞎了,有些觀眾則是不知道看見什麼導致過度驚嚇被嚇死,還有一些則口吐白沫,從裁判台上看起來真是壯觀無……

  「一群沒禮貌的傢伙!第二戰之第三場:仙女對鬼王!」

  月夜聽到後也上了台,翔空的話……

  「喂,醒醒,換你了,快點起來,不然要輸了,還不快點起來。」

  一旁的冰凌,喝了一口茶之後,用尾巴拿起樹枝,開始戳著仍然呈現昏迷狀態的翔空。

  「等等,他什麼時候昏過去的……」星夢指著翔空。

  「剛剛。」冰凌則繼續使用樹枝戳著翔空。

  「……需要叫艾肖伊嗎?」

  「不用了。」

  冰凌將樹枝放了下來。

  「由於翔空選手出了問題無法參賽,由月夜獲得勝利!下一場比賽由小紅帽對柴郡貓,將於並非歷四月十四日下午進行,請選手做好準備!」

  「咦?下一場是我和冰凌?」

  希望望著一旁的冰凌。

  「好了,在這段時間內先繼續處理這個吧。」

  冰凌放下茶杯,拿出了手機。

───────────────────────────────────────────────────────────────────────────

下一樓繼續(?
★神之★

嗯?

TOP

─────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夜晚,睡鼠騎士團在此紮營,準備在明天繼續尋找國王以及愛麗絲。

  「這場是月夜勝利啊……」

  神之看著手……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

  「好了,繼續研究這東西吧。」

  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上的螢幕變成了今天苓夢所拍下來的古文字。

  神之也拿出了一張上面寫滿了許多字的紙條。

  「目前知道鼠劍是我,笛鳴是幻穹,毒藥是四漾昶,掃把是萱,苦無是苓夢,下午茶是冰凌,那跌倒是……」

  神之努力的去想著,卻仍然不知道跌倒究竟是誰。

─────休息室─────

  「唉呀!」

  希望跌了一跤。

  「嗯……跌倒是希望……」

  於是神之解不開的謎題被解開了。

  「……」

  趴在地面上的希望呈現無言狀。

─────回到睡鼠騎士團所在地─────

  「對了!跌倒就是希望嘛!」

  神之在紙條上寫了下來。

  ……

  在剛剛早就已經被解出來啦!

  「話說……就算全部解出來之後,要如何把Vica擊敗……」

  神之開始想著。

  「古文字上寫著一同聚集發出毀滅性的攻擊……是要所有人聚在一起然後一起攻擊嗎?嗯……還是先繼續解讀上面的內容吧。」

  今天晚上,神之徹夜未眠,繼續努力想辦法解出古文字中的內容。

─────隔天─────

  並非歷,四月十三日,清晨。

  神之坐在已經熄滅的營火旁邊,以「沉思者」的姿勢睡著了。

  其他的士兵醒來看到這樣的情形之後,為神之披上了棉被。

  「團長昨天晚上都沒睡覺……先讓他休息一下吧。」

  撿起了掉在一旁的遠程通話輸出接收器,士兵開始先收拾了所有東西。

─────黑禪社的重要機房─────

  苓夢也還在睡夢當中。

  只是姿勢呈現出大字形的形狀……

  然後門就被打開了。

  「咦?苓夢人呢?」

  巴洛瓦到處找了找,仍找不到苓夢,

  於是因為特製膠水失效了,苓夢從天花板上掉了下來砸到了巴洛瓦。

  「嗯……怎麼了……」

  苓夢離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下面的洞,站了起來。

  「剛剛好像聽到巴洛瓦的聲音……是錯覺吧?」

  苓夢邊說,邊使用不知何來的石頭將洞填滿,

  以免巴洛瓦看見又要處罰她了。

  是說……巴洛瓦究竟消失到哪裡去了呢……

  苓夢繼續使用石頭將洞填滿,

  每丟一塊石頭下去,便伴隨著不知何來的慘叫聲。

  不過苓夢並沒有理會。

─────休息室─────

  「目前解出來的就這些了。」

  眾人看著桌面上的紙條。

  上面除了時分、冥花以外,到狼牙為止的角色已經全部被列了出來。

  「接著就是王冠了!有誰知道……」

  「冷痕。」

  「……」

  成功秒殺一題。

  「那麼耳……」

  「橙星。」

  「……」

  成功毫秒殺一題。

  「那麼……」

  「亞空。」

  「……」

  ……

  有誰知道毫秒之後更小的單位是什麼嗎……

─────小木屋─────

  「我說──阿痕阿痕阿痕阿痕阿痕──」

  「啊,怎麼了?」

  「就是啊──」

  「……」

  以下畫面閃光嚴重,故無法正常觀看,

  目前並非童話管理處已經在尋找並且設法將問題解決,

  請各位讀者耐心等候。

  「呃……那個……」

  目前出現閃光的問題已經解決,各位讀者可繼續觀看,

  若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並非童話管理處敬上。

  「怎麼了嗎?」

  「沒事……」

  冷痕的腦海中瞬間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事……

  這時,眼前再度越來越亮……

  並非童話管理處表示此乃正常現象,請各位讀者放心觀看。

─────現實中的小木屋─────

  「嗚啊!」

  於是,冷痕驚醒了。

  「嗯……阿痕?你的臉好紅……」

  「咦咦咦咦咦!有嗎?」

  目前冷痕的臉可說是比番茄還紅,

  沒錯,是比熟透的番茄還紅。(不對)

  「有啊……咦?小七你在做什麼?」

  那位名叫「小七」的小矮人拿著鍋子和一顆蛋。

  「嗯……煎蛋。」

  將鍋子放在冷痕頭上之後,打了顆蛋,

  於是荷包蛋完成了。

  「阿痕,棉被燒起來了。」

  「咦?」

  蓋在冷痕身上的棉被已經開始起火了。

  「嗚啊啊啊啊啊這是怎樣啊!」

  「滅火器!」

  七矮人很有默契的一起拿起滅火器,往冷痕身上噴,

  於是,並非童話中第一起火災就這麼結束了。

  這故事告訴我們,別太興奮,會有火災。



  「對了旁白先生,休息室那個問題啊,比毫秒小的是微秒喔。」蝶蝶向我說著。

  喔原來是微秒啊……

  ……

  等等為什麼妳會聽到這個問題啊!

─────於是先回到休息室─────

  「那……」

  「月夜。」

  「……」

  成功微秒殺一題。

─────接著再回到小木屋─────

  「噗!」

  蝶蝶想盡辦法忍住不笑出來,

  但眼前的人,被噴得滿臉都是……

  「噗哈哈哈哈哈!」

  於是蝶蝶開始指著冷痕狂笑。

  「阿痕你……哈哈哈哈哈!」

  「……妳還笑得出來啊……」

  冷痕無奈的看著蝶蝶。

  「算了,這樣也好……」

  看著蝶蝶,冷痕也開心了起來。

  不過這時,外面似乎有一陣騷動。

  「喂!你們是誰啊!怎麼可以隨便闖進別人的家!」

  「我是睡鼠騎士團的團長神之,目前正在尋找國王冷痕和愛麗絲蝶蝶。」

  外頭傳來了神之的聲音。

  「阿……阿痕……嗚……」

  以下畫面再度出現閃光之問題,

  目前並非童話管理處已經再度尋找問題。

  「大小姐,躲在我後面。」

  閃光問題已再度結束,,各位讀者可繼續觀看,

  若又有不便之處還請見諒,並非童話管理處再度敬上。

  「嗯……」

  蝶蝶躲到了冷痕後面。

  「國王和愛麗絲?他們就在……」

  「小二!別說出來啦!」

  「可是小三,他是……」

  「說了多少次別直接叫我小三!叫我三三!」

  「呃……那個……總之目前我們有必要進去搜索,還請各位配合。」

  這時,門被打開了,一個士兵走了進來,當然看見了冷痕與蝶蝶。

  「團長!找到他們了!」

  士兵對著外頭大喊,神之也走了進來。

  「神……神之……」

  神之一走進來,便將劍對著冷蝶二人。

  「冷痕,為什麼要幫助那傢伙。」

  「我……」

  「不說嗎……」

  「……」

  現場一片僵硬。

  這時冷痕將頭轉了過去,對著蝶蝶小聲的說了一句話。

  「大小姐……等等要跑喔。」

  「啊?」

  「黑暗護體!」

  這時冷痕身上似乎凝聚了一些能量,

  神之也不敢大意。

  「大小姐,走吧。」

  「咦?」

  冷痕抓住了蝶蝶的手。

  接著,冷痕開始以詭異離奇的步伐移動,

  趁著神之不注意,一下子就離開了小木屋。

  「什……什麼……快追!」

  「是!」

  神之和士兵也追了上去。

  「阿……阿痕……」

  「快跑!」

  冷痕轉了過去,這時他的手掌凝聚出了許多黑色能量。

  「暗影彈!」

  隨後這些能量,變成了一顆顆暗影彈射向了騎士團。

  「睡鼠劍法.水紋之盾。」

  神之將劍一指,劍的前方出現了一個以水形成的盾牌,

  盾牌也將所有的暗影彈全數擋下。

  「可惡……再這麼下去會被追上的……」

  冷痕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騎士團。

  「嗯?這個氣息……」

  神之停了下來,

  似乎是感應到什麼,神之四處以感知能力看了看,

  除了旁邊有一座看起來已經經歷了許久歷史的遺跡……

  「從這裡面傳來的……」

  神之看著遺跡,自身也感覺到不安,便向騎士團下令。

  「騎士團聽令,先回去營地,等我調查完這一做遺跡我就會回去的。」

  「是!」

  等到騎士團離開之後,神之獨自走進了遺跡裡面……

───────────────────────────────────────────────────────────────────────────

3094#繼續(?
★神之★

嗯?

TOP

眾人感到一絲希望及感動,面對眼前這為少年露出了驚喜的表情。但少年對他們只是微微笑著,然後他就轉頭望望RH。

為什麼我覺得我只是來挑錯字的 www  ...
22260782 發表於 2013-4-27 12:24

真的是來挑錯字的ww

來說說感想吧(X)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3-4-27 20:30 編輯

─────黑禪社的大門─────

  並非歷,四月十三日,中午。

  一座大門出現在神之的眼前。

  「這是……」

  神之打開了門,走了進去,

  一走進去,神之便感覺到陰森。

  「這個氣息……越來越近了……而且似乎非常熟悉……」

  神之繼續往他所感應到的地方走了過去,另一方面……

  「好像有人來了……」

  苓夢看著門外,同時拿出了苦無。

  「……」

  下一秒,神之出現在苓夢眼前。

  「神之!」

  「苓夢?原來妳在這!」

  神之往苓夢的方向跑了過去。

  「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

  「這……也不知道該怎麼說,總之現在先離開吧。」

  「離開?這麼快就要走啦……」

  「什……」

  巴洛瓦挖開石頭,從被苓夢填起的洞爬了出來。

  「你這傢伙……」神之拿起了劍。

  「別衝動嘛,難得有位客人,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巴洛瓦露出了恐怖的笑容。

  「苓夢,妳先走吧。」

  「……什麼?你要我丟下你?」

  「放心,這傢伙不是我的對手……你先走吧,我會制住他的。」

  「……嗯!」

  苓夢馬上離開了這裡。

  「想走?」

  巴洛瓦衝了上去,但也馬上被神之攔了下來。

  「先通過我這關再說吧。」

─────休息室─────

  「說不說!」

  「我昨天已經說過了!」

  「不說嗎……說書大……」

  「我回來了!」

  苓夢從外面跑了進來。

  「苓夢!」

  所有人馬上湊了過去。

  「啊對了,找到苓夢之後他就沒用處了,說書大嬸。」

  「是!」

  「『犬龍』交給妳處置了,任意處置。」

  說書大嬸望向假犬龍,臉上出現與巴洛瓦同樣恐怖的笑容,

  假犬龍意識到大事不妙……

  「喔對了,那麼我先去王子他家整理我的房間囉。」

  子不語向大家說完後,便飛往王子他家。

─────王子他家─────

  「我只知道掃把是我,耳機是你,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萱看著手機上的古文字。

  「……」

  橙星則表示:目前聽音樂中,有事待會。

  「你給我認真解上面的文字啦!」

  萱一個掃把打向橙星的頭。

  「喂!很痛耶!」

  「哼!」

  萱這時突然想到一件事。

  「對了,最近好像有人要搬進來耶!」

  「誰啊?」

  剛問完,外面就傳來有人大喊「小心啊啊啊啊啊!」的聲音。

  「我猜猜,我要被撞了是吧?」

  橙星一說完,子不語就撞上了橙星。

  「……」

  一旁的萱則裝作「我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馬上開始掃著地……

─────並非小學─────

  「話說老大,我們也得快點回去和其他人會合吧?」

  「也對,我們走吧。」

  於是,犬龍率領著「薑絲大軍」,準備回去與其他人會合。

─────休息室─────

  並非歷,四月十三日,傍晚。

  「痛痛痛!小心點啊!」

  這時的翔空剛清醒,一旁的艾肖伊正在幫翔空擦著藥。

  「所以……現在你不知道犬龍那傢伙在哪裡?」

  希望問了翔空。

  「嗯……不過他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畢竟……」

  「畢竟怎樣?」

  犬龍從外面走了進來。

  「犬龍!你終於……回……來……」

  然後「薑絲大軍」也從外面走了進來。

  「這些是什麼鬼東西啊!Apple Boom!」

  驚嚇過度的希望,丟出了包有炸彈的蘋果派,

  於是大家開始避難了……

  「碰!」

  休息室已被希望摧毀,

  希望獲得0點經驗值,0個WH,沒有獲得物品。

  「好了,藥擦好了,不久之後傷口就會好了。」

  現在什麼情況了還可以擦藥啊!

  「咦?剛剛不是還在休息室嗎?」

  ……

  以下交給星夢好了……

  「為什麼可以完全沒發現啊!」星夢吐槽。

─────王子他家─────

  「你是誰啊!」

  「子不語。」

  「怎麼沒聽過你?」

  「呃……我是新搬進來的……」

  「……喔。」

  然後橙星就繼續聽著音樂了。

  「抱歉這傢伙老是這樣,我先帶你去你的房間吧!」

  萱拉住子不語,前往準備要給子不語的房間。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是用拖的就是了。

─────王子他家:子不語的房間─────

  「就是這裡了。」

  萱拖著子不語進到房間。

  「話說為什麼是用拖的啊……」

  子不語汗顏,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這個房間很久沒用了,所以可能需要清理一下,啊……那麼我先走了。」

  不知為何的萱急急忙忙的就跑走了。

  「原來如此……喂!不是妳幫我清嗎!」

  現在知道萱為何急急忙忙的跑走了……

  「好吧……我自己清……」

  說完,子不語……還是站在原地。

  「掃具放在哪了……」

  於是子不語了出去,開始尋找掃具……

─────王子他家:執事咖啡廳─────

  並非歷,四月十三日,夜晚。

  「果然還是苦的咖啡最好喝了。」

  橙星優閒得喝著咖啡,

  然後走進來的是一位正在尋找掃具的人……

  「喂,這裡是只有我能進來的地方。」

  橙星對著那人說著。

  「抱歉……只是掃具在哪?」

  子不語問出了他一直想問的問題。

  「掃具?你要掃具幹麼?」

  橙星望著子不語說著。

  「就……清理房間……」

  「那種事交給萱去做就行了。」

  「可是……」

  「我知道了,她跑掉了是吧?」

  橙星喝了一口咖啡,門口的子不語再度汗顏。

  「那麼先來一杯咖啡吧?清理房間的事……等等再跟他說吧。」

  「嗯……」

  夜晚的咖啡廳,兩人在此優閒的喝著上等的咖啡……





  「嗚噗!好苦!」

  「你懂什麼?苦的咖啡才好喝。」

─────重建中的休息室─────

  並非歷,四月十四日,早上。

  重建中的休息室,眾人在此繼續討論著古文字上的內容。

  「沉睡是我吧?」

  星夢指著古文字上「沉睡」兩字。

  「那麼竹林……就是冰颯了!」

  「話說烈爪是誰?」

  冰凌提出了這一個問題,使眾人進入沉思狀態……

  於是不久後,並非歷,四月十四日,中午。

  「我知道了!是蒂圖吧?」

  月夜繼續說著,「因為蒂圖的雙手……」

  「威能。」眾人很有默契的一起說了出來。

  「……」

  「兔耳……是雪溯嗎?」

  眾人望向雪溯頭上的兩隻兔耳。

  「嗯……雪溯沒錯……那薑絲炒大腸……」

  「據說是這群傢伙。」

  犬龍拍著其中一位殭屍的肩說著。

  「話說你到底是怎麼弄到這些東西的啊!」

  翔空躲在希望後面指著那群殭屍說著。

  「喂!別躲在我後面啊!」

  這裡陷入了一片拉扯。

  「好了,那麼最後一個是什麼呢?」

─────小木屋─────

  「國王和愛麗絲不會有事吧?」

  「不知道……」

  七個小矮人在一旁聊著冷痕和蝶蝶兩人。

  「總覺得不安……要去找其他並非童話的人嗎?」

  「同意。」

  七個小矮人,收拾完東西,準備往你堡嗎移動。

─────再度回到重建中的休息室─────

  「我回來了。」

  神之走進了休息室。

  「咦?是神之啊,找到冷痕和蝶蝶了嗎?」

  「還沒有……」

  在神之與其他人說話的同時,冰凌閉上了眼睛。










  「身體是神之,但內心似乎與平常的神之不太一樣呢……算了,先別想了吧。」

───────────────────────────────────────────────────────────────────────────

結束(?

以下為成果(什







現在就等苓夢來說明這裡紅字的部分了(什

話說只爆了4樓……(嘆氣(不對吧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24837263 於 2013-4-27 20:37 編輯

3094# 36812323


排版夠密的話可以壓在3樓內
傑洛

早安。

TOP

3095# 24837263

沒有

一樓最多只能放1w字節

最少只能4樓……
★神之★

嗯?

TOP

3096# 36812323


原來如此。
傑洛

早安。

TOP

3093# 38486954

感想只能ry掉 (X

全部打出來很麻煩 (?


3094# 36812323

看得好累 (#

然後想吐槽 www (?
εїз

TOP

3098# 22260782

果然(不對

吐吧(?
★神之★

嗯?

TOP

我的眼睛啊啊啊(滾來滾去


3098# 22260782


練打字(X)


最近神隱ゞ(・ω・´ゞ)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