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11000# 23698410


報號。

三號(?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假預告 純屬發病:
「別開玩笑了,今天的便當是雞腿便當,所以要平安的回去啊!」

「是啊,我們的便當,在等著我們回去。」

「所以,我們上吧!為了雞腿!」

「喔喔喔喔喔喔!!」

就這樣,各自盼望著雞腿便當的大家,發揮出了一百二十趴的實力來戰鬥。

「沒想到,我居然是因為區區的雞腿便當而輸啊。」莫德克斯閉上了眼,感嘆自已沒辦法吃到雞腿便當。

「這是沒辦法的哥哥,因為啊......」

「雞腿便當糾齁假啦!」拉爾德拿出雞腿便當,吃給莫德克斯看。

幸好我閉上眼睛,但還是聞到了,不行,要忍耐。
( ˘•ω•˘ )

TOP

38.要把男人 就先學小孩(文不對題

  每個人原本陷入慌張的狀態,但隔沒多久眼前的景色全都變回來,原先攻擊的女性們也停下動作,眨了眨眼說著:「為什麼我在這裡?」的話

  當下所有人開心到衝到她們面前抱住,而從剛解除控制的女性充滿混亂,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冰凌才一一的跟她們解釋清楚。

  不過,為什麼會解除,原先所有人不清楚,但都有個譜了,全員都轉向原先是屍體的凱翔。

  凱翔本來安慰在懷中哭泣的夏,但發現大家都看著自已也就只好微微苦笑揮著手。

  「果然交給他是正確的。」傑洛雙手插在胸前,面具下的臉露出笑容。

  本來想要吐槽弟弟的傑菲心想算了,就沒理會,抬頭看著俯視所有人的莫德克斯。

  「你是怎麼......」莫德克斯的牙齒不斷的互相打擊,身體有些顫抖,瞪向旁邊的拉爾德:「為什麼幫他們?」

  拉爾德的頭只是低著,輕笑著回應:「因為,要叫醒你這是必須的。」

  心中暗罵不好的莫德克斯衝到下方,卻被飛過來的石頭、子彈、火球、風刃阻止。

  「即使多一個我也無所謂,對我來說你們只是我復仇的演員罷了。」莫德克斯冷眼望著每個人,將能量集中到食指前端,聚集成一個小黑球,並且將小黑球丟向地板。

  誰知這一丟地板整個炸開,另大家防的有些狼狽。

  趁著所有人都在防塵煙的時候,莫德克斯又將能量聚集到手上,形成一把利刃,衝到緒月面貫穿,幸好凱翔的反應快,在即時的一刻將緒月往自已身邊拉過來,免得讓它變成跟自以一樣,不過左手臂被輕微劃到。

  緒月還來不及喊痛,追擊就馬上來了,經過第一次的突襲後,緒月比較能反應過來,以輕微的角度推開莫德克斯的手,用腳往肚子踹過去,不過莫德克斯的守備推開的那瞬間就直接跳到後面躲開了腳踢。

  「該死。」看見對方往後跳的緒月用右手握住左手臂的傷口。

  當所有人反應過來的時候,莫德克斯又在衝了過來,眼看不妙亞空直接施展魔法,在空中召喚出岩石,本來要壓制住莫德克斯的行動,但卻被他隨手一揮岩石就變成碎岩,倒在地上。

  神之見狀拔劍衝了出來使用「睡鼠劍法.極速穿刺。」

  打算依靠速度來擾亂莫德克斯的神之,沒想到被突如其來的肘擊擊向腹部。

  神之整個人抱住腹部,咳了血到地上,無力的跪坐著。

  無視神之,莫德克斯繼續前進,但一道紫光閃過,莫德克斯消失了蹤影。

  「咦?」所有的人愣在原地,看向莫德克斯消失的方向,發現了發出紫色光芒的魔法陣。

  「這、這是?」被神隱超久的澤蘭提出了疑問,每個人也只是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是我用的。」同樣是被神隱超久的月夜說出了這句超勁爆的台詞。

  等等,哪裡勁爆了。

  「這個是魔法空間之術,類似於放置東西的空間魔法。」月夜無視旁白解釋。

  「不過這個關不了多久吧,莫德克斯找到脆弱處的話,擊破就能出來了。」亞空仔細觀察著這個魔法陣術式並說著。

  「廢話,我可不像你魔法量高,脆弱的很,只能關的了一時。」月夜對亞空翻了白眼。

  「能有一下就不錯了,有件是我要告訴大家。」凱翔說著並將雙劍插到地面:「詳細我不解釋了,總之我能幫大家的能力突破界限。」

  對於凱翔說的話,傑洛提出疑惑:「那個辦法,要花很多時間嗎?」

  「不用很久,很快,但是我能力不夠,所以只能一段時間。」

  「能力突破界限?等、不會是用鑰匙的能力吧?」從空中漂下來的拉爾德詢問。

  對拉爾德的疑問,凱翔感到震撼點頭表示正確:「對啊,你怎麼知道?」

  「哈哈、因為我曾經調查過遺跡,那時跟著莫德一起將古文輸給看一遍。」對著凱翔滿臉驚訝的表情,拉爾德滿意的回答:「如果是用鑰匙就簡單了,這裡還有兩位喔。」

  對於這衝擊的一句,傑洛跟傑菲語氣顯的有些激動:「等等,你要說有一位我們相信,但第二位是?」

  兩個姐弟的疑問,拉爾德指向了界。

  「一位是玥,你們兩個早就知道了吧,但那位女孩的事,不知道也沒辦法。」拉爾德帶著有些哀傷的眼神,看著界的方向。

  所有人對任何事都還沒搞清楚,就接受著這一連串的聽不懂的事情,希望、翔空、犬龍,這三個人因為腦袋混亂退場休息。

  「以前,界和緒月發生的事,就是我和莫德做的......」拉爾德有些慚愧,走到了界的面前:「那時,莫德為了實驗,就將你們......」

  拉爾德所說的,正是之前界說過的過去。

  界忍不住一把抓住拉爾德的衣領,正當要破口罵人,界只有嘖一聲的放開衣領。

  「結束後在找你算帳。」說完,界就跑到緒月旁邊休息。

  整個場面僵持住,凱翔乾咳幾聲,繼續說突破能力的事:「如果有三個人的話,應該能撐一陣子。」

  遵照著凱翔的說法,所有人手握手,圍成一個圓圈,然後以凱翔為中心發動能力,同樣身為鑰匙的玥、界也必須跟著一起發動,這樣所有人就能提升能力,至於鑰匙的使用方法,凱翔就私下和其他兩人解釋了。

  鑰匙一發動,圓圈內發出淡藍色的光,隨後每個人的體內產生劇烈的震動,隔沒幾秒光漸漸淡去,直到光芒散去之後,大家手立刻放開,跪坐在地。

  「好痛,為什麼不早講啊。」四漾昶有些不滿,一臉痛苦看向凱翔。

  「抱歉,我也不知道,會有這種副作用。」凱翔頭上冒著冷汗,但還是跑到夏身邊輕撫背。
( ˘•ω•˘ )

TOP

「但能力確實感覺到提升了。」神之將劍當作柺杖,讓自已站起身子。

  「是啊,要是這麼痛還沒提升,我就要掐凱翔脖子。」冰凌嘴上說著,並站起來。

  看著所有人一臉痛苦,但自已卻沒事的蝶蝶語緒月一臉困惑的對望。

  「那個,我們不痛耶。」蝶蝶似乎在賣萌般,歪著頭提問。

  「啊,能量者的開啟方法不同,但是緒月也是?」凱翔邊說邊看攤在地上的拉爾德。

  聽見這句話的拉爾德,只有點點頭,繼續休息。

  「所以我們有兩個外掛在?」橙星滿臉不屑的看著兩個外掛。

  兩個外掛則是用一臉複雜的表情對看。

  「不過麻煩了呢。」凱翔低頭低咕著,內容全被旁邊的夏聽見。

  「少爺,為什麼麻煩?」夏一說,所有人轉頭看著凱翔。

  「就、就是因為鑰匙必須像合體一樣,跟能量者一起行動,時限則是看鑰匙決定就是。」凱翔慌張的解釋,看著所有人的反應。

  其中反應最大的就是莉莉安,馬上用爬的方式爬到凱翔面前:「蝶蝶是純潔的,老娘不准你和她合體!」

  「莉莉安,你傻了嗎,玥跟界也是鑰匙。」神之要是能睜開眼睛,早就白了莉莉安的眼。

  「我不要啦!蝶蝶是我的啦!」像小孩一樣,莉莉安不停滾地吵鬧,神之嘆了口氣,將莉莉安給拖到旁邊:「神之你不要阻止我啦~」

  不停向神之吵,這個畫面看起來就像是在百貨公司的小孩跟媽媽吵著要玩具一樣,神之也只有無奈,邊拉邊說:「乖,聽話給你糖吃。」

  「我不要糖啦!」莉莉安不斷吵,但被拉遠後,用遠處大夥聽不見的音量說:「除非,你和我交往。」
  「什......」神之的臉瞬間紅了起來,這是莉莉安第一次看見神之害羞的表情,但一想到自已的爆炸性發言後臉馬上撇開,紅著臉等回答。

  「妳、妳......」神之開始結巴,不知道怎麼回答,隨後小聲的回答:「我知道了啦,就交往看看吧。」

  要說莉莉安現在的臉如何,就像一顆蕃茄一樣,害羞到把臉埋進雙腿裡面不動﹔神之則是抓著領子,不說話。

  所有人沒注意到神之跟莉莉安的反應,繼續討論著要誰跟誰合體。



  經過不到幾分鐘的時間裡,馬上就討論出結果,界跟緒月一起,玥跟蝶蝶一起,本來是凱翔跟緒月一起,但因為遭到界的冷眼才默默退下。

  界跟玥照著凱翔的方法,各自抱住緒月跟蝶蝶,然後漸漸的變透明消失,隨著她們消失,蝶蝶跟緒月各自爆發出強大的高密度能量,雖然能力提升,但所有人都差點承受不住。

  隨著能量的散去,蝶蝶跟緒月站在原地,緒月手中多了把冰的長槍,右手也有些冰附著,寒冷的氣息從身旁不斷散開﹔而蝶蝶卻毫無變化。

  緒月的方面看起來像繼承界的些許能力,但寒冷的氣息跟冰就不知道了,似乎是本來就有的,但蝶蝶的毫無變化令人匪夷所思。

  神之跟莉莉安走了回來,莉莉安理所當然是走到蝶蝶身旁關心,只是臉上多了些紅暈,神之也走到凱翔身旁詢問。

  凱翔看著神之的臉,又看向莉莉安的臉,似乎發現了什麼般偷笑,神之見凱翔的表情,不好臉色的問:「蝶蝶為什麼沒動靜?」

  聽到神之的問題,凱翔搖搖頭,直盯著蝶蝶:「我也不知道,但等下要找才行。」

  神之點了點頭,走到了眾人中靜聽。



  「咦?所以界和玥現在就在你們的體內,只能跟自已心靈溝通?」星夢感到些許驚訝上下觀察兩人。

  「嘛,總之還要研究下蝶蝶的能力就是。」傑菲摸著下巴思考。

  「那個,我覺得快撐不住了。」月夜一臉困惑的看著眾人,這實亞空手搭了月夜的肩膀,將魔力傳輸過去。

  「這樣應該還能撐一陣子,不過在一直讓莫德克斯打脆弱處也不好,需要讓人進去阻擋。」亞空一臉嚴肅,看情況是真的很糟。

  神之點了點頭,走上前:「那現在分成一隊進行先鋒戰,一隊留下來準備接下來的戰鬥。」

  「那我來決定先鋒隊吧。」橙星一臉自信站了出來,一臉像是早就知道就拿出了一張表。

  表上面寫的人有:神之、緒月、希望、橙星、苓夢、犬龍、翔空、拉爾德、四漾昶、傑洛。

  「我對表沒問題啦?但你怎麼有這東西?」星夢眨眨眼,放出亮光看著橙星。

  「經過能力提升之後,我能夠清楚看出人的能力,加以分配跟指揮。」橙星挺胸回答:「留在這裡的人要進行的是訓練,透過我們爭取的時間加強能力。」

  每個人都點頭表示同意。

  「那所有人站在我的面前,我馬上就將你們傳送過去。」月夜對著大夥說,邊舉起手發出紫色的光芒。

  等所有人站好之後,月夜二話不說將所有人傳送過去。

  然而等待著他們命運的是,漂在空中冷眼看的莫德克斯。
( ˘•ω•˘ )

TOP

現在是要最終決戰OAO?
我是一個可愛的小翔翔OWO

TOP

沒錯 目測還有個幾章...
( ˘•ω•˘ )

TOP

表示莉莉安X神之配對蓋章(?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表示莉莉安X神之配對蓋章(?
24463382 發表於 2015-5-26 14:23

閃瞎你們的眼
( ˘•ω•˘ )

TOP

樓工在此蓋樓,第38章主樓更新。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11009# 27506740


自稱樓工是哪招wwwww

對了,下一個寫文的是誰?
傑洛

早安。

TOP

11009# 27506740


自稱樓工是哪招wwwww

對了,下一個寫文的是誰?
24837263 發表於 2015-6-7 18:27



你應該問凱翔而不是問我這個樓工wwwwwwwwwwwwwwwwwww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頂一下(

那個傲嬌歌劇開始動工囉ZZZ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本帖最後由 25696087 於 2015-9-2 12:47 編輯

39.



這時正在準備的凱翔等人。


「欸,所以我說那個啊,為了等下的戰鬥,在這短暫的時間裡希望大家一起來修行。」凱翔說著並走向了傑菲旁邊。


「希望?在裡面喔。」冰凌的神來一句讓幻穹笑出口。


「別鬧啦,又不知道等下會怎樣,不如抱個佛腳還比較好。」星夢笑著摸了對大家還不熟的澤蘭的頭。


被陌生人摸頭的澤蘭有些不習慣的縮了縮脖子,但知道這些人並不是自已的敵人,只好暫且忍耐。


「對了,這孩子是誰啊?沒看過呢。」萱開始上下打探這位新人,撫摸著下巴小聲說出:「有成為偽娘的資質啊。」


這人是怎樣,說些我聽不懂的話。


澤蘭心中這麼想著。


「那個,這孩子是女的吧?」艾肖伊的慧眼馬上就看出澤蘭是位女性。


「咦?你、你怎麼知道?」不可能,我明明隱藏的很好啊,這人肯定非等閒之輩。


澤蘭做出防備的動作,堤防著艾肖伊。


「我是醫生,所以多少看得出一些。」看出澤蘭想法的艾肖伊,微笑解釋。


「抱歉。」原來是這樣啊,既然是醫生就沒問題了吧?


兩人的誤會解開了,但是所有人在那一刻有相同的想法。


那就是:艾肖伊你太強了,竟然能一眼看出對方是男是女。


「唔、所以我說啊,要訓練喔,不要將話題扯到別邊,我們時間不夠囉。」被無視的凱翔用無奈的眼光瞄過所有人。


「好啦,不鬧了,那麼說是訓練,是怎樣子的呢?」星夢提出了一個大家都想問的問題。


「討論戰術,還有演練。」此刻,凱翔眼中閃過一絲眾人從未看過的堅定,還有威嚴。那正是一名領導者才會擁有的風範。此刻,凱翔已經不再只是個吐槽役的勇者,而是真正的領袖。


「現在最重要的是蝶蝶的能量。」凱翔走到蝶蝶的面前,身後的披風因為灰塵而被染成混濁的顏色。「想要探索能量,就必須閉上眼睛,進入明鏡止水的狀態……」凱翔說到一半,吞了口口水,「藉由進入自己內心最深處的世界,來激發能量。這是我在死亡之後所領悟到的。」


「明鏡……止水?」蝶蝶歪著頭。


「閉上眼睛,感受生命能量在自己身上竄動,並努力回想自己心裡覺得最重要的一件事。」凱翔回答。「加油吧,雖然不容易,但是那股能量是我們現在最需要的。」


蝶蝶用力的點頭,之後就閉上眼睛,真的像是進入了冥想的狀態,身邊包覆了一層肉眼能夠看到的氣。


「多麼純淨的能量……」凱翔驚嘆,這是他努力多年也做不到的。能量本身並不強大,甚至可以說一點殺傷力、防禦力都沒有,但是卻給人一股莊嚴的感覺,像是誠心的祝禱,又或者是神所降下的仁慈。


再次將鏡頭轉向星夢這裡。


「蝶蝶還真是努力。為了勝利我們也要奉獻自己的力量才行。」星夢說。


「說起來,還不知道這位新來的孩子有什麼能力呢。」萱再次打量著澤蘭,並淺淺地勾起一個微笑。


新來的……是在說我嗎?澤蘭心裡這樣想著,並快速做出回應:「我、我會許多的武術,但其中最厲害的是柔拳。」


「柔拳?」星夢表示不解。


「以柔克剛的拳術,綜合了各種武術的精隨。」澤蘭回應,之後還小聲地補了一句:「其實還能整骨……」


但很明顯眾人都沒聽到後面那句。


在話題還打繞在柔拳身上的同時,凱翔的腳步聲打斷了話題。


聽覺特別靈敏的冰凌因為細微的腳步聲震了一下肩膀。


  「接下來,是關於打倒莫德克斯的戰術,請大家仔細聽好,等等也會演練一次。」就在蝶蝶進入明鏡止水狀態之後,凱翔走向了眾人,並開始說明戰術的細節。凱翔將戰術一一的傳達給了每個人。此刻的他,雖然臉上依舊是那自信的表情,但是心裡卻有一絲的擔憂。為此,他對旁邊的冷痕用眼神傳達了「等等跟我過來」的訊息。


想對我說什麼呢……冷痕不解,但看到凱翔趁其他人還在記熟戰術的同時悄悄離去,便快步跟了上去。


在轉角處,冷痕看見了靠在牆邊的凱翔,還有那凝重的臉色。


  「冷痕,有個東西我要交給你,把手伸出來。」冷痕乖乖伸出右手後,凱翔便將雙手握住冷痕的右手,隨後發出淡淡的白光。
  

「這是我今天內最後一次的能力,用這個好好地揍莫德克斯的臉吧。」


「求之不得。」冷痕笑了。他明白這是凱翔的戰術。「只要被這個給攻擊到,莫德克斯也會醒過來的吧。」


「是的,拜託你了。」凱翔說完便再次離去,留下冷痕一人,回到眾人的面前。


在此刻,進入內心世界的蝶蝶,眼前是一片的亮光。


她只記得閉上眼睛之後,能夠感受到身上不斷竄動的能量,她不斷地回想,回想對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一件事,但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最後什麼都看不見了,只有從遠處不斷傳來的光芒。


像是在邀請著蝶蝶一般,光芒時而閃爍,時而增強,最後,蝶蝶發現能夠看到自己的身體,這也代表著整個人都進入了內心世界了。「這就是我心中最重要的事情嗎?在這光芒之後……」


蝶蝶走著,走著,她發現走在這條充滿光芒的走道上,記憶竟不斷地湧上腦中。快樂的事、悲傷的事、和大家的回憶……在此刻全部都想起來了,但唯有一件事,或者是一個人,「想不起來。」


蝶蝶知道,有一個在心中占著一席之地的東西,在此刻竟然想不起來,不斷多麼努力地探索記錄著回憶的區塊,就是想不起來。


究竟是什麼呢……?


到走道的盡頭就能知道了吧。就在這麼想的同時,蝶蝶繼續邁開下一步。


但是在這一步,她竟畏縮了。她想起了,可怕的回憶。充滿光的走道,在這一刻黯淡無光。


再下一步,想起來的是感覺不到任何喜悅的場景,埋藏在心中的恐懼。


「好可怕……」

冷痕
哼哼。

TOP

本帖最後由 25696087 於 2015-9-2 12:45 編輯

不行了!再走下去,『心』會受不了的。蝶蝶知道,這些是她最不願回顧的記憶。


但是,必須走下去。她又想起了,並非童話的大家。


為了找到最重要的事情。為了並非童話的大家。


蝶蝶的臉上,泛起了堅定的笑容。她不再畏懼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讓能量覺醒。


為此……我要找到自己最重要的事情!蝶蝶在心中如此吶喊,便快步地往走道盡頭衝刺。


每一步都是悲傷的回憶,究竟讓自己想起這些的人,是懷抱了多麼深的惡意?不對,這是蝶蝶自己的心,想要變強就必須克服的『試煉』。


終於,不知道花了多久,蝶蝶終於抵達了走道盡頭,她在那裡看到了一個人影。


「白兔……先生!」原來是白兔先生!自己最重要的記憶,心裡最珍惜的事物。


原來經歷了這麼多事。回顧剛剛的走道,才發現那些也都是非常珍貴的回憶。不論快樂的事、不願回顧的事。因為夥伴而得到的回憶,多到數不清的回憶。這一刻,蝶蝶發現眼眶打轉著的透明液體已經佈滿臉龐。「謝謝你們。」她用衣袖擦乾了眼淚。


「其實我最重要的事物並不是白兔先生,而是大家吧!苓夢、神之、冰凌……還有所有在並非童話裡的各位。」蝶蝶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從身上溢出來的能量竟瞬間增強了好幾倍。「也謝謝你,白兔先生。」她閉上眼,抱了抱白兔先生,再次睜開眼的同時,已經回到現實世界了。


  『蝶蝶,我會永遠陪著你的,所以一起戰鬥吧。』在最後,白兔先生的聲音迴盪在蝶蝶的內心裡。

  

「蝶蝶已經完成了嗎?能量的探索?」碰巧在此刻回來的凱翔,發現身上能量增強了數倍的蝶蝶。究竟是何等的力量……彷彿能一切的罪惡在這股能量下都將暴露,無所遁逃,但這些罪惡都將被原諒,因為這些能量的質是多麼的溫和,像是劃過臉龐的春風,又像是孕育萬物的陽光。


「嗯!」蝶蝶回應。


「很好!這樣戰術的基本就大致上完成了。」凱翔此刻在心中的擔憂稍微平復了。不知道是因為自身受到蝶蝶能量的影響,還是因為蝶蝶能量覺醒而讓戰術成功機率增加,或許兩者都有吧,凱翔心想。


「那麼,之後就是最終決戰了!各位,千萬別死阿!」站在眾人面前的凱翔,大聲激勵著所有的人,剩下的時間,就等先鋒隊歸來了。

冷痕
哼哼。

TOP

40章

『為什麼、只有你們能快樂的過活?』莫德克斯的聲音傳出來的是悲傷及悔恨:『為什麼?只有我們必須這樣。』莫德克斯身邊不斷冒出黑色的能量圍繞著,漸漸的將他給包住。

『給我回答啊!』隨著憤怒的喊叫,能量逐漸高漲起來,最後將莫德克斯整個覆蓋起來,沒多久像是被控制一樣飄在空中。

看見最好的朋友變成這樣的拉爾德咬緊牙,欲言又止的樣子,終於勉強開口:「﹒﹒﹒﹒﹒﹒已經夠了,拜託你們,借我力量吧。」

拉爾德那無助的樣子,讓所有人沉默,畢竟他在幾個小時前,還是敵人,不過犬龍輕拍了拉爾德的肩膀,爽朗的笑起來。

看著犬龍的笑容,拉爾德內心浮出些複雜的情感。

「現在該做的,就是阻止他,以後的事以後再說。」神之將劍拔起,往前站出。

「還有啊,現在是攻擊的好時機喔,大家、總攻擊!」橙空口令一下,全部人就擺好戰鬥姿勢。

「先鋒就交給我們三個吧,拉爾德、神之我們上!」犬龍的劍上在瞬間爆發出股炙熱的火炎出來。

「知道了。」神之說著握在手裡的劍同時也發出藍色的光芒。

「三合一元素!」三人同時朝向莫德克斯攻擊,三種不同的元素的能量波混合在一起,變成一道巨大的龍捲。

順利的擊中莫德克斯後,因為能量與元素的碰撞形成爆炸引起濃煙。

「嗚咳咳,這裡可是密閉空間(?)耶,小心點啦。」四漾昶抱怨著,不過沒有人回應她。

因為濃煙散去過後,莫德克斯根本毫髮無傷,全身也已經完全被能量覆蓋,樣子一看上去就不太吉祥。

『———!』

「唔,這是什麼聲音?」橙星愣在一旁,完全無法理解。

「這是算是精神的叫聲吧,所以是對我們內心,界是這樣說的。」緒月像是完全不受影響般的解釋。

「為什麼你完全沒反應啊,能量者都是怪物嗎?」苓夢大聲吐槽。

「還是有,只是沒那麼強烈。」說著,緒月就將冰製成的飛鏢丟掉莫德克斯的臉上,聲音也跟著停止:「小心囉,他這樣已經變成怪物了」

沒錯,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因為飄在上方的莫德克斯,完全被能量包覆著,模樣就像是全身黑的人,說實話樣子超普通,不過周圍的壓力明顯變大。

『———!』憤怒的叫聲,在那之中帶著悲傷與絕望。

「這就是世界的負面情感嗎?」希望顫抖著,因為那股力量是不同次元的。

「請你醒過來吧,我不想讓最好的兄弟傷害人,也不想讓你後悔。」拉爾德閉上眼睛,誠懇的請求著,然而莫德克斯像是沒聽到一樣,直衝過來。

『全部﹒﹒﹒﹒﹒﹒毀滅!』這是莫德克斯完全控制後的第一句話,拉爾德聽到後像是受夠般的吼起:「絕對,要把你帶回來!」拉爾德衝上前,朝著莫德克斯臉上揮拳,結果就是被一手抓住往地上砸。

「別亂衝啊!那實力不是一人能敵的,乖乖合作啊。」橙星冒著冷汗,緊盯著上方。

莫德克斯在胸前凝聚著能量,形成球體後朝著四漾昶發射,但同時間傑洛射出子彈把能量球給射穿,引起爆炸。

「好厲害,沒想到能力上升後可以射出這樣的威力。」傑落有感而發,但四漾昶一臉就是等以後我要在你得茶下瀉藥的臉。

「這樣的外掛我要拖時間根本讓我胃痛。」橙星抱著肚子緊盯著莫德克斯,之後小聲的問身邊的苓夢:「苓夢,你能瞭亂莫德克斯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我試試。」苓夢跳起來丟出火柴,不過卻被莫德克斯的氣壓給彈飛,之後一道衝擊波打過來。

橙星皺起眉頭示意躲開,苓夢則是將橙星當成墊板跳起來,「順便」把橙星給踹倒攻擊夠不到的地方。

「唔啊!我看見了時間啊!」橙星在踹飛的當下慘叫著,飛到一半後被神之抓住。

「不,你看見的是神之喔。」

「啊啊、放我下來吧,趁苓夢拖延的這段時間大家快過來一下,有些話要說。」橙星拿出藏在不知道在哪的作戰書,表情相當凝重:「這空間堅持不久,所以要拜託你們了,這些是我想到的戰術。」



苓夢不停點燃火柴召喚出滿天的大餐和玩具當阻擋,不過都會被莫德克斯的一個嘴砲轟走,正當第五次召物品被轟走的時候,四漾昶丟出侵蝕劇毒在莫德克斯前方。

莫德克斯被突如其來的攻擊嚇到急忙躲開,不過還是有些許劇毒碰到他的身上。

『———!』他瞪向四漾昶的方向。

「打我啊!」四漾昶學小孩的嘲諷方式激怒莫德克斯,吸引對方的注意,結果莫德克斯送他一道黑色的能量波。

「唔啊,好危險啊。」四漾昶跳開後,拉爾德突然出現在上方,丟出風刃,莫德克斯單手接住,風刃爆開。

『———!』莫德克斯身後長出了六道黑色的翅膀,隨後發出深紫色的光芒。

「七十六連切割。」「烈焰鳳凰。」見狀的翔空與希望上前出來,兩人的攻擊分別瞄準於頭跟腹部。

然而莫德莫德克斯的嘴張開吃掉攻擊,後面的翅膀閃耀的紫光越來越亮。

這時傑洛已經躲在背後,舉起雙槍,朝著翅膀射擊。

直接接受攻擊的莫德克斯像是沒事般的站在原地,之後翅膀變成羽毛散開,最終合在一起變成小顆的紫光球。

神之、犬龍、拉爾德在羽毛集合的當下各自用自己拿好的元素將光球包住。

緒月看著光球被包圍住後用冰做成護膜包上去,過沒多久後球體以不規則的形狀炸開,球體沒引起大爆炸,全部變成細小的冰飄落下來。

當冰飄在空氣中,莫德克斯的胸前已經凝聚好相當份量的能量,緒月低起身子往前奔跑,也在手中裡的長槍灌入自已的魔力。

莫德克斯開始咆哮,胸前的能量直接往緒月衝過去,緒月則是把槍尖對著能量的中心繼續奔跑。

能量硬狠狠的碰到槍尖上,緒月嘖了嘴:「別把本魔王小看!」

在槍柄後面出現了一個魔法陣,當緒月踩好腳步後魔法陣衝撞槍柄,將莫德克斯聚集的能量刺散開來。

「上啊!」緒月口令一下,翔空出現在莫德克斯身後,舉起巨鐮,眼中散發著殺氣。

翔空往莫德克斯的腰砍過去,莫德克斯被斬的地方沒有任何血液濺出來,砍完後翔空就默默飄散:「死靈神斬魂第一百零一式。」

被砍完後莫德克斯顯得有些站不穩,原因是出在翔空的升級招式,一百零一式是直接傷害對手的靈魂,對莫德克斯來說,能量是他最強大的地方,所以橙星判斷出直接傷害他的能量是上策,比起硬對硬來說是最好的方式。

緒月看準時機上前舉槍攻擊,緒月手上的槍散發出一股寒氣,分別打在左肩膀、左胸、右膝蓋、腹部上。

因為劇痛莫德克斯又開始咆哮,這一聲直接將緒月彈飛,在那之後莫德克斯身旁的壓力逐漸變得強大,然後慢慢的侵略到了橙星等人的附近。

「糟糕!快放我們出去!莫德克斯來真的了!」傑洛一驚,對著上方大喊,乞求月夜能聽見聲音。

莫德克斯的翅膀又冒出來,緩慢的飄上空中,隨著壓力的侵略翅膀逐漸變大,在那之後以莫德克斯為中心黑色的柱體隨之展開。

「沒辦法了嗎?」希望露出絕望的眼神,看著那不可侵犯的力量。

「我現在就把你們脫出來呦!」月夜的聲音迴盪在魔法空間中,除了莫德克斯之外的所有人在瞬間都到了月夜與亞空的後方。

當所有人喘口氣後,魔法空間的陣隨之被衝破,飄在上方的莫德克斯,俯視著並非童話的大家。

『———!』憎恨的吼叫,在所有人的心徘徊,在憎恨當中夾帶著乞求。

現在的他不想這麼做,就算自已好不了,但至少希望著所有人能讓他做個了斷。

在叫聲裡傳來的信念,全被所有人聽清楚。

「會救你的,絕對,因為玥可是一心一意的拜託,所以別擔心。」蝶蝶身上發出溫暖的光芒:「在等一下,我們來消除你的痛苦。」
( ˘•ω•˘ )

TOP

第四十一章,這一切

  被能量逐漸侵蝕的莫德克斯,在最後的吼叫結束之時,他的心靈已經被完全控制了。

  只見莫德克斯的翅膀形成了另一股力量,在眾人的周圍製造出了一個結界。

  「嘖,才過一下子而已,莫德克斯的力量就恢復了嗎?」看著周圍的結界,翔空咋舌一聲,手上的鐮刀仍緊握著。

  「不,莫德克斯的能量還沒恢復。」傑洛看著莫德克斯冷靜的判斷著:「光是支撐這個結界,莫德克斯應該沒辦法繼續攻擊了,現在正是……什麼!」

  傑洛還沒說完,莫德克斯的翅膀突然散發出了紫色光芒,分裂出了許多的能量球,往眾人的方向射了過去。

  眾人一驚,馬上分散躲避能量球的攻擊。

  緒月迅速凝結出了一些冰球射向能量球,傑洛則是將雙槍換上彈匣、而蒂圖將雙手變為雙槍,與希望朝向能量球射擊;

  神之和拉爾德分別用水和風形成了防護罩以抵擋莫德克斯的攻擊,但雖然緒月、傑洛、蒂圖和希望減少了能量球的數量,兩人的防護罩仍然抵擋不了這些能量球的攻擊。

  就在防護罩被擊破的那一刻,翔空用力舉起鐮刀一揮,一陣黑色的風吹向能量球群,但能量球群飛行的速度沒有明顯減緩。

  雪溯上前舉起懷錶按下按鈕,周圍被冰藍色的能量包圍,能量球群被靜止在空中。

  犬龍見狀,立刻衝到能量球群的下方拔起刀,只見刀身漸漸的被火焰包圍著。

  此時雪溯的懷錶魔力再度耗盡,光芒消失,冰藍色能量也隨之退去。

  在能量球群的時間即將恢復時,犬龍的刀身已經被火焰完全包圍,犬龍將刀插進了地面。

  「祝融大地!」

  此時,犬龍的周圍竄出了強大的火柱,在一陣爆炸之後,莫德克斯射出的能量球已經被全數消滅。

  雖然目前可以暫時鬆一口氣,但目前的情況仍然非常糟。

  「你不是說莫德克斯無法攻擊了嗎!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四漾昶充滿疑惑的問著,傑洛也不解目前的情況。

  「我也不太清楚……難道?」傑洛突然想到了什麼。

  「為了除掉我們,以消耗生命為代價,才有辦法繼續使出全力攻擊我們吧。」拉爾德悲傷的看著莫德克斯說著。



  「所以……哥哥會死嗎……?」來自蝶蝶體內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擔憂的問著她本人。

  「……」蝶蝶沉默著,隨後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不會的,我答應過妳,會救她的。」
  「……嗯,拜託……拜託妳們了!」



  此時,莫德克斯的翅膀再度散發出了紫色光芒,分裂出了許多的能量球。

  「想都別想!」神之與犬龍分別衝上前,神之將劍舉起,兩人瞬間被水漩渦包圍,並藉由水漩渦瞬間衝刺到了莫德克斯的身旁,將所有的能量球劈成兩半,再度引起了爆炸。

  此時莫德克斯將身上的能量凝聚並爆發,神之和犬龍來不及離開,被這股力量彈飛,受到了不少傷害。

  而因為過度消耗生命力的關係,在那一瞬間,莫德克斯的也表現出了有點吃力的神情。

  幻穹看見莫德克斯的模樣,開始吹奏出了笛聲,聽見笛聲的莫德克斯也被笛聲吸引了注意力。

  「現在莫德克斯在空中不好對付,就由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子不語來到了冷痕身旁,利用了自己的能力,將自己附在了冷痕身上,形成了一對黑色的翅膀。

  「那麼我也來幫助少爺!」夏也使用了自己的能力附在凱翔身上,同樣也形成了一對黑色翅膀。

  莫德克斯不斷痛苦的怒吼著,這個地方因他的怒吼聲不斷震動著。

  『———!』極其痛苦的吼叫,在這個地方迴盪著。

  吼叫過後,凱翔和冷痕也飛上了空中與莫德克斯交戰。



  在此同時……



  「咦?奇怪,這股力量……」蝶蝶感受到,從她體內再度湧出了力量,但那股力量似乎不太像是能量者本身的力量……

  「為了守護大家,為了守護並非童話,現在妳的心中充滿了這樣的想法吧?」
  「白……白兔先生?」
  「畢竟,大家都是妳最重要的事物……即使,這一切可能都是妳的幻想……
  「……!」
★神之★

嗯?

TOP

本帖最後由 36812323 於 2015-12-26 16:38 編輯

(第二部分)

  突然,蝶蝶的眼前出現了強烈的白光,光芒消去後,周圍的景像變了。

  在一棟白色洋房之中,她,獨自站在這裡。



  這裡,是她最熟悉的地方之一。

  這裡,不是並非童話。

  這裡,只有許多自己與姐姐的私人用品和其他自己製作的娃娃。

  這裡,才是她原來的住處。

  這裡,是現實世界。



  自有記憶以來,父母就不在身邊,僅有姐姐有空時才會回到家陪伴自己。

  而其他時間,都是她一個人度過,沒有其他人。

  「好孤單。」

  之後,白兔先生誕生了。

  蓬鬆的白色絨毛,棕色的玻璃眼眸,身上穿了精緻的衣服,絕對不能少了那個重要的東西──鐘錶。

  因為這樣,才能提醒她過去那段孤獨的時間。

  自此之後,她再也不孤單了。

  「永遠的……朋友……」

  此時,蝶蝶的眼前再度出現強烈的光芒,光芒消去後,周圍的景象再度改變。

  這裡,是她最初來到並非童話時的地方。

  在這裡,認識了白兔小姐,認識了並非童話的大家,之後在並非童話的每一天都快樂的生活著。

  「我……最喜歡仙境裡的大家了。」



  「因此,我必須……守護這裡。」



  在黑色寓言的戰場上,從某處散發著強烈的白色光芒,籠罩著整個黑色寓言。

  「怎……怎麼回事?」

  眾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致望向了光芒的來源:蝶蝶。

  「小……小蝶發生什麼事了?」莉莉安緊張的說著。



  「這才是我認識的愛麗絲小姐喔。」
  「嗯……現在……守護大家的時間到了……」



  光芒消去,此時的蝶蝶手上抱著白兔先生,原本散發的光芒變得更加強烈。

  「生……生命能?」凱翔完全愣住,驚訝的望著蝶蝶。



  在這世界中,不論是什麼,只要誕生於這個世界的每個事物都有魔法,即使是一個沒有魔法能力的事物。

  而這些魔法從何而來?沒有人知道,但他們相信,這些魔法能力全來自一個事物。

  這一個事物提供了這個世界的魔法能力,並支撐著它。

  而它則被稱作「生命能」,生命能代表了這個世界一切的魔法能力。

  擁有它的人,或許不論什麼能力都能夠發動,不確定……但如果是從理論上來說的話,並不是不可能的。



  而現在這一個事物,就出現在蝶蝶的身上。



  看見了這個景象的莫德克斯,臉上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恐懼。

  「只要擁有這個……就能拯救莫德克斯了,對吧?」

  蝶蝶露出了堅定的表情,望向了莫德克斯。

  「現在,就來拯救你了。」

  說完後,蝶蝶手上出現了一支龐大的巨鎚,隨後衝向莫德克斯,敲擊。

  莫德克斯也使出全力擋下了攻擊,強大的力量撞擊使這個地方震動著。

  「各位!」冷痕大喊著,他的手中發出了淡淡的白光。



  「冷痕,有個東西我要交給你,把手伸出來。」冷痕乖乖伸出右手後,凱翔便將雙手握住冷痕的右手,隨後發出淡淡的白光。
  
  「這是我今天內最後一次的能力,用這個好好地揍莫德克斯的臉吧。」

  「求之不得。」冷痕笑了。他明白這是凱翔的戰術。「只要被這個給攻擊到,莫德克斯也會醒過來的吧。」




  「幫我分散莫德克斯的注意力,是時候該把他給揍醒了!」

  「了解!」

  所有人拿起武器,朝向莫德克斯發動最後一波攻擊。

  『———!』莫德克斯再度發出了極其痛苦的吼叫,在這個地方迴盪著。

  凱翔飛行到莫德克斯的旁邊對莫德克斯進行干擾,莫德克斯也凝聚出能量球攻擊凱翔,而凱翔也全數閃過。

  傷勢尚未恢復的神之也舉起了劍,周圍出現了眾多的水漩渦。

  「睡鼠劍法.阿達那尼斯水龍!」

  這時,周圍的水漩渦集結起來,變成了一條龐大的水龍,衝向了莫德克斯並瞬間將其吞噬。

  『———!』在極其痛苦的吼叫之後,水龍瞬間消散,但莫德克斯也呈現虛弱的狀態。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莫德克斯再度痛苦的吼叫。





  『他MA的這笛聲有夠難聽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極為痛苦的吼叫著。

  「所以你前面的那些吼叫就只因為這個啊!」幻穹的額上瞬間爆出青筋。

  「嗚啊啊啊啊!」希望也在這場攻擊中不慎跌倒,莫德克斯的周圍瞬間爆炸。

  「哇沒想到原來妳的跌倒威力會這麼強啊。」鬼王表示。
  「這最好是我引起的啦!為什麼跌倒可以引起爆炸啊!」小紅帽表示抗議。
  「呃其實是我的攻擊……」小女孩拿著火柴表示著。

  不過爆炸對莫德克斯完全沒造成任何傷害就是了。

  趁著莫德克斯仍處於虛弱狀態,緒月凝聚出了一些冰刃丟向他。

  莫德克斯勉強將冰刃抵擋住,但隨著而來的是傑洛和蒂圖的雙槍連射。

  而四漾昶拿出了附著性較強的麻痺毒藥灑向兩人射出的子彈路徑,頓時射出的子彈上全部沾滿了毒藥。

  接著蝶蝶使用生命能的能力,以亞空的魔法為基礎召喚出了麥芽糖兔子,麥芽糖兔子被召喚出來後馬上牽制住了莫德克斯的動作。

  此時的莫德克斯動彈不得,只能硬是將能量凝聚成一個防護罩將子彈抵擋住,趁著空隙凱翔拿起劍,瞬間逼近莫德克斯,重擊。

  『———!』受到了傷害,莫德克斯發出了怒吼。

  「就是現在!」冷痕握緊拳頭,拍動翅膀直逼莫德克斯。

  逼近莫德克斯的同時,拳頭的白光變得強烈。

  一瞬間,冷痕來到了莫德克斯的面前,雖然莫德克斯想要抵擋,但已經來不及了。

  「給我……醒過來吧啊啊啊啊啊!」使出了全力,冷痕的這一拳深深的重擊了莫德克斯的臉龐。

  這一刻,莫德克斯被白光包圍著,背後的翅膀消失,周圍的結界也隨之崩解……



  這裡……是哪裡……?



  回過神後,莫德克斯發現他正躺在一片草地上,而他旁邊似乎坐著一個人。

  「誰?」莫德克斯馬上坐了起來,仔細看了眼前的人的樣貌,差點沒把莫德克斯嚇死。

  那是他最熟悉的臉孔之一。

  對方是名紅髮少年,戴著大圓圈眼鏡,沒錯……這個人是……

  「賢……賢茲……?」在驚訝之下不禁脫口而出的名字。

  對方沒有回應,只是笑著,用手輕輕撫摸著莫德克斯的頭。

  「辛苦了,回來吧。」沒有開口,但溫柔且細膩的聲音在這個空間裡迴盪著。

  莫德克斯不禁流下了眼淚,在他周圍,也出現了過往的夥伴們,他們微笑著,輕拍著莫德克斯的背。

  「但是我……我已經……被能量完全控制,沒辦法停下來了啊!」莫德克斯悲傷的說著,隨即放聲大哭。

  「不,會結束的。」賢茲閉上了眼睛……



  「因為,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



  此時,賢茲與其他的夥伴變成了一個個的白光,圍繞著莫德克斯。

  「大……大家……」看著陪伴在自己身邊的夥伴,莫德克斯露出了笑容。

  「謝謝你們……」莫德克斯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那麼,現在就來消除你的痛苦了……」

  蝶蝶慢慢的走向了莫德克斯,周圍的能量形成了一股溫暖的力量。



  「一個人的躲貓貓.幸福的童話世界。」

  溫暖的力量附在莫德克斯身上,形成了一對翅膀,翅膀將莫德克斯包圍住。

  同時莫德克斯的周圍也出現了許多娃娃,野狼的娃娃、紅帽的娃娃、愛麗絲的娃娃、兔子的娃娃、還有其他好多好多的娃娃……

  它們陪伴在莫德克斯的身邊,隨著莫德克斯慢慢的降到了地面。

  「這樣就結束了呢。」凱翔走上前,手上的劍變成了一支鑰匙,被包圍住的莫德克斯的胸前也出現了一個鎖。

  凱翔將鑰匙插進了鎖,轉動,上鎖。

  最後,翅膀打開時,莫德克斯已經睡著,他的臉上則是滿足的微笑。





  「再也……不會孤單了……」

─────第三部第四十一章,結束─────



好久沒打文了(?

原本上個月就能交稿,不過後來又稍微修改了一些地方,加上神之目前正在當兵,新訓狀態,時間很少,因此現在才發(?

這次更新的內容比較少,不過據說品質有比較好(何

總之,依照慣例上圖(?


附件: 您需要登錄才可以下載或查看附件。沒有帳號?註冊
★神之★

嗯?

TOP

結果現在也沒什麼人看
我果然做人失敗
( ˘•ω•˘ )

TOP

好看 有才能 點讚 分享!

TOP

於是要進入大結局了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樓工在此蓋樓,主樓已更新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回報一下,段考後來處理遺失的第三部連結。

1.第一部結局的部分要等萱回來
2.第三部結局討論找個時間來 by.凱哥哥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______

不知不覺五周年。
是不是寒假要來開更一下

(?)
現居中國福建,有事短消息留言。

TOP

雖然隔了一個禮拜,還是來卡一個更新(?
嘟嘟嚕~(無意義

TOP

唉呀唉呀(?
綠霖
我是月月 汪汪\O▽O/

TOP

[color=相隔2年 回來一下QQ]
希望
唯一、僅存

TOP

安安(?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