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50# 23037298


「謝謝婇玥。」搖了搖頭,「不過.....你還是自己留著吧,我不餓的。」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管:玩命關頭七,很好看、真的。

「不知道昨天那人睡的可好吶?」攪弄著手指,咕噥。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坐我旁邊的同學昨天給我洗腦一天說玩命關頭七很帥

「那我自己吃~」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真的挺帥的   從飛機上空頭汽車的場景很讚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表示是被洗腦演員帥到炸(有人臉障礙其實很多明星都分出來的某人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馮迪索超帥OAOb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我就是被如此洗腦一整天w
要來玩攪拌嘛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哈哈xDD   好啊(?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要從正常的角度還是不正常的角度(?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來個不正常的?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好哦www 被店長的毒花毒到如何(?

閒來無事的早晨,決定去採點花做些果醬備用,香甜的氣味充滿了室內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何(?

揉了揉略感痠痛的眼眸,百般無聊的坐在高腳椅上輕晃雙腿。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管;煮到有毒的花#

空氣中充滿了甜膩的氣味,覺得自己精神越來越恍惚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管:嘖嘖、笨蛋

「這味道……?」過度甜膩的香氣撲鼻而來,緊皺雙眉、不自覺以袖摀鼻。
Ran Crime( 欯莯榕 ) 〃 調酒師

TOP

63# 23037298


「......誰動了我的花?」原本毫無精神的臉龐,在嗅聞到空氣中過度甜膩的香氣後臉色大變。
接著毫不猶豫地往廚房衝去,拉出嬌小的少女:「不要再弄了!」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管:這裡是夜騎這樣。
嗯,只是個怕麻煩怕得要死的副店長。
請多指教。
嗯。
有人嗎QAQ
夜騎/

TOP

管:喔,這邊的很少有人出來啦。
要出來不是一兩隻就是一整串,習慣了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管:也是啦。
真麻煩,一定是我的錯覺
夜騎/

TOP

打個哈欠,推門走進店裡,四處張望著店長的身影。
夜騎/

TOP

「在找誰?」從休息室裡探出一顆頭。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店長。我是今天開始工作的副店長。」喵著那一顆頭,思索著是否只有頭顱存在。
夜騎/

TOP

71# 26916936


「喔。」又縮回休息室,這次連門也鎖上了。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嘆了口氣,站在休息室門外敲敲門。
夜騎/

TOP

「幹什麼,在換衣服。」略帶不悅的聲音。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再度嘆氣,隨便找了個位子坐下趴在桌上。
夜騎/

TOP

走出休息室後,看也不看便往吧檯走去。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所以,店長在嘛?」望向對方。
夜騎/

TOP

「在。」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可以跟我說他在哪裡嗎?」
夜騎/

TOP

「這裡。」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我是從今天開始上班的夜騎,請多指教。」站起來鞠躬,隨後坐下趴在桌子上發呆。
夜騎/

TOP

「那就去對帳。」頭也不回。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不要,好麻煩。」趴在桌子上。
夜騎/

TOP

「不許好吃懶做,死神先生。」纖白的手指滑過酒架,女子依然是那種冷淡的態度。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嘆了口氣,默默的開始工作,但因為真的很麻煩所以用最快的速度對完帳後繼續趴在桌上。
夜騎/

TOP

「........」望了對方一眼,從廚房裡倒了一杯奶茶,放在對方面前。
「不許嫌棄。」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還有什麼要做的?」把眼睛摘下來,把奶茶一口氣喝完後帶著感謝的眼神望著對方。
夜騎/

TOP

「沒事情了,大概吧。」靠在桌子旁,手上也拿著一杯奶茶。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店長也愛奶茶嗎?」伸懶腰,把眼鏡放在桌子上。
夜騎/

TOP

「喜歡。」聳了聳肩,啜飲著。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點了點頭,趴在桌上發呆。
夜騎/

TOP

「倒是您,不好好收集死人的靈魂跑來打工這樣好嗎?」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這個比較輕鬆。」
夜騎/

TOP

「喔,看來您很常幹了。」挑了挑眉:「我這裡可沒有將死的靈魂。」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不是,只是到處飄好麻煩。」
夜騎/

TOP

「啊啊,有件事情我很好奇呢。你收過喜歡的人的靈魂嗎?」臉上突然出現一抹極淡的微笑。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嗯,有收過,怎麼了嗎?」仍舊是趴在桌上的狀態,對方那有些刺耳的言語仍無法有必要到令自己抬頭面對對方。
夜騎/

TOP

「那是怎麼樣的感覺呢。」雖然聲音平淡,臉上卻露出了哀傷的表情。
九弦。
「星光如君漸逝,何其令人哀傷。」

TOP

管:出現新面孔wwww
艾茵/楓櫻/風婈/水澤語茉
鏡花水月終成空

TOP

「你不會想體驗,而且也很難解釋的感覺,最簡單的說法,就是心痛到再也沒有任何感情。」說話的同時,眼神中的光彩逐漸消失,臉上也漸漸染上了悲傷的神情。
夜騎/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