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此篇小序表明詞首是意提醒人們及早探春,無遺後時之悔。然而,詞有所本,
唐楊巨源《城東早春》雲:“詩家清景新春,綠柳才黃半未勻。若待上林花似錦,
出門俱是看花人”舊意新調,此詞自有可喜之處。(資料來源:古詩文網)

宋‧李元膺《洞仙歌》
小序:一年春物,惟柳梅間意味最深。至鶯花爛漫時,則春已衰遲,
使人無復新意。余作<洞仙歌>,使探春者歌之,無後時之悔。

雪雲散盡,放曉晴庭院。楊柳於人便青眼。
更風流多處,一點梅心,相映遠,約略顰輕笑淺。
一年春好處,不在濃芳,小豔疏香最嬌軟。
到清明時候,百紫千紅,花正亂,已失春風一半
早占取韶光共追游,但莫管春寒,醉紅自暖。

別了  身後

了離別  又再躊躇,
楚結果  卻期待如果。
天  走得平靜,
間  不停似曾相識,
補的   誰記得誰!

看不厭  文字裡的文字。
丁香一簇簇  朵朵相依偎,
秋留傳  愛情的代言,
塵裡   懂得的人  欣賞。

無邪,
散發與生俱來的媚力。
在人的巧遇  著了迷。

收不回悸動,
去自主。
的染指更盛,
的和暖猶寒。

一謝過周遭,
提的步伐  別了  身後。

TOP

《生查子·金鞍美少年》是北宋詞人晏幾道所作的一首思婦詞。詞中通過環境、景
物描寫,抒發了女主人公的相思懷人之情。表現了晏幾道對自己早年生活和地位的
良好感覺。(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晏幾道《生查子》

金鞍美少年,去躍青驄馬。
牽繫玉樓人,繡被春寒夜。
消息未歸來,寒食梨花謝
無處說相思,背面鞦韆下。

曲終人散

失的感覺  如何回生?
燈後的黑  全盲。
來  不由得  走著,
納再總結  自解。
去間  人事滄桑。

氣夏阻  炙熱,
落胃中  竟冷。
園子弟  音聲靡靡,
前月下  情懷無度,
幕一一  含笑。

TOP

本帖最後由 44012906 於 2016-8-14 13:50 編輯

《點絳脣·新月娟娟》是北宋著名詞人汪藻一首詞,是一首吟詠歸隱的詞。上闋寫
冬末初春景:寒江夜月,梅橫影瘦。心境的落寞與凄清在這些景物描寫中得到表
現。下闋前兩句寫霜寒無酒可飲,處境十分困窘,聽到亂鴉聒噪,更增退隱之思。
整個作品寫法含蓄,深有寄託,有感而發。(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汪藻《點絳脣》

新月娟娟,夜寒江靜山銜斗。
起來搔首,梅影橫窗瘦
好個霜天,閒卻傳杯手。君知否?
亂鴉啼後,歸興濃如酒。



眼   光、彩呈現。
過雨的周遭   清亮、溼潤。
髮順風   飄逸撩人。
要的心思   緩緩拈筆   記。

天初夏   綠漫漫   遍染,
影層出疊現   豔陽的傑作。
波大地   盛情難卻,
   隔著溫度   迎接。
下的身形   送葬昔情。

TOP

這首詞是抒寫傷春相思之作。上片寫清明景象:“餘紅”斂繁於花徑,“新皺”縈
適於池沼,“乳燕”穿飛於庭戶,“飛絮”沾惹於襟袖。一句一景,而斂、縈、穿、
沾四個動詞使地、池、空、人四幅畫面有聲有色,動靜兼備,錯落有致地同物
及人,下片抒相思愁恨,頻移帶眼含蓄地暗示相思日深,乃至爲相思煎熬而
懨懨病瘦。“何以”二字透出一種無把握的猶疑味道,顯然造成相思苦惱現狀的
原因,是一種個人難以抗拒或難以解決的力量。天公無情天不老,人有情卻落
得孤獨無偶,這份相思别恨誰理解,姑且將它交託庭前的垂柳。全詞上片以景
寫情,真個濃如酒。下片叙别相後相思,以生動活的俚俗之語,寫細膩委婉的
别離之情。這首詞寫春思委婉細膩,情意纏綿,情景兼美。
(資料來源:中文百科在線)

北宋‧李之儀《謝池春(慢)》
  
殘寒消盡,疏雨過、清明後
花徑款餘紅,風沼縈新皺。
乳燕穿庭戶,飛絮沾襟袖。
正佳時,仍晚晝,著人滋味,真箇濃如酒。
頻移帶眼,空只恁、厭厭瘦。
不見又思量,見了還依舊,爲問頻相見,何似長相守。
天不老,人未偶,且將此恨,分付庭前柳。

病態時分

留之情因念起,
窗望月心戚戚。
魂於夢醒時驚,
飲茅臺容身迷。

離周遭語無意,
落青衫似淚滴。
漫人前人後泣。

新花露現晨曦,
白放下迎朝氣。
怕再見往事提。

TOP

《二郎神·悶來彈鵲》是北宋詞人徐伸的詞作。詞上片寫懷念侍妾。以
“彈鵲”、“試衫”、“愁病”、“腰鬢”的四層詞意展現詞人對侍妾的深切相思。
“愁端”、“多病”則寫詞人自失去侍妾後,動輒觸動愁緒,近來更添新病;
“沈腰”、“潘鬢”則雪上加霜,昔日病身,又添白發。詞人感嘆離愁別恨使自己
病愁發白,身心憔悴,竟不敢臨鏡對視,深切地表現出對侍妾的真情摯意。
下片設想侍妾懷念自己。
詞虛實結合,想像豐富,結構嚴整,文筆生動,情感深摯,表現技巧高超,
把懷人的情緒表達得感人至深,愛情詞、懷人詞中堪稱佳作。(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徐伸《二郎神》

悶來彈鵲,又攪碎、一簾花影
漫試著春衫,還思纖手,熏徹金猊燼冷。
動是愁端如何向,但怪得、新來多病。
嗟舊日沈腰,如今潘鬢,怎堪臨鏡?
重省。別時淚濕,羅衣猶凝。
料為我厭厭,日高慵起,長託春酲未醒。
雁足不來,馬蹄難駐,門掩一庭芳景。
空佇立,盡日闌干倚遍,晝長人靜。

夏味  溽!

熱罩頂  渙散無神
前的事物  没有焦距
動琴鍵雙手  弄樂輕狂
笑番番  與我何干!

到炎夏時節
局的季風撤退
冰機繞圈轉  呈上透心涼。

樣在過  平凡如昨
外的溫度  節節高升
映葉嬌羞  更豔
隨陽相守  綿綿。

TOP

《天仙子·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是宋代文學家張先的詞作。此詞上闋寫
春愁無限及人生遺憾,寫了五件傷怨的情事:《水調》歌怨聲哀切,醉醒愁未醒,
送春歸去不知何時能回,臨鏡而傷時光飛逝,回憶往事只有空懷舊夢;下闋通過
“並禽”寫自己孤獨,以月弄花影烘托出人生之無奈,以“落紅應滿徑”暗喻其情緒之
低落。全詞將作者慨嘆年老位卑、前途渺茫之情與暮春之景有機地交融在一起,調
子沉郁傷感,情蘊景中,用語精準,工於鍛煉字句,體現了張詞的主要藝術特色。
其中“雲破月來花弄影”是千古傳誦的名句。(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張先《天仙子》· 時為嘉禾小倅以病眠不赴府會

水調數聲持酒聽,午醉醒來愁未醒
送春春去幾時回?臨晚鏡,傷流景,往事後期空記省。
沙上並禽池上瞑,雲破月來花弄影。
重重簾幕密遮燈,風不定,人初靜,明日落紅應滿徑。

又奈何

  沖全身  熱涼順時變
調  移轉位  悲喜一線間
字、文字  為字卻截然不同
明總總  為得  名聲久久。

續一種當務  是生活
喝多  會忘我
話的  不犯錯。

后於夏  蟬鳴若大不自覺
在白日夢中  廢語連連
時  僅過一刻  虛實重整
前的要事  動工。

如脹氣  攪擾身心  痛
有剛強之軀  哭笑不得
在當前  總是  麻木淡定。

TOP

《菩薩蠻·赤闌橋盡香街直》是宋代詞人陳克的作品。全詞通過寫花街柳巷的景像
,嘲諷公子哥兒的放浪生活。上片寫花街柳巷之景,豔冶富麗;下片寫尋花問柳
之人,招搖過市,目中無人。全詞寫景婉雅,摹態傳神。詞人之諷刺藏而不露,
鋒芒內斂。(資料來源:百度)

宋• 陳克《菩薩蠻》

赤闌橋盡香街直,籠街細柳嬌無力。
金碧上青空,花晴簾影紅。
黃衫飛白馬,日日青樓下。
醉眼不逢人,午香吹暗塵

頹廢

生夢死  笑著
前誰是誰  錯亂
管事事  隨他
場作戲放肆  輕鬆
  其樂無比。

后  四處遊蕩  
味自口中  嗝出
擾髮絲的熏風搔頰  
處空酒瓶   散落、滾動
凡撒野虛度  失控。

TOP

本帖最後由 44012906 於 2016-7-15 10:28 編輯

《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是宋代文學家蘇軾的詞作。此詞上片寫鴻見人,
下片寫人見鴻,借月夜孤鴻這一形像托物寓懷,表達了詞人孤高自許、蔑視
流俗的心境。全詞借物比興,寫景興懷,托物詠人,物我交融,含蘊深廣,
風格清奇,為詞中名篇。(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蘇軾《卜算子》黃州定慧院寓居作

缺月掛疏桐,漏斷人初靜。  
誰見幽人獨往來,飄渺孤鴻影。
驚起卻回頭,有恨無人省。  
揀盡寒枝不肯棲,寂寞沙洲冷。

殘傷

醒  茫然
身  虛實掠影
仍是長夜  靜寂
憶充塞腦際
脹痛  入骨足膝。

什麼該說!
事事糾纏情
奈結果  三言兩語
會計較付出  誰
己總不及  別後。

TOP

《長亭怨慢·漸吹盡枝頭香絮》是宋代詞人、音樂家姜夔的詞作。此詞上闋先寫暮
春景像:百花與柳絮飄零,帆影在暮色中消失,樹木見多了人間離別,也變得麻木
起來,所以仍如此青青,正所謂天若有情天亦老;下闋寫懷人愁緒,先寫行者一直
在痴望岸上送行者,再寫絕不忘記盟約,最後是寫岸上佳人的臨別叮囑及離別後的
愁緒。全詞以主客變換和內心獨白,表現出行人與送行人的雙向感情交流,較有特色。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姜夔《長亭怨慢》

漸吹盡、枝頭香絮,是處人家,綠深門戶。
遠浦縈回,暮帆零亂向何許?閱人多矣,誰得似、長亭樹?
樹若有情時,不會得、青青如此。日暮,望高城不見,只見亂山無數
韋郎去也,怎忘得、玉環分付:第一是、早早歸來,怕紅萼、無人為主。
算空有并刀,難剪離愁千縷。

出籠

  亮起大地  上彩
  暗沉天際  褪色。

向視覺有限空間
過身長的  無緣。
市人脈動
過徘徊在慣常景物
著的  重覆著。

在假日  官能甦醒
綠意尤美、清澈
髮絲  任由風吹
純粹的呼喚  置身沐浴
管俗事繁縟花俏
次親近自然  燦笑留連。

TOP

毛滂《惜分飛》這是一首青春戀情的悲歌。上闋寫別離畫面。起句寫離別時對方珠
淚縱橫,有如花枝著露,教人既愛憐又心疼。接著寫伊人的悲哀:那緊蹙的眉頭,
如碧峰聚簇一樣,顯得哀愁態重。第三句,說自己要與她平分愁苦,以無言的雙眼
細細打量。下闋寫別後在僧舍的刻骨相思。“短雨殘雲”為離愁加聲加色,使其更
加濃重。“寂寞”句,則擔心與她一別而成永訣。而結尾三句,設想今夜情思;自
己入住深山僧舍,而將“斷魂”付與江潮,伴隨對方飄流天涯。其孤苦之情,愁思
之意,盡在不言中。(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 •毛滂《惜分飛》
  
淚濕闌干花著露,愁到眉峰碧聚。
此恨平分取,更無言語空相覷。
斷雨殘雲無意緒,寂寞朝朝暮暮。
今夜山深處,斷魂分付潮回去

絕對?

天又將成為過去
總是不眠不休
的高遠  望塵莫及
藏心中的念
處染指眼景  傷。

聯一切  無語問
魄仍在  感應不到
開  滋味可好!
出用青春抵押
水漲退  淹沒、帶走
到原點  頻頻如是
就之分彼此  絕對?

TOP

《一叢花·傷高懷遠幾時窮》是宋代詞人張先的作品,曾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傷別念遠的閨怨詞。此詞用白描手法表現抒情主人公的心理活動。上闋直抒胸臆,突出伊人的離恨。“無物似情濃”這一比喻,
將抽像的“濃情”強調到世間無物可比的程度,更將離恨推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也表達出愁思的迷離紛揚,無處
不在,突出思婦念遠的真情和執著。下闋集中寫思婦念遠的痴情。“雙鴛”與“斜月”勾出無限的憂思。全詞用語
精妙,情真意切,凄婉深刻,極富感染力,達到很高的藝術境界。(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 •張先《一叢花》

傷高懷遠幾時窮?無物似情濃
離愁正引千絲亂,更東陌、飛絮濛濛。
嘶騎漸遙,征塵不斷,何處認郎蹤?
雙鴛池沼水溶溶,南北小橈通。
梯橫畫閣黃昏後,又還是、斜月簾櫳。
沉恨細思,不如桃杏,猶解嫁東風。

抓不住!

  到了內心裡  誰懂過?
人一等  表現亮眼  是自我?
情在俗世  賣勁
遠送走渴望的愛  奈何
次殘局  折磨半生
間没有憐憫、回頭
途的情感  不再慟哭。

亙的天地  存在著
換星移周遭  都接受
乎怎麼努力  難能圓滿
愛在人心裡  矛盾
烈、淡薄從没來由  抓不住!

TOP

《鷓鴣天·肥水東流無盡期》是宋代詩人姜夔的作品之一。這首記夢詞,作於寧宗
慶元三年元宵節,題目是《元夕有所夢》。這是透露戀人信息和相戀時地非常顯豁
的詞作。上片先寫對昔日戀情的悔恨,再寫夢中無法看清情人的怨恨,足見作者戀
情之深熾;下片說久別傷悲以至愁白了鬢發,煞拍兩句想像在元宵在放燈之夜,對
方也在悲苦相思,語極沉痛。全詞意境空靈蘊藉,語言自然清勁,耐人咀嚼。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姜夔《鷓鴣天》

肥水東流無盡期,當初不合種相思。
夢中未比丹青見,暗裡忽驚山鳥啼。
春未綠,鬢先絲,人間別久不成悲
誰教歲歲紅蓮夜,兩處沉吟各自知。

繼續人生

風柔和  帶花香吹
來想見  卻要知進退
意  深淺陽定奪  無從支配。

髮褪色  同齡共體
走一步解脫  是福
絲繾綣  終化塵土。

在世  盼安身、情滿、物足
歇的潦倒、失敗  磨鍊體會
後更懂得  珍惜  每每
久的歲月  總一再錯對。

能追回的青春
熟接納  情於人心
喜間受盡  也就  不足微道了。

TOP

《漢宮春·立春日》是宋代愛國詞人辛棄疾所寫的一首詞。此詞處處切《立春日》
題目,以“春已歸來”開篇,寫民間是日歡樂習俗:裊裊春幡,黃柑薦酒,青韭堆盤,
而自己對天時人事卻別有一番感觸:燕尚“夢到西園”,塞雁尚有鄉國之思。抒發自己
懷念故國的深情,對南宋君臣苟安江南、不思恢復的作風致以不滿,並傳達出時光
流逝英雄無用的無限清愁。(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辛棄疾《漢宮春 · 立春日》

春已歸來,看美人頭上,裊裊春幡。
無端風雨,未肯收盡餘寒。
年時燕子,料今宵、夢到西園。
渾未辨、黃柑薦酒,更傳青韭堆盤?
卻笑東風從此,便薰梅染柳,更沒些閒。
閒時又來鏡裡,轉變朱顏。
清愁不斷,問何人、會解連環
生怕見花開花落,朝來塞雁先還。

不得不

夜捫心  茫茫前路  
成習慣來去  似有若無
再推敲情感質量  誰在乎?
開曾經  笑納模糊。

  自繞  没有出口
必執著、追究
反覆落井  受夠。

懂的  一次次的傷
釋賣力  要得好強
著真心的窗  蒙塵
視靜默間  明白  關上。

TOP

本帖最後由 44012906 於 2016-8-6 13:14 編輯

《柳梢青·數聲鶗鴂》由蔡伸創作,這首詞傷春兼傷身世,倍增傷感。上闋寫
暮春景色,杜鵑悲啼,呼喚春歸,東風吹落百花。畫面蕭瑟,頗為警人。下闋
開頭以丁香花殘枝哭泣比喻詞人“寸結”愁腸,結尾三句以多愁善感的沈約自比。
用“不干風月”一句話總結,餘意未盡,令人回味。(資料來源:經典散文吧)

南宋• 蔡伸 《柳梢青》

數聲鶗鴂,可憐又是、春歸時節。
滿院東風,海棠鋪繡,梨花飄雪。
丁香露泣殘枝,算未比、愁腸寸結。
自是休文,多情多感,不干風月

雙生

照鏡  鏡中又見自己
反射現象  理所當然。
息  回神也遊神  如同
字寫了又寫  發洩也收拾。

變的世界  存在正反
義間取捨
餘的心思  糾葛
動裡仍舊  苛責。

願寂寥  胡亂想
累工作  忙碌碌。
吹  平凡好歇涼
圓  等待美盼望。

TOP

這是一首懷人之作。據楊鐵夫《吳夢窗詞箋釋》,作者曾在蘇州與一歌姬同居,此
詞為姬去後,作者重來蘇州覓去不得,回杭州時所作。詞的上闋寫過去蘇州時的歡
樂;下闋寫重來蘇州不見故人之凄涼。詞韻響亮、飛揚,表現了作者急狂、蒼茫的
失落無依之情。(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吳文英《夜合花》自鶴江入京,泊葑門外。有感

柳暝河橋,鶯晴臺苑,短策頻惹春香。
當時夜泊,溫柔便入深鄉。
詞韻窄,酒杯長,翦蠟花、壺箭催忙。
共追遊處,凌波翠陌,連棹橫塘。
十年一夢凄涼,似西湖燕去,吳館巢荒。
重來萬感,依前喚酒銀罌。
溪雨急,岸花狂,趁殘鴉、飛過蒼茫。
故人樓上,憑誰指與,芳草斜陽

反覆

事  常為真實縮影
在其中  多是主角
裡各路錯綜
演戲碼不同。

斷情感  深淺微妙
緊鎖是非對錯  不重要
出關鍵往往是  自我繞
其爭吵不如逃。

心悠悠  何處為家?
兒伴花從不虛假
落山頭的日
光再現  又見朝霞。

TOP

《高陽臺·西湖春感》是宋末詞人張炎的作品。此詞借詠西湖抒發國破家亡的哀
愁。開頭三句寫景,以景襯托國破家亡的凄涼。“能幾番游”二句抒發出朝不保夕的
無限哀愁。下闋“當年燕子知何處”暗用劉禹錫《烏衣巷》句意,道出江山易主之
恨。“見說新愁”以下,詞人傾訴個人的滿腔哀怨,再無心事追尋往日歡樂,聽到鵑
啼,真教人肝腸碎裂,痛苦難當。全詞凄涼幽怨,悲鬱之至,尤其兩個“怕”字,真
切地勾畫出詞人睹物傷情而又無可奈何的心情。(資料來源:百度)

宋末• 張炎《高陽臺》·西湖春感

接葉巢鶯,平波捲絮,斷橋斜日歸船。
能幾番遊?看花又是明年。
東風且伴薔薇住,到薔薇、春已堪憐。
更凄然,萬綠西泠,一抹荒煙。
當年燕子知何處?但苔深韋曲,草暗斜川。
見說新愁,如今也到鷗邊
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淺醉閒眠。
莫開簾,怕見飛花,怕聽啼鵑。

遊走現實

面  一種心念
過俗世說不過自我  愛戀
人笑  等同  舊人哭
的角色  可否拒演!

果曾經代表誓言
天與未來將  永生難忘。

許只有痴人懂夢話  最終
得了想要的  桃花源。

鳥翔飛無拘無束  成歡
緣社會人緊縮褲袋  落單。

TOP

《風流子·木葉亭皋下》是北宋文學家張耒的詞作。這是一首描寫思鄉之情的詞。
上片起首一句,點明地點、時令,流露出思鄉之意。過片點明所思之人為「玉容」
—思婦,揭示詞旨所在。「香箋」四句,寫遊子對閨中人的懷想。接下來四句,轉
以想像之筆,設想妻子懷念遊子時的痛苦情狀,表達了遊子對妻子深摯的愛情和痛
苦的思戀。結尾兩句,以質語收束全篇,言相思至極,欲說還休。
(資料來源:知網)

北宋• 張耒《風流子》

木葉亭皋下,重陽近,又是搗衣秋。
奈愁人庾腸,老侵潘鬢,謾簪黃菊,花也應羞。
楚天晚,白蘋煙盡處,紅蓼水邊頭。
芳草有情,夕陽無語,雁橫南浦,人倚西樓。
玉容知安否?香箋共錦字,兩處悠悠。
空恨碧雲離合,青鳥沈浮。
向風前懊惱,芳心一點,寸眉兩葉,禁甚閒愁。
情到不堪言處,分付東流

畫押

可以放掉  若心死
了今天還在意  慘!
要記憶就可  安然?
慮的戀戀依依  
不由衷一切
處失控臆斷。

手  瞬間滿足發洩
出的曾經如借據
補西湊還貸
淚於心  滿滿  畫押。

TOP

《清平樂·紅箋小字》由晏殊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 這是一首念遠懷人
的愛情詞,是晏殊“艷情”詞的代表作之一。上闋修書寄情。“鴻雁在雲魚在水”,
表明欲求雁、魚傳信而不可得,是典故的反用。下闋觸景生情“斜陽獨倚西樓”,
既寫“倚樓”人的孤獨,又寫夕陽“倚樓”的景色,運思佳妙。“遙山恰對簾鉤”,以
遙山的兀立,突出自己以遠山為伴的淒涼,更突出空間之開闊及缺少“那人”的
寂寞。最後以景物作結而令人回味。(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晏殊《清平樂》

紅箋小字,說盡平生意。
鴻雁在雲魚在水,惆悵此情難寄。   
斜陽獨倚西樓,遙山恰對簾鉤。
人面不知何處,綠波依舊東流

喪心

  該留什麼情感  往後?
對今生  怨、悔無數
如失憶  去就乾脆!
易行難  內心與外界
苦作繭自縛  一再
處繾綣  每每悽傷。

意悠悠  盛夏復出
波碌碌的人們  有誰駐足?
然我行我素
習戀戀、心事自負
兔西烏相逐
逝的初衷  已絕路。

TOP

《踏莎行·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是南宋詞人姜夔創作的一首詞。
前三句紀夢,借用蘇軾詩句以“燕燕”形容夢中人體態的輕盈,“夜長”以下皆以背面
敖粉,設想伊人對自己的相思之深,聲吻畢肖,實則為作者自抒情懷。“離魂”句經
幽奇之語寫出伊人夢繞魂索、將全部生命投諸愛河的深情,動人心魄。末二句為傳
世警策,描寫伊人的夢魂深夜裡獨自歸去,千山中唯映照一輪冷月的清寂情景,顯
示了作者無限的愛憐與體貼,意境極凄黯,而感情極深厚。這首詞以清綺幽峭之筆,
抒寫一種永不能忘的深情,真摯感人。(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姜夔《踏莎行》─自沔東來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夢而作

燕燕輕盈,鶯鶯嬌軟,分明又向華胥見。
夜長爭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
別後書辭,別時針線,離魂暗逐郎行遠。
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歸去無人管。

獨白

  總是來得自然
長的身影  餘暉照盡
取社會有價地位  日日
以暫歇  明天繼續。

分在現實裡  低迷
感於心  人人揣磨
道規則的  互敬互重。

天  渴望新象、突破
彩綻放瞬間  笑意飛揚
該散發的熱情
既定所遺忘。

同的未來  不同的過客
念  親愛的  喃喃字裡行間
紙的黑墨  獨白自我。

TOP

《鷓鴣天·醉拍春衫惜舊香》是北宋詞人晏幾道的作品。此詞在對作者往日歡歌笑
樂的回憶中,流露出他對落拓平生的無限感慨和微痛纖悲。上片於室內的角度寫離
恨,下片緊承上片寫景,並將視野延伸,以天地之浩渺,敘說歸途漫長難尋,再見
無期。(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晏幾道 《鷓鴣天》

醉拍春衫惜舊香,天將離恨惱疏狂
年年陌上生秋草,日日樓中到夕陽。
雲渺渺,水茫茫,征人歸路許多長。
相思本是無憑語,莫向花牋費淚行。

解嘲

  另類的表態
掌帶笑  謀合心意
秋相較夏冬  宜人
於身  厚薄間  冷暖體會。

情  總在別後明白
憶回潮  再次更新
  觸動了心弦  咫尺曾經。

藍  朗空無雲
晴光放送  大地清亮
線的人兒難求  螢幕重啟
?不過是彼此心中  失彩。

人的雜緒  作祟閒情
落了常態  應對
文胡謅   自我解嘲。

TOP

《過秦樓·水浴清蟾》是北宋詞人周邦彥創作的一首即景思人之作。詞抒寫懷人之
痛,上片通過今昔對比,表現環境的淒涼寂寞,追念當初的歡樂情景,虛實相映。
下片前前設想情人為思念自己而無心打扮,後幾句寫自己的鐘情,用典貼切生動。
全篇時空輪轉,虛虛實實,意象紛繁,靈動多姿,全以一股深沉的情思駕馭,頗
能令人動容。(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周邦彥《過秦樓》

水浴清蟾,葉喧涼吹,巷陌馬聲初斷。
閒依露井,笑撲流螢,惹破畫羅輕扇。
人靜夜久憑闌,愁不歸眠,立殘更箭。
嘆年華一瞬,人今千里,夢沉書遠
空見說、鬢怯瓊梳,容消金鏡,漸懶趁時勻染。
梅風地溽,虹雨苔滋,一架舞紅都變。
誰信無聊為伊,才減江淹,情傷荀倩。
但明河影下,還看稀星數點。

投懷

  是氣的舒放或  心的無奈?
年  享受欲望也逝  青春
髮斑斑  鏡中驚醒
一撥開現出  白色記憶
間  情感狂瀾。

  走到此
生已定半
絲萬縷心想  僅
仁為美  安居。

  虛實間  美醜盡收
澱裡  意念有待  備查。
  知識隨取自主  卻  
不及愛  投懷。

TOP

《綺寮怨·上馬人扶殘醉》是北宋詞人周邦彥創作的一首寫羈旅傷感的詞作。上闋
描繪醉酒徘徊津亭,撫景感慨,當年津亭題詞處,如今已是蛛網籠罩,苔暈青青,
令人感懷;下闋寫憶舊事不堪回首,知音難尋,抒寫羈旅愁情和對故人的懷念,令
人感喟不已。作者多用反襯側寫、借物正意的手法,寫得委婉曲折,全詞情調淒清
沉鬱,深婉有致。(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周邦彥《綺寮怨》

上馬人扶殘醉,曉風吹未醒。
映水曲、翠瓦朱檐,垂楊裡、乍見津亭。
當時曾題敗壁,蛛絲罩、淡墨苔暈青。
念去來、歲月如流,徘徊久、嘆息愁思盈。
去去倦尋路程,江陵舊事,何曾再問楊瓊。
舊曲淒清,斂愁黛、與誰聽?
尊前故人如在,想念我、最關情
何須渭城,歌聲未盡處,先淚零。



貴的信仰  現實不謀
後來者  雙雙屈就
我也淪陷  終罷
為財死  鳥為食亡。
今  社會的習慣
位互不犯  彼此相安。

俗世  義憤填膺提筆寫
情事  朝朝暮暮眷風月
認  明白  難辭其咎。

後人生旅程
乎留住的美而非長短
感有伴相持  足矣。盼。

TOP

《千秋歲引》是北宋詞人王安石的一首詞作。這首詞立意高遠,顯示了一個政治家
的眼光和氣魄。從詞的內容來看,當時王安石在宋神宗九年(公元706年)罷相後
退居江寧時所作。作為一個勇於進取的政治家,王安石的詩詞多有風雲之氣,這首
詞則反映了他消極的一面,從詞的情調上看,很可能是他推選新法失敗,退居金陵
時所作。上片以“登臨送目”開頭,先總說景色及感受,依次逐項提出,後總贊為“畫
圖難足”。下片言情。換頭處三句,是作者見到“楚台風,庾樓月”的風月依舊,人事
已非而司出了人生的空虛,大有看破紅塵之慨。或謂此詞別有寄託,反映出作者對
於仕與隱、進與退的矛盾心情。本詞是秋日對景抒懷之作。上片描寫秋色秋光,有
聲有色,如在目前;下片抒人生之深慨,是過來人的悟悟,足以儆人。這首詞意寫
秋景以抒愁情。寫自白為名利世情所束縛擔擱,而虛放過多少歡樂,深感後悔,大
有退隱追仙之想,實際上是作者政治上失意時的一種厭倦感的表露。但全詞情感真
摯、悱惻感人;語調淒哀清婉,手法空靈宛曲。 (資料來源:瑞爵口輒)

北宋•王安石《千秋歲引》

別館寒砧,孤城畫角,一派秋聲入寥廓。
東歸燕從海上去,南來雁向沙頭落。
楚颱風,庾樓月,宛如昨。
無奈被些名利縛。無奈被他情擔閣,可惜風流總閒卻。
當初謾留華表語,而今誤我秦樓約。
夢闌時,酒醒後,思量著

無語問

見你  似乎幽遠也明近
暑之際  這夜漫長
而笑逸  時而哭泣。

  苦盡甘回  形骸飄然
著瘋癲  睡了酣言
步餘地  散亂亂。

念  一幕幕景觸
度四周  今昔交替
實悲懷  哽咽間  無語問。

TOP

《解連環·孤雁》是宋末詞人張炎在南宋滅亡後創作的的詠物詞。此詞描寫了一只
離群失侶的孤雁獨自在江野彷徨的淒苦情景,抒發了作者自己羈旅漂泊的愁怨,委
婉地流露出故人之思和亡國之痛。全詞將詠物、抒懷、敘事緊密結合,構思巧妙,
體物細膩,委婉纏綿,情意雋永。(資料來源:百度)

宋末元初•張炎《解連環》─孤雁

楚江空晚,悵離群萬裡,恍然驚散。
自顧影、卻下寒塘,正沙淨草枯,水平天遠。
寫不成書,只寄得、相思一點
料因循誤了,殘氈擁雪,故人心眼。
誰憐旅愁荏苒?漫長門夜悄,錦箏彈怨。
想伴侶、猶宿蘆花,也曾念春前,去程應轉。
暮雨相呼,怕驀地、玉關重見。
未羞他、雙燕歸來,畫簾半捲。

有誰?

在心裡的文字  情愫
曾表白  無奈  現實
就在世人眼中  有價值
中的道理  選擇性利用。

有一生
予希望  總是
到全然的愛   是幸福。

戀  形影成雙  甜美
念  身影孤單  憔悴
樣費力  不同給力
亮彼此的心  有誰?

TOP

《眼兒媚》這是一首途中記感之作,用筆輕靈,發語淡婉,而又略見春思旅愁。通
過春景的描繪,抒寫人物的內心感受。上片寫景。春雨如酥,乍晴驟暖,困人天氣
,花氣襲人。下片通過比喻,抒寫人物心情。“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又
以“欲皺還休”作結。構思新巧,情韻悠長。全詞融情於景,細膩柔和,工巧精美。
(資料來源:中華詩詞網)

南宋•范成大《眼兒媚》
─萍鄉道中乍晴,臥輿中,困甚,小憩柳塘。

酣酣日腳紫煙浮,妍暖破輕裘。
困人天色,醉人花氣,午夢扶頭
春慵恰似春塘水,一片縠紋愁。
溶溶洩洩,東風無力,欲皺還休。

必要

局總一再發生
在其中  動靜互消長
藍  是明朗或憂鬱
彩捲入  依心靠行。

  神智游離虛實  起伏
在其中  偷取快感
前月下催生浪漫
息裡  情感滿溢。

夜  寧靜貼心  透澈
裡有他  虛度也笑。

病到日落  眾人如是
抬起應對  專業表面  必要。

TOP

《青門引·乍暖還輕冷》是宋代詞人張先的作品,曾被選入《宋詞三百首》。此詞借景抒情,表達了詞人因為孤寂
而觸景懷人的滿腔愁苦。上片寫詞人春日的感懷,從大處著眼,淡淡寫來,極盡沉痛哀傷索寞;下片寫清醒後的
情懷,從細節落筆,語言奇特,含無限思緒。詞人調動多種身心感受,並且把它們有機地結合在一起,營造出一
種淒涼傷感的氛圍,把心中的情感表現得深沉含蓄,意味雋永。全詞構思別致,情景交融,含蓄婉轉,麗辭膩
聲,表現出張詞的風格。(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張先《青門引》

乍暖還輕冷,風雨晚來方定
庭軒寂寞近清明,殘花中酒,又是去年病。
樓頭畫角風吹醒,入夜重門靜。
那堪更被明月,隔牆送過鞦韆影。

季潮犯思

見雁兒過窗飛
陽柔光襯秋美
來感性忙碌間
享片刻精神回。

冬未達  熱夏已退。

颼颼  吹夜清
停歇  迎月明
景平和遙思起  盼
夢相見  語語親親。

寸為誰傾  依舊
不負今生  情。

TOP

《蝶戀花·幾日行雲何處去》由馮延巳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閨怨詞。主要寫愛人
如行雲游蕩在外而忘歸,春將暮殘,百草千花的寒食,踏春路上遊人雙雙對對,更襯托出閨中女子
的孤獨,乃至夢中也尋他不見,表現她對愛人的思念和痴情。全詞塑造了一個內心情怨交織的閨中
思婦形像。語言清麗婉約,悱惻感人。(資料來源:百度)

宋•馮延巳《蝶戀花》

幾日行雲何處去?忘了歸來,不道春將暮
百草千花寒食路,香車繫在誰家樹?
淚眼倚樓頻獨語,雙燕來時,陌上相逢否?
撩亂春愁如柳絮,依依夢裡無尋處。



度夕陽  可曾靜觀?
過正午  但求平安入夜。
事裡  多少習以為常?
的厚薄  變了天才會知道。

時何地  人滿意現狀?
處狂瀾力挽  總是
就難定。

記  未料被提醒
解自己  感謝他人
功在團隊  渺小自我
得名利  更謙虛。

要自以為是  立足
理  有吸收消化才管用。

天  美麗的開始
在意的  明白了卻  敬遺憾
去朝來  再次日新月異。

TOP

《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雲屋》是南宋詞人劉辰翁創作的一首詞。這是首即事抒情
之作。開頭寫“不管春歸,但只飲酒”的牢騷,是對南宋敗亡以後的沉痛傷感,“少
年”兩句追憶詞人與徐雲屋早年結友,為家國大事共同憂慮奔波。“休回首”即不堪
回首,舊地重游,江山易主,連花都在傷感趙宋的滅亡。下闋開頭點明“留”舊友
“酒邊”共飲意,強調二人純真的友誼。“前朝”三句敘說懷念故國之情,最後一句
表達出亡國遺民的無奈。詞風老到,語言質樸,頗為厚重。(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劉辰翁《摸魚兒》─酒邊留同年徐雲屋

怎知他、春歸何處?相逢且盡尊酒。
少年嫋嫋天涯恨,長結西湖煙柳。
休回首,但細雨斷橋,憔悴人歸後。東風似舊。
問前度桃花,劉郎能記,花復認郎否?
君且住,草草留君翦韭。前宵正恁時候。
深杯欲共歌聲滑,翻溼春衫半袖
空眉皺,看白發尊前,已似人人有。臨分把手。
嘆一笑論文,清狂顧曲,此會幾時又?

角度

夜寧靜  放縱分秒
裡散盡了餘溫  涼。
望  經年累月的
枕身邊  無息  
來  不覺輕唱  悲喜如繪
聲容情附彩  調轉間
磨唇齒的甘味  絕。

開舊記事本
了又乾的頁面  滄桑。

  一向美意鋪放
兒暖了  動止軒昂
萌動的花草  繽紛
裡袖外迎風度  飛揚。

TOP

《石州慢·寒水依痕》是宋代詞人張元幹的詞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寫遊子思家的傷春詞。
開頭三句寫春回,接下二句詠梅,“天涯舊恨”是全詞主旨。下闋轉寫對家中妻子的思念,抒發相思之苦。
有人認為此詞是作者借思家寫政治上受迫害的復雜心情。構思精妙,超越閨怨,有著對人生的悲嘆,
內涵深廣;詞意含蓄蘊藉,耐人咀嚼。(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張元幹《石州慢》

寒水依痕,春意漸回,沙際煙闊。
溪梅晴照生香,冷蕊數枝爭發。
天涯舊恨,試看幾許消魂?
長亭門外山重疊。不盡眼中青,是愁來時節。
情切,畫樓深閉,想見東風,暗消肌雪。
孤負枕前雲雨,尊前花月
心期切處,更有多少淒涼,殷勤留與歸時說。
到得再相逢,恰經年離別。



單的人  自語習慣
重真心  他人眼中平凡。
邊的思念  一直  周而復始
憶後盼  情懷涓流無盡。

  倏來忽往没著落   待
過  天晴  彩虹牽。

卑在愛裡  甜蜜
來的溫柔  眷戀擁抱。

葉交織  美麗與哀愁
下  陶醉  情纏綿。

TOP

此詞為元宵前夕觀燈時之作。上闋寫烏雲捲盡,月明就如剛剛梳洗過的嫦娥一樣嫵媚動人,
身段纖巧的遊女往來不絕。下闋寫此情此景不禁讓人想起當年與情人相戀的美好時光,
作者不禁發出感慨,而今佳人不知何在,只能在夢中相見了。全詞抒發了一種淡淡的憂愁。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吳文英《點絳唇》─試燈夜初晴

捲盡愁雲,素娥臨夜新梳洗
暗塵不起,酥潤凌波地。
輦路重來,彷彿燈前事。
情如水,小樓熏被,春夢笙歌裡。

夜來香

入思緒的情  獨我
力在俗世  堪過。
成癮頭戒不掉  是病態
的飄渺  若隱若現  偏愛。

昧平生  總依感覺走
會撲火  習性的真實
到身邊的心動  每每  無由。

漫漫  只待一語  歡
詞裡的溫柔  暖
開塵封心中的結
淨後全然  沁香。

TOP

《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是宋代著名詞人辛棄疾任江西提點刑獄駐節贛江途經
造口時所作的詞。此詞寫作者登鬱孤台(今江西省贛州市城區西北部賀蘭山頂)
遠望,“借水怨山”,抒發國家興亡的感慨。上片由眼前景物引出歷史回憶,抒發
家國淪亡之創痛和收復無望的悲憤;下片借景生情,抒愁苦與不滿之情。全詞對
朝廷苟安江南的不滿和自己一籌莫展的愁悶,卻是淡淡敘來,不瘟不火,以極高
明的比興手法,表達了蘊藉深沉的愛國情思,藝術水平高超,堪稱詞中瑰寶。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辛棄疾《菩薩蠻》·書江西造口壁

鬱孤台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
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聞鷓鴣。

心累

鬱的心難懂  喜樂
單獨佔  與世隔絕。
階層層前後同距
上抉擇  一步定!

夜寂寥  多餘情思共枕
心月白無波瀾
涓涓  逝默默。

表如一  不敵  小人當道
雜的歷史  佐證。
情  總被笑痴
義  又被說奸
事不斷  權衡、矛盾
  學會了自我保護
不輕彈  僅僅落心  藏。

TOP

本帖最後由 44012906 於 2016-10-20 07:51 編輯

這是一首閨怨詞,組細致入地展現了一位思婦因景傷懷——回憶往事——夢想——
設想將來的心理發展軌跡,生動感人。全詞語句華美、脈絡清晰,是一首閨怨
題材的佳作。(資料來源:漢語網)

宋•陸淞《瑞鶴仙》

臉霞紅印枕,睡覺來、冠兒還是不整。
屏間麝煤冷,但眉峰壓翠,淚珠彈粉。
堂深晝永,燕交飛、風簾露井。
恨無人說與,相思近日,帶圍寬盡
重省,殘燈朱幌,淡月紗窗,那時風景。
陽臺路迥,雲雨夢,便無準。
待歸來,先指花梢教看,欲把心期細問。
問因循過了青春,怎生意穩?

改變  自我

到底是什麼?
法滿足的  情感衍生
一直觸不到  關鍵
得悲憤  意義何在?
他之間  終究是  別離。

愛容易  相處難
緒愁擾  思念纏
前的事物  記不住
子總是走在  過往。

著記憶重覆生活
繞身邊的常態  時而忽略
人之外輪到  律己
力改變的該是  自我。

TOP

《三姝媚·煙光搖縹瓦》是南宋詞人史達祖創作的一首悼憶亡妓的艷詞。詞上片寫女方,
從閨中人視角寫景,先寫外景,繼寫內景,後始將抒情主體正式引出,道出思念的熱切
和長期為相思瘦損。下片轉寫男方的思戀,當日“遙夜”歡情,今日人面不知何處,令人
悲痛萬分,最後說自己還記得伊人模樣,試圖作畫,以寄相思之情。詞感情沉痛而又傳
達細膩,全篇無呼天搶地之悲,無執手相訣之淒,語極沉厚,悲涼無限。(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史達祖《三姝媚》

煙光搖縹瓦,望晴檐多風,柳花如灑。
錦瑟橫床,想淚痕塵影,鳳絃常下。
倦出犀帷,頻夢見、王孫驕馬。
諱道相思,偷理綃裙,自驚腰衩。
惆悵南樓遙夜,記翠箔張燈,枕肩歌罷。
又入銅駝,遍舊家門巷,首詢聲價。
可惜東風,將恨與、閒花俱謝
記取崔徽模樣,歸來暗寫。

誰都一樣

以一無所有  但要擁愛
福前先學會  接納
來西去人情薄  
會冷  當四周屏障消失。

來的你我  現在努力
現實  無用的!
其經驗分享  不如傳承。

情在忙碌裡  多餘
香泥味混著烏煙柏油
焚青春、健康換得  成就
謝人生  敬平凡  陪坐。

TOP

《瑞龍吟·章臺路》是北宋詞人周邦彥的詞作。這是一首訪舊感懷之作。此詞便是寫回京後訪問舊友的復雜心情。全詞三段。上闋寫初春訪舊的環境氛圍,中闋回憶當年初來時所見所愛,憶念伊人。當年萬種風情,宛在目前。下闋撫今追昔,極寫物是人非的哀戚。詞作以鋪敘手法繪畫形像披露內心愁苦,今昔交錯,人物情緒與作品境界均給予動態性的表現,其結構模式甚至帶有戲劇性特點。詞結構嚴謹,層次分明;纏綿婉轉,沉郁頓挫;用語精工典麗,是難得的佳作。(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 周邦彥《瑞龍吟》

章臺路,還見褪粉梅梢,試花桃樹。
愔愔坊陌人家,定巢燕子,歸來舊處。
黯凝佇,因念箇人痴小,乍窺門戶。
侵晨淺約宮黃,障風映袖,盈盈笑語。
前度劉郎重到,訪鄰尋裡。
同時歌舞,惟有舊家秋娘,聲價如故。
吟箋賦筆,猶記燕台句。
知誰伴,名園露飲,東城閒步
事與孤鴻去,探春盡是,傷離意緒。
官柳低金縷,歸騎晚、纖纖池塘飛雨。
斷腸院落,一簾風絮。

中間份子

行要事  日日
能改變  生活既定!
著心的總是  自己。

利在世  有份量
內的公司  科技卻俗氣
出笑意  等同生意上門
食間  方便勝美味。  

方西方  人種  較勁求勢
市鄉下  物資  互惠享樂
蕩夾縫中的  另類
步調適  生存  自立主流。

TOP

《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是宋代文學家蘇軾的詞作。此詞詠楊柳,
上闋主要寫楊花(柳絮)飄忽不定的際遇和不即不離的神態;下闋與上闋
相呼應,主要是寫柳絮的歸宿,感情色彩更加濃厚。全詞不僅寫出了楊花
的形神,而且采用擬人的藝術手法,把詠物與寫人巧妙地結合起來,將物性
與人情毫無痕跡地融在一起,真正做到了“借物以寓性情”,寫得聲韻諧婉,
情調幽怨纏綿,反映了蘇詞婉約的一面。(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蘇軾《水龍吟》·次韻章質夫楊花詞

似花還似非花,也無人惜從教墜。
拋家傍路,思量卻是,無情有思。
縈損柔腸,困酣嬌眼,欲開還閉。
夢隨風萬裡,尋郎去處,又還被、鶯呼起。
不恨此花飛盡,恨西園、落紅難綴。
曉來雨過,遺蹤何在?一池萍碎。
春色三分,二分塵土,一分流水。
細看來,不是楊花,點點是離人淚。

放散

陽幽光緩照窗,
風陣陣竄身涼。
收無雲碧空淨,
鳥翔飛遷徙忙。

留感性浪漫賞,
跡隨興落四方。
處歇息為我意?
此抒筆寄情長。

TOP

《綠頭鴨·晚雲收》,也作《綠頭鴨·詠月》,是宋代詞人晁元禮創作的一首詞,
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中秋詠月詞,全詞語言雅麗,格調清婉,在
詠月中抒離愁,既符合“團圓”意旨,又切入人們普遍心理,哀而不傷。全詞詞
意清婉,上闋寫景言情,下闋抒情觸景,層層鋪陳,形散神聚,獨具色彩。
(資料來源:百度)

宋•晁元禮《綠頭鴨》

晚雲收,淡天一片琉璃。
爛銀盤、來從海底,皓色千裡澄輝。
瑩無塵、素娥淡佇,靜可數、丹桂參差。
玉露初零,金風未凜,一年無似此佳時。
露坐久、疏螢時度,烏鵲正南飛。
瑤臺冷,闌干憑暖,欲下遲遲。
念佳人、音塵別後,對此應解相思。
最關情、漏聲正永,暗斷腸、花陰偷移。
料得來宵,清光未減,陰睛天氣又爭知。
共凝戀、如今別後,還是隔年期。
人強健,清尊素影,長願相隨

一心  彼此

在凡塵度日
者自視高  弱者自苦惱
康一旦失去才驚覺  過勞。

晨寒涼  透出冬的氣息
敬生活慣例  忙碌認命。
顏下顯出  歲月紋路
伴著身形  依舊  餘暉照盡。

夜裡  無數心想、惦記
在意的你我  均安
識惜緣  惜情相守  但求
時隨地保重  彼此。

TOP

本篇為抒寫相思離情之詞。上片寫相思孤寂。“陰”、“寒”二字點染出幽夢
初醒後庭院的冷落和閨中人淒寂的心情。“曉色”催開陰雲化為寒雨,給這
陰沉的環境帶來一線亮色,而“新綠”則以新漾的綠溪溝通南浦,將思婦的
心緒引向情侶離別的南浦,觸發對於遠行情侶的思念。“未有”五句寫思婦
滿腹相思欲向他傾訴,卻難以依靠“錦書”傳遞,因為情侶無蹤,寄向何方?
真是一片渺茫。下片寫懷人盼歸。“苔徑”三句感物傷心,寫思婦獨自踏過
生著苔蘚的小徑,追憶舊日與伴侶搖盪鞦千的嬉戲情景,而今鞦韆棄置一
邊,唯見彩繩空自搖曳,“誰伴鞦韆”?“犀簾”三句寫她卷簾眺望情人而不
見,夜夢情人亦無蹤的日思夜想之渴盼,並推想情侶也應該“幾番凝佇”,
多少次地凝神佇望於我,以癡想傳真情也。“怎得”四句設想情侶歸來,花香
如霧氣繚繞芳馥迷離,暗示出情侶團聚後溫馨、纏綿的歡愛氛圍更發出留住
他,“直到老不教歸去”的決斷。情感熱切而真摯。全詞敘事興感,將今日、
往昔與未來三者不同時空之情事交錯相映,鋪敘婉曲,辭情幽雅而真切。
(資料來源:中國網)

宋• 張鎡《宴山亭/燕山亭》

幽夢初回,重陰未開,曉色催成疏雨。
竹檻氣寒,蕙畹聲搖,新綠暗通南浦。
未有人行,才半啟、回廊朱戶。
無緒,空望極霓旌,錦書難據。
苔徑追憶曾遊,念誰伴鞦韆,彩繩芳柱。
犀簾黛卷,鳳枕雲孤,應也幾番凝佇。
怎得伊來,花霧繞、小堂深處。
留住,直到老、不教歸去

懂  過

下的殘局  彼此都苦走
進心坎   永遠思念。

接跳過記憶的  是傷
了節骨眼  仍痛
人的世界  記、忘覆沒。

再強求  凡事
育  學習放過才好過
回初衷單純
就順意  心平靜。

TOP

《燭影搖紅·題安陸浮雲樓》是宋代詞人廖世美的作品。這是一首登樓懷遠之詞。
“紫微”兩句詠古,說杜牧曾登臨此樓,寫下絕妙詩篇。又化用杜牧詩句,將
“相思遲暮”之情道出。
  下闋開頭“催促年光”承“遲暮”點染,“舊來流水”句沉痛,“斷腸”句凄涼。“晚霽”
轉折,“波聲帶雨”又變化用韋應物詩句而出新。後三句寫三景,烘托了離愁別緒。
此詞因題安陸浮雲樓,又稱道杜牧為此樓賦詩之絕妙,因此運用杜句之處亦特多。
除杜牧詩外,此詞還融合或化用多家詩詞,語如己出。此詞的另一妙處是語淡情
深,優雅別致。周頤評“塞鴻”三句,以為“神來之筆,即已佳矣”;而“催促年光”
以下六句,“語淡而情深”。(資料來源:百度)

宋•廖世美 《燭影搖紅》·題安陸浮雲樓

靄靄春空,畫樓森聳凌雲渚。
紫薇登覽最關情,絕妙誇能賦。
惆悵相思遲暮。記當日、朱闌共語。
塞鴻難問,岸柳何窮,別愁紛絮。
催促年光,舊來流水知何處?
斷腸何必更殘陽,極目傷平楚
晚霽波聲帶雨。悄無人、舟橫野渡。
數峰江上,芳草天涯,參差煙樹。

情感引渡

開俗世的一切  難!
胃翻絞間  嗝出酸味
能阻止現實逼近?
要的防衛都有  破綻。

加珍惜的是  情感
身為它賣力  甘之如飴
的溫暖  適時留下。

度的痛逐步  失去知覺
光裡所剩  不明
心没來由  起落無從
復再平復  惟如此  堪過。

歌  緩緩吟唱  依舊。

TOP

《高陽台·豐樂樓分韻得如字》是南宋詞人吳文英的作品。上片寫立春懷友,下片抒寫離愁。
詞在懷友傷時的離愁中融入亡國流離的沉痛,情感深婉而沉鬱。詞意像華麗,寓意幽深纏綿,
語言優美凝練。詞人寓情於景,情景相生,所敘之情乃是真情流露,感人深實屬罕見。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吳文英《高陽臺》·豐樂樓分韻得「如」字

修竹凝妝,垂楊駐馬,憑闌淺畫成圖。
山色誰題?樓前有雁斜書。
東風緊送斜陽下,弄舊寒、晚酒醒餘。
自消凝,能幾花前,頓老相如
傷春不在高樓上,在燈前攲枕,雨外熏鑪。
怕艤游船,臨流可奈清臞?
飛紅若到西湖底,攪翠瀾、總是愁魚。
莫重來、吹盡香綿,淚滿平蕪。

知情  懂行

視過高者  難懂謙虛
失的儀態  是隱憂
寒的人事  綑綁成結。

夠了解問題  還有轉圜
次的困阨學得經驗
一生的歲月  成長
後留下足跡  餘生回憶。

悟、開竅  大起大落時
來豁達  自能安享。

愛  不能強求卻能守候
果可以  別放棄。

TOP

《高陽台·宮粉雕痕》是南宋著名詞人吳文英的作品,是首詠“落梅”的詠物詞。
上闋諸句皆喻梅落,既喻梅之美,又喻其品格之高潔。下闋用壽陽公主和鄧
夫人典故,意為梅已落盡。無物可助妝添色,只等來日梅子青青。作者借梅樹
形像的變遷,傳達出歲月蹉跎,人事滄桑的悲愁和悵惘。全詞虛實結合,今昔
真幻交融一片,深情婉曲,清虛幽怨。(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吳文英《高陽臺》·落梅

宮粉雕痕,仙雲墮影,無人野水荒灣。
古石埋香,金沙鎖骨連環。
南樓不恨吹橫笛,恨曉風、千裡關山。
半飄零,庭上黃昏,月冷闌干。
壽陽空理愁鸞,問誰調玉髓,暗補香瘢。
細雨歸鴻,孤山無限春寒。
離魂難倩招清些,夢縞衣、解佩溪邊。
最愁人,啼鳥晴明,葉底清圓。

順受

想說的  總在心裡
難平枕  獨獨  無眠對月
的理性讓痛覺  強烈。

聲是翌日或今夜?
兒一向不在乎
空下的萬物
白的只是  存在。

隨季節  換彩
部的根卻執著  落地。
新早晨  陽光放肆普照
潤的雙頰  泛紅蒸蒸  依然。

TOP

《江城子·畫樓簾幕捲新晴》由盧祖皋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這是一首惆悵述情之作,
作者即景抒情,傷春嗟老,抒發身世飄零的感慨。上闋開頭一句勾畫出一派春日景像,但早春
清晨,還有一絲微寒,勾引起人的愁緒。“十年湖上路”,則是愁的根源。下闋承“湖上路”寫年華
老去知音難覓,今日頹唐,全不似當年少年心情,令人更添感傷之情。(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盧祖皋《江城子》

畫樓簾幕捲新晴。掩銀屏,曉寒輕。
墜粉飄香,日日喚愁生。
暗數十年湖上路,能幾度,著娉婷?
年華空自感飄零。擁春酲,對誰醒?
天闊雲閒,無處覓簫聲。
載酒買花年少事,渾不似,舊心情

比比  皆是

著生活既定  日日  天經地義
醉裡  半夢半醒  狂妄頃刻
賣青春  社會中流你情我願
錢  享受地位與價值。

華已不及名利  需求
了感性  無傷
情導向  往往人為操控。  

渾噩噩  偶有
要是常態  多可略過
曾相識的悲歡  陸續。

與新  區別在感覺
裡的衡量  自己懂
的比重  總是  最大。

TOP

《祝英臺近·除夜立春》是南宋吳文英所作的一首節日感懷、暢抒旅情之作。
上片寫除夕之夜“守歲”的歡樂,開頭寫立春日,姑娘們戴上花,顯示出百花
將開的消息,接著對於除夕夜又是立春日也發出喜悅的一笑。下片寫對情人
的思念,追憶舊日和情人共聚,抒寫舊事如夢的悵恨。全詞以眼前歡樂之景,
回憶中往日之幸福突出現境的孤凄感傷鮮明,筆致婉曲,深情感人。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吳文英《祝英臺近》·除夜立春

翦紅情,裁綠意,花信上釵股。
殘日東風,不放歲華去
有人添燭西窗,不眠侵曉,笑聲轉、新年鶯語。
舊尊俎。玉纖曾擘黃柑,柔香繫幽素。
歸夢湖邊,還迷鏡中路。
可憐千點吳霜,寒銷不盡,又相對、落梅如雨。

關情

身在世  只因  責任未了
上山頭  朝陽催行
奔西走人事  周到
  強吹而過  冷感默默。

管今生成功或失敗
得間都要調適。
月青春人人平等   終
髮盡白  僅僅
回的情感  在心  珍愛。

TOP

《瑞鶴仙·晴絲牽緒亂》是南宋詞人吳文英的作品。詞上闋寫江湖飄泊
文人的相思之情,下闋寫女子思戀他的一片幽怨。把戀愛雙方相互思念
的情感對比起來,別有一番藝術審美情趣。(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吳文英《瑞鶴仙》

晴絲牽緒亂。對滄江斜日,花飛人遠。
垂楊暗吳苑。正旗亭煙冷,河橋風暖。
蘭情蕙盼。惹相思,春根酒畔。
又爭知、吟骨縈銷,漸把舊衫重翦。
淒斷。流紅千浪,缺月孤樓,總難留燕
歌塵凝扇。待憑信,拌分鈿。
試挑燈欲寫,還依不妨,箋幅偷和淚捲。
寄殘雲、賸雨蓬萊,也應夢見。

就這樣

連在俗世  為名利或情愛?
了的雙眼  是疲倦或自哀?
萬個思緒  錯綜分秒
跡天涯的人  一堆無奈。

陷  誰都有卻隱藏
  收斂光芒  等待機會      
單  淪為你我通病
上樓下  陌生的微笑。

是為錢賣命
得假日  仍在算計
住的感動  現實淹沒  瞬間
兒低飛  又要大雨一場。

TOP

【賀新郎】又名《金縷曲》、《乳燕飛》、《貂裘換酒》。傳作以《東坡樂府》所收為最早,惟句豆平仄,
與諸家頗多不合。因以《稼軒長短句》為準。一百十六字,前後片各六仄韻。大抵用入聲部韻者較激壯,
用上、去聲部韻者較淒鬱,貴能各適物宜耳。
上片寫重陽節登高望遠所引起的感喟。接著四句是登高樓後觸目傷懷。自己本是一介書生,如今垂垂老矣,
憂國之心尚在,他於送黃成父還朝時說:“時事祇今堪痛苦,未可徐徐俟駕。但作者在此雖認為不必為個人
得失計較,同時也突出“神州淚”之可貴。雖然往事一去無跡,卻仍然不能在記憶中抹去,至此詞意陡轉,
過渡到下片的回憶當年。
末兩句以登高作結,雨消雲收,暮色漸至,下如江淹《恨賦》所雲:“白日西匿,隴雁北飛。”秋天鴻雁南來,
明春仍然北去,北上恢復神州的大業卻遙無實現之日,眼看白日西下,像征闃國勢危殆,令人痛心。自己
老眼平生,壯志難伸,亦只能長歌當哭,借酒澆愁。(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劉克莊《賀新郎》·九日

湛湛長空黑。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
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百尺。
看浩蕩、千崖秋色。
白髮書生神州淚,盡淒涼、不向牛山滴。
追往事,去無跡。
少年自負凌雲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
常恨世人新意少,愛說南朝狂客
把破帽、年年拈出。
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
鴻北去,日西匿。

功利社會

掛口中的話  刻薄卻在乎
放不下的情  冷漠卻在心
界運轉  汲汲營營
依著脈動  跟進
舊間交合、取捨
念裡認同、摩擦
了彼此尊重  該有的  。

的故事没有腳本
出口的浪漫  是傻勁或勇敢?

來北往  速食的人與人
班各異棄道義  變節是時尚
妄自大的情感關係
主間  唯利是從。

TOP

這不是一首詠物詞,也不是記遊詞,而是用象徵手法寫成的抒情詞,題為「尋梅不見」,我們不能當
他真的是在寫實事,否則不但作者尋找不到梅花,我們從詞中也很難找到有寫梅花的影子。
 原來,「梅」只是作者理想中有高尚品格情操的人的代詞。因為全篇是用《楚辭》中「香草美人」的
表現方法來寫的,所以詞題也就以「梅」來代替賢者了。杜甫《貧交行》雲:「翻手作雲覆手雨,紛紛
輕薄何須數。君不見管鮑貧時交,此道今人棄如土!」彭元遜的感慨,也與這差不多。
 「江空不渡」,畏世途之艱難也。恨香草零落之多,是說他所欽佩的人,今已所剩無幾。然後說環境
很艱苦,流年不待人,看看那些德高行潔者,都已「美人遲暮」了。後四句,自述心志:當此「風煙雨雪」
時代,又何須羨慕榮華富貴,任憑自己的遭遇像晚年的杜甫那樣好了,獨立孤城危樓,對落木蕭蕭,看
長江滾滾東流。
 換頭「日晏」三句,總算讓我們從「聞笛」中猜到一點可與梅花相關連的事,作者也藉此自敘了對生活
前途的悲觀。「事闊心違,交淡媒勞」,憤激之語,出自騷人,而又直言無隱,是全篇作意之所在。
「蔓草」句,除用《詩》語外,還兼用了陶潛《歸田園居》詩:「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
但使願無違。」末了湘君遺佩,是自信美人終得眷顧,雖一時寂寞,仍不妨「逍遙容與」,且放浪於山水間,
與白鷗為伍,以保持清高淡泊的操守。此詞風格特異,在宋詞中實為別調。
(資料來源:吟唱詩文賞析:宋詞三百首)

宋• 彭元遜《疏影》·尋梅不見

江空不渡,恨蘼蕪杜若 ,零落無數。
遠道荒寒,婉娩流年 ,望望美人遲暮。
風煙雨雪陰晴晚,更何須,春風千樹。
盡孤城、落木蕭蕭,日夜江聲流去。
日晏山深聞笛,恐他年流落,與子同賦。
事闊心違,交淡媒勞 ,蔓草沾衣多露
汀洲窈窕餘醒寐,遺珮浮沈澧浦。
有白鷗淡月,微波寄語,逍遙容與。

世故

情常促使人情緒  過盛
別之誼再起  難免生疑
燃燒在俗世
背良知無數  上演。

待仔細  負責或自保?
定  冷卻火爆暫時逃避。
頭利益  貪者容易落入
動勤奮之人只管  腳踏實地。

詞存在周遭  總是
兒依附大地  自然。
光的成就  團隊力量
出的表情  隱藏
堂一轉神色  往常。

TOP

《蘭陵王·丙子送春》是宋末文學家劉辰翁創作的一首詞。全詞三闋。
上闋由“送春去”開頭,“人間無路”極寫辛酸悲咽。“鬥轉城荒”訴說臨安
陷落,“不見來時試燈處”尤有深意。中闋由“春去誰最苦”的設問,講述
宋亡而愛國軍民最為痛苦的事實。“送客屢回顧”狀寫宋宮室被擄掠的
淒慘境遇。下闋由“春去尚來否”的設問,暗示宋朝大勢已去,恢復無望。
此詞從表面上來看,是寫春天,實際上卻像征著南宋王朝,“送春”就是
哀悼南宋的滅亡。在詞中作者描繪故國淪陷後的衰敗景像,反映南宋
遺民所經歷的種種苦難和作者的無限悲痛之情,淒絕哀怨,寄託遙深。
(資料來源:百度)

南宋• 劉辰翁《蘭陵王》·丙子送春

送春去,春去人間無路。
鞦韆外,芳草連天,誰遣風沙暗南浦。
依依甚意緒。漫憶海門飛絮。
亂鴉過,斗轉城荒,不見來時試燈處。
春去。最誰苦?但箭雁沉邊,梁燕無主。杜鵑聲裡長門暮。
想玉樹凋土,淚盤如露。鹹陽送客屢回顧,斜日未能度。
春去。尚來否?正江令恨別,庾信愁賦。蘇堤盡日風和雨。
嘆神遊故國,花記前度。人生流落,顧孺子,共夜語

流俗

為求肯定自我  忙碌
命的價值依賴他人  取捨
浪者的思維  是超過或不足?
難當頭  安身就好。

及世俗觀點  尚且苟活
慕愛情又怕受傷
虛烏有的想像  真假迷戀。

識在現實  金錢為首
裡不忘工作  優先
氣隱現無奈  經年累月如是。

TOP

此詞以精粹的語言 ,巧妙的構思 ,不僅寫出了地方上元宵佳節的情景,
而且聯想了京城上元節的盛況 ,同時抒發了仕途失意 、遠離京師、抑塞
不舒之氣。這首詞筆墨運用得當,感情真摯深婉,須用心體味,方能得
其妙也。(資料來源:詩詞名句網)

北宋• 周邦彥《解語花》·上元

風銷焰蠟,露浥烘爐。花市光相射。
桂華流瓦,纖雲散、耿耿素娥欲下。
衣裳淡雅,看楚女、纖腰一把。
簫鼓喧、人影參差,滿路飄香麝。
因念都城放夜,望千門如晝,嬉笑游冶。
鈿車羅帕,相逢處、有暗塵隨馬。
年光是也,唯只見、舊情衰謝。
清漏移,飛蓋歸來,從舞休歌罷

周而復始

晨北風陣陣  扣窗無度
夜鴟鴞低鳴  淒聲猶在耳
轉身體調適  依舊貪戀殘夢。

翔翩翩的候鳥  執著遷徙
壤顯荒  深冬的表態
流終入海  載懷多少情感?
年又是新  開始。

不放棄機會  也不強求
出的人生彩宇  相憐者共賞。

息就為再起航
裡的悲歡  蓄滿產流任意
收萬緒  總要  前進自強。

TOP

《浪淘沙慢·夢覺、透窗風一線》是北宋詞人柳永抒寫對所戀秦樓歌妓相思、愁戚之作。全詞三片。
第一片寫離別後羈旅江鄉的憂戚,穿插寒燈、空階、夜雨之意像加以烘染,構成寒瑟、空寂、暗淡的夜境,
顯示出詞人孤獨煎熬的寂寞與悲戚。第二片從上片“憂戚”轉入“愁極”,承“從前歡會”而追思往昔熱戀情景。
第三片感嘆“無端自家疏隔”,揭明造成今日憂戚、疏隔,還是“自家”的因循宦途所致,頗有自責自悔之意。
詞的特點是將相思離別之情刻畫得淋漓盡致,沒有一點含蓄,這種露骨地表達感情的方式顯然受到民間俚曲
的影響。(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 柳永《浪淘沙慢》

夢覺、透窗風一線,寒燈吹息
那堪酒醒,又聞空階,夜雨頻滴。
嗟因循、久作天涯客。
負佳人、幾許盟言,便忍把、從前歡會,陡頓翻成憂戚。
愁極,再三追思,洞房深處,幾度飲散歌闌,香暖鴛鴦被。
豈暫時疏散,費伊心力。
殢雲尤雨,有萬般千種,相憐相惜。
恰到如今,天長漏永,無端自家疏隔。
知何時、卻擁秦雲態?
願低幃昵枕,輕輕細說與,江鄉夜夜,數寒更思憶。

旭日東昇

  潛意識的寄託
醒  似有若無。

白的天空  陽光普照
裡窗外生靈各自汲取  蛻變。

存在著心思  冷熱錯綜
樣的嘶鳴而過  體悟由人  
上的情感也是  可遇而不可求。

氣凌駕萬物  冬的本色
火闌珊  更添淒美。
彈一曲生趣  聊以自慰
徒沉澱後再起  迎陽。

TOP

《西河·金陵懷古》由北宋周邦彥創作,被選入《宋詞三百首》,是一首
詠史之作。全詞三闋結構:上闋起調至“風檣遙度天際”,寫金陵勝境;中闋
由“斷崖樹”至“傷心東望淮水”,寫金陵古跡並發出憑吊;下闋由“酒旗戲鼓
甚至處市”至末,寫目前景物及千古興亡之思。
   這首詞藝術技巧很高,全詞化用劉禹錫詠金陵之《石頭城》和《烏衣巷》
兩首詩,但又渾然天成。它沒有正面觸及重大歷史事件,而是通過景物描寫
作今昔對比,形像地抒發作者的滄桑之感,寓悲壯情懷於空曠境界之中,是
懷古詞中別具匠心的佳作之一,歷來評價很高。(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 周邦彥《西河》·金陵懷古

佳麗地,南朝盛事誰記?
山圍故國繞清江,髻鬟對起。
怒濤寂寞打孤城,風檣遙度天際。
斷崖樹、猶倒倚,莫愁艇子曾繫。
空餘舊跡鬱蒼蒼,霧沉半壘。
夜深月過女牆來,傷心東望淮水
酒旗戲鼓甚處市?想依稀、王謝鄰里,燕子不知何世,
入尋常、巷陌人家,相對如說興亡,斜陽裏。

常態

  總放肆情懷  繞
藏心中的念  淌
朦朧人迷戀
多的幻夢  逾越現實。

人心海底針
頭草依勢  生存之道
前的微笑  自然。

  誰無幾許!
  隨俗世脈絡  
奔西走  仍庸庸碌碌
未來  自求多福。

南雞犬者看似風光  豈知
能載舟  也能覆舟。

TOP

喜歡虞美人
感覺這個詞牌寫出的詞意境都不錯
大大國文造詣真好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