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是宋代文學家蘇軾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寫的一首悼亡詞,表現了綿綿不盡的哀傷和思念。此詞情意纏綿,字字血淚。上闋寫詞人對亡妻的深沉思念,寫實;下闋記述夢境,抒寫了詞人對亡妻執著不捨的深情,寫虛。上闋記實,下闋記夢,虛實結合,襯托出對亡妻的思念,加深全詞的悲傷基調。詞中採用白描手法,出語如話家常,卻字字從肺腑鏤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著真淳。全詞思致委婉,境界層出,情調淒涼哀婉,為膾炙人口的名作。
(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蘇軾《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記夢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愛裡失智

識開始  緣分
影自憐偶有  藏委屈
法解釋聚散  冥冥之中
語剰問候  情愛已逝。

愛時  不計較付出
衝突没心眼  彼此
流  只因在乎
言萬語每每  放不下
距就咫尺也  想念。

TOP

《玉蝴蝶·望處雨收雲斷》是宋代詞人柳永為懷念湘中故人所寫的作品。此詞上闋開頭“望處”二字統攝全篇。憑闌遠望,但見秋景蕭疏,花老,梧葉黃,煙水茫茫,故人不見,悲秋傷離之感充盈心頭。下闋回憶昔日文期酒會、相聚之樂,慨嘆今日相隔遙遠,消息難通。最後“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回應開頭“望處”。全詞以抒情為主,把寫景和敘事、憶舊和懷人、羈旅和離別、時間和空間,融彙為一個渾然的藝術整體,具有很強的藝術感染力。(資料來源:百度)

北宋•柳永《玉蝴蝶》

望處雨收雲斷,憑闌悄悄,目送秋光。
晚景蕭疏,堪動宋玉悲涼。
水風輕、蘋花漸老,月露冷、梧葉飄黃。
遣情傷,故人何在?煙水茫茫。
難忘,文期酒會,幾孤風月,屢變星霜
海闊山遙,未知何處是瀟湘?
念雙燕、難憑遠信,指暮天、空識歸航。
黯相望,斷鴻聲裡,立盡斜陽。



  這一生
記背後  努力面前  信仰。

人  多些想像浪漫
望筆下風情  成真
過三巡  如痴如醉
覺悟  當夢醒時。

番波折  甘為愛承受
軍奮戰  猶苦笑困守。  
無定所獨獨  寒涼相送
照朦朧總是  迷戀心動。

次的悲歡、聚散
心的  彼此擔待
移物換惟憶  長存
天過後盼春  暖還。

TOP

《驀山溪·梅》是宋代曹組的作品,這首詠梅詞描摹了梅花的姿態、品格,抒發了詞人為梅消瘦的深情,寄託了自已有才不得重用的抑鬱心志。全詞運用擬人化的筆法,用清麗淡雅的筆墨,抒獨賞清芳之情,表孤高自傲之志。(資料來源:百度)

宋•曹組《驀山溪》·梅

洗妝真態,不作鉛花御。
竹外一枝斜,想佳人,天寒日暮。
黃昏院落,無處著清香,風細細,雪垂垂,何況江頭路。
月邊疏影,夢到消魂處
結子欲黃時,又須作,廉纖細雨。
孤芳一世,供斷有情愁,消瘦損,東陽也,試問花知否?



  皎潔或朦朧  詩人獨愛
緣的概念  轉機?
離後最怕  巧遇!
子的世界  僅跟從没細節。

  日有所思夜來磨
了必要的時候  還是抉擇
失的人隨記憶浮沉  至終
不附體該死卻  苟活
在世道上  深淺過境  受。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