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分享】2016中秋話劇 水月神的新娘 逐字稿 日後談更於十樓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7-1-3 08:34 編輯
本帖包含2016年小花仙中秋話劇之所有選擇的結果和結局,未解(完)話劇者請自行斟酌是否食用本帖!
說明:
代表鬼宿
代表九黎
代表白狐葛葉
1-G代表第一章往鬼宿路線的選項
1-G-N代表第一章往鬼宿路線、但無法加好感的選項
2-B-Y代表第二章往白狐葛葉路線且會加好感的選項
以此類推
各章、每種選擇和結局的順序都是:白狐葛葉->鬼宿->九黎
如有錯誤、漏掉情節歡迎提出!!!(編劇之文筆問題不包含在內)
本文歡迎轉載,但應標註來源為小花仙網頁遊戲
by整理者 熙芮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2.swf
白狐月:你聽說過水月神娶新娘的故事嗎?今晚我們就來說一個。
「水月神」九黎雖被稱為「水神」,其實只是一隻臭名昭著的河妖。
在詭異滿月的夜晚,未滿十六歲的美麗新娘坐在獨舟上,默默被窒息的湖水捲入河底。
這件事情常年困擾著水月村,無數少女命喪河中。
不過,「降妖幻術師」白狐家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輪到他家的掌上明珠——白狐月,我的身上。
我的哥哥「最後的降妖幻術師」白狐葛葉與「水月神」九黎常年纏鬥對抗。
沒有人知道九黎的大部分妖力已經被哥哥封印。
但在九黎的要挾下,依然有懼怕他的村民,不停地祭祀著少女。
那天,我在河邊採花,卻被九黎擄走,囚禁在水月宮。
九黎以「娶我為妻」作為條件,要挾哥哥將他的所有妖力歸還。
但是哥哥卻暗中托話,告訴我:耐心等待,在我與九黎的滿月大婚之日,即是救我離開之時。
九黎給了哥哥一年期限,「如果不交還妖力,就娶走他最親愛的妹妹。」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3.swf
請選擇新娘修行的目標:
想回到哥哥身邊(B)
或許還有別的選擇?(G)
成為水月神的新娘(J)
各樓層連結:
2樓 第一章開始~鬼宿路線跑完
3樓 第一章九黎路線~第二章白狐葛葉路線不加好感跑完
4樓 第二章白狐葛葉加好感~第二章九黎路線不加好感跑完
5樓 第二章九黎路線加好感~第三章白狐葛葉路線跑完
6樓 第三章鬼宿路線~白狐月的猶豫或決定
7樓 BAD ENDING、白狐葛葉結局、鬼宿九黎結局分岐
8樓 鬼宿結局、九黎BAD ENDING
9樓 九黎GE、TRUE ENDING、日後談、樓主亂講話時間(X
10樓 日後談
1

評分人數

  • 22775913

收藏 分享

第一章開始~鬼宿路線跑完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9 21:14 編輯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5.swf?isveucfc
鬼宿:兄弟們都到齊了嗎?
九黎,這個時機我已經等了好久了。
這麼大一個月亮,我不全吞掉不是浪費了嗎?
(舔著嘴唇)我這次非要一口全吃了!
九黎,這一次你的死期終於到了!
白狐月:(隨手打開哥哥送我的式神器具,哥哥的容貌赫然出現在我的面前。)
白狐葛葉:月兒,暫時被河妖困在水月宮,委屈你了。
一定要小心保護自己,如果有事情發生,你隨時用這個式神聯繫我。
白狐月:我、我明白了。
水月宮祭司要來上課了,先不說了。
(關上式神的器具,白狐葛葉式神的樣子消失在她的面前。)
上課一個小時候之後……
水月宮祭祀:白狐月小姐!這個是水神祭祀的基本禮法,你…………
白狐月:(水月宮祭司的話已經飄遠)
(我來到水月宮已經快一個月了。)
(雖說是被囚禁,其實,只要不離開水月宮,基本上我哪裡都可以亂晃。)
(不過,新娘修行中還是受到水月神九黎的不少騷擾和調戲。)
(九黎和我印象中的「河妖」有些不同,我以為他威嚴而桎梏,對周圍人更是冷酷無情。)
(但現實中的他總是吊兒郎當,老神在在,還總管我叫「俘虜」,簡直無恥!)
 哎呦,好痛!
水月宫祭祀:又走神了,下次再走神,我再打!
白色侍女:不好啦不好啦!鬼宿又率領天狗軍團攻過來了!
水月宫祭祀:這可不妙,今天是滿月之夜。
九黎大人現在的妖力大不如前了,鬼宿肯定想趁著吃滿月蓄積妖力,襲擊九黎大人!
白色侍女:狂妄的天狗!
每次都輸給我們家主人,現在還要乘人之危!
白狐月:天狗……吃月亮?我還真沒有見過……
鬼宿與九黎打鬥,我應該怎麼辦?
不管他們,聽哥哥的話繼續新娘修行(1-B)
趁機逃走(1-G)
偷看夜戰(1-J)
1-B
白狐月:(遠遠地看見水月宮大殿有一個黑色少年正在和九黎對戰,他就是天狗族的鬼宿吧。)
算了,不管誰跟誰打,反正跟我沒什麼關係。
我現在不過是一個還有點利用價值的俘虜罷了。
(等水月宮祭司和白色侍女離開之後,我獨自一人看著窗外,捏著胸口哥哥給我的護身符發呆。)
(突然,房間的一個角落傳來一道光芒)
 誒?那是什麼……
白狐葛葉:(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白狐月:…………白狐葛葉…………哥哥?你!
白狐葛葉:(沒有說話,他只是指了指梳妝台的方向。)
白狐月:(順著哥哥指出的方向,白狐月發現在她的梳妝台上有一個式神的器具。)
我該怎麼辦…………
看到哥哥出現,我......
大概是幻影,合上式神道具(1-B-N)
走向梳妝台,確認式神道具(1-B-Y)
1-B-N
白狐月:(當白狐月合上式神的器具時,白狐葛葉果然消失在她的眼前。)
(心中不免有些失望。)
 果然,只是式神的幻影麼……我還以為哥哥真的來救我了…………
(失落)這個時候,哥哥你在哪裡呢……
(抱著式神器具)只要耐心等待,到結婚那天,一定有辦法逃出去,我要更加耐心!
(過了不久,白狐月聽聞門外的侍女討論,關於天狗鬼宿大戰九黎的經過。)
(天狗雖然吞噬了滿月,但是依然不敵九黎的攻擊,被九黎耍得團團轉。)這只河妖,就算封印了他七層的妖力,果然還是強大啊……

1-B-Y
白狐月:(白狐月伸手撫摸著式神器具上,熟悉的幻術圖騰。)
這個哥哥送我的式神器具上,鐫刻著哥哥的圖騰。
我還以為哥哥真的來救我了。
果然,眼前的哥哥只是幻影嗎?(伸出手)
白狐葛葉:(握住白狐月的手)月兒,是我,別怕。
待大婚之日,時機一到,我會破開結界親自救你。
這個式神器具,你保存好,隨時和我聯繫。
不要被河妖發現。
白狐月:我明白。
可是,我現在就想回家……
白狐葛葉:夜已深了,乖,我吹曲笛子哄你入睡可好?
白狐月:嗯嗯。
(白狐葛葉的式神,吹出的笛聲像一股清流溫暖了白狐月的心房。)
(昏睡的迷濛之間,白狐月彷彿聽到了門外侍女的輕聲細語。)
(原來,天狗雖然吞噬了滿月,但是依然不敵九黎的攻擊,被九黎耍得團團轉。)
白狐葛葉:(放下笛子)如今白狐家就只剩下你和我了。
我絕不會讓你發生任何的意外。
竟然想要奪走我最珍視的人……。

1-G
白狐月:(趁著祭司和侍女不注意,我偷偷溜出房間,在這種慌亂時刻,也許是我逃走的最好時機。)
額,這裡是哪裡?
水月宮的小巷縱橫交錯,又長得那麼相似。
這個地方,我剛才好像來過了……啊!
(迎面撞到了什麼東西?!)
鬼宿:哎呦,哪裡來的水月宮小丫頭!難道是來擋小爺的路麼?!
白狐月:(難道對方不認識我?)
你、你一個黑不溜秋的傢伙!你是誰?
鬼宿:什麼黑不溜秋!你小爺我叫鬼宿!可是天狗族的大當家!
白狐月:天狗……吃月亮?
鬼宿:呵呵,你還知道不少。
沒錯!今天小爺我就要「天狗吃月」蓄滿妖力,徹底打敗那個臭河妖!
你這小丫頭還挺會頂嘴的!九黎家的侍女就是這麼沒禮貌,看小爺調教你!
白狐月:糟糕,好像惹怒了這隻小天狗,我該怎麼做……
好像惹怒了這隻小天狗,我該怎麼做……
轉身就逃(1-G-N)
誰怕誰?(1-G-Y)
1-G-N
白狐月:(白狐月暗想,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鬼宿:喂!你跑什麼!(一把抓住)
白狐月:我、你放開我……(瑟瑟發抖)
鬼宿:你這小侍女,怎麼怕成這樣啊!
我堂堂天狗大當家‧鬼宿小爺怎麼可能欺負你呀!
好了好了,你走吧!
看小爺今晚秒殺你們主人去!
每次都被九黎虐,這次他妖力大減,雖然勝之不武,但是挫挫他銳氣也好!
你走吧!不嚇你了!
白狐月:(白狐月被放走以後,很快,她就被水月宮祭司和白色侍女找到了。)
(後來聽白色侍女說,天狗雖然吞噬了滿月,但是依然敗給了九黎。)
 看來那只天狗還是輸了。

1-G-Y
白狐月:(看著鬼宿傲慢的小表情,就像一根導火索,引爆了我這些日子的委屈。)
好啊,看我好欺負是嗎?
九黎欺負我也就算了,你這隻小天狗也趾高氣昂的!
你到底幾歲!懂不懂得尊重人吶!啊!啊!
鬼宿:你、你、你不要激動啊!
我、我並沒有說要欺負你啊!
白狐月:哼,還帶著一個奇怪的面具!(伸手要去揭開面具)
鬼宿:喂……喂!你幹什麼!
白狐月:不讓我取下來,一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鬼宿:不、不行……就是不行!不要摘我的面具啊!
英、英雄好漢不跟女鬥!
我還要去找九、九黎決鬥呢!懶得理你!(嚇得揚長而去)
白狐月:哼,小鬼,還敢欺負到姐姐頭上麼!
旁白:很快,白狐月就被水月宮祭司和白色侍女找到。
再後來,白狐月聽說天狗一族的攻擊被九黎輕易化解,敗興而歸。
但是白狐月沒有想到的是,天狗一族的當家鬼宿已經記住了白狐月。
鬼宿:那個水月宮的侍女真是大膽,也不知道名字叫什麼。

TOP

第一章九黎路線~第二章白狐葛葉路線不加好感跑完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7 22:42 編輯

1-J
白狐月:(趁著祭司和侍女不注意,我偷偷溜出房間,順著打鬥的聲音朝大殿走去。)
(天空中的月亮已經消失,遠處,我看到兩個身影纏鬥得不相上下。)
是我的錯覺麼?剛才九黎眼角朝我瞟了一眼。
鬼宿:你個臭水妖,只會狡猾的躲!看招!
九黎:喂,慢著!
白狐月:(速度太快了,我只覺得有兩股風一般的力量迅速出現在我的面前。)
九黎:…………
白狐月:你…………!受傷了!
九黎:俘虜,這種時候你也愛湊熱鬧,人類真麻煩!
白狐月:你明明受傷了,還在逞強什麼!
(九黎護在我的面前,替我擋開了來自天狗的攻擊。)
面對將要昏倒的九黎,我應該怎麼辦……
面對將要昏倒的九黎,我應該怎麼辦?
怒視天狗(1-J-N)
掀開九黎受傷的地方(1-J-Y)
1-J-N
白狐月:天狗!不准靠過來!
你這樣趁著滿月來襲擊水月宮,本來就勝之不武!
鬼宿:哪裡來的小侍女!真沒禮貌,還天狗天狗的亂叫!
你小爺我叫鬼宿!可是天狗的當家!
(掃了一眼受傷的九黎)哼,剛才還嚷嚷著用三成法力也能打敗我?妄想。
你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呼風喚雨的水月神了。
還有這個不知道哪裡來的小丫頭,值得你與我戰鬥時分心嗎?
沒意思,走了!
白狐月:來人啊!快把九黎送回房間療傷吶!
(就這樣,因為天狗鬼宿的敗興而歸,九黎身受重傷,靜心修養,我的新娘修行暫時少了他的騷擾。)

1-J-Y
白狐月:讓我看看你的傷有多重?
九黎:人類俘虜,不要多事!
白狐月:(白狐月不顧九黎的阻擋,掀開他受傷的位置,鮮紅的血液還在滋滋地往外冒。)
白狐月:你的傷口很深……
鬼宿:這是什麼情況,在那裡唧唧歪歪!
男子漢受點傷算什麼!我以前還被你單方面毆打呢!
沒想到為了個小丫頭分心,還受傷了。
今天真是掃興,小爺走了!(鬼宿離開)
九黎:(隱忍著疼痛)…………
白狐月:嘶,好疼……
九黎:你怎麼了?
白狐月:剛才手擦傷了,為什麼我的血滴在你的傷口上……竟然可以治癒傷口?
九黎:(傷口漸漸地痊癒了)
看來你的價值不單單在於交易,還媲美唐僧肉呢!
白狐月:你………無恥!
(白狐月有點生氣,但是既然對方是為自己而傷,所以只能繼續為他治療。)
(很快,九黎的傷口就痊癒了,於是,九黎送(押)白狐月回到房間。)
白狐月:夠了,就送到這裡吧!你可以回去了。
九黎:這裡可是我的地盤,我想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甚至你的寢室、你更衣沐浴的地方,都~是~我~的~地~盤~
白狐月:你!
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九黎:(正色)不過,沒想到你的血液竟然可以有治癒之效。
白狐月:我也沒有想到,你這樣一個吊兒郎當的人也會替俘虜擋下攻擊。
九黎:哈哈哈,那是必然的。
既然你待在了水月宮,就是我的人了,沒人可以欺負你。
我這個人有恩必還,有仇必報,黑白分明得很。
不早了,休息吧!改天再來調戲你。(離開)
白狐月:你…………!
(看著九黎離開的背影,白狐月腦中第一次出現猶疑。)
我的血液為什麼能夠治癒別人的傷口……

3月結束
水月宫祭祀: 已經是春末了啊,你來到水月宮也有一段時間了吧,感覺如何?
白狐月:……
水月宫祭祀:……我知道你有些話是不會告訴我的。
馬上就到夏季了,九黎大人為你定制了新的服裝。夏天的水月宮很美,說不定你會喜歡這裡的景色噢。
我還有事,先走了。
白色侍女:白狐月大人……您一個人嗎?
白狐月:是你啊,白色侍女。
(自從進水月宮以來,她就一直在我身邊服侍我)
白色侍女:請到這邊來……我有些事情要和您說。
白狐月:嗯?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18.swf?isveucfc
白狐月:(在水月宮新娘修行已經五個月了,九黎偶爾會來我這裡小坐。)
(但我的心一直在被那個大婚期限煎熬著。)
白色侍女:白、白狐月小姐,是我……
您準備好了嗎?
白狐月:我………
(心跳加速的我,回想起三天前,她來找我說的話。)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我已經觀察你多時,你心地善良、待人和善。
在水月宮裡,卻總是悶悶不樂,我常常看到你晚上偷偷地以淚洗面。
我有一條可以回到人類世界的暗道,可以帶你回家。
如果你願意,三天後,當新月出現時,我帶你出去。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時機已到,事不宜遲,我們走吧!
白狐月:我準備好了,我們走吧!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我們已經回到人間了!
這裡也很接近天狗的領地,請您小心,不要和我走散了。
白狐月:難以置信,我居然真的回到了……人類的世界!
咦,那邊好像有個人昏倒了?
(替昏迷的少女簡單地包紮了一下傷口。)
(給她餵了一點水)
你終於醒過來了!姑娘,你沒事吧?
新娘少女:不……不要靠近我!
我……我……不是妖怪……(捂臉哭)
白狐月:不要怕,我不會傷害你,你看身上的傷,我已經幫你包紮過了!
冷靜點,你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新娘少女:姑娘,你知道「水月神娶親」的事情麼?
白狐月:…………當然知道,怎麼了?
新娘少女:我就是被「水月神挑中的新娘」,成了那個怪物的祭祀品。
那個可怕的怪物,在祭祀那晚,把我們關進一個密室。
在密室裡,我才發現了自己身上的秘密。
我們這些被祭祀的新娘,都是妖怪與人類的混血,一到十六歲就會原形畢露。
那個可怕的怪物為吞噬更多的靈力,聽說人與妖怪結合的少女鮮血能夠成為靈力的良藥。
所以,他開始在孕婦的肚子裡偷偷下蠱,讓胎盤與妖力結合。
待我們成熟長大之後,就成為了他的祭祀新娘,成了他的「良藥」,然後……一個一個被吃掉。
白狐月:………沒想到水月神那麼殘忍,太卑鄙了!
可是你怎麼逃出來的?
新娘少女:因為一個漂亮的神仙跟水月神纏鬥,我拚死逃了出來……
發現密室竟然距離水月村不遠,可是當我回到村裡時……我已經變成了妖怪。
遭到了村民的追趕,他們打我又罵我,連我的親戚都……嗚嗚嗚……
白狐月:密室竟然不在水月宮……真奇怪……
看著哭得梨花帶雨的半妖少女,我該怎麼辦呢……
只是安慰新娘少女,還是回家重要2-B
告別新娘少女,繼續往前走2-G
幫助新娘少女2-J
2-B
白狐月:別怕,既然已經逃出來了,就趕緊回到家人身邊吧。
他們一定會守護你的,你的家在哪裡?
新娘少女:我的家………
白色侍女:(插話進來)白狐月小姐,時間非常緊迫,如果在這裡耽誤,可能很快就會被那個人找到!
白狐月:可是她隻身一個人,還受了傷………
新娘少女:恩人,我沒有關係。
既然你們有要事在身就快走吧。
白狐月:………我明白了,我們不得不先走了,你照顧好自己。
我們趕緊走吧!
(告別了逃出來的新娘少女,我們朝著家的方向走去,來到了一個岔路口)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往右走是真正的回家之路,請相信我。
白狐月:前面是岔路口,我應該往哪邊走?
前面是岔路口,我應該往哪邊走?
朝左走(2-B-N)
朝右走(2-B-Y)
2-B-N
白狐月:(我們朝著左邊一直走,漸漸看到了一些稀疏的人煙。)
你看,終於有人煙了……
(突然,一個高大熟悉的身影擋在了白狐月的面前。)
九黎:(黑臉)…………
白狐月:九、九黎……!!
九黎:是她帶你出來的嗎?
白狐月,記住,你只是個俘虜。再敢做這樣的事情,下一次消失的將會是你。
(舉起刀,殺死了侍女)
白狐月:不…………
(伴隨著白色侍女倒下,白狐月相繼也昏倒,眼前的畫面一黑。
(醒來)……
(哥哥的式神器具在發光,打開。)
白狐葛葉:月兒……
白狐月:哥哥!
(看見哥哥式神的一剎那,白狐月崩潰地哭起來。)
(她將白色侍女和逃出水月宮的事情告訴了白狐葛葉。)
白狐葛葉:月兒,白色侍女,只是我的一個式神而已,她是我安插在水月宮的眼線。
我說過,會想辦法救你,哪怕是不擇手段。
這次逃走後,會讓河妖有了堤防之心。
你暫時安分一些,耐心等待大婚之日。
相信我,一定會救你出去。
白狐月:我相信你,哥哥。

TOP

第二章白狐葛葉加好感~第二章九黎路線不加好感跑完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7 22:42 編輯

2-B-Y
白狐月:已經朝右邊走了很久了,還是沒有看到人煙,對不對?
嗯?侍女你怎麼了?
白色侍女:………(只見白色侍女突然萎縮成了一張薄薄的紙人)
白狐月:式神?難道這是哥哥……
(這時,白狐月發現樹根下有一個式神器具在發光。)
(式神白狐葛葉的樣子出現在白狐月的面前。)
白狐葛葉:月兒,看來她已經成功帶你離開了水月宮。
這個白色侍女是我多年前安插在水月宮的眼線式神,跟著我的式神趕快離開,別讓河妖追上來。
九黎:不好意思讓你們失望了,沒想到你還在我的身邊安插了眼線啊,白狐葛葉。
白狐月:九黎!
白狐葛葉:(式神擋在白狐月的面前。)
月兒,我來拖延時間,快走。
九黎:區區一個式神也敢這麼囂張?白狐葛葉,別以為封印了我的妖力,你就有贏我的把握。
白狐月:哥哥!
(剎那之間,九黎的攻擊快如閃電。)
(白狐葛葉的式神已經節節敗退,結局已定)
九黎:告訴你白狐葛葉,別玩陰的。
想要你的妹妹,就用我的妖力來贖回,其他方式免談。
白狐葛葉:………
月兒……信我(會來救你)
白狐月:哥……(白狐月眼看著哥哥式神的樣子漸漸消失在眼前,簡直心如刀割。)
…………
九黎: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
不准再逃走,否則,你將永遠失去你的自由。
白狐月:…………
九黎:(九黎一記手刀將白狐月擊昏,她再一次被帶回水月宮。)
白狐月:(醒來)
哥哥……我想回家………
(手中摸著白狐葛葉送給她的護身符,流著眼淚默默睡了過去。)
(午夜,熟睡的白狐月身邊,那枚哥哥的式神器具發出了光亮,白狐葛葉的身影出現。)
白狐葛葉:………(溫柔地拂去妹妹眼角的淚)
所有傷害你的人,我都要他們償命,一個都不會放過,月兒,由我來保護。

2-G
白狐月:(且不管她說的是真是假,還是趕緊離開這個地方比較好。若是被九黎追上,可能就再也沒辦法逃出那個地方了。)
嗯,我們兩個也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了,保重。
新娘少女:再往前走可能會進入天狗之森,同時,水月村追殺我的村民還在附近,請多加小心。
白狐月:(告別少女後,在河邊徘徊了一段時間)哪條路能到家呢?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小心!
白狐月:啊啊啊!(從索道滑了下去)
啊啊啊!(從索道滑了下去)
這裡有……很多很高很高的樹,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景象……
有人嗎…有人嗎?——(無人回應)
糟糕,不會是迷路了吧!
這時候我應該怎麼辦?
迷路了,這時候我應該怎麼辦?
站在原地不動(2-G-N)
向黑森林的深處走去(2-G-Y)
2-G-N
白狐月:我應該往哪個方向走呢?
鬼宿:喂,是誰膽子那麼肥,敢擅自闖入天狗一族的領地!
白狐月:你、你是………天狗一族的鬼宿?
(正當鬼宿想說什麼的時候,背後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鬼宿:哎呦……是哪個混賬沒禮貌的傢伙打我……頭……!
死河妖……你怎麼會來這裡!想搞偷襲麼?
九黎:(黑臉)把你的手從她身上拿開。
鬼宿:哦哦我明白了!
你這傢伙,十幾年沒有踏足這裡,這次來竟然為了這個女人?
(舉起法杖,將白狐月囚禁在結界中)
九黎:找死麼?
(九黎手指輕輕一彈,反將鬼宿禁錮在自己的魔法圈內,白狐月轉移到了九黎的手中。)
鬼宿:鬱悶死我!我自己家門口的地盤,還要被你欺負。
放我出去!臭河妖!
哼!不就是靈力高一點麼!了不起死你!
從我們小時候開始,你就是這樣一個陰險的貨色!
白狐月:好疼……
(九黎冷冷地看著白狐月,緊緊地用手箍住她的手臂,他看起來很生氣……)
九黎:帶你出來的侍女已經被處置了。
下一次,再試試逃走,你會永遠失去自由。
白狐月:你竟然殺了白色侍女……
(我忽然想起剛才那個新娘少女說的話,心中不由地害怕起來……)
(就這樣,我再一次被九黎帶回了水月宮。)

2-G-Y
白狐月:待在原地也不是辦法,還是繼續往前走吧。
嘶!(被植物劃傷)痛,傷口好像有點深啊!
鬼宿:(從高處傳來的聲音)是誰膽敢闖入我天狗的領地,趕快滾出去,這裡不歡迎你!
白狐月:你是誰……嘶,手臂好疼……
鬼宿:(從天而降)嘖嘖,人類就是麻煩,既脆弱又容易受傷。
白狐月:我不和你這個小鬼頭一般見識!
鬼宿:我才不小!我乃是天狗一族的大當家!
人類別動!要不是我替你療傷,你早掛了!
我可不想讓你這種菜鳥死在我們神聖的地盤裡……(舉起法杖幫白狐月治療傷口)
白狐月:天狗……你是那只襲擊九黎的天狗當家……鬼宿?
鬼宿:九黎九黎九黎,為什麼在哪裡都能聽到這個名字!
我跟你說!
其實我們兩個人小時候私交不錯!經常混在一起玩。
但天狗族和水族一直水火不容,最後父親大人命令我,一定要與九黎劃清界限。
白狐月:結果呢?
鬼宿:結果,九黎那傢伙聽到了父親大人要我和他絕交的消息。
為了不為難我,他就故意假扮黑臉,處處找茬,後來我們就吵了起來……
我很生氣,因為他對我那麼不信任!
根本不把我當朋友。
臭河妖,以為我真傻不知道麼!
後來,我們的關係就越來越糟,不知不覺間,已經變成了宿敵。
白狐月:沒想到九黎和你還有這樣的過去……啊!
(這時,鬼宿的背後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鬼宿:哎呦……是哪個混賬沒禮貌的傢伙打我……頭……!
死河妖……你怎麼會來這裡!
九黎:(黑臉)把你的手從她身上拿開。
鬼宿:我好心幫她包紮傷口而已,喂!喂!你怎麼拽著她就走!
九黎:今天我沒空理你。
(九黎抬手施展出的魔法,鬼宿立刻像石膏一樣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鬼宿:西瓜你個哈密瓜!我在自己的地盤也要被你欺負!
給我把魔法解開!你這個蠻不講理的臭河妖!
………不過,那個姑娘究竟什麼來路,讓九黎那麼緊張。
白狐月:好疼……(九黎不顧身後抗議的鬼宿,冷冷地拽著白狐月往前走。)
九黎:帶你出來的侍女已經被處置了。
下一次,再試試逃走,你會永遠失去自由。
白狐月:你竟然殺了她……
(我忽然想起剛才那個新娘少女說的話,心中不由地害怕起來……)
(就這樣,我再一次被九黎帶回了水月宮,逃出來的努力全白費了。)


2-J
白狐月:留你一個人在這裡也不是辦法,我們送你回家吧!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可是……
白狐月:別可是,我們走吧!
(三人沿著小路,朝水月村的邊界走去。)
村民甲:你們看!妖怪在這裡!
村民乙:快點離開水月村!你這個魔鬼!
村民丙:滾出我們的村莊!(拿起武器追趕)
新娘少女:不……不是這樣的!我不是妖怪,啊!(陸續朝著白狐月他們丟來了石頭。)
白色侍女:白狐月小姐,此地不宜久留,快逃!
白狐月:一群蠻不講理的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我們先離開這裡!走!(拉過少女逃跑)
(沒有跑多久,我與少女就和白色侍女走散了。)
村民丙:想跑!沒有那麼容易!你們幫那個妖怪!肯定也是魔鬼!
(眼看著村民的木棍朝著白狐月的身上敲去。)
白狐月:啊…………(來不及躲了)
九黎:住手。(替白狐月擋開)
村民丙:哎呦…………
白狐月:………九黎。
(明明是白狐月自己選擇逃走,看見九黎不計前嫌還幫助自己,白狐月會怎麼做?)
面對幫助自己的九黎,我該怎麼做?
躲到水月神的身後(2-J-N)
原地呆住(2-J-Y)
2-J-N
白狐月:(白狐月下意識地躲到了九黎的身後。)
九黎:(冷冷地看了白狐月一眼,隨手結印對著暴民施展法術,村民紛紛倒地。)
新娘少女:你!你!!我認識你!
你就是那個在怪物房間救了我的神仙!
白狐月:九黎……是救你的神仙?
新娘少女:是的,多虧了好心的漂亮神仙,我才能夠從那個怪物的魔掌裡逃脫!
九黎:跟著我的侍衛走吧,他會帶你到安全的地方。
至於你,白狐月,我們換個地方說。
白狐月:(告別少女,白狐月被九黎拽到河邊。)
…………(被九黎掐住下巴)
九黎:如果再逃一次試試看,我會讓你從此失去自由。
看到了嗎?這就是違逆我的下場。
(目光穿過肩膀,望向九黎身後,倒在地上的是白色侍女的屍體)
白狐月:你這個……妖……怪……
(就這樣,白狐月再一次被九黎帶回了水月宮。)
(雖然九黎殘忍的殺害了白色侍女,但是,那個真正「河神娶妻」的兇手,始終困惑著白狐月。)

TOP

第二章九黎路線加好感~第三章白狐葛葉路線跑完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7 22:44 編輯

2-J-Y
白狐月:……(由於吃驚,呆呆地愣在原地。)
九黎:(壓低聲線)還在發什麼呆,快走。
(九黎冷峻的目光掃視了一圈周圍的暴民,結印施展了幾個法術,便匆匆帶著白狐月他們離開。
(九黎、白狐月和少女順利來到了小河邊。)
新娘少女:你、你!!我記得你!
你就是小黑屋那個救我的好心神仙!!
白狐月:你說什麼……?九黎是救你的神仙?
新娘少女:是啊!我不會記錯的!多虧了他,我才能夠有機會逃離那個怪物的房間。
九黎:………
剛才那些暴民暫時會陷入沉睡,你和父母盡快遠走他鄉,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吧。
新娘少女:(一直磕頭)謝謝神仙,謝謝神仙。
也謝謝你,白狐月小姐!(少女告別)
九黎:(只剩下兩個人,九黎至始至終都沒有正眼看過白狐月一眼。)
白狐月:九黎我………
九黎:夠了,回水月宮吧。
記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一個俘虜而已。
白狐月:…………
(九黎一反常態的冷落態度,讓白狐月心中有了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白狐月心中暗想,難道她在期待九黎還會有其他的反應麼?
(帶著白狐月回水月宮後,九黎什麼也沒說就直接離開了)………
水月宫祭祀:白狐月小姐,還好您回來了,水月宮快亂套了。
九黎大人聽聞您離開以後,發了瘋一樣的四處尋找。
我之前從未看到過九黎大人這個樣子,我們也因為工作失職,第一次受到九黎大人如此嚴厲的責罰……
不管在水月宮外發生了什麼,請您早些休息吧,不要再讓九黎大人擔心了。
白狐月:………九黎擔心我?
明明他說我只是一個俘虜而已。
(今天,經歷一番波折的白狐月,漸漸進入了夢鄉。)
(午夜,白狐月的房間出現了一個人影。)
九黎:(在夜色下靜靜觀察白狐月)
她只是個俘虜而已,為什麼我會那麼緊張,我越來越不像我自己了……
(九黎的手輕輕撫平白狐月垂下的髮絲,然後移動到了她微張的嘴唇上。)
(驚!手飛快彈開)我這是在幹什麼……
我這到底是在幹什麼……(匆匆離開)
白狐月:(張開眼睛,臉色緋紅)剛才九黎………
不過,剛才那個逃出來的少女新娘一口咬定九黎是救她的神仙……
那麼,那個「河神娶妻」的怪物究竟是誰?
(而帶著白狐月出逃的「白色侍女」再也沒有出現過。)

七月結束後播放
白狐月:啊,好熱……夏天什麼時候才能結束啊……
水月宫祭祀:看你穿成這個樣子……上次九黎大人為你添置的夏裝不合身嗎,好像從來沒有見你穿過呢。
白狐月:總是自以為是的給我買一堆東西,我……我不喜歡。
(看向遠處荷花盛開的水池)盛夏……還有5個月就要結束了。

九月結束後播放
白狐月:想不到,我竟然已經在這個地方生活了這麼久……
水月宫祭祀:快到冬天了,請注意身體。
新娘修行馬上也要結束了,下一個月,我會對你的修行成果進行考核,做好準備噢。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30.swf
白狐月:在水月宮的新娘修行已經接近尾聲,經歷了不少事情,也遇到了很多人。
我對於「水月神」九黎也有了新的認識。
他有殘忍的一面,更有溫柔的一面。
只是,我現在看見的任何一面,都與人們口述、古書上記載的「殘暴河神」不一樣。
眼看著我與哥哥約定的大婚之日越來越近……
我感覺自己分成了兩半,一半仍然屬於人類世界,另一半卻迷失在這水月宮中。
我心中莫名的慌張起來,我要忍耐……等待白狐葛葉哥哥帶我離開這裡……
九黎:看來白狐葛葉不想贖回你,你既然修行的這麼辛苦,我就將就收了你這個小娘子。
白狐月:………
水月宫祭祀:啊哼,九黎大人,請你不要調戲修行新娘。
白狐月小姐,一年的新娘修行即將結束,是時候評判修行成果了。
珠鱗:慢著!!
白狐月:(遠處忽然有個聲音打斷了祭司的話。)
(一個俏麗的姑娘飛奔進來,一手拽住九黎,嬌蠻地瞪著白狐月。)
九黎:珠鱗!
珠鱗:珠鱗身為鯉魚精的公主,連我都還沒有開口向九黎哥哥提親,你這個人類小丫頭會有資格!
我不管我不管!我從小就決定長大要嫁給九黎哥哥!
新娘修行我一刻都沒有落下,卻讓這個人類的丫頭搶先了!
白狐月!我要和你決鬥新娘修行!
勝出的人才能成為表哥的新娘!
九黎:………(九黎似笑非笑地看著白狐月和珠鱗,似乎默認了這場決鬥。)
白狐月:有沒有搞錯?!
我是被綁架來結婚的,半路殺出個鯉魚精要和我搶親?
我……
面對珠鱗的挑戰,我應該怎麼辦?
想到與哥哥的約定,胡亂敷衍(3-B)
修行對我不重要,懶得搭理(3-G)
當然應戰(3-J)
3-B
白狐月:(面對這種鬧劇,白狐月懶得應對,修行考核的時候也只是隨意敷衍。)
水月宫祭祀:新娘修行考核結果,白狐月勝。
珠鱗:是勉強險勝!險勝!
白狐月:………既然沒事,我先告辭了。(走開,走捷徑朝著她的房間走去。)
珠鱗:人類!你你你!你給我站住!
白狐月:………比賽已經結束了,有何貴幹?
珠鱗:我們換個地方說,走。
白狐月:(面對糾纏不清的鯉魚精珠鱗,我…………)
珠鱗追上來了,我應該如何回應?
故意挑釁 (3-B-N)
講清楚,對九黎不感興趣 (3-B-Y)
3-B-N
白狐月:我哪裡也不會跟你去的。
沒想到妖界的人也如此輸不起。
珠鱗:你!表哥怎麼會看上你這樣的女人!
(抬起手向白狐月臉上扇去)
白狐月:(抓住珠鱗的手)輸了就是輸了,我沒興趣和你糾纏。
珠鱗:哼!(生氣地離開)
白狐月:(鬆了一口氣,朝自己的房間走去。)
沒想到還是贏了,如果當時輸了的話……
算了,哥哥曾經多次囑咐我,耐心等到大婚之日。
耐心等到大婚之日,耐心等到大婚之日,耐心等到大婚之日……
我馬上就能拋開這裡的一切、重獲自由了,哥哥……

3-B-Y
白狐月:(白狐月跟隨著珠鱗來到了水月街)
聽好了,我對你的九黎哥哥一點興趣都沒有。
是我被綁在這裡,作為要挾我哥哥白狐葛葉的「人質」,才跟你的九黎哥哥定下了婚約。
這場所謂的「河神娶親」只不過是一個幌子,你不要太介意。
說也說完了,現在,可以讓我走了嗎?
珠鱗:你……哼,區區人類,嘴倒挺能說。
有自知之明最好,反正人類跟九黎哥哥一點都不配。(轉身就走)
白狐月:(回到房間,拿出式神器具)啊……不知道什麼時候,這個式神器具無法再喚出哥哥。
(白狐月其實自己心裡也沒有底,一想到就要嫁給自己不愛的水月神,不由地就想念哥哥,眼淚滴在式神的器具上。)
怎麼忽然傳來了一陣笛聲?
那首曲子是哥哥會吹的……
(循著笛聲走到了水月宮大殿前)
白狐葛葉:………(坐在屋頂,閉目吹曲。)
(抬眼看見了白狐月,飛身來到了她的面前。)
白狐月:哥哥……為什麼你會來這裡?
白狐葛葉:月兒,沒人能夠把你從我身邊奪走,沒有人……
白狐月:哥哥,你的樣子好奇怪……你的眼神從來沒有這麼冰冷過……
白狐葛葉:白狐月,你是屬於我的!
白狐月:(驚醒)!!
(低頭,發現自己手裡還拿著那個壞掉的式神器具)
原來只是一場夢嗎?
如果是夢,感覺也太真實了……
距離大婚之日還有兩個月,我要忍耐……

TOP

第三章鬼宿路線~白狐月的猶豫或決定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7 22:57 編輯

3-G
白狐月:(白狐月無視了珠鱗,這場新娘修行對於她本身而言,就是一場戲。)
(所以,面對考核與對手,她都是來者不拒,但毫不關心。)
水月宫祭祀:新娘修行考核結果,白狐月勝。
珠鱗:沒想到竟然會輸!氣!!!死人了!
白狐月:………既然沒事,我先告辭了。(走開,走捷徑朝著她的房間走去。 )
總算可以休息一下了……
(才剛坐下,就聽見門外連連的敲門聲,開門就瞧見珠鱗氣鼓鼓地站在門外。)
(歎氣)……有事嗎?
珠鱗:既然我不能成為九黎的新娘,我也不會讓你得逞!
(只見珠鱗從袖子裡拿出了一顆魔法珠,朝著白狐月丟去。)
白狐月:…………(無法躲開)
鬼宿:住手!危險啊!!
(突然出現的一個敏捷身影擋在白狐月面前,那個魔法珠在他的面前炸開!)
嘶…………
珠鱗:我……我只是生氣………沒想要傷害別人……(向後退著逃跑)
鬼宿:(臉上受傷嘴角流血)真是倒霉!
想要偷襲偵查地形,誰知道會碰見這麼個倒霉事!晦氣晦氣!
白狐月:鬼宿……你沒事吧?
我該怎麼做………
鬼宿受傷了,我應該怎麼做?
憤怒,追著鯉魚精而去(3-G-N)
查看鬼宿的傷勢(3-G-Y)
3-G-N
白狐月:喂!珠鱗,你別跑啊!
(本來打算去追珠鱗質問她,卻被受傷的鬼宿阻止下來。)
鬼宿: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水月神的新娘?
啊,臉好疼……
(還沒等他們說幾句話,珠鱗就拉來了九黎。)
珠鱗:就……就是他!九黎哥哥,我看到他們兩個……
九黎:………天狗,你沒事皮癢,來找揍麼?
鬼宿:這個珠鱗小丫頭,還是一如既往的不講理!
是你自己丟了魔法彈,我就是出面幫了她一下,結果反被咬一口!
女人真是麻煩!
珠鱗:我……!
反正你受傷也是活該!
鬼宿:小爺我今天的火還真得挺大!九黎,來打吧!
白狐月:等等!你剛才都被炸暈了,轉頭又要和九黎打,你傻麼!
鬼宿:你真是多管閒事!
(才過了幾招,鬼宿再次敗下陣來。)
可惡……
九黎:喪家之犬,少到水月宮來。
(冷冷地看了白狐月一眼便離開)
白狐月:………………
(大婚之日將近,再過不久,我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了,忍耐。)

3-G-Y
白狐月:讓我看看你的傷口,抱歉連累了你。
誒,讓我摘下你的面具看看傷勢啊。(伸手去摘天狗的面具)
鬼宿:哎,不行啊!
(臉紅)這個天狗面具……只能在自己結髮妻子的面前摘下……
白狐月:啊!抱歉,那傷口怎麼辦,還好嗎?
鬼宿:嗯嗯………
沒想到你竟然是傳說中的人類新娘?
白狐月:是,我們每次見面都很倉促。
我還沒有正式自己介紹過,我叫白狐月。
鬼宿:…………(欲言又止,但是鬼宿的眼神很認真。)
白狐月:你怎麼了?
鬼宿:我覺得九黎配不上你。
連區區一個鯉魚精都可以隨意傷害你。
如果是我的新娘的話,我、我絕對會好好保護她的。
白狐月:他只是把我當成一個俘虜人質而已吧……
鬼宿:喏!這個……給你。
(遞給白狐月一片天狗的羽毛)
這是我們天狗族的信物,上面有我……我的氣味。
雖然我的法力還不夠強大,總是輸給九黎。
但是,至少這枚羽毛可以保護你不受傷。
(臉紅)你、你要好好保存這個羽毛啊!很珍貴的!
白狐月:恩,謝謝你,鬼宿。
鬼宿:那、那我走了,再見了,人類女孩。
白狐月:………再見。
鬼宿:(獨自飛到不遠處)………………
為什麼我會把天狗獨一無二的結親信物給了她………
為什麼我一看到她心就跳得好快!太、太奇怪了……(鬼宿心事重重地朝天狗之森飛去)

3-J
白狐月:可以,我接受新娘修行的挑戰。
(當白狐月意識到的時候,已經脫口而出)
(她發現珠鱗的出現,讓她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焦躁感。)
(轉眼到了比賽當天)
水月宫祭祀:新娘修行考核正式開始!
珠鱗:來吧,我一定會戰勝你!哼哼,這次我可有百分百的把握!
九黎:等一下!
(九黎舉起了珠鱗的手腕)珠鱗,這樣可不行啊。
珠鱗:表哥~~~~~~
九黎:把幻術式抄在手上,就能打贏白狐月嗎?
要想耍詐,還得想些更厲害的辦法吧。
珠鱗:我、我沒有,我只是……很想贏,很想……當表哥的新娘。
九黎:好了,這個鬧劇就到此為止吧。
珠鱗,只有一點我可以明確告訴你,不管這次修行的結果是什麼,白狐月都將是我的最佳新娘候選人。
我的新娘,只能是白狐月一人。
珠鱗:………九黎,你別再說了!!!(哭著跑了出去)
白狐月:聽見九黎剛才說的話,我的心跳得好快……
我應該怎麼辦……?
我應該怎麼做?
接受修行畢業的儀式(3-J-N)
追著鯉魚精出去(3-J-Y)
3-J-N
白狐月:(看著珠鱗離去的背影,水月宮祭司的話,拉回了我的注意力。)
水月宫祭祀:恭喜你通過了新娘修行的考核,我將賦予你水月宮的祝福。現在,你有資格成為水月神的新娘了。
九黎:你還真是贏得輕鬆啊。
不要以為我是護著你,我只是討厭花言巧語的事情罷了。
白狐月:(雖然九黎笑意盈盈,但是眼中卻沒有笑意。)不用你說,我也有自知之明。
(眼看著大婚之日就要來臨,白狐月陷入了深思,逃出水月宮的日子,指日可待。)

3-J-Y
白狐月:(追著珠鱗來到了溫泉。)
珠鱗,我……
珠鱗:嗚嗚……你別說了,從小我和表哥一起長大,我知道他是一個怎樣的人。
一旦表哥認定的事情,他就不會變。
既然他已經說出那樣的話,我知道,他對你定是真心的了。
我瞭解他,所以我只能選擇放棄。
難道你希望我難看的糾纏不休麼?我才不會那樣!
不過,白狐月,你是真心喜歡九黎的嗎?我聽說,你只是九黎擄來的新娘。
白狐月:我的心意………
(白狐月發現她自己竟然無法回答,她自己的心意到底是什麼呢?)
珠鱗:無論你的心意是什麼,請一定不要傷害九黎,否則我不會就此罷休的!
九黎來了,那我先走了。
(說完,珠鱗轉身便離開了)
白狐月:…………(看著九黎器宇軒昂走過來的身影,白狐月的心跳也漏了好幾拍。)
你的手在幹嘛!
九黎:在調戲我未來的新娘啊。
說正經的,我要你成為屬於我的女人。
一直以來,我假裝把你當做是一個俘虜、一個人質。
但是,通過珠鱗這件事情我發現,並不是誰都能成為我的結髮妻子。
你在我心裡的份量…………
不管你能不能、有沒有資格,我都要你當我的女人。
白狐月:(心跳加速)我……你在說什麼啊。
既然沒別的事,我就先回房間去了。
(明明打算好在成婚那天逃走的……為什麼,我的內心感覺如此不安……)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43.swf
白狐月:(因為白狐葛葉與九黎的約定之日已到,九黎因為沒有取回自己的妖力,所以決定奪走哥哥最疼惜的妹妹——我。)
今天就是滿月的大婚之日……
這一天終於來了……
水月宫祭祀:白狐月大人,為您定制的新娘禮服已經到了,現在就要沐浴更衣嗎?
白狐月:等一下,我想一個人安靜地坐一會兒。
等一下再派人來吧。
水月宫祭祀:是。
白狐月:這一年種種的回憶在眼前浮現,逃跑的機會就在眼前,我應該……
逃跑的機會就在眼前,我應該......
徬徨(BAD ENDING)
走(白狐葛葉結局)
不走(九黎鬼宿結局)

TOP

BAD ENDING、白狐葛葉結局、鬼宿九黎結局分岐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8 10:25 編輯

BAD ENDING
白狐月:(看著結婚的禮物,還有那些洞房花燭就讓我心生焦躁。)
可是我一直沒有等來哥哥給我的信號!
我不想待在這裡……
旁白:遠處婚禮大殿在喧囂,這讓白狐月更加焦急。
她鬼使神差地走上一條小路上,一腳踩空從懸崖邊摔下去。
白狐月:(尖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旁白:白狐月摔在一根凸起的木樁上,流血不止。
回憶像走馬燈從眼前飄過,想想這些日子經歷的人與事。
白狐月:總覺得是夢一場啊……
白狐月的意識慢慢消退,合上了眼睛。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BAD ENDING通關】

白狐葛葉結局
白狐月: 哥哥果然來了消息,這一年來的忍耐,終於有了結果。
(白狐月最後看了一眼房間。)
再見,水月宮,再見,九黎。
(白狐月朝著魔法屏障的缺口狂奔,白狐葛葉在那裡等待著妹妹。 )
白狐葛葉:月兒。
白狐月:哥哥,我回來了。
白狐葛葉:(忽然,白狐葛葉一個反手將妹妹擋在身後。)
想不到你竟然有膽量追到這裡來。
九黎:我說過,我有仇必報,有恩必還。
我們之間的恩怨,遠遠沒有算清。
白狐月:九黎,你以我作為人質來要挾哥哥,所以,這場「婚禮」本來就是一個錯誤。
九黎:不,你錯了。
白狐月,你永遠不會懂得自己的哥哥到底是一個什麼樣面目可憎的人。(一言不合,兩人開打!)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46.swf
白狐葛葉:血……鮮血……
九黎:(擋在白狐月面前)看到了嗎,你哥哥真正的樣子。
咳咳……(吐出一灘鮮血)
白狐月:(推開九黎)離我遠點!
哥哥,哥哥……
九黎,你做了什麼?為什麼你要讓我的哥哥變成這個樣子!
面對狂暴的哥哥,我應該怎麼做?
靠近哥哥(白狐葛葉‧BAD ENDING)
遠離哥哥(白狐葛葉‧GOOD ENDING)
白狐葛葉‧BAD ENDING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48.swf
白狐葛葉:別再過來,我沒辦法控制自己。
白狐月:不,哥哥,我不介意……你在做什麼……!
白狐葛葉:月兒,我的結局已定,再拖延下去也只是徒勞。
我不會允許自己失控,我不會允許自己傷到你。
白狐月:不……哥哥……別離開我……不要……
白狐葛葉:月兒,忘記如此污穢不堪的我,別了。
白狐月:不要啊!!!!!!!!!
旁白:白狐葛葉不願讓妹妹看見如此不堪的自己,最後,他選擇自盡了結自己的人生。
白狐家已衰落,人們再也沒見過他的妹妹白狐月。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白狐葛葉‧BAD ENDING通關】

白狐葛葉‧GOOD ENDING
旁白: 失去理智的白狐葛葉,開始無差別的攻擊著村民,水月村瞬間生靈塗炭。
白狐月:哥哥……不要再傷害村民了!
(由於害怕和受到刺激,白狐月朝後退了好幾步)
不,這是什麼感覺,我好難受……
旁白:月光下,白狐月血液沸騰,她的模樣開始變化。
忽然,白狐月某些年代久遠的記憶開始甦醒。
白狐葛葉:月兒,白狐家收養你的時候,你就是特別的存在。
你是天生的半狐妖,一旦釋放力量,你身心都會有危險。
為了保護你,我封印了你身上的妖力和記憶。
不用擔心,我會特製一枚護身符讓你隨身帶著,這樣你就不會妖化。
我不會讓村民們傷害你,我發誓,一定會好好保護你。
白狐月:(顫抖)………這是什麼記憶?難道我才是怪物?
(含配音)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50.swf?isveucfc
白狐月:(喘息無法平息)哥哥,我們是不是妖怪?村民們看著我們都好凶狠……
白狐葛葉:不要害怕,已經沒事了。
我陪著你,你只要看著我,誰也別看。
白狐月:好………
哥哥,我們是不是要死了?
白狐葛葉:怕麼?
白狐月:有葛葉哥哥在,月兒不怕。
白狐葛葉:我會一直陪著你……永遠……
旁白:黑化的白狐葛葉發動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他與妖化的妹妹兩人在炙熱的魔法中同歸於盡。
那一夜,水月村被夷為平地,從此變成了荒涼之地。
唯獨留下了那一片清澈妖嬈的水月河,在月光下凌波閃耀。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白狐葛葉‧GOOD ENDING通關】

九黎鬼宿
白狐月:我決定不走,其實我的心裡早已經明白,這一年來「那個人在我心中的份量越來越重」。
我將自己的答案交給了葛葉哥哥的傳話式神,回絕了帶我出去。
九黎帶來口信,邀我出去見一面。
註:這一段在劇情進行時沒有出現,整理者推測是一開始的設定就是白狐月在這天會嫁給九黎,這時又說九黎叫她出去的話不符合原本設定,故未出現
白狐月:九黎,這個時間你叫我來,究竟有什麼事情?
九黎:今天這個黃道吉日,也是水月宮一整年結界最薄弱的時候。
既然白狐葛葉不肯把妖力還我,今天就是我奪走她心愛妹妹的大婚之日。
也是我和他做個了斷的時候。
白狐月:你和我哥哥必然會有一戰嗎?
九黎:我說過,我有仇必報,有恩必答。
你覺得呢?大名鼎鼎的降妖師白狐葛葉。(白狐葛葉從暗處走出來。)
一直利用我「水月神」的名義,吞噬無辜少女的怪物不就是你麼?白狐葛葉。
六年前你的靈力明顯減退,你四處尋求辦法無果。
直到發現,自己收養的半妖狐妹妹的血液裡,有著強大的靈力治癒力。
於是使用禁術,在孕婦身體裡下蠱,製造半妖混血的女孩。
待十六歲妖力最強的時候,借「水月神娶親」的名義,享用那些少女。
白狐月:半人半妖…………
(種種細節湧上心頭,哥哥總是貼身給她帶著符咒,每三個月會為她祈福,她的血液對其他人有強烈的治癒效果……)
哥哥,這不是真的,不是你殺了那些少女……
(含配音)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52.swf?isveucfc
白狐葛葉:………
月兒……(想碰觸白狐月)
白狐月:不要碰我!!!!
你殺害了那麼多人……那些女孩都是無辜的……
你走,我從此以後與你不再是兄妹。
走!!!!!!!!!
白狐葛葉:…………
這件事情不會就此結束,九黎,記住。
(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九黎,轉身離開)
九黎:…………
白狐月:…………
九黎,你還好麼?
九黎:(受傷)沒事………
婚禮我暫時取消吧,今天這一地狼藉也不太適合,你覺得呢?
白狐月:(九黎說出了白狐月的心事,一直以來她只是在跟哥哥走還是不走間徘徊。)
(從來沒有真正考慮過,嫁給九黎的事情……)
好…………
九黎:白狐月,不要著急,我給你時間,等你想清楚自己的心意,隨時告訴我。
白狐月:嗯嗯。
(我已經不可能再回到哥哥那裡了,我只是一隻半狐妖而已。)
(面對九黎的等待,我真正的心意究竟是什麼?)
面對九黎的等待,我真正的心意究竟是什麼?
發現自己真正的心意(鬼宿結局)
信任九黎(九黎結局)

TOP

鬼宿結局、九黎BAD ENDING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7 23:17 編輯

鬼宿結局

白狐月:我一直在考慮,究竟今後如何打算。
終於,我認真地確認了自己的心意。
今天是月圓之夜,也是我十六歲的生日,我敲開了九黎的房間。
九黎:似乎有事情想和我說?真正的心意,已經考慮清楚了?
白狐月:嗯嗯,我現在可以告訴你答案。
我感激你對我所作的一切,但是我對你……並非男女之情。
所以,我不能嫁給你。
九黎:………我明白了,這是你的選擇,我尊重你。
(這時候侍從傳來消息,白狐葛葉進攻了水月宮。)
(九黎交代白狐月不要出去,自己匆匆趕往水月宮大殿。)
旁白:面對狂暴的白狐葛葉攻擊,九黎勉強地接招。
然而,白狐葛葉招招致命,九黎漸漸處於弱勢。
白狐葛葉:月兒,你出來!
你若不出來,我現在就殺了河妖。
憑他那幾成的妖力,根本抵擋不了多久。
九黎:………笑話,我要是死了,肯定拉你做墊背。
白狐月:(悄悄躲在遠處)我、我應該怎麼辦……
(白狐月在水月宮中無措地亂走,遍地都是侍女和侍從的屍體)
(找不到可以求助的人,她只能獨自靠在牆上哭泣。這時候,一片黑色的羽毛從天而降。)
鬼宿:我看是誰在哭鼻子呢!
白狐月:鬼……宿……
鬼宿:一路飛過來,感覺水月宮已經被血洗了。
這實在是太慘了!
我們天狗族可不許那個臭幻術師隨便在妖界猖狂!
白狐月:看到鬼宿帶著一群天狗士兵,我……
抓住鬼宿的袖子(鬼宿‧BAD ENDING)
撲倒在鬼宿的懷裡(鬼宿‧GOOD ENDING)
鬼宿‧BAD ENDING
白狐月:(緊緊抓住鬼宿的袖子)救救九黎,我感覺哥哥已經發瘋了……
再這樣下去九黎就要死了……
鬼宿:(揉揉白狐月的臉)振作起來,不用擔心,我不會讓九黎這麼輕易就掛的!
你等一下躲起來,千萬不要出來,懂嗎?
弟兄們!跟我去水月宮大殿!
………九黎!!!!!
白狐葛葉,你這個混蛋!
白狐葛葉:(意識混沌)河妖已經死了………哈哈哈哈哈…………
鬼宿:我要殺了你!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56.swf?isveucfc
白狐葛葉:你終於肯出來見我了?
白狐月:……
別碰我!
…………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走啊!
白狐葛葉:…………
旁白:白狐月兩眼發直,看著支離破碎的鬼宿,她絕望地跪倒在地。
想起昔日鬼宿的模樣,一種難言的痛在割著她的心。
她什麼都說不出來了,只是跪在他的身旁,絕望讓她丟失了靈魂………
從此之後,沒有人再看見過白狐月的身影。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鬼宿‧BAD ENDING通關】

鬼宿‧GOOD ENDING
(含配音)http://hua.61.com.tw/resource/jobNpc/jobTalkPic/movie/SYS_59.swf
白狐月:一切都結束了。
(這時候,白狐月感覺到一股黑色的羽翼包圍著自己,她抬頭看見鬼宿。)
鬼宿:小白,我帶你離開這個傷心地,好不好?
跟我去天狗之森,我來保護你。
白狐月:(點著頭)帶我走,鬼宿,帶我走......
旁白:一個月之後。
在鬼宿的呵護照顧之下,白狐月漸漸恢復了精神。
那天,她來到了和鬼宿約定的地方。
白狐月:你神神秘秘地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鬼宿:阿哼哼,嚴肅點。
小白,我曾經說過,天狗的面具只有自己的新娘才能揭開。
其實,這也是我們一族的求婚方式。
如果答應,姑娘就會揭開對方的面具。
白狐月:………所以?
鬼宿:所、所以,白狐月,即使你是人類,我也不在意。
(深呼吸)你願意揭開我的面具,成為我鬼宿的新娘嗎?
白狐月:(沒有猶豫,白狐月伸手揭開了鬼宿的面具。)
我願意,小天狗。
鬼宿:喂!我可有三百歲了,你這個十六歲的丫頭!沒大沒小!
白狐月:哦忘記說了,我其實是半狐妖。
鬼宿:…………!!什麼?
你還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
白狐月:還有很多哦,我們來日方長,慢慢挖掘吧!
旁白:【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鬼宿‧GOOD ENDING通關】

九黎結局
白狐月:(敲開房門)
九黎:(侍女替他換了藥)………你怎麼來了?這麼深的夜,可別讓我誤會你。
白狐月:(臉紅)不許貧嘴,話我只說一遍。
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之後,我、我願意全心全意的信任你,沒有絲毫懷疑。
所以……所以……
九黎:(湊近)所以,你願意成為我的新娘?
白狐月:(臉紅)………嗯嗯。
九黎:不過現在不可以。
白狐月:啊?
九黎:哈哈,別急,小東西。
我們來日方長,水月宮也要為婚宴重新做準備。
我有耐心等你,難道你已經迫不及待了嗎?
白狐月:哼,流氓。
旁白:(九黎與白狐月約定,待白狐月十六歲生日,娶她為妻。)
(很快就迎來了大婚之日,那一夜是白狐月的十六歲生日,也是滿月之日。)
九黎:小東西,把你擄來只是個意外,原本只是想報復一下那個利用我名義的白狐葛葉。
沒想到,越瞭解關於你的身世,越放不下你。
經歷了這麼多的事情,我很高興,我們的心意是相通的。
白狐月:(害羞)………
九黎:好了,換衣服吧!
白狐月:什、什麼?!
九黎:哈哈哈,這麼好的月色,我們出去逛逛吧!
難道還要穿著這麼繁瑣的衣服出去麼?
又或者你更想待在房間裡……?
白狐月:(臉通紅)………
九黎:哈哈,不逗你了。
月,雖然我們已是結髮夫妻,但我很有耐心。
(低聲)我會耐心等你長大………你的以後,每一分每一秒都將屬於我。
白狐月:嗯嗯……
(換下新娘禮服,跟隨著九黎前往水月宮大殿散步。)
旁白: 這時候侍從傳來消息,白狐葛葉進攻了水月宮。
九黎交代白狐月躲起來,匆匆趕往事發地。
面對狂暴的白狐葛葉攻擊,九黎勉強地接招。
然而,白狐葛葉招招致命,九黎漸漸處於弱勢。
白狐月躲在一邊看得心驚肉跳。
正當她準備出現阻止的時候,一個意料之外的傢伙出現了。
鬼宿:九黎,你被這個人類單方面毆打成這樣,讓我妖怪的臉往哪裡放?
九黎:(虛弱)鬼宿……這裡沒你的事,快滾!
鬼宿:呦還嘴硬!
給你看個好東西!
九黎:我封印的七成妖力!
鬼宿:哼哼,這可是我從那個白狐葛葉的家裡找出來的!
要知道我的狗鼻子一聞就聞出來了!
接著!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62.swf?isveucfc
白狐月: (一邊是陪伴自己十幾年的哥哥,另一邊是不久前才與自己結髮的丈夫。)
(兩人交戰之時,白狐月的心臟也在激烈地跳動。)
九黎與哥哥的決戰,我應該怎麼做?
九黎與哥哥的決戰,我應該怎麼做?
別過臉不敢看水月神殺幻術師(九黎‧BAD ENDING)
正視水月神做的一切(九黎‧GOOD ENDING)
九黎‧BAD ENDING
白狐月:我選擇將臉別開,我無法想像接下來的畫面會讓我如何痛苦。
鬼宿:不!!!小心!
白狐月:(聽到鬼宿的叫喊,緊張地尋找九黎和白狐葛葉的身影。)
旁白:只見白狐葛葉歇斯底里地將九黎束縛住,兩人站在大殿外的懸崖峭壁。
這算是白狐葛葉最後的掙扎。
白狐葛葉:月兒,我寧願讓你記恨我一輩子,也不願讓你忘記我。
九黎:月,轉過頭去,不要看。
白狐月:不……!!
旁白:白狐葛葉帶著瘋狂的笑,死死抓住九黎往懸崖峭壁下跳去。
白狐月:好痛苦…………
旁白:親眼目睹了至親和愛人墜崖,隱藏於白狐月體內的妖力,突破了重重封印,被喚醒。
她痛苦的仰天長嘯,沒人懂得她的痛。
但是從此,這個水月宮的懸崖上,常常會聽到女人悲慼的哭聲。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九黎‧BAD ENDING通關】

TOP

九黎GE、TRUE ENDING、日後談可能?樓主亂講話時間(X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8 11:00 編輯

九黎‧GOOD ENDING
白狐月:我沒有移開眼睛,正視著九黎現在所做的一切。
因為這是我的選擇,所以,現在這是我需要承擔的結果。
http://hua.61.com.tw/resource/jo ... SYS_65.swf?isveucfc
九黎: …………
天神:九黎,你本是仙界的「水月河神」,下凡修煉歷劫,此邪物幻術師就是你的大劫。
劫數已渡,我將把你「仙籍」重新賜予你,成為九黎上仙。
飛仙之後,你在塵世的痕跡將被一併抹去。
九黎:(所有的記憶恢復)…………我明白了。
請容我做最後的道別。
白狐月:你也要離我而去?
我的選擇,原來是這樣的結果……
你飛仙後,你就會忘記我對嗎?
原來一切都是一場夢,只是徒勞。
九黎:(悄悄在白狐月胸口結印)情深緣淺,我還會回來,等我。
白狐月:…………
九黎:你不會忘記我,我也不會忘記你。
也許,你才是我的劫數,我無法越過的劫。
旁白:九黎消失在一片光芒之中,白狐月的雙手舉在空中,彷彿還在被人握著。
至此之後,白狐月沒有再離開過水月宫。
白狐月:九黎是我的結髮丈夫,我是九黎的結髮妻子,我會一直等你回來。
旁白:(溫馨提示:通關全部結局後,可以在後日談中查看「TRUE ENDING」)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九黎‧GOOD ENDING通關】

TRUE ENDING
旁白:幾百年的轉世之後,曾經的水月宮已歸為塵土,水月村也經歷了幾百年的輪迴轉世,人們早已遺忘了那些關於水月神、天狗、幻術師白狐的故事,又是一年中秋之夜。
白狐月:中秋之夜,果然出行的人很多啊……誒呀!
(迎面撞上一個小男生)
鬼宿:啊,好痛!你走路能不能專心一點啊?
白狐月:明明是你先撞的我呀!
鬼宿:好男不跟女鬥!哼,走了!
白狐月:………………
(突然有人拍了拍肩膀)
白狐葛葉:小妹妹,這是你的錢包嗎?掉在地上了。
白狐月:啊……是我的,謝謝你。
白狐葛葉:沒關係,路上人多,當心一點哦。
(說完便微笑著離開)
(繼續往前走,被許願船吸引,視線慢慢往上移,發現了一個男子的身影。)
白狐月:…………
九黎:(男子也回望著她)…………
白狐月:你……我彷彿很久之前就已經認識了你。
咦,我為什麼要掉眼淚……
九黎:月,我終於找到你了。
旁白:《水月神的新娘》故事就講到這裡,白狐月和九黎再一次相遇。
至於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全憑各位的腦洞想像。
小花仙也祝你2016年中秋節快樂!
【2016年《水月神的新娘》TRUE ENDING通關】


樓主廢話時間(X
大家好我是熙芮......
不知道在帖子最後再介紹自己和加入自己的廢話會不會顯得多餘(會
我發現我的帖子內容有越來越充實的趨勢(???
這樣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XD 一個人這樣占十樓WWWW
真的沒辦法 就是這麼多(攤手
大約有兩萬字左右吧 從陸板上應中秋話劇後就開始做了 想著一定要趁有空的時候趕快整理完(#
想要整理的契機是在陸板解了幾個結局之後 又開始想寫文啦XD
想說整理出來自己比較方便 也可以給大家看這樣(#
今年的中秋話劇依然有很多吐槽點 不僅是在劇情的邏輯部分
認真觀察就會發現有很多句子前後矛盾、或者是一看就知道用錯的句子
不知道是編劇求快呢還是怎樣
我是覺得像以前一樣三個結局就好了 去年和前年的當然也有不足的地方 但是架構很清楚 人物關係也很明確
今年就劇情部分來說 人物的個性和特色沒有辦法凸顯出來(角色太多也是問題) 就拿三個男主角和女主角來說好了
鬼宿的個性是比較明確的 就是一個很有義氣(很多結局都出來幫忙九黎)、很可愛容易害羞的正太W
九黎的個性則是霸道、很喜歡欺負女生(?)的總裁類型
只是白狐葛葉、白狐月的個性我覺得就不明顯
讓人沒辦法描摹他們的個性 要寫文的時候尤其麻煩就是這兩個角色吧
水月宫祭祀、白色侍女、新娘少女、珠鱗就不說了 只能知道他們的立場 卻因為戲分少而無法凸顯其個性(珠鱗是當中比較好的)
目前想講的是這些W
如果說要認真吐槽是有很多點的W 我還是先打到這裡就好了XD



以下 開放吐槽及心得分享!!!!
樓主有可能會默默地補上截圖 也可能不會(#

TOP

日後談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10-5 15:21 編輯


班森:中秋話劇的劇本感想?
   這次中秋話劇是這個小傢伙寫的劇本。(隨手把穆回拉過來)
穆回:你好~我是勿忘我花精靈王穆回。
班森:小穆回,話說,這次的中秋劇本,你有什麼八卦可以聊一聊麼?
穆回:我想想…………
   哦,有一件事情。
   其實,我給小天狗鬼宿,起了個小名叫狗蛋~
   多接地氣,多可愛啊~可惜被班森駁回了。
班森:(便秘臉)…………
    狗蛋哪裡好聽了,現在的花精靈王,真是越來越搞不懂了。
穆回:(聳聳肩)其實我也不太有所謂,只要班森高興就好~
班森:哈哈,別介意,穆回就是這副老成的口氣。
   這次的中秋話劇很(坑),哦不,是很複雜的劇情,就等著你一一解開啦!


伊紫:你好,我這次在中秋話劇裡扮演「水月宮祭司」的花神伊紫,其實就是個   打醬油的小角色啦!
   不過梅裡美就不同啦,可是肩負著超級男豬腳的責任!
   噗~~
玩家:伊紫,你怎麼啦?在笑啥?
伊紫:我想到梅裡美在說台詞的時候,就好笑啊~
   悄悄告訴你,梅裡美只要一跟女性對台詞,尤其是情話那種,就說不順。
玩家:啊,他可是男主,那可怎麼辦?
伊紫:哈哈……你自己去看~
  (指著劇院的一角)
梅特墨菲斯:哎呦,老梅,我能不能不聽你說的那些肉麻兮兮的對白啊!
梅里美:………可以。
   (微笑)那以後對打的接招練習,你也自己練吧。
梅特墨菲斯:…………別別別,我陪練還不行麼~
      哎……我每天都要被老梅你告白很多次……(生無可戀中)
梅里美:(微笑)怎麼了,你很煎熬嗎?
梅特墨菲斯:不、不……我沒有我沒有,你繼續!
     (於是,梅裡美與梅特墨菲斯做一對一的告白練習,終於在正式演出時,沒有說錯台詞。)


鬼宿:哎呦呦真是的,不就是演了一個中秋話劇的男配角嘛~
   我被迷你蚊子叮咬,又癢又累又餓……
   不過還好有芬妮姑娘送來的「櫻花飯團」,真的超級美味。
  (說著說著眼皮就困了……)
玩家:哎哎,怎麼在這裡就睡著了?
庫庫魯:噓,小花仙,讓他睡一會兒吧!
    雖然他嘴上抱怨著太累,其實玩得可高興了。
    不過排練真的挺累的,距離下一場排練還有一點時間。
    就讓他好好睡一覺吧!
玩家:(小聲說話)好,我明白了……我去採訪一下其他的演員吧!再見!


守衛凱奇:你好呦~~我在中秋話劇裡飾演了路人村民的角色,我是勇氣國士兵凱奇。
     這次能夠參與中秋話劇,簡直太有意思啦!
     這件事情,我估計可以和勇氣國的士兵兄弟們說上一年。
玩家:凱奇,在演戲的時候,你有碰到有趣的事情嗎?
守衛凱奇:你看那裡~(指著梅特墨菲斯)
梅特墨菲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好癢啊……(撓撓臉)
守衛凱奇:那個、變態,你臉上的墨汁好像掉色了,要幫你補一補麼?
梅特墨菲斯:嗚嗚嗚……你補吧!
      你這裡有沒有羽毛呀,借給我撓一撓。
      這個黑墨汁塗得我渾身都好不舒服!!!!
守衛凱奇:我、我去找找看…………
     哎,你看見了嗎?可憐的變態,為了演戲渾身塗滿黑墨汁。
     很敬業吶,看見他,再累我也變得有幹勁了!


安格斯:小賽賽,好懷念啊,當初我們演中秋話劇的時光~
賽謬爾:(黑臉)別讓我想起那件事情……
安格斯:哈哈哈,還傲嬌呢~真是的~
    對啦,我們來探梅裡美的班,梅裡美呢?
    哈哈哈哈哈!
賽謬爾:怎麼了?
安格斯:梅裡美又被女粉絲追著跑,他最不擅長對付女孩子呢~
    哎呦,我的腦袋!(被梅裡美敲了一下腦袋。)
梅里美:(微笑)你們兩個很閒麼,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安格斯:我們來探班啊,喏這個香噴噴的蛋塔是特地做給你,補充體力噠!
    來吃一個吧!
梅里美:(咬了一口)…………
賽謬爾:(也吃了一口蛋塔,吐了出來)安格斯……為什麼這蛋塔跟苦瓜的味道一樣。
安格斯:誒~~~我沒有跟你們說嘛~
    我這次做的就是限定的「苦瓜蛋塔」。
梅里美:(微笑)沒事,我很高興你們來探班。
     安格斯,來,也嘗嘗你做的美食~~(把苦瓜蛋塔猛塞進安格斯的嘴裡)
安格斯:嗚嗚嗚@¥¥##………………
    小賽賽,梅裡美好可怕!!
賽謬爾:…………
    梅裡美大人,請息怒。
    這傢伙我帶回去,會好好管教。
    那……我們先告辭了………
梅里美:(微笑)哦,這麼快就要走了嗎?不再留一會兒?慢走~~


西蒙:這個時間,勇氣國的一大批士兵都在幕後幫忙。
塔巴斯:(面無表情地飄過,坐在西蒙的不遠處,看綵排。)…………
西蒙:這種小孩子辦家家酒的事情,有什麼可看得?
你肯定想這麼說。
塔巴斯:我!我………是啊,這種破話劇,有什麼可看的。
西蒙:給你。(遞出一瓶東西)
塔巴斯:什麼?
    …………沙漠之泉?
西蒙:這幾天的氣溫很高,我可不希望你中暑昏過去。
塔巴斯:………我已經不是小時候的我了。(默默喝起來)
西蒙:是啊,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
   這次難得休戰。
   中秋節的時候,你會來古堡大廳吃飯吧?(期盼的眼神)
塔巴斯:………知道了,麻煩死了。


梅特墨菲斯:霍霍,我~是~白~狐~葛~葉~
      啦啦啦啦啦~~~~(屁顛屁顛地跑遠了)~
修修羅:修羅修羅,看變態的樣子,這次演出可真是開心壞了。
小丑:笑得這樣沒心沒肺,真想做點什麼事情,讓他立刻洩氣沮喪起來~
修修羅:修羅修羅,主人~你可不知道那時候變態剛拿到劇本,一個人在惡德花園演獨角戲的時候是什麼樣子。
梅特墨菲斯:噢噢~~~這個白狐葛葉好、好、好帥氣!
      修修羅陪我來練習台詞。
修修羅:修羅修羅,要站在這個位置嗎?
梅特墨菲斯:你再召喚兩個修修羅來,三個疊在一起,這樣才有對視的感覺啊!
修修羅:變態,你答應過噠,如果陪你練習演戲,就幫我培育姑娘版修修羅啊!
梅特墨菲斯:明白明白~~陪我練習啦~~
     (就這樣,變態猥瑣又嗨皮地在惡德花園練習台詞,自娛自樂,不亦樂乎。)
小丑:噢噢,這樣啊~~(扭頭就走)
修修羅:哎~主人,不是說要欺負變態嗎?主人怎麼走啦?
小丑:這次就饒了他,我怕沒把他弄哭,反而越欺負他越高興了。
   變態的性格,你懂啊~
修修羅:這倒是哦!主人英明!



2在想外出時白狐月的事件要不要順便整理(不要再挖坑了同學


以防萬一占樓備用區ˊowoˋ
有人要來回復嗎XD

還在想要不要大家講話用不同的顏色比較清楚(思
然後雖然樓上說會丟截圖 很怕帖子字元上限又會爆XD
我想想看怎麼做比較好ˊˇˋ

TOP

回復 11# 34528206
我覺得編劇是故意要寫這種(?) 才沒用一般的happy end去分而是寫"good end"
幾乎每個結局白狐葛葉都領便當也是醉了(#
回復 12# 25332523
我也是 就沒有一個好好讓妹妹回家的結局嗎!!!!!orzzzzzzzz
回復 13# 49988502
qwqqqqqqqqq太過分喇(###
而且梅子的票還最少 我難過QQ<雖然沒在刷活動

TOP

本帖最後由 21276535 於 2016-9-28 20:50 編輯

回復 16# 49988502
我、我也想當他妹妹 聽他吹笛子(有病
回復 17# 49988502
最大的槽點不就是白狐葛葉身為降妖幻術師 但是自己似乎也是妖嗎www
講真的那段我看不太懂(#
回復 18# 42171974
我覺得那段蠻可怕的(各種方面(喂
可以去找啦但是我不想(被打死

大大好有研究的感覺 佩服(###


白狐月:
你走,我從此以後與你不再是兄妹。

這個我一直很想吐槽啦wwwwwwww
葛葉哥哥 你看吧你看看你沒有妹妹(X
話說白狐月不想當你妹妹的話我可以當嗎(迷妹模式ON

TOP

日後談已更新於十樓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