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文章】生無可戀之時

此刻的天空很燦爛。

  即將沒入地平線的日光映著蒼穹,雲彩渲染出了絢麗織錦,遠方另一端的天空則成了綴滿寶石的天鵝絨。

  一名少女立於崖邊。

  或者說,一道孤獨而飄搖的剪影。

  一身黑袍宛若風中翻飛的蝶翼,削短的黑髮飛舞得張狂肆意。霞光為那精緻的臉龐染上層血紅,襯的一雙盛滿諷意的紅瞳更顯妖異。

  望著眼前近乎一望無際的美景,少女勾起唇角。

  以一個葬身之地而言,這裡完美至極。

  空氣冰涼而清澈,很合她口味,這一片血紅的霞光也很美。

  真諷刺啊,只有在死前一刻,世界才顯得意外美好。

  還有什麼能留戀的嗎?

  還有什麼不能放下的嗎?

  還有什麼可以被失去的嗎?

  沒有。

  一樣都沒有。

  因此,她縱身一躍,撲向不見底的黑暗。

  如同撲火的飛蛾,在墜跌時,她笑著。

  笑的很幸福,笑的很滿足,笑的很自由,笑的很燦爛。

  或許只有在人生的最後幾秒,她的所作所為是出自於自己的選擇。

  幾秒後,她在那不見底的黑暗中,化作一地散落的血色花瓣。
寒夜行者(夢寒)
與其半調子的傻白甜,黑暗顯然更誘人。

返回列表